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02章 神勇的李书记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02章 神勇的李书记

    作品:《官路弯弯

        聂军的话让大家争相错愕。

        聂军有什么话,要跟李毅单独谈呢?

        “不行,李毅,这太危险了,这个聂军根本就是个疯子,谁知道他想对你做什么啊?”郭小玲头一个反对。

        王金宝也道:“李书记,直接把他枪毙了!搞那么复杂做什么啊?这样的人渣,不值得冒险。”

        几个警察都附合道:“就是啊,一枪毙了他就行了,要不就一起冲上去,将他活捉,我们这么多人包围了他,他插翅难飞。”

        聂军看着李毅,不说话。

        李毅缓缓说道:“你放了这位小同志,我当你的人质!大家全部退后五十步!”

        “李毅!”郭小玲惊叫道:“我不许人以身犯险!”

        “李书记!”王金宝道:“不行啊!”

        “听我的,全部退后!”李毅厉声喝道。

        麻小亮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哽咽道:“李书记,你不必为我冒险,我的命不值钱。”

        李毅沉声道:“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样宝贵,没有谁贵谁贱之分。聂军,你放了他,我当你的人质。”说着,靠近了麻小亮。

        聂军嘿嘿一笑,说道:“有种!”猛然一推麻小亮,然后迅速的抓住了李毅。

        李毅并没有反抗,任由他抓住,喝道:“都退开!”

        郭小玲和王金宝等人见状,没有办法,只得叫大家都退开。

        李毅等他们都退远了,这才说道:“聂军,你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吧。”

        聂军道:“你真不怕死?”

        李毅沉声道:“谁不怕死?但同样是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大丈夫生于世间,死也要死得其所!恕我直言,你这种人,死不足惜,且轻于鸿毛!我今天若是死在你手里,少说也是一个烈士,是一个英雄,是一个令人纪念和敬仰的好人!而你呢?就算被人打成筛子,曝尸街头,也是一个枉死鬼,受人唾骂,遭人指责,没有一个人会可怜你,也没有一个人会可惜你。就连你的亲生儿子,也会以你为耻!”

        “住口!满嘴仁义道德,还不是一个沽名钓誉的贪官!”聂军冷笑道:“我留下来,可不是来听你说教的。”

        李毅道:“那你就说说你想对我说的事情吧!”

        聂军道:“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杀那两个警察?”

        “嗯,你为什么要杀他们?是为你死去的兄弟报仇吗?”李毅问。

        聂军讥笑道:“报仇?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兄弟们在刀尖上讨生活,随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神州何处不青山,哪里需要我去替他们报仇!”

        “哦?我还以为,你们这些人,很讲兄弟义气呢,原来也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李毅淡淡说道。

        “闭嘴!”聂军道:“别以为你是书记,我就不敢杀你!”

        “那你为什么要杀那两个警察呢?”李毅心里的疑惑更浓了。

        “我为什么要杀他们?哈哈,我知道你是新来的书记,可能对江州官场并不了解吧!这话应该去问你的那些属下才对啊!”聂军放肆的大笑。

        “聂军,你这是什么意思?”李毅冷哼道:“你把话说清楚。”

        聂军道:“我在江州混的时间不算短,直到你李毅书记到来,这才看到江州公安局搞一次严打!你说那些吃国家粮的公安,能有什么屁用?”

        “你少放屁!上次,你的那些兄弟,不都被江州公安局的人给一锅端掉了吗?”李毅说道:“正与邪,向来不两立,你们这些社会的蠹虫,迟早会被公安同志全部抓起来枪毙!”

        聂军道:“公理人心,我也信。但在江州这个地方,我却不信。”

        李毅心念一动,听他说下去。

        聂军冷笑着说道:“你不知道,上次那次围剿,并不是他们公安局对我们有多么的痛恨,而是因为分赃不均,他们想抢夺我们手中的那份财产!”

        李毅浑身一震,暗想聂军留下自己,果然有重要的事情要向自己透露啊!问道:“你的意思,我有些明白了,你是说,警队内部,有很多人跟你们合伙做毒品生意?以前一直合作得很愉快,相安无事,后来因为分赃不均,公安局才起了消灭你们的决心?”

        聂军道:“差不多吧!主要还是钱的问题。有笔货出手后,他们没有分到钱,怪我们私吞了,找我们要,但是我们也没有拿到这笔钱,以为是他们私吞了。双方谈判不拢,起了冲突,火并就是这么回事。”

        李毅暗想,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十分严重了!

        “那你为什么要杀张斌和伍冠民?”李毅沉声问道。

        “我怀疑那笔钱是被他们拿去了!”聂军道:“但是,他们到死都否认!看来拿走钱的,是另有其人!”

        “那笔钱有多少?”李毅问。

        “一百五十万!”聂军吐出一口血水,说道:“那是一笔大买卖,几乎投入了我们所有的资金。难怪有人会动心,敢打这笔钱的主意。我必须找回这笔钱,不然,我们十几个兄弟的家人都没有饭吃了!”

        李毅道:“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聂军叹了一声:“我知道我是逃不过这一劫了,我就算是愿意自首,进了局子里,只怕也是凶多吉少,等不到宣判的那一天了!我知道你是个新来的官,想必还没有被他们收买吧?我将这些情况告诉你,将来我就算死了,也不冤了。”

        李毅道:“公安局里也不全是你说的那种坏人,你不要这么悲观,敢冒死跟毒贩合作的黑警,毕竟是少数。”

        聂军道:“少数是少数,哪怕只有一个,我也怕啊!我们这个组织虽然被灭了,但我知道,他们又另外找了一个团伙在合作,还准备搞一次大买卖。”

        李毅问道:“你知道他们是谁?这次大买卖的行动时间和地点呢?”

        聂军冷笑道:“你以为我是神人呢?什么都知道?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次从泰国来的人里面,其中就有一个是泰国的大毒枭。我以前跟他的手下打过交道,远远的见过他一面。”

        李毅听了,连忙问道:“是谁?”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聂军看了看巷子两边,摇头说道:“你自己去找吧!我给你说这么多,只有一个要求,我要是去了的话,请你给我家里人带个信,叫他们远走高飞!别的人我都信不过,我只相信你……”

        巷子两边的警察越来越多,连省公安厅都来了人。

        李毅看到这个场面,知道自己跟聂军的谈话继续不了多久了,抓紧时间问道:“聂军,那你怀疑拿了你们那笔钱的人,到底是谁?”

        此时,聂军对面的民居里,一道窗户开了一条缝,一个狙击手正聚精会神的瞄准聂军的脑袋,寻找着最佳的开枪时机。

        聂军似乎有些不详的预感,惊惶的四五张望,说道:“我这些天一直在查这个人,现在,我也只有一些迹象,怀疑是……”

        他的脑袋正好偏到一个最佳射击角度!

        “叭”的一声,消音狙击枪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

        聂军的话嘎然而止。

        李毅还想询问呢,却见聂军缓缓倒了下去,额头上一个枪洞,流出鲜血。

        埋伏在巷子两侧的警察迅速的跑过来,把李毅同志从毒贩手里解救了出来。

        “李毅,李毅!你没事吧?”郭小玲拉着李毅的手,上下打量。

        李毅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聂军,轻轻一叹。

        聂军走了,带着他所有的秘密和对人世间的不舍,永远的离开了。

        这个人死不足惜,李毅可惜的是,他没来得及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这一枪,打得太及时了!

        李毅后来才得知,这个开枪的命令,是林馨下的!

        林馨也早就闻讯赶了过来,看着这一路上的鲜血和死尸,惊讶莫名,当她得知李毅被杀人凶手挟持时,心急如焚,强烈要求省公安厅安排狙击手,将罪犯当场击毙。

        江州副书记在凶犯手里,这事情不是儿戏,省公安厅也不敢怠慢,马上安排狙击手伏击,一枪致命,杀死了聂军。

        林馨扑进李毅怀里,使劲的锤着他:“以后不许你这么涉险!你要是有个万一,我也不活了!”

        不管她是情真意切,还是做给林馨看的,李毅都十分的感动,紧紧搂着她,连声说:“没事了,没事了。”

        郭小玲想松开李毅的手,但李毅却拉得很紧。郭小玲只得站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他们两个大秀恩爱和亲密。

        “李书记,谢谢你!”麻小亮跑过来,对李毅躹躬致礼。

        李毅松开两个心爱的美女,对麻小亮笑道:“小同志,你是刚参加工作吧?看来,你还有待锻炼哦!”

        “是是是,李书记,我一定加强锻炼,争取早日做一名合格的人民公安。”麻小亮道:“李书记,我叫麻小亮,你真神勇,你是我楷模呢!”

        李毅点头笑道:“面对死亡,怕是正常的。但是,你更要多想想你的职责,你的任务……”

        一群不明真相的记者围了上来,发问道:“李书记,听说是你击毙了在逃毒贩聂军?请你谈谈事情的经过,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