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三章 李书记做主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三章 李书记做主

    作品:《官路弯弯

        那几个城管果然不敢挪脚了。

        苏新亮马上就给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和西泽区委书记办公室打电话,传达李毅的指示,请两个一把手赶到走马街来,有事商谈。

        李毅毕竟是市委副书记,行政级别上比两个人都要高,而且,李毅在市委虽然只是初露头角,但却显露出了霸气,常委扩大会议上,因为李毅的坚决反对,赵阳就没能进入常委推荐名单。

        这件事情,让赵阳恨上了李毅,但同时也怕上了李毅,接到苏新亮的电话后,也不敢怠慢,马上就坐车赶来,一路上都在思索着,李毅跑到走马街去做什么?

        而西泽区委书记和必达,更没有理由不来,他的入常推荐,李毅可是投了支持票的,再说了,李毅现在是副书记,就算他和必达入了常,比李毅的党内职务还是要低上一点,李毅的秘书打来电话,又是在他的地盘上,在不清楚事情真相的情况下,他唯有过来一看。

        和必达比赵阳先到,他见李毅的车停在街道外面,也就吩咐司机将车子停在外面,司机惊讶的问了一句:“和书记,以前不是每次都开进去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和必达心情不好,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司机点点头,将车停好,这才看到市委有辆车子已经先到,马上就明白了和书记的良苦用心,市委领导都遵守这里的规矩,你这个区委书记未必不遵守?

        和必达推门下车,大步流星的往走马街走进去。秘书和司机连忙下车跟上。

        来到拆迁办公室门外,一见到这个大阵仗,就微微皱眉,心想李毅不会想找走马街拆迁项目的麻烦吧?脚步放缓了,慢慢的踱过去,一边飞快的思考着对策。

        马主任眼尖,看到和必达从那边走了过来,挥了挥手,小跑着迎上前去,大声叫道:“和书记,和书记!你可算来了。”

        和必达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问道:“马高原,怎么回事?李书记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马高原哭丧着脸道:“我也不清楚啊!先是一帮记者跑过来,说要了解走马街改造项目的情况,后来我看情况不对,一问他们,他们就露馅了,原来是报社接到了群众举报,说咱们这里是违规拆迁,他们是过来调查情况的。”

        和必达跟马高原慢慢走,问道:“他们了解多少情况?”

        马高原道:“了解得不太多。后来,李书记就来了,他一来就发很大的火,说要把您和公安局的赵局长一起喊过来,有事情商谈。”

        马高原看了一眼和必达的脸色,接着说道:“依我之见,这批记者来得蹊跷,说不定是李书记派出来的前哨。他摆明了想搞黄我们这个项目呢!”

        和必达重重的哼了一声,已经走到李毅等人面前,他便不再跟和马高原说话了,而是换了一副笑脸,眼睛一转,就认出李毅来,哈哈笑着,对李毅说道:“李书记,你好,欢迎来到西泽区检查工作。”同时伸出双手,去跟李毅握手。

        李毅跟他轻轻一握,淡淡地道:“必达同志,你好。”

        和必达道:“不知道李书记大驾光临,我们西泽区委有失远迎啊!李书记,请到区委一叙吧!”

        李毅摆摆手,冷言道:“必达同志,你们西泽区是龙潭虎穴呢,还是天仙禁地?连省委书记都不会赶走前去采访他的记者吧?顶多也就是拒绝,更不会把记者同志抓起来吧?你们西泽区的风景,就是与众不同啊!”

        和必达一滞,看向马高原,意含问询。

        马高原刚才有意的隐瞒了自己动粗以及扣押记者的事情,却一味提拨离间,目的就是想转移李毅的注意力,要和必达代替自己跟李毅去斗争和扯皮。

        马高原苦笑了一声,说道:“误会,误会啊!李书记,请到里面坐下谈话,我有下情禀报啊。”

        和必达何等心思的人,一见马高原推推辞辞,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便道:“李书记,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谈工作吧,外面这么冷的天,小心着凉感冒。”

        李毅道:“我今天并不是来检查工作的,而是被我朋友拉过来当壮丁的!我这几个朋友,都是西州日报的记者,他们到走马街来采访,却无缘无故的被这个马副主任给威逼着赶了出来,还有两个同志,被马副主任指使几个好汉给抓了起来!我的记者朋友以理相争,结果马副主任就是不放人,我的记者朋友没有办法,这才把我给喊了来!我既然来了,总要处理出个结果,给这些记者朋友一个交待吧!”

        和必达狠狠瞪了马高原一眼,怒喝道:“有没有这么回事?”

        马高原心里咯噔一声,低声应道:“和书记,是他们先动的手,我们只是被动回击,出于自卫的需要,防止他们再次伤人,这才将他们暂时留在里面。”

        和必达冷哼道:“那就是有这么回事情啰?马高原同志,你要对此事负绝对了责任!哪个给你权力这么做的?记者是有采访权的,你刚才听李书记说了没有?便是省委书记,也不能无缘无故抓人!”

        他把无缘无故四个字咬得特别重。

        马高原恍然大悟,说道:“今天实在是事出有因啊!那两个记者同志,嘴里忒不干净,我一气之下,这才想把他们两个留下来,单独聊聊。我这就去把他们请出。”

        和必达道:“还不快去!好好对待他们,记者同志,也是咱们的好同志嘛!”

        心里暗自侥幸,还以为李毅是冲着拆迁项目来的呢,原来只是帮人出头这等小事情啊!那就容易得很了,把关押的记者释放,再叫马高原真诚的道个歉,也就差不多了。

        李毅道:“不急在这一刻。”看了看时间,说道:“赵局长应该快到了吧!等他过来一起处理这件事情吧!”

        和必达道:“李书记,你说这又何必呢?不就是两帮人起了点口角嘛!私人里了解就最好,用不着惊动人民公安同志那么厉害。”

        李毅道:“非法拘禁,还说是小事?你就这么不拿老百姓的权利当回事情?”

        和必达听出李毅话里的揶揄味道,虽然不高兴,但也不敢反驳,只是砸摸了一下嘴巴,干笑了两声:“那就等赵局长过来处理吧!”

        赵阳到的很快,他跟和必达一样,看到李毅的车子停在外面,也吩咐司机将车子停在外头,步行进入里面。司机跟在他身边,笑道:“赵局,这片地方,迟早是要拆除的,为什么不将车子直接开进来呢?还怕把这两块石头地板弄坏了不成?”

        赵阳道:“你懂什么啊!”快步往里面走过去。

        此时,看热闹的群众越来越多,大家都知道来了大官,又是跟拆迁有关的事情,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自然都很关心,男女老弱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啊?”赵阳来到人墙外面,一瞧这人山人海,不由得驻步思索。过了一会,这才分开众人,往里面挤去。

        “李书记,你好,叫我前来,有何指示?”赵阳心里思绪翻滚,但表面上对李毅还是挺恭敬的。

        俗话说,只敬罗衣不敬人,李毅既然披了副书记的外衣,就值得他来尊重。

        李毅嗯了一声,把这里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赵阳认真的听完,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沉吟着反问道:“李书记的意思是?”

        李毅大手一挥,说道:“先把受害记者解救出来,再根据事情的严重情况,依法依据,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马高原听了,感觉一阵头痛,心想怎么就升级到“解救受害记者”的高度了?我一直都说要放他们出来啊,是你不肯,现在倒好,你做了好人,我成了彻头彻尾的坏人!

        和必达抽了抽嘴角,沉默着没有出声。

        赵阳点点头,说道:“明白!”率先往楼里冲进去,他事先不知道什么事情,只带了一个司机过来,那个司机愣了一下,也跟了过去。那几个西泽区公安分局的警察,一见市局局长都亲自上阵了,更不敢怠慢,一个二个都跟了进去。

        十分钟后,几个警察带着一男一女两个记者同志走了出来。

        郭小玲上前扶着那个女记者,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快哭快闹!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在这里为我们做主呢!”

        那个女记者只愣了一秒,就进入了演戏状态,嚎啕大哭道:“打死人了啊!没有人性啊!哎哟,我好痛,我要告上法院!天理何在啊!”

        全场的人都愣住了。

        马高原心想,不就扇了她一个耳光吗?当时她还跟疯狗一般扑过来抓我的脸,幸亏我躲得快,只抓到了我的脖子,现在脖子还隐隐作痛呢!一下还一下,顶多也就相抵了,难不成反来看守他们的那几个兔崽子又动了粗?这么一想,就吓得不轻。

        李毅却看到了郭小玲的小动作,心想郭小玲真是机灵啊!沉了脸,说道:“必达同志,你看看,这可是咱们江州日报的记者,看看被你们的人折磨成什么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