•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4章 亲自带队,上门抓人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4章 亲自带队,上门抓人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带着众人来到陈君同家门外,摁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小男孩,十一二岁的样子,他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众人,问道:“你们是来找我爸爸的吗?我爸爸说了,今天过年,他不谈工作,要陪我和妈妈过年呢!”

        门开之后,李毅本想一涌而入,当场将陈君豪和白冰冰抓获,但见到这天真无邪的孩子后,李毅改变了主意,对着身后挥了挥手,叫大家退后。

        姜振东本想带人冲进去,见到李毅的手势手,便也挥了挥手,几个警察便退了几步。

        李毅笑道:“小朋友,你是陈书记的儿子吧?我叫李毅,就住在你们家对面那幢房子里。我今天来,是给你爸爸拜年的。他在家吗?”

        “我爸爸在跟叔叔聊天呢!你是李毅叔叔吧?我爸爸说起过你,你进来吧!”

        李毅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了一声乖,走了进去。

        小男孩对门外的人说道:“你们是李毅叔叔的朋友吧,都请进来吧!”

        李毅刚走进门,就看到陈君同走了出来,见到李毅等人,眉毛一扬,说道:“李书记,真是稀客啊!既然来了,就进来喝杯茶吧!”

        李毅淡淡地道:“陈书记,我今天来,不是找你的,要喝酒,咱们改天再喝过。”

        陈君同哦了一声:“李书记,这大过年的,你不是应该回京城了吗?怎么还在江州呢?”

        李毅道:“我倒是想回去过年呢,可是江州百姓太过热情,来了上百号人,把我给堵在了大门口,不让我走啊!”

        陈君同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嘿嘿笑道:“李书记,江州第一机械厂的那些工人,隔阵子就会来闹一下,你大可不必理会,把市政府的值班领导喊过来,每个人发一两百块钱,也就好打发了。”

        李毅顺着他的话说道:“我也知道这些人老是来闹事,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因此,我想了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

        陈君同双眉峰聚,他这才看出来,李毅今天是来者不善啊!

        “哦?不知道李书记想出来了什么奇思妙招呢?”陈君同道:“我愿闻其详。”

        “陈书记,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有什么事情,就挑明了说吧!江州第一机械厂因何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想必你比我更知情吧?我今天来,就是想请陈书记把陈君豪同志交出来,让公安局的同志带回去审个明白!”李毅懒得跟他啰里八嗦,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来意。陈君同是个明白人,他要揣着明白装糊涂,自己却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里,那边还有那么多的人等着领追回去的钱款呢!

        陈君同果然垮了脸,沉声说道:“李书记,你刚才说什么?你要抓走我的弟弟陈君豪?这个玩笑,未必开得太过了!”

        李毅道:“陈书记,你看看我身后的阵容,像是开玩笑的吗?”

        陈君同冷哼一声,双手背负在身后,傲声道:“李毅同志,你想你一定是搞错了,我弟弟几时犯过法了?”

        李毅见陈君同要包庇陈君豪,便道:“陈书记,你弟弟所犯之事,十分严重,我们现已掌握了相关证据,决定对他实施抓捕!陈书记,你是市委副书记,又是管纪委的书记,应该比谁都明白他所犯的罪行有多么严重吧?”

        陈君同冷哼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李毅同志,在我还没有翻脸之前,请你速速离开,我家里不欢迎你!”

        李毅嘿嘿一笑:“这大过年的,我来抓你的弟弟,你当然不会欢迎我了!我自然会走,不过,陈书记,我走之前,一定要把陈君豪带走!”

        陈君同怒道:“李毅同志,你别太嚣张!这里可是我的家里,你凭什么到我家里来胡作非为?你口口声声说我弟弟犯了法,我倒要请问了,他犯的哪门子法律?不会是你凭口捏造出来的吧?我就是纪委书记,从小对弟弟管教极严,他不可能犯法!”

        李毅见陈君同一条道走到黑,心想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知道不知道珍惜啊!拿出那叠证据来,递在陈君同眼前,森然说道:“陈书记,这是令弟在担任江州第一机械厂厂长之时,从财务处转走集资款和厂里公款的证据,你看看吧,这上面一笔笔,一桩桩,都记得十分清楚明白,什么时候转走的,转走了多少钱,这笔钱的来龙去脉,在财务那边都有十分清楚的记录!”

        陈君同不傻,他身为市纪委书记,这种贪污公款、转移公家财产的案子没有少办,像这种证据,当事人如果不及时销毁的话,那就会成为他犯罪的铁证!

        他脸色大变,心想陈君豪之小子,不是说手脚干净利索,没有留下任何把柄吗?奶奶个熊的,怎么还留下了这么大叠证据?这叠证据在李毅手里,足够致陈君豪于死地了!

        “李书记,”陈君同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下,没有刚才那般气势凌人的味道了。很显然,现在证据在李毅手里,陈君豪的命运也就掌握在了李毅的手心!他必须想办法稳住李毅,然后徐谋后策,“这个东西从哪里得来的?不会是有人恶意中伤君豪,故意弄出来糊弄你的吧?”

        李毅见他语气放缓,便道:“陈书记,不瞒你说,我手里不但有这些证据,还有几个证人!你也是做纪检工作,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不管令弟有没有犯罪,都应该跟随公安局的同志回去接受调查,如果他真是被人冤枉的,也只有查个水落石出,才能还令弟一个清白。陈书记,你现在一味的包庇他,对他有百害而无一利!”

        说了半天,李毅还是一意孤行,想抓走陈君豪!

        陈君同只有这么一个弟弟,两兄弟打小感情很好,陈君同比弟弟长着好几岁,对这个弟弟又格外的宠爱,当初家里穷,同时供不起两个娃读书,家里人商量之后,就停了弟弟的学,全力供养陈君同读书求职。陈君同因为这件事情,总觉得自己欠了弟弟太多太多,如果不是自己抢走了弟弟的上学机会,弟弟现在的情况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因此,今天他无论如何都要保住陈君豪!

        “李书记,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在你们没有有力证据能够证明他有罪之前,谁也休想抓走他!”陈君同双脚分开,挡在李毅前面,不准李毅进去。

        陈家的门口,有一个一米多长的玄关,从李毅所在的方向,根本看不到那边的客厅景象,除了陈君同和他的儿子之外,其它人都没有出来,也没有听到里面有说话声和异响。

        李毅肯定陈家豪就在陈家,因为陈君同的儿子刚才无意中说了一句话,说爸爸正跟叔叔聊天,而陈君同又只有一个弟弟,也就是说,陈君豪就在这里面!

        “陈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想阻挡公安局的同志们执勤吗?这可是违纪违法的行为啊!”李毅冷笑一声,说道:“今天我们非带走陈君豪不可,你要是真的为他好,现在就叫他出来,我们还算他是自首,在量刑的时候,会从轻发落!”

        “放屁!”陈君同气急之下,口出恶言秽语:“李毅,你别太嚣张!这里是我的家,请你出去!”

        李毅见他居然撕破脸皮来保陈君豪,也不惧他,说道:“陈书记,我之所以跟你费这么多的口舌,只是因为尊重你是市委副书记,你若是这么不识好歹,一味的包庇陈君豪,我会把今天的事情,如实如上级党委反应!这个包庇罪犯的罪名,你是逃不掉的!”

        这话说得冷硬无比,此话出口,表示着李毅和陈君同之间,顿成水火不容之势!

        事实上,李毅带队来到陈家的那一刻起,他就有预感,自己跟陈君同之间,必定有一番较量!

        “李毅,别说我弟弟没有犯法,即便公安局想传唤他前去对质,你们也找错地方了!他根本就不在我这里!你枉自带人,硬闯我家,这也算是知法犯法吧?外面站着公安局的哪些同志?何不出来露出面,也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英勇风姿啊!我倒要问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诬蔑我家君豪!”

        陈君同对着门外大声喊话。

        门外的姜振东等人听了,一个个都耷拉下脑袋,不敢应声。

        李毅再次摇头,心想这个姜振东啊,真是烂泥扶不上墙!陈君豪犯罪事实俱在,他再无抵赖的可能,而陈君同如此明日张胆的包庇弟弟,等于是在跟国法党纪做对抗!这种行为,实际上已经犯了官场中的大忌讳,姜振东只需要果决勇敢一些,冲进来把陈君豪强行带行,严审成招,那么陈君同纵然权势再大,也拿他们没有办法了!陈君同如此包庇一个罪犯,反而会招来非议,至少在上级领导眼里,会大打折扣!

        可惜了,这个姜振东,再一次让李毅失望透顶!也再一次跟大好的机会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