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章 缠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章 缠斗

    作品:《官路弯弯

        王金宝眼皮一跳,说道:“那就有些难猜了。莫非聂军跟他们之间有什么怨恨?或者是有什么利益纠缠?”

        李毅道:“一切,要等抓到聂军之后才能真相大白了。”

        王金宝的双眼四下乱瞟,密切留意着周围人,这是他多年刑警生涯养成的职业习惯,现在虽然转了业,但这个习惯却还保留着。

        忽然,他浓浓的双眉紧紧的皱起,对苏新亮道:“保护李书记离开!”

        李毅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问道:“怎么了?”

        王金宝低声道:“李书记,枪击案发生之后,广场附近戒备很严,我怀疑凶手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躲藏在附近,等这边解除警报之后,再伺机离开。很多高智商犯罪分子,都会选择这么做。我们通常所说的,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李毅道:“你发现他的踪迹了?”

        王金宝道:“是的。我看见有一个背影跟他很像。但是不能打草惊蛇,他身上有枪,这里人多,我怕他看到警察追上去,会狗急跳墙,开枪误伤市民。李书记,你快快离开,我跟上去看看。”

        李毅知道他说的在理,也很想抓到这个聂军,便道:“你小心些,只要跟踪到他的落脚点即可,不要逞一时之血勇。”

        王金宝道:“李书记,我自有分寸。”说着,迂回往他的目标人物跟过去。

        李毅还是怕王金宝出什么差错,叫过几个便衣警察,吩咐他们远远的尾随上去,保护王金宝。

        其中有一个便衣警察,名叫刘海,听说聂军就在附近,十分兴奋,以为是自己立功的大好机会来了。先随着王金宝,走了一段路,果然发现了聂军就在前面不远处,戴着一顶深沿帽子,竖着大衣领子,遮挡得很严实,但通过背影的仔细分辨,还是能看出来,这个人就是通缉犯聂军!

        聂军是毒贩,又背了两条人命,省公安厅对此人早就下了通缉令,并且强调,若有人成功抓获聂军,将许以升职和重赏。

        刘海只是一个普通的民警,而且一干就是五六年,丝毫没有升职的迹象。

        此刻,刘海被一个疯狂的念动充盈着,那就是活捉聂军!

        聂军似乎有些警觉,转入一条小巷子里。

        刘海不顾李毅的吩咐,撇开王金宝,迅速的欺近聂军,大喝一声:“聂军,你跑不了了!”伸出双手就往聂军的腰间箍去。

        正如王金宝的猜测一样,聂军杀人之后,并没有马上逃离,反而窜进了酒博会现场,等外面风声平定之后,他才趁机出来。

        聂军正低头疾走,但他双眼的余光却在不停的瞥闪,刘海的行踪早就被他识破了。

        聂军经验老到,从刘海那闪烁着升官发财欲.望的双眼里,他知道,这个人肯定是便衣警察。

        聂军的手伸进大衣里面的口袋,紧紧握住了那把染满了鲜血的手枪!

        果然,刘海快速的靠近,张开双臂扑了过来!

        聂军的反应比刘海还要快,他霍然转身,一拳狠狠砸在刘海的眼轮上,右手的枪口抵在了刘海的额头上,毫不迟疑的扣下了扳机!

        这一下变化太快,王金宝发现刘海扑过去时,刚刚喊了一声:“小心!”就听见了一声枪响!

        刘海的身子软倒在地,原本多彩的世界,在他眼睛里变得一片灰白,渐至全黑……

        王金宝喊声刚落,身子如离弦之箭扑了过去,变拳为掌,用尽全力,切在聂军的右手手腕处,肩膀用力往聂军的下巴撞过去。

        聂军虽然算到刘海可能有同伴,但没想到王金宝的反应如此迅捷,手腕吃痛,枪掉落在地,同时下巴受到攻击,剧痛袭身,身子往后面连退数步。

        不等聂军站稳脚跟,王金宝大喝一声,双拳如雨般击向他的头部和胸腹。

        聂军也是个强悍人,刚才不小心挨了王金宝两下狠手,嘴角渗出丝丝鲜血,但他毫不畏惧,阻挡着王金宝的进攻,拼命想去抢地上的手枪。王金宝则拼死阻挡,两个人战了个旗鼓相当。

        聂军心里着急,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是不利,下手越来越狠,他似乎认出王金宝来了,狞笑道:“小子,挨了我一枪还能不死,算你命大!但是,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

        王金宝冷笑道:“聂军,你作恶多端,我今天就要亲手将你拿下!”

        聂军嘿嘿一笑,撇嘴吐出一口血沬子,大喝一声,忽然蹲下身子,连续使出几个扫趟腿,攻击王金宝的下盘。

        王金宝猝不及防,脚祼被聂军扫中一下,立即钻心般疼痛。跳起脚,躲避聂军的连环踢。

        聂军连踢数脚,一个翻滚,伸手去抢地上的手枪。想一枪崩了王金宝,尽快脱身。

        王金宝大喊一声,扑了过去,使劲扳住了聂军的脖子,用力往后拖。

        聂军拼着被王金宝打,死也要去抢那支手枪,右手离那支枪只差几厘米了!

        王金宝一手卡住聂军脖子,右手腾出来,猛击聂军的脑袋,叫道:“束手就擒吧!聂军!”

        聂军喘不过气来,虽然离手枪只差几厘米远,但就是抢不到那支枪,无奈之下,只得回身自保,反过双手,抓住王金宝的脑袋,用力往前面甩。王金宝借势往前一滚,右腿用力一踢,把那把手枪踢远了。

        聂军发狂似的大喊大叫,跟王金宝扭打在一起。

        这时另外一个便衣警察也赶上来,见到这风云突变的一幕,吓呆了,既忘记要上去帮忙,也忘记报警喊同伴过来,傻站在一边,看着躺在地上的刘海。

        刘海的额头汩汩渗出鲜血,双眼不甘的睁着,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身子一动不动。

        王金宝大喊道:“傻站着做什么?快喊120来啊!”

        那个家伙这才醒悟过来,蹲下身子,伸手察探刘海的呼吸,然后大叫道:“刘海死了,他死了!啊!”

        这个便衣警察是个新人,名叫麻小亮,刚从警校毕业,加入警队不久,看到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伙伴,眨眼间就死在自己面前,有些承受不住心灵的打击,整个人完全崩溃了。

        王金宝一边跟聂军拆招对打,一边大喊道:“喂!死人啊,快捡枪!”

        麻小亮看到离自己不远处,有一支乌黑发亮的手枪。

        麻小亮跌跌撞撞的走过去,伸手捡起手枪,但因为双手发颤,那重重的手枪在他手里东摇西摆,对着扭打在一起的王金宝和聂军,就是不敢开枪。

        王金宝看得心急,怒道:“你他妈的是不是个警察?是个爷们就瞄准了开枪,就算打死了我,我也不要你赔!”

        麻小亮却更加不敢开枪,撇过头过,又看到地上躺着的刘海,那恐怖的死亡样子,吓得他一声尖叫。

        王金宝大叫道:“你娘的,你是不是男人啊?开枪都不会啊?”

        麻小亮受了刺激,啊的一声大叫,闭着眼睛就是一枪打出去!

        呯!

        子弹带起一阵风声,呼啸着直奔王金宝而去,擦着王金宝的耳朵飞过去,笃的一声轻响,射入了后面的墙壁上。

        王金宝怒骂道:“你妈的!你真想打死我啊!”

        麻小亮啊了一声,扔下手枪,大喊道:“我不敢开枪了,我不敢开枪了!刘海死了,刘海死了!”

        聂军哈哈大笑道:“好同志,再开一枪啊!看到没有,那个人就是我打死的,一枪爆头呢!多准啊,你试试看,你有没有这么厉害啊?一枪打不准,不用害怕,多开几枪啊,总有一枪会打中这个家伙的脑袋!”

        麻小亮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又颤抖地捡起了手枪。

        聂军反而不敢这么快甩开王金宝了,跟王金宝扭在一起,一边打,一边用王金宝的身子挡住麻小亮的视线。

        麻小亮端着手枪,努力的想瞄准聂军,他狠狠的告诉自己,眼前这个人,就是杀死他好朋友刘海的凶手!死不足惜!

        但他的手却不听他的指挥,颤抖得很厉害,每次他以为瞄准了聂军时,仔细一看,又觉得是对准了王金宝。

        大冬天的,麻小亮的额头已是一头的大汗。

        这条巷子比较偏僻,刚才那两声枪响,惊动不了广场那边的警察。附近的居然倒是被惊动了几个,但年轻一些的都跑到酒博会上去玩了,只有几个老人守在家里,听到枪响,还以为是放炮竹呢!今天不是什么酒博会开幕式吗?不是放了一上午的花炮了吗?再多放两响,也不足为奇吧?

        聂军见麻小亮真是个雏,根本就不敢开枪,胆子壮了起来,寻思脱身之计。无奈王金宝纠缠得紧,让他没有办法跑开。忽然,聂军狰狞一笑,对准王金宝以前受伤的枪伤处猛击一拳。

        王金宝哎哟一声,痛得浑身冒汗,手上力道就小了。

        聂军连续几拳,将王金宝打倒在倒,然后撒腿就跑。

        麻小亮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开枪时,一个沉着的声音传来:“把枪给我!”麻小亮转过头,看到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站在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