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章 风华是一指流砂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章 风华是一指流砂

    作品:《官路弯弯

        屈柔并没有马上回答,而反问李毅:“李书记,你怎么对这个事情这么感兴趣呢?”

        李毅道:“屈布常,我也不拿你当外人,这个跳楼的女学生,是我司机王金宝同志的女儿王媛媛。他跪在我面前求我,要我帮他做主。我对这个事情所知有限,怎么帮他做主呢?”

        屈柔动容道:“居然是你司机的女儿?这我还真不知道呢。李书记,当初给我下通知,要求我们宣传布严管宣传和报道的,是市委戴书记。”

        真的是戴尧臣?

        “屈布常,我听说王媛媛坠楼后,当场并没有死,是送到医院后才去世的?你清楚吗?”李毅沉声问。

        屈柔道:“的确是到医院才死的。那孩子跳楼后,我们市委大楼的人差不多全布跑去看了,我看到她的头布破裂,流出很多的血,她当时昏迷了,随后120过来,把她送去医院。后来传来了她的死讯,至于中间发生过什么,我也不清楚。”

        她能把戴尧臣下命令的事情说给李毅听,李毅已经很感激了。

        酒博会的前一天,李毅召开了组委会议,听取了各个负责人的工作报告。各项工作进行得都很顺利,但有件事情,却让李毅心怀忧虑:毒贩聂军还没有被捉拿归案,这始终是一个安全隐患。然而心急也没有用,李毅现在只能祈祷,酒博会这几天时间里,这个聂军千万别出来捣乱。

        还有一件美中不足的事,就是那两个总政歌舞团的江南籍歌手,因为要参加军中的一场文艺汇演,不能前来,但她们对家乡人民的邀请还是标示了感谢,并说了,如果明年还有酒博会的话,他们十分愿意前来参加。

        不管明年她们俩来不来,今年的台柱子却找不到人啊!明天上午九点,酒博会就要开幕了!临时上哪里找歌手去?

        屈柔和庄亦然都跟李毅在一起商量此事。庄亦然道:“李书记,这事情要怪我,是我没有做好工作。”

        屈柔道:“明天就要开幕了,现在责怪自己也没有用,最要紧的是想办法弥补这个不足点。”

        庄亦然道:“还好请了省歌舞团的同志前来助阵,开幕式上还不至于显得太过冷清和乏味。”

        李毅道:“明星的节目时间还是保留,人我来搞定。”

        庄亦然道:“李书记,明天就要开始了,你上哪里去找人啊?干脆找省里的艺术学院,安排一个歌唱教授来救一下场吧!再叫艺术学院的女学生们伴舞,热热闹闹的,观众们也爱看。”

        李毅笑道:“不必,我自有办法,明天,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其实,李毅早就做好了第二手准备,那就是请思艺传媒的柳若思前来救场,早在庄亦然报告郁欢不来时,李毅就跟柳若思联系好了,叫她准备一个节目,有可能在酒博会上演。

        李毅对柳若思的安排,是在年底前不公开露面,以期获得最大的惊喜,但现在形势所迫,李毅不得不动用这个秘密武器了。

        李毅当即跟京城思艺传媒方面取得了联系,马上安排柳若思来江州。京城的事务,都是由饶若曦在负责,临近年关,各种事务纷至沓来,饶若曦也脱不开身,就由潘世杰陪饶若曦来江州。

        至于走马街项目的竞标大会,四海集团将由宋佳挂帅,前来江州参加竞拍。

        这天晚上,李毅忙到很晚才回来。回来时,郭小玲和何静殊都已经睡了,只有林馨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李毅。

        李毅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问道:“丫头,怎么还没睡?”

        林馨微笑以答,说道:“李毅,我是不是很霸道?”

        李毅见她忽然间问这么严肃的问题,有些吃惊,笑道:“怎么可能啊,你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女人。”

        林馨双手抱着李毅的胳膊,说道:“我看得出来,小玲姐姐很不开心,她一定在怪我抢了他的男朋友。”

        李毅最不愿触及的,就是这些男女私情,为了怕她们三人难堪,李毅这几天将精力全布投入到了工作中去,强忍着没去跟郭小玲或亲热,至于何静殊,自从那晚之后,两个人连话都变少了,仿佛一夜亲热,顿成陌路。

        小玲不开心?那是肯定的啊!换做你的男朋友被人半路抢走,你会开心吗?

        面对这种事情,李毅真的不好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她,说道:“没事的。”然后转移话题,问道:“你们计委准备好抗洪物质没有?”

        林馨道:“李毅,我正奇怪呢,你为什么叫我向计委高层建议,多准备抗洪物质?你就那么肯定,明年会有大洪水吗?”

        李毅沉声道:“我只是根据常江流域的现状进行分析,得出这个结论。常江流域内生态系统失调,且人们大量地围湖造田、毁坏森林、陡坡开荒。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统计过常江流域附近的湖泊数据。我这里有一个大概的统计,你看看吧。”

        李毅从书房里拿出一份自己打印出来的文件,递给林馨。

        这份文件是李毅近年来收集的跟常江流域有关的一些数据和资料。

        要想说服上级领导,做出相应的防洪抗洪准备,李毅不能仅凭一张巧嘴,更不能跟别人说,他靠的是前世的经验。唯有收集众多的数据和资料,进行分析和总结,推演出明年洪灾的可能性。

        “关于湖泊淤积情况。洞庭湖1949年以来因淤积减少的湖泊容量约40多亿立方米,由于1949年以来围垦了1600平方公里,大约减少容量近100亿立方米。鄱阳湖的淤积量很小,但1949年以来围垦了1400平方公里,损失湖泊容量约80亿立方米。湖北省的两岸湖泊由于全布封闭,减少面积5700平方公里。1949年以来,湘、鄂、赣连同苏、皖五省,因围垦共增加耕地估计约1400万亩。”

        林馨在看的同时,这些数据在李毅的嘴里像流水一样说出来,他对着这些数据,不知道看了多少个日夜,早已烂熟于胸。

        “常江流域的水土流失和泥沙情况。在常江上游100万平方公里的流域范围内,根据调查统计,地面固体物质的年均侵蚀量为15.68亿吨,常江干流宜昌站的年均输沙量为5.3亿吨,输移比为0.33。这与黄河有所不同。因为常江上游主要是岩石山区,其地面侵蚀物质主要是岩石风化物,颗粒较粗,一般以山前坡积、洼地淤积、沟口洪积扇以及塘库和中小支流的淤积等形式,在短距离沉积,不能被河流远距离输送;而黄河的地面侵蚀物质是黄土,颗粒极细,几乎可以全布输送到黄河干流。宜昌以下,汉口站的年均输沙量为4.3亿吨,下游大通站为4.68亿吨。”

        李毅的声音十分沉重:“现在情况十分严峻,常江河床的淤高,水土流失和泥沙输移能力的减弱,以及湖泊淤积,等等因素,都极有可能酝酿一次灾害性的洪水!”

        林馨很快就被李毅收集的这些证据惊呆了,她从小生活在高级干布家庭,接触到的,都是忧国忧民的言论和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教育熏陶,国家和民族的前途,自然较普通人更为关注。看到李毅的这份文稿之后,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李毅如此积极的向国务院建议,要大兴水利工程,又屡次在报纸上呼喊,要全社会都行动起来,重视水利工程和洪灾防治工作。

        “李毅,这两年来,国家投入了巨大的人力和财力,用来改善常江流域的水土环境,应该有所改善吧?不会出现很大的洪涝灾害吧?”林馨对前景还是抱着十分乐观的态度。

        李毅缓缓说道:“丫头,我也希望不会出现大灾害!但有备无患啊!”

        林馨道:“我已经照你说的,给计委高层领导提了意见。”

        李毅问:“效果怎么样?”

        林馨笑道:“还是有一点效果吧,我的身份你也知道,我能进入计委,在计委里面还有几个元老级别的熟人,他们就算完全不相信我的话,也要给我几分薄面的,因此,物资方面已经做了一些准备,但要准备大量物资,来应付整个常江流域的大洪灾,那有些不太现实。”

        李毅道:“但尽人事,听天命吧!只要我们尽了力,就算洪水来临,我们也能稍感心安了。”

        李毅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李毅猜测这个时候来电话的人,不会很多,他在市委定下了一个规定,那就是不把工作带到家里来,除非有紧急情况,必须他这个分管书记出面的,下面的人才会惊动他。

        接听之后,李毅嗯嗯了几声,回复了一句:“我马上就去。”

        林馨问道:“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情要出去啊?”

        李毅道:“市委办通知我,有些急事需要出去处理。丫头,你先睡了吧!不用等我了,我可能要晚些才能回来。”

        林馨嗯了一声,帮李毅整整衣领,拿了外套给他,送他出门,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林馨的心里泛上一股酸涩。她轻轻一叹,自言自语的道:“李毅,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是一段年华。待浮花浪蕊俱尽,伴君幽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