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16章 届堂之高,心忧其民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16章 届堂之高,心忧其民

    作品:《官路弯弯

        大门口围堵了上百人,把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市委家属大院的几个门卫如临大敌,挡在入口处,阻止他们冲进来。

        这些工人倒也不硬闯,只是堵住了大门,不让车子进出。

        李毅皱了皱眉头,心想自己上午回来的时候,这些人都没有来的,应该来了没有多久。李毅大步走到众人面前,朗声说道:“同志们,我是市委副书记李毅,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向我反应。谁能跟我说说,这大过年的,你们堵在这里有什么事情?”

        工人中有一个中年男人大声道:“李书记,你来得正好,我们正愁找不到管事的领导呢!”

        李毅打量了他一眼,这个人穿着一套陈旧的工作服,有的地方还打了补丁,但洗得干干净净,连过年都没有新衣裳穿,可见他家的境况并不好。

        “李书记,我们都是江州第一机械厂的职工,我本人叫方宝瑞。事情是这样的:前年,厂里的领导组织员工集资建房,我们每个人上交了集资款,但两年时间了,这房子还是不见踪迹啊!现在江州第一机械厂眼看就要倒闭了,厂子都要拆了,我们现在要钱没钱,要房没房啊!我们找厂里领导,厂里领导一推再推,说这笔钱不在厂里,因为前段时间厂里经济困难,拿出来给职工们发了工资了!这算什么事情啊?工资是工资,总不能把我们的钱收回去,又发给我们,当是工资吧?我们没有办法,只好找市领导来为我们做主了!”方宝瑞大声说道。

        李毅心想,这事情有些蹊跷啊,机械厂上面有机械电子工业管理局,上面还有市政府的相关部门,这些工人怎么不去找那们主管领导,反而找到市委家属大院来了?便沉声问道:“方宝瑞同志,你们跟主管领导反映过了没有?”

        方宝瑞在外面站了一段时间,头发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花,他抖了抖脑袋,说道:“李书记,工业局的领导我们找过了,市里分管的领导我们也找过了,可他们都说,这事情他们做不了主。我们心想,市里最大的官,除了市长,就是市委书记了,既然市长管不了,那我们就来找市委书记吧!”

        李毅偏头看向苏新亮,问道:“江州第一机械厂已经停产了吗?”

        苏新亮道:“这个,早就停产了,在你来之前,市委已经通过了决定,鉴于第一机械厂的现状,只能对这个厂子进行破产清算。”

        李毅点点头,说道:“你对这个事情很清楚啊!”

        苏新亮道:“不瞒李书记,我爸爸以前就是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副厂长。所以我对这个事情还比较了解。”

        李毅呀了一声:“哦!还有这层关系啊!那你知不知道,那个集资款,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新亮道:“我听说过,厂里为了解决困难职工的住房问题,号召职工进行集资建房,钱收上来后,结果出了点问题……”

        李毅见他言辞闪烁,沉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好说的吗?”

        苏新亮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李书记,请到一边来,容我细细说给你听。”

        李毅便对方宝瑞道:“方宝瑞同志,你稍等,我去去就来。”跟着苏新亮来到一边的门卫室里。门卫室里的门卫都在外面执勤,里面没有人。苏新亮将门关起来,说道:“李书记,原来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厂长,把钱卷跑了!连同财务上所有的钱款,都卷跑了!”

        李毅眉毛一扬,冷笑道:“岂有此理,难道这个人就没有被抓回来吗?这样的人,还能逍遥法外不成?”

        苏新亮说道:“这个厂子若是一般的人,多半就能抓回来了,可是,这个人有些背景啊。”

        李毅想起苏新亮之前说的话,哦了一声,沉声问道:“你是说市委有人给他撑腰?是谁?”

        苏新亮往窗上外边看了看,然后低声说道:“李书记,那个厂长是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陈君同的亲弟弟陈君豪!”

        听到陈君同的名字了,李毅真的吃惊不小。

        难怪工业局和市政府那帮人都推三阻四,对这件案子不闻不问,原来有市纪委书记这尊大佛杵在里面呢!

        有纪委书记撑腰,哪个当官的不怵三分?

        陈君豪的案子很简单,也很容易查办,问题是办一个陈君豪容易,但这个恶人却难当啊!

        谁办了陈君豪,就等于得罪了陈君同!陈君同出于组织纪律等因素的考虑,可能暂时不会发难,也不会将你怎么样,可是,他可是纪委书记啊!

        谁得罪我我就调查谁!这可是纪委书记的厉害之处呢!说不定什么时候,陈君同就会查到你头上来呢?身在官场,又有几个人经受得起组织的调查?

        所以,虽然陈君同并没有跟任何人求过情,也没有跟哪个部门打过招呼,但就是没有人去管这件事情!

        官场中的怪圈就是这么厉害!

        李毅紧锁着眉头,一时之间沉吟未决。

        苏新亮继续说道:“我父亲就是因是这件案子受了连累,才被免职,以后一直不如意,和母亲闹得很凶,也就离婚了。这些事情,只有极少数人知情,第一机械厂的职工们,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厂里对他们的交待就是工资发不出来,暂时拿集资款抵发了。”

        李毅问道:“厂子现在还在开吗?”

        苏新亮道:“早就停产了吧,都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了,市里对这个问题,也做出了相应的处理意见,等厂子的地皮卖了钱之后,再拿来弥补这些工人的集资款。”

        李毅冷笑道:“拆东墙,补西墙,这倒也是很多人的惯用伎俩,难道那个陈君豪,就真的追不回来了吗?跑到外国去了?”

        苏新亮苦笑着摇摇头:“人家哪里用得着跑啊!大摇大摆,堂而皇之的就在咱们市里经商呢!他自己拉扯起一支队伍,搞了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听说要收购第一机械厂的幕后大老板,就是他呢!”

        李毅听了,双手紧紧握拳,右手呯的一声砸在门卫室的木桌上,虎着脸说道:“岂有此理!他拿了工人的血汗钱出去做本钱,回过头来又把厂子收购回去,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就算这笔钱最终又回到工人们的手里,但厂子却被他拿走了啊!”

        苏新亮点头道:“就是这个理。这个人太可恶了!我常听我父亲说,江州第一机械厂,是一家技术过硬、产品型号齐全的机械厂,也是咱们江州工业生产的明星企业,是江州工业经济的骄傲,如果不是陈君豪搞出这么个事情来,厂里的许多老领导和技术骨干,也不能离开厂子,那么厂子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垮掉。”

        “这就是陈君豪的目的!”李毅摸了摸有些疼痛的手指,说道:“他就是搞把机械厂占为己有!”

        李毅望着外面飘飘洒洒的白雪,看着在雪里站着的工人们。这些工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血汗钱没有了,工作没有了,连厂子都没有了,但他们还是这么遵纪守法,这么老实巴交,只知道在大年三十的下午,没钱过年的日子里,冒着风雪严寒,来市委家属大院默默请愿!

        多么朴实的工人同志啊!

        相比起他们,高居庙堂之上的官员们,又有几个人心忧天下黎民?

        此刻,大家都在家里忙着过团圆年吧!

        苏新亮有些明白李毅的脾气,也知道他是个嫉恶如仇的人,深怕他一气之下,插手管这件事情,沉默了一会儿,权衡再三,还是说道:“李书记,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这件事情,干系到陈书记,而且市委市政府已经做出了相应的处理措施,对这些工人,你只需要好言安抚即可……”

        李毅头也不回,摆了摆手,缓缓说道:“新亮同志,你可保证,你刚才所说之言,句句属实?”

        苏新亮举起手来,赌咒发誓的说道:“当然属实啊,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欺瞒李书记您啊!知道这事情真相的,除了我爸爸之外,还有很多厂子里的元老人物,您可以找他们来对质啊。”

        李毅道:“既然如此,你即刻把这些人给我召来,我要跟他们当场对质!如果事情属实——别人怕他陈君同,我李毅却不怕!”

        “李书记,”苏新亮指着手表道:“时间快来不及了,你赶不回京城过年了……”

        “还过个屁的年!”李毅虎着脸,沉声说道:“这件事情不搞清楚了,谁都别想过个好年!哼!”

        苏新亮恨不得打自己两耳光,怎么就这么嘴贱呢,明知道李书记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偏偏又把这桩棘手的大案子捅给他听了。父亲一再告诫过他,此事只能烂在肚子里头,不可为外人道也,免招祸害!

        这下好了,李毅不过年了,大家都不用过年了!

        李毅看了看天空,喃喃而语:“还有大雪下啊,这航班只怕也要取消了吧?08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