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七章 调虎离山计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七章 调虎离山计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你想做什么?小玲随时可能回来,要是被她发现了,我就宰了你!”何静殊叫道,双手撑着浴缸边沿,想坐起来。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你宁可失去我,也不能失去小玲?”

        “是啊,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女人可以没有情人,但不能没有闺蜜。”何静殊含羞薄怒的道:“我跟小玲的感情很好,而且,我是先跟她认识,才认识你的,我当然在乎她啊。”

        李毅摇摇头:“我没听说过你的闺蜜理论。谁的名言?”

        何静殊道:“我的!”

        她爬出浴缸,看着全湿的衣服,嗔怪道:“李毅,我只带了一套换洗衣服,那一套今天才洗的,肯定没干,我这套又被你弄湿了,我穿什么啊?”

        李毅呵呵笑道:“衣服算什么啊,我带你去买就是了,随便你挑多少,我付账。”

        何静殊冷笑道:“你是不是打算像养郭小玲一样,拿钱把我养着?请问你能娶几个老婆啊?郭小玲傻,我可不傻!”

        李毅道:“那你昨天晚上……”

        “你又提昨天晚上!”何静殊道:“我说过了,你再提,我就把你的嘴巴塞住!昨天晚上我一时冲动不行啊?睡过了你,就要我负责一生啊?你当现在还是唐宋元明清呢?”

        李毅见她似乎真的生气了,便道:“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想的。”

        “我又不是你的奴隶,凭什么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哼!自私自大的男人!”何静殊气愤的说道。

        李毅一时搞不懂她为什么前后变化这么大,只得顺着她说道:“好啦,我自私,我自大,都是我的错。”

        何静殊哼哼一声,正要拉门出去。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钥匙开锁的声音。

        何静殊和李毅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然后同时闭紧。

        何静殊轻声做个口型:“小玲回来了!你死定了!”

        李毅道:“你也死定了!”

        外面传来郭小玲的喊声:“静殊,是你在家吗?李毅回家了没有?”

        李毅应道:“小玲,是我呢!我在洗澡,忘记拿内裤了,你去帮我找一条。”

        郭小玲笑道:“就我们两个在家里,你还怕什么羞啊,直接走出来就行了呗!里面不是有浴巾吗?你围一条出来吧!”

        李毅叫苦不迭,说道:“静殊在家啊!她看到了不好。”

        郭小玲咯咯笑道:“她看到了不正好?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女人看吗?”

        何静殊在里面向李毅示威性的挥了挥拳头,又做了一个剪刀手的姿势。

        李毅道:“你开什么玩意呢!我要真跟何记者搞上了,你还不剪了我?”

        郭小玲道:“这倒是真的,你要敢玩我的朋友,我就剪了你!我看过了,静殊不在家,你快出来吧!”

        李毅道:“你还是去帮我找一条内裤过来吧,我怕她忽然间回来呢!”

        郭小玲道:“哪有这么麻烦啊!要不要我过去帮你搓背啊?反正我也要洗澡呢?要不,我们就在里面玩?”

        李毅听到脚步声往这里走,吓了一跳,忙中生智,连忙把从旁边的物品袋里拿出手机,递给何静殊,拨打房间里的固定电话,然后用口型告诉她:“打电话给她,把她引出去!”

        何静殊情急之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只得接过去。

        郭小玲走到浴室门口,咯咯笑道:“李毅,亲爱的,我来了喔,你准备好了吗?”

        叮铃铃,主卧室里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郭小玲嘟囔道:“谁打电话过来啊?”

        李毅道:“快去接一下,说不定是谁我有要紧事情呢!”

        郭小玲嗯了一声,走进卧室去接电话。

        “小玲啊,你到小区下面来一下,我有事情找你。”何静殊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好点子,只得先把郭小玲骗出去再说。

        郭小玲倒也不虞有他,答应了下来,出来对李毅说道:“李毅,静殊找我下去有事,你快点出来吧!”

        李毅笑道:“你不进来跟我同浴了?”

        吓得何静殊连做抹脖子自杀的手势。

        郭小玲道:“下次吧,我先去找静殊了。”

        李毅道:“怎么你们女人都这么在乎朋友啊?我可是你男朋友呢!”

        郭小玲道:“静殊叫我,肯定有急事呢!我们玩的事情,晚上大把多时间嘛!”说着开门出去了。

        听到门上的声响,何静殊叫道:“李毅,我差点被你害死!”拉开浴室门,咚咚咚走了出去,又走回来,把手机还给李毅,问道:“她要回来看见我了,我怎么解释?”

        李毅耸耸肩,笑道:“那就是你和她之间的事情了,你要实话实说,我也不介意啊!”

        “你!男人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何静殊咬牙切齿的说完,就跑回房里去了。

        李毅却一直舒服的躺在浴缸里,完全不管外面的事情。

        郭小玲很快就上来了,急道:“李毅,我没有看到静殊啊!她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李毅这才起来,披了浴巾出来,笑道:“我不知道啊,不会有事吧?”

        何静殊在房间里应道:“小玲,我已经回来了。”

        郭小玲放下心来,走进她房间,却见何静殊躺在被窝里,而湿衣服放在一边的椅子上,讶道:“静殊,你这是怎么回事?衣服怎么全湿了?”

        李毅也跟了进来,呵呵笑道:“是啊,何记者,你不会学人去冬泳了吧?”

        何静殊气呼呼的瞪了李毅一眼,说道:“我碰见一个疯子,把我推到小区前面的水池里,我本想叫你下来帮忙呢,谁知道那个疯子早就跑了,我就自己回来了。”

        郭小玲也没有深究,说道:“什么疯子啊!这么作怪!李毅,你这不是市委家属楼吗?怎么还有这等疯人?”

        李毅摸了一下鼻子,说道:“这个嘛,我也不清楚。改天我问问保安处的同志吧。”

        郭小玲道:“这样的疯子,就应该赶出去,不然,他以后还会做出什么恶心人的事情出来呢!”

        何静殊笑道:“就是要把这个疯子赶出去,最好把他吊起来抽一百皮鞭!”

        李毅翻了翻白眼,赶紧逃回自己房间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李毅都在紧张而忙碌的做着各项工作,酒博会的筹备工作,在李毅的主持下,有序的开展,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御香园枪击案有了新的进展,公安局的同志对御香园的服务员进行询问,然后画影成像,把犯罪嫌疑人的模样画了出来,再跟档案库的资料进行比对,确定这个凶手,就是上次缉毒行动中侥幸逃生的毒贩。

        江州市公安局很快查到了此人的相关资料。

        此人名叫聂军,在道上有个名号,名叫军常,但是这个家伙并不是什么军人出身,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将军,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混混。

        聂军父亲早亡,母亲为了生计,一直在外面卖身养家,聂军小学三年级后就没再上过学,厮混在一帮流氓中,从小就学会了小偷小摸和仙人跳等骗财的鬼把戏。常大后,在酒吧和迪厅里认识了几个瘾君子,被带下水,小打小闹已经满足不了他的挥霍,于是铤而走险,走上了贩毒道路。

        因为聂军够狠够凶,手段残忍,又讲所谓的江湖义气,很快聚集了一批小弟在身边,专门贩毒销毒。

        李毅得到汇报后,立即指示市公安局,拉开大网,进行全市大排查,一定要把这个聂军抓获归案。同时叫公安局的同志,复印了大量的聂军相片,配上文字,在大街小巷进行张贴,许以高额悬赏,发动群众力量,全城搜捕聂军。

        此举的用意,就算暂时抓不到聂军,但也要叫聂军在江州城里无处藏身,绝对不能叫这颗老鼠屎,搅乱了一锅粥!酒博会,容不得半点闪失。

        省委宋征明书记看了李毅呈上去的那份文件后,对酒博会举办的各种活动十分赞赏,对李毅提出来的严打和洁净江城的举措也标示赞成,并亲自打电话跟李毅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

        李毅趁此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和策划方案向宋征明做了一个汇报。

        宋征明听完李毅的汇报后,标示同意李毅的做法,并十分期待酒博会的到来。

        酒博会开幕的日子越来越近,除了聂军还逍遥法外,其它的严打整治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抓捕惯犯三百多人,重点清理了几十个事故高发地段,有效的打击了江州涉黑组织和势力团伙,市民们普通反应小偷小摸和抢夺的现象明显少了,治安环境好了许多。

        李毅为了检验严打成果,专门安排苏新亮和王金宝两个人,从早到晚出去挤公交车,一天的工作就是挤公交车,观察扒窃现象和公交车拒载老人现象。自己也抽空去坐了几趟公交车,发现比起刚来江州的时候,治安确实好了许多。

        几天下来,三个人都没有遭遇到小偷,也没有看到过偷盗行为,公交车司机们对持有免费乘车证的老人,也给予了跟其它乘客相同的待遇,有些售票员还主动下车扶腿脚不灵便的老人上车。

        这天,李毅接到了林馨的电话,说她要来江州参加酒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