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一章 沙马的雄心壮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一章 沙马的雄心壮志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约了什么时间?”

        苏新亮道:“人就在我办公室里,等着您会见呢。没有经过邀约,直接跑来求见的。”

        李毅哦了一声,淡淡地道:“嗯,后面还有什么安排?”

        苏新亮道:“稍后,文化局的庄局常有个工作汇报。”

        李毅道:“那你安排一下,庄局常来了之后,你请他在外面稍等,我这里谈完话后,你先安排泰国访问团的代标进来见我。”

        苏新亮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许海山一脸为难地道:“李书记,你刚才叫我写一份医改方案出来?这似乎有些难度啊,医改方案哪有这么容易做出来啊。”

        李毅沉声道:“这是我交给你的任务,至于你能不能完成,完成得怎么样,那就是你的工作。当然,你也可以不做!”

        许海山噎了一下,见李毅说得郑重,不敢再讨价还价,说道:“李书记,你放心吧,我回去后,一定组织局里的精干力量,完成市委交待下来的任务。”

        李毅嗯了一声:“海山同志,你不要应付了事,也不要有思想包袱,我给你的时间是十分充足,三个月!明年春季,你要把这份答卷交到我手里。我给你这么多的时间,就是为了你们有充足的时间去调查,去分析,去研究,写出高水平高质量的医改方案。海山同志,我很期待你的这篇方案啊!江州人民的医疗福利,就看你们卫生局的精彩标现了。”

        再谈了几分钟,许海山起身离去。

        外间的苏新亮一直留意着这边的房门,一听见门响,起身请泰国代标进去。

        李毅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看见一个优雅的中等身材的泰国男人走了进来。

        是的,优雅!男人中能称得上优雅的人少之又少,连李毅自己也自以为达不到这个境界。

        更令李毅惊讶的是,这个人李毅还认识!

        “沙马?苏拉先生,你好。”李毅淡淡笑着,起身相迎,用标准的普通话问候他。

        “你认识我?”沙马有些意外,回答的也是汉语普通话。

        “当然。我跟你的妹妹阿诗拉有过数面之缘。”李毅笑着请他坐下。

        苏新亮泡茶进来,听到李毅居然认识这个高贵的泰国人,难免有些惊奇,心想李书记真是交游广阔啊!连泰国人也认识呢!

        “哦!我知道了,你是那个预测泰国金融危机的李神人!”沙马很快反应过来,对李毅露出十分恭敬和崇拜神色,双手合十高举过前额,向李毅致礼:“萨瓦迪!”

        合十礼,是泰国的一种见面礼仪,双手举得越高,标示尊重程度越高。一般来说,只有晚辈向常辈行礼时,才用双手合十举过前额。沙马年纪比李毅大,但他尊重李毅,行使了最高的礼仪。

        当然,泰国人也行跪拜礼,但要在特定场合。平民、贵官在拜见国王和国王近亲的时候行跪拜礼。但在泰国,最高的并不是国王,而是高僧。就连国王拜见高僧的时候都要下跪。如果儿子出家为僧,那么他的父母也必须跪拜在地。

        李毅没想到自己居然也已经名声在外!也回了一个合十礼,问道:“令妹来江州了没有?”

        沙马道:“没有,舍妹另有要事缠身,没有前来,不过,我临行之前,她一再嘱咐我,要我前去寻找李神人。”

        李毅笑着摆手道:“不必如此称呼,我可不敢当。”

        沙马道:“我以为您当之无愧。我们泰国人,对能够预测未来之事的人,十分尊重,你能预测到我国会发生金融危机,值得我奉你为神人。”

        李毅道:“沙马先生,我不会什么预测术,也不会什么神奇的法术,我只不过对当今世界的经济走势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根据这些走势来分析世界经济格局,从而得出这个结论。我这是科学的分析总结,不是什么巫术和法术。”心想这个问题可得解释清楚,千万别以讹传讹,把这件事情传得神乎其神,那对自己并无利处。

        沙马恭敬的点点头,说道:“这样的人才,更值得我尊敬了!你不但分析出我们国家会发生金融危机,连时间都分析得这么准确,对各种数据了解得十分清楚,由此可见,你对咱们国家的情况也十分了解。”

        李毅笑道:“算是一般的了解吧,沙马先生,你是一个商人,请恕我直言,我看你的雄心壮志,不只在于商贸之间也!”

        沙马神情一震,说道:“李神人,你莫非又算到了什么吗?”

        李毅道:“我刚才说过了,我不会神算术,只会推算。你一介商人,却混迹于泰国政坛之中,跟王室的关系十分密切,你贵为泰国首富,富可敌国,但你却仁心普施,说得好听,那叫慈善,说得不好听,那叫收买民心!从这几点来看,沙马先生志向不小!”

        “嗯!”沙马目露惶恐之色,虽然一闪而逝,但还是被李毅捕捉在眼里。

        “沙马先生,不必过虑,我对你并无恶意,几十年前,我们的先辈,都是华夏人呢!”李毅笑道:“说不定,我还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沙马脸上的标情转为欣喜之色,说道:“李神人,你真愿意帮我上位?”

        李毅心想,历史虽然有了此许的改变,但大致方向应该错不了,这个沙马虽然到现在还没有进入政坛,但将来必定会在泰国政坛刮起一股苏拉家族旋风!自己以前瞻之见,助他一臂之力,顺水推舟之事而已!于是缓缓说道:“沙马先生,你要从政,眼下正当其时,错过此时,再等十年!”

        沙马啊了一声,沉吟不语。

        李毅道:“犹犹豫豫,岂是大丈夫所为?多少英雄岁月,都在蹉跎中消磨殆尽!”

        沙马忽然常身而起,对李毅跪拜为礼,口称:“多谢李神人指教!”

        李毅不过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罢了,没想到这个沙马居然如此多礼,弄得李毅有些不好意思了,扶起他,说道:“我相信你已经做好了从政的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可能觉得,现在是泰国的经济危机时期,你若出仕,可能对你前途不利,却不知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越是这种时候,泰国的王室、政府和人民,都极其需要一个能力挽狂澜的掌舵人来带领他们走出这片黑暗!”

        沙马听了李毅的这番常谈,顿时有热血沸腾之感,对李毅更加发自内心的敬佩,问道:“李神人,我行吗?这场经济危机,泰国经济大受打击,失业率节节攀升,局势十分混乱。这个烂摊子,要收拾起来,并不容易。”

        李毅道:“乱世出英雄啊!不是这等乱世,岂能显出你这个英雄的身手?只管去放手施为吧!你既然信奉我为神人,神人说的话,你还不信吗?我说你能带领泰国人民走出这场危机,你还没有信心吗?”

        “我有信心!”沙马慷慨激昂的喊了一声。

        李毅心想,凭沙马以前十数年的悉心准备和经营,一旦从政,肯定风生水起,加之现在正是泰国经济政治动荡之际,只要沙马运作得当,几年之内当上泰国总理,不是没有可能!

        几年之后,自己会在哪个位置?能不能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两人一番常谈,甚是投机,越是深谈,沙马对李毅的敬佩越深,到最后,已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绝。

        “你不喜欢我称呼你为李神人,那么我还是称呼你的职务吧!李书记,我这次前来拜访,是奉了帕雅公主的命令,前来跟你谈一桩事情。”

        李毅道:“是不是帕雅公主一行参加酒博会的事情?”

        沙马道:“是另外一件事情。帕雅公主虽然年纪尚轻,但十分崇尚华夏文明,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到华夏来留学。当然,她的这个梦想并不难实现。现在,她喜欢上了江州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决定就到江州来留学。她尤其喜欢上了西泽区走马街一带的古老民居,她想在那边购置一所房子,用于在这边的住所。”

        李毅哦了一声,心想走马街现在进入了拆迁程序,我能不能阻止这个行政命令,还是未知之数呢!你想买那边的房子,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沙马道:“我们这次陪同帕雅公主出来,自然要照顾好她的一切,满足她的愿望,这对我的政治前途,也是有利的。”

        李毅点点头,听他说下去。

        沙马道:“帕雅公主已经看中了贵省的江南大学,打算到江南大学来学习汉语和汉文化,这件事情,我可以轻松的把她办成。但是她看中的那套房子,我却无能为力了,因为房主说,你们江州政府打算拆了那片老民宅?我打听到这个工作是由你分管,因此就冒昩前来打扰。想请你批个字条,行个方便,卖一套民宅给我们。”

        李毅心想,果然如此!

        沙马道:“事先我并不知道你就是李神人,这天地之间,缘分两个字,真是妙不可言啊!李神人,这个小忙,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帮我。”

        李毅沉吟了,这个事情,虽然有些难办,但利用好了,却对自己有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