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八章 泰国访问团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八章 泰国访问团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听到林馨要来江州的消息,有些吃惊:“酒博会一完,就要过年了,我会回京城,你现在还来江州,太累了吧?你们计委年底工作也忙啊!”

        林馨笑道:“我会划算的啦!我已经请好假了,明天就飞到你身边去。想我了没有?”

        “想!”李毅呵呵一笑:“几点的飞机,我去接你。”

        “上午十一点一刻到江州机场。”林馨道:“你要是工作忙,派司机过来接我就行了。”

        “我再忙,接你的时间还是有的,工作可以交给下面人去做嘛!陪老婆大人要紧啊!”

        敲门声响起,李毅一边说,一边喊了声进来。

        苏新亮轻轻走进来,正好听到李毅说到老婆大人四个字,心里一紧,心想李书记结婚了?妹妹那傻丫头还一门心思的喜欢他呢!真是可惜了。不知道李书记的老婆常什么样子啊?要是常得十分丑陋,以我妹妹的漂亮,完全可以博得李书记的好感呢!

        李毅示意苏新亮稍等,对林馨道:“好啦,我明天准时去接你,我先工作了,迟点打给你。”挂了电话,对苏新亮道:“什么事?”

        “李书记,这是省卫生厅对附一医院以及相关医生的处理结果,送了一份过来,请您过目。”

        李毅接过来,大致看了一下,说道:“京城那个医生还是没有抓到吗?怎么没有对那个医生的处理结果?”

        苏新亮早知道李毅会询问这个问题,事先已经做足了功课,说道:“李书记,这个事情,我刚才问过了省卫生厅,那边的人也语焉不详,大概的意思是说,京城那个医生来头不小,省厅无力处罚人家。”

        李毅皱了皱眉头,问道:“什么来头?”

        苏新亮道:“省卫生厅联合省公安厅,跟京城相关布门进行了沟通,结果那边说要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该名医生在事发时间并未到过江州,一直待在京城,且有人证,所以那边不予配合。”

        “有这种事情?知道京城那个医生的资料吗?”李毅轻轻冷哼一声。

        “那个医生名叫侯景玉,供职于京城人民医院。”苏新亮道:“此人曾留学于美国,专攻肝病科,学成归国后,成为了这个行业的权威,听说手术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

        李毅的眸子突然一亮,侯景玉?又见姓侯的,不会是侯家的人吧?

        京城的红色子弟们,选择从政之外,大布分人都选择出国深造,回国之后,就干医生和律师等高薪行业,在各自的行业里,也有做出傲人成绩的。据李毅所知,有一个开国将军的孙女,在律师这个行业就混得风生水起。

        “不过,这些都是道听途说,手术成功率的水分很大。”苏新亮见李毅冷笑,便加上了这么一句。

        “嗯,我知道了。”李毅淡淡地道:“暂时就这样吧!我们现在的精力要放在酒博会上,这件事情,你请省卫生厅和省公安厅的同志们再加把劲,尽量把这个侯景玉传唤到江州来受审。”

        苏新亮应了一声,准备退出去时,李毅说道:“我明天上午有没有什么重要事务?”

        苏新亮道:“有几个重要的会见,如果李书记有事情的话,我另外安排一下,叫他们后天再来。”

        李毅道:“后天还有后天的事情要做啊!这样吧,你把时间压缩一下,每个人的会见缩短十分钟,我明天上午十点半钟以后要去接机。”

        苏新亮道:“好,我安排好后,通知一下相关的同志。”

        李毅却在为怎么样安排林馨而烦恼,林馨若是跟郭小玲住在一起的话,自己就休想再跟郭小玲亲热,至于何静殊,那就更加别想碰了。林馨可不比郭小玲,郭小玲的性格比较大方,不太注重小节,但林馨的心思就细腻多了,也敏感得多,自己跟何静殊的暧昧,也就瞒得过郭小玲这个马大哈,要想在林馨的眼皮子底子耍诡计,多半会死得很惨。

        李毅的右手轻轻敲击着桌面,微蹙着眉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思量什么国家大事呢!

        电话响起,是戴尧臣办公室打过来的,请他过去商量酒博会开幕式的事情。

        李毅收拾一下,来到东侧一号办公室。

        戴尧臣说道:“李毅同志,我刚才接到省外事办的通知,说正好有一个泰国的访问团在咱们江州,闻听我们要举办酒博会的事情后,提出来要参加这个盛会。省外事办要求我们江州市委做好相关的安排和准备,既要让这些泰国友人玩得开心,又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必要时,可以出动省武警总队的同志。”

        李毅问道:“什么访问团?需要这么高级别的待遇?”

        戴尧臣道:“是一个商贸合作方面的代标团,听说泰国的一位公主在里面呢!这位公主可是泰国国王的掌上明珠,千万不可以出现任何闪失。”

        李毅心想,泰国的公主?不会这般巧合吧?那真是冤家路窄了!

        “戴书记,是不是帕雅公主?”李毅问道。

        戴尧臣道:“好像是叫什么雅公主吧,我也没听清,是一个年轻小姑娘呢,听说咱们江南美景美如仙境,所以过来游玩。只好辛苦我们江州市委市政府的同志了,你毅同志,你是酒博会的组委会主任,这个大难题就交给你来处置了,你一定要组织好,保护好泰国的友人。”

        李毅道:“戴书记,我尽力而为吧!”

        戴尧臣道:“李毅同志啊,绝对不能出差错,泰国的公主要是在我们江州出了事故,这可是国际性的大事件!那我们的酒博会,我们市委,想不出名都难啰!那种责任,我负不起,你也负不起的!”

        李毅微微有些不忿,你是市委书记不假,但对我这个副手,也用不着这般居高临下吧?更用不着这么发号施令吧?

        “戴书记,恕我直言,那个持枪杀的毒贩聂军。要是不抓到的话,咱们江州的治安,就很难得到保障,我真的不敢打包票啊,谁知道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此刻躲在哪里?他接下来有没有再次杀人的打算?会不会在酒博会开幕式当天跑出来放上一枪呢?

        戴尧臣道:“李毅同志,严打工作不是你在指挥吗?总之一句话,你务必保证泰国友人的安全!”

        李毅冷笑道:“戴书记,严打工作的确是我在指挥,但是公安局的同志,并不太听我的指挥啊!我叫他们限时追捕聂军归案,这时限早就过了,他们却连聂军的踪影都没有捕到!我说要严惩相关责任人吧,你又不同意,嘿嘿,我手中无权啊!处理不了公安局那些刺儿头,他们不拿我的命令当回事,我这个指挥权有名无实呢!”

        戴尧臣凝视李毅,听他说完后,语气缓和下来,说道:“李毅同志,赵阳同志也尽了力,公安局的同志们都尽了力,抓不到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你处理了赵阳,就能把聂军抓获归案了?哪有这么简单的算式啊!”

        李毅道:“戴书记,但是这一次的严打工作,除了在扒手上下了些功夫外,其它需要整治的地方,完全没有动静,满大街还是按摩发廊,那娱乐场所更是满天飞,这些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地方,大家都明白是做什么的,这些场所不取缔,始终是咱们江州治安的一块死角,也是各种犯罪滋生的温床。黄、赌、毒这三个不根治,所有的行动,就只能是治标不治本,对本地的黑恶势力,起不到震慑作用。”

        戴尧臣道:“李毅同志,不要这么冲动嘛,市民工作了一天,也是需要娱乐的嘛!你是分管经济的副书记,难道不知道,这些行业,也是咱们江州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吗?”

        李毅道:“戴书记,这会因小失大的!不划算。”

        戴尧臣摆手道:“李毅同志啊,公安局的同志,也不是没有行动,据我所知,他们连续开展了数起打黄扫非运动,抓获卖淫嫖娼人数多达三百多人次!这也算是严打的成绩了。你不能一举抹杀了同志们的功劳和苦劳嘛!难道你还想把江州所有的黄、赌、毒一锅端掉?愿意是好的,但实现起来,有些难度。饭要一口一口吃嘛!你们年轻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毛躁啊!”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这个戴尧臣分明就是在包庇赵阳!

        “那好吧,戴书记,我回去布置工作去了,开幕式马上就要召开,我得抓紧时间了。”

        “嗯,去吧!”

        戴尧臣看着李毅走出门去,锐利的双目闪现出一丝冷笑,想逼我的宫,你还嫩着呢!

        李毅刚才确实有逼宫的念头,借着泰国公主的势,想逼着戴尧臣辙了赵阳,另外换人上来。

        但他也仅仅是起了这么一个念头罢了,同时试探了一下戴尧臣,并没有真正的跟戴尧臣撕破脸皮来争斗一番。

        并不是李毅怕了戴尧臣,也不是李毅想退缩,而是他初来江州不久,根本就没有可以替换赵阳的好人选啊!如果换上来的人还是赵阳的家伙,还不如不换呢!

        此事,必须徐徐图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