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0章 三人检举 大义灭亲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0章 三人检举 大义灭亲

    作品:《官路弯弯

        苏建功、何金凤、全德友三个从原本是极不愿意出头的,但苏新亮好说歹说,死缠难磨的,硬把他们三个人给拉了过来。

        他们原本以为,李毅这样的大官,必定高高在上,让人难以亲近,但一见之下,发现李毅平易近人,尤其看到李毅居然如此年轻,几个人都有些难以置信的感觉。

        苏建功三人相继跟李毅问好,然后走进来,在沙发上坐下来。

        李毅对苏新亮道:“你去看看厨房里还有没有开水……”

        邢定文道:“你们聊,我去泡茶吧。”

        苏新亮笑道:“邢秘书长,您请坐吧,这种粗活,本就是我来做的。”

        李毅给每个人散了一支烟,沉声说道:“三位想必都知道我请大家来的用意了吧?”

        苏建功和其它两个人互相一望,都点了点头。苏建功说道:“李书记,关于江州第一机械厂集资款以及财务款的去向问题,我们几个都是知情人,但是这件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而市政府也做出了相应的处理,我们此刻再跳出来翻案,合适吗?”

        李毅缓缓说道:“建功同志,你曾经是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副厂长,想必你对这个厂子是有些感情的吧?现在这个厂的工人们,都坐在下面的活动中心,等着拿钱回去过年呢!他们曾经都是你的同志和兄弟啊!当然,我可以帮他们一次,到市财政讨些钱来,每个人发一两百块钱回去,把这个年给过了,可是,过了年之后,他们怎么办?还像叫化子一般,四处来化缘吗?”

        这话就像锋利的刀子一般,正中苏建功柔软的内心,听到叫化子三个字时,他很不自然的扭了扭脖子。

        一个好的领导,必定要有好的口才,解决民众纠纷,沟通同事关系,跟对手唇枪舌剑,商业谈判等等,都需要伶俐的口才,才能如鱼得水。李毅从政以来,锻炼最多的,便是口才,经过数年的政治生活陶冶,他说服人的本事也日益增长。

        见苏建功意动了,李毅继续说道:“建功同志,集资款是工人的血汗钱,而财务款是工厂的公款,这些钱都应该追回来!而不是任由坏人拿着它在外面作威作福,反过来收购第一机械厂!”

        苏建功皱着眉头,说道:“李书记,我们当初跟上级领导反应过,结果他们不但不听我们的,还说是我们的错,钱是在我们手里丢的,却反过来诬赖好人,把我们全部开除了。从那以后,我们几个人就背负着这个坏名声,找工作没人要,做生意也没有人跟合作,唉!现在你叫我们出来作证,这有些为难啊。以前都没能告倒他,现在又能有什么改变呢?”

        苏新亮泡了茶过来,给每人端了一杯,然后站在一边,静静的听着。

        李毅问道:“建功同志,你们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有没有有利的证据,能不能证明钱款的去向?”

        何金凤忽然插口说道:“我听新亮说,李书记你跟一般的领导不一样,你是一个真正为民着想的好领导,我想请想您,是不是不管涉及到谁,你都敢把他拉下马来?您不给我们吃颗定心丸,我们就算有什么证据,也不敢拿出来啊!”

        李毅严肃的说道:“不错,这件事情不管牵涉到谁,也不管是谁来求情,我都会一管到底,将坏人抓起来,依法严惩!”说着,李毅右手大力的一挥,配合着语气,显示出自己无比坚定的决心和毅力。他是组织者,也是领导者,本身必须有超人的意志力和自信心,才能带给身边人战斗的信心。

        何金凤双眼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激动的说道:“李书记,如果你真的想帮第一机械厂翻案,我愿意提供证据!这个黑锅,我背了快两年了,再也不想背了!”

        苏建功忧郁的看了何金凤一眼,低声道:“金凤同志,我们是不是再商量一下?这事情关系到咱们几家人的前途呢!”

        何金凤凄然一笑,说道:“苏哥,前途?你我不家前途可言吗?”

        全德友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这时说道:“苏哥这是在担忧新亮的前途吧!”

        李毅心想,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自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却不敢声张,怕影响到儿子的前程!

        苏建功不言语了,很显然,全德友说中了他的心事。

        何金凤道:“我就不相信了,这么大的国家,还能没个说理的地方了?只要我们平了反,洗了冤屈,还怕他们会陷害新亮他们不成?我豁出去了,正是为了儿子,为了不让他们觉得他们的长辈是个没用的窝囊废,我也要站出来,揭发这桩案子!”

        苏新亮说道:“爸,你根本就不必顾虑我,一个人,与其屈屈辱辱的活着,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死掉呢!”

        李毅笑道:“事情没有你们说得那么严重!不管怎么说,江州这片天,还是党的天下,某个人或者某几个人,都逆不了天!请大家相信我,我请大家来,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叫他们来慷慨就义的!”

        “呵呵!”邢定文笑了起来,见苏建功他们一个个都脸色凝重,笑了两声便停止了,伸手抹了一把脸,说道:“你们跟李书记还是初次接触,不晓得他的厉害,我跟你们说吧,如果说江州还有一个人能把这案子翻过来的话,那这个人就非李书记莫属呢!李书记以前在中纪委工作过,办过不少大案要案,有通天背景的人物,都被李书记拉下马来了,小小的江州市,没有什么人能阻挡住李书记高举的正义之剑!”

        李毅心想,这个邢定文对我的过去还蛮了解嘛!不过这样也好,借别人的口来为自己歌功颂德,比自己说话更有说服力。

        何金凤再不迟疑,说道:“李书记,我要向市委检举,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原厂长陈君豪,涉嫌侵吞国家公有财产以及贪污职工集资建房款!”

        苏建功和全德友见何金凤已经说出陈君豪的名字,便知道没有退路了,附和着说道:“我们也向市委检举,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原厂长陈君豪,涉嫌侵吞国家公有财产以及贪污职工集资建房款!”

        李毅肃然点了点头,看了苏新亮一眼。

        苏新亮会意,李书记这是叫他记录呢!从现在开始,几个人之间的谈话,都要记录下来,以备将来作为呈堂证供。他拖过一个单凳子,坐在李毅身边,拿出纸笔来,以秘书的身份,参与到这次别样的谈话中去。

        李毅沉声说道:“我代表市委接受三位同志的检举,但是,我们是有规矩的,空口无凭的检举,我们是不会受理的。”

        何金凤似乎早有准备,打开随身携带的背包,拿出一叠单据和报表的复印件来,双手拿着,递给李毅:“李书记,请您过目!”

        李毅伸手接过来,问道:“金凤同志,这是什么材料?”

        何金凤道:“这是我当会计期间,陈君豪从财务部批走的钱款。当时,我是会计,看到陈君豪的批条后,我十分奇怪,心想陈厂长为什么要调动这么多的钱呢?其中一笔款子,还是集资款呢!我怕将来要对质什么的,就多了个心眼,偷偷留了一份复印件,还把他当厂长后分批支走的几笔钱款的单据都复印了下来,还有这些,是他报销的公款消费单据,一餐饭,就曾经吃掉了上万元!”

        李毅看到这些单据,心里忍不住一阵兴奋,一边翻看,一边问道:“上次你们去市政府告发时,有没有拿这些单据出来?”

        何金凤道:“我还没来得及拿这些东西出来呢,上级领导就一口咬定,是我们把工作的疏忽,还说陈君豪同志是市纪委书记的亲弟弟,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监守自盗的事情出来呢?我一听这话,就知道多说无益,我就算把这些证据拿出来了,只怕也不能改变什么,搞不好这些珍贵的证据,就要被他们没收走呢!”

        李毅缓缓点头,心想何金凤不愧是做财务工作的,心思细腻啊。

        苏建功道:“我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他卷走公款,但我确实听到陈君豪跟以前的财务主管在一起密谋过,要合伙转移走所有的钱款。可惜那个时候,我没有录音机,不然就能录下他们犯罪的证据了!”

        李毅问道:“还有一个财务主管?是个什么人?”

        苏建功的脸忽然变得有些难看,良久才道:“是我妻子,哦,不,是我前妻白冰冰。”

        李毅嘴角一抽,心想这关系够复杂的啊!从苏樱的长相来看,苏建功的前妻白冰冰必定是花容月貌的人物,这样的女人,如果水性扬花起来,那就是祸国殃民级别的。听苏建功的口气,陈君豪跟这个白冰冰的关系不简单啊!而后来白冰冰又借故跟苏建功离了婚,更能说明问题。

        难怪苏建功不愿意把这事情捅出来呢!家丑不可外扬啊!

        想到这里,李毅不由得瞥了一眼身边静静坐着的苏新亮,这小子,好定力!还能大义灭亲,是个可造之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