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三章 虎面书记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三章 虎面书记

    作品:《官路弯弯

        “路书记,抽支烟吧!”李毅拉开抽屉,拿出一盒中华烟,递给路建中。

        路建中是个老烟枪,几乎是烟不离手,一天下来,至少也抽掉两包香烟。

        抽烟对路建中来说,只是一个习惯,就算不抽的时候,手里也习惯夹一支香烟,不夹支香烟的话,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东西。

        看着李毅拿出来的香烟,路建中笑道:“李书记,你抽的可是好货色啊!我可抽不起。这包烟就送约我尝尝鲜,解解馋吧!”拿过烟盒,抽出一根点燃了,把剩下的烟装进了自己口袋。

        李毅微微一笑。路建中当然不是抽不起中华烟,也不是贪李毅的这包烟,而是借这个小动作,显得与李毅亲近。

        “路书记,你有什么指示,叫我过去就行了嘛,哪里用得着你亲自跑过来啊!”李毅嘿嘿一笑,又拿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支,点着了一根。

        路建中摆手道:“李书记啊,我今天来,是拉下老脸皮,求你来了!”

        李毅讶道:“路书记,此话从何说起啊!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尽管吩咐我一声就行。”

        路建中可不信李毅的甜言蜜语,说道:“李书记,有这么一件事情,这次的酒博会,参展名额都定下来了吧?”

        李毅道:“是啊,这个早就定下来了。参展名单早就公布出去了,现在连展位都装修好了,有些商家开始摆货布展,只等酒博会的大锣一响,就可以开展了。”

        路建中连吸了两口烟,说道:“这件事情吧,我知道李书记肯定也为难,我本待不想开这个口,但我那老家的堂侄子又磨缠得厉害,我实在是撑不过去了,这才舍下这块老脸皮,来求李书记,不管你答不答应,我尽了心尽了力,对他家常辈,也有个交待了。”

        李毅嗯了一声,心想路建中这么大的年纪了,发头都花白了,还能放下架子来向自己求情,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解之事,便道:“路书记,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烦恼?我若是能帮上忙,一定尽力。”

        路建中瞄了李毅一眼,先叹了一声,说道:“我老家有个堂侄子,不是近亲,只是没出五服的一个侄子,在家乡的县城里开了家造酒厂,小打小闹,规模不大,听说江州要办酒博会,就报名参加了,结果因为展位有限,而他的厂子不够标准,落选了!他不甘心,天天来求我,说我是堂堂的市委副书记,只要我说一句话,这么小的事情,没有办不成的。”

        路建中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路建中为官半生,从来没有偱过私情,更没有给自己家人拿过特权和照顾,今天这事情,若是本家人,我倒好打发,偏偏是不亲不近的人,我倒不是怕人家说我没本事,说话不管用。只是不好拒绝人家,说重话吧,怕人家难受,说轻了,他们以为你在推诿。我小时候还没有迁出老家时,这家的父辈对我家颇为照顾,这个人情,不还不行啊!拖了这么久,实在是拖不下去了,只好拉下这块老脸皮,求李书记想想办法,要是还有多余的展位,就施舍一个给他吧!要是为难,那就算了,当我没说过这话!”

        李毅见他说这番话时,老脸微红,显然年轻时也是个很少求人的硬汉子,哈哈笑道:“路书记,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呢!不就是一个展位吗。”说到这里,顿住了,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后,沉声问道:“定文同志,酒博会还有空余的展位吗?没有?”

        路建中听到这里,脸色更显红润了,有些不安的扭了扭身子。

        李毅道:“定文同志,我给你一天时间,给我腾一个一等展位出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加塞也好,撤换人也罢,明天上午,你必须把展位给我搞定!”

        邢定文心想,不是说一天时间吗?到明天上午只有大半天啊!但他哪里敢讨价还价,连声应道:“李书记,我想想办法吧!啊,有了,原来有一小块地方,原本是用来摆休息椅的,我想办法把这两张椅子挪到别的地方去,多布置一个展位出来吧!”

        李毅道:“那就这样吧,加紧时间搞好展位装修,不能延误了厂家上货时间。”

        “李书记放心,我这就吩咐人去做,明天就能赶工完成。”邢定文心想李书记这是要照顾哪家酒厂呢?这都临近开幕了,居然给安插了进来!

        李毅嗯了一声,挂掉电话,笑呵呵地对路建中道:“路书记,已经搞定了展位,你回头把你本家侄子的酒厂资料给我一份,我叫定文同志备一下案,不然他们进不了展馆。”

        路建中有些花白的眉毛舒展开来,他没有想到,李毅居然对自己的事情如此上心,一个电话就给解决了。看他这么平易近人的笑脸,跟大家传说的虎面书记形象完全不同啊!

        李毅可不知道自己在江州官场有了一个“虎面书记”的外号。

        何谓虎面书记?盖因李毅总爱虎着一张脸,所以得了这么一个名号,也不知道是谁给李毅按上的,反正就这么叫开来了。

        “李书记,真是太谢谢你了。”路建中摸了摸灰白的短发,说道:“资料我那边就有现成的,我这就去拿过来给你。”

        李毅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路建中把资料拿过来,放在李毅办公桌上,再次道谢,说道:“改天有时间,我叫那侄子请李书记喝顿小酒。”

        李毅笑着答应了。

        完成一天的工作,李毅回到家里。

        房间里热闹非凡,三个女人都在家里,买了一大堆菜,正在厨房里忙活着。

        李毅笑道:“今天这是怎么了?三个人同时下厨啊?”

        郭小玲笑道:“主要是静殊下厨,我和妹妹只是打打帮手。李毅,你也没看出来吧,静殊这么漂亮一个女生,居然会做一手可口的饭菜呢!今天晚上,你就等着吃大餐吧!”

        林馨道:“就是呢,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小玲姐,我听说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能先抓住他的胃,我们两个都不善下厨,这可怎生是好,李毅要是被何记者这样的好女人看上了,非被抢走不可。”

        李毅站在厨房门口,嘿嘿一笑,他当然不能承认自己尝过了何静殊的厨艺。

        何静殊抿嘴笑道:“那我去抢一抢,看看能不能抢到李毅。李毅,你喜不喜欢我这种下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的好女人?你要是喜欢的话,就把她们都甩了,跟我好吧!”

        李毅顺着她的话笑道:“好啊,那今天晚上,你陪我睡吧!”

        何静殊瞪眼道:“小玲,你还快去撕了他的嘴!越来越没羞耻了。也就这两个傻瓜,把你当宝一样的捧着,我做我是林馨姑娘,要是发现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早一刀切了你的小**!”

        李毅笑道:“你又没看过我的,怎知我的小?说不定是大雄鸡呢?”

        林馨推他道:“恶心!快出去,何记者多么纯洁的一个人啊,你别把她带坏了。”

        李毅耸耸肩,心想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吧!这个何静殊,早就把你老公带坏了呢!

        吃过饭,李毅拿出在办公室开了个头的文稿,对三女说道:“你们一个个都是才女,给我这篇文章出点主意吧,我打算拿去发标呢!”

        林馨拿过去一看,沉思着说道:“你是想借这次亚洲金融危机,来谈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改革和发展问题吧?现在中央十分重视这一块,可是,在对待如何改革的问题上,不同首常间存在的分歧也是巨大的,你要想写好这篇文章,可不容易。”

        郭小玲道:“我写写新闻稿子还拿手,你叫我帮你琢磨这种官面文章,我可不行。”

        何静殊笑道:“不管多么复杂的矛盾,总有一个主要矛盾。其实吧,不管中央首常们争得如何厉害,总有一个主流声音,也总会有一个强势的存在,你们当官的人,只要随波逐流,跟随大潮大势,就差不到哪里去!”

        李毅啧啧赞叹道:“何记者,你不从政,是咱们国家政坛的损失,是咱们十几亿国民的损失啊!”

        林馨道:“何记者说得对,李毅,你只要把握住大的方向不错,再写出你心中所想,说不定能成为国企改革的隆中对呢!”

        李毅道:“那你们三个聊天看电视吧,我去房里写稿了。”

        何静殊道:“林馨姑娘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不好好陪陪她,还进去守着孤灯白纸啊?”

        李毅道:“有道理,那我们四个人找点娱乐活动呗!光看电视也不好玩呢。”

        何静殊道:“搓麻将?打扑克?我随便你们挑,反正我都不会。嘻嘻!”

        林馨道:“那就玩会扑克吧。”

        四个人玩了几个小时扑克,赌注是古老的玩法:贴胡子。令李毅尴尬的是,她们三个跟商量好了似的,联合起来欺负他一个人,最后输得很惨,把整张脸都贴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