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二章 三堂会审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二章 三堂会审

    作品:《官路弯弯

        郭小玲问道:“怎么样?”

        李毅微微冷笑道:“不管怎么样,这事情我都管定了,先把人要回来再说。走吧!”

        两人走到走马街拆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楼前,听到铁轶还在跟那个马主任商量放人的事情。

        马主任的态度十分强硬,说一定要把那两个不知高低的实习记者送交法办。铁轶抬出报社的领导来,也不管用,马主任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铁轶道:“我告诉你,就算是你们社长来了,也不管用!这个拆迁项目,是市委书记新自批复了的,你们这些小记者,就算敢写出来,你们报纸也不敢刊登!”

        铁轶道:“这个报道我们不写了,你把人还给我们,我们就回去了!”

        马主任道:“这两个人刚才辱骂我,还间接辱骂了区委相关领导,这可是诽谤罪,不能轻易放人,一切等司法机关的判决吧!”

        李毅走上前,说道:“真有这么严重吗?你们的拆迁手续齐全吗?你刚才说有市委书记的亲笔批复?你能拿出来看看吗?”

        马主任瞄了李毅一眼,冷笑道:“市委书记的亲笔批复,也是你想看就能看得到的?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们,这是区委区政府的重点工程项目,谁也甭想捣乱!你们这些记者啊,多去采访各级领导,多报道领导们的行迹,这才是正事,守着我们这个拆迁办,有什么用呢?快走吧!”

        李毅冷笑道:“马副主任,记者同志有采访权,采访权是记者有自主地通过一切合法手段采集新闻材料而不受非法干预的权利。你们这么做,不但是干预了记者同志的采访权利,非法禁锢记者的人身自由,这更是知法犯法的行为!你们是城管和拆迁办的人,并没有抓捕和拘禁人的权力!我要求你们,马上释放被扣押的记者同志,并向他们做出道歉!”

        马主任见李毅相貌堂堂,背负着双手,傲气凛然,微微有些惊讶,但并有害怕,只当李毅也是江州日报的记者呢,说道:“哟,你这个人,真是牙尖嘴利,是个当记者的料啊!我告诉你,在咱们西泽区,我们有没有你说的那个权力,你说了不算,得我们和书记说了算!他说我们有,我们就有了!抓了你的同事又怎么样?谁叫他们嘴上缺德,敢骂我们是破坏文物的犯罪分子呢?”转头对警察道:“几位同志,请进里面去,把那两个家伙带回局里!”

        李毅猛然一声大喝,说道:“马副主任,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任!”

        马主任嘿嘿冷笑道:“喂,你别不识好歹,你再敢啰里八嗦,我连你一起抓!”

        李毅傲然道:“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我告诉你,如果这片街区,没有征得市文物局的同意,没有经过市委常委会议的讨论,你们是无权拆迁的!如果你们胆敢强行私拆,那就是破坏文物的犯罪,是江州人民的罪人!”

        “你!你!”马主任显然气得不轻,指着李毅咆哮如雷:“反了,来人啊,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抓起来!”

        铁轶拉了拉李毅的胳膊,说道:“小同志,你的精神可嘉,我十分佩服,但是这事情与你无关,你快走开。我来处理。”

        李毅脸色一缓,心想这个铁轶倒是个明事理有人情味的人,淡淡的道:“铁轶同志不必慌乱,一切有我做主!”

        铁轶眨了眨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心想这个年轻人,这是什么口气啊!说的什么话啊?这口吻、这神态,简直比社长大人还牛气啊!

        “小同志,你年轻,未经世事,不晓得他们的厉害,快快离去,不要被他们伤了你。”铁轶四十多岁年纪,瘦瘦的,个子不高,看上去十分的干练,目光中充满了对后辈的关爱。

        李毅点点头,说道:“铁轶同志,请放心吧,这里就交给我来处理了。”

        铁轶无奈的看向郭小玲,郭小玲笑道:“铁主编,就交给他来处理吧,他很厉害的。”

        那边窜出几个城管,上前来抓李毅的胳膊,想把李毅扭住。

        王金宝和苏新亮见状,双双站在李毅面前,齐声喝道:“放肆!想干什么?知道他是谁吗?”

        马主任嘿嘿笑道:“哟,年纪不大,架子不小啊,还有两个随身跟班呢!哈哈哈!你们这两个人,一个木讷讷的,一个文弱弱的,能顶什么用呢?兄弟们,抓起来送到局子里去,让他们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李毅虎着脸,分开王金宝和苏新亮,注视着马主任,一字一顿的说道:“很好,我长这么大,还真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呢!那就一起到公安局去一趟吧!是去你们区分局呢,还是去市局?抑或是省公安厅?”

        苏新亮叫道:“李书记,他们都是些不讲理的蛮子,你跟他们去,会吃亏的。”

        李毅冷笑道:“是吗?我倒要看看,堂堂的市公安局,还有这些城管局和拆迁办的同志,到底还是不是江州市委管辖下面的局头!”

        马主任只是有些嚣张,但并不傻,此刻,脑海里嗡的一声响,浑身发颤,想起一个人来,早就听说新来的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莫非就是眼前此人?可是这个人看上去也太年轻了吧?真是市委副书记?

        那几个城管可听不明白苏新亮的话,捋着衣袖子就要来对李毅动粗。

        王金宝大喝一声,说道:“瞎了你们的狗眼,这位是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李书记一根汗毛?我一脚踢断你的命根子!”

        这下众人听得明白,脸上都露出骇然的神色,看向李毅的眼睛里,都带着敬畏之情。

        李毅暗自摇头,这个王金宝,太早抖出自己身份了,一点都不好玩啊!起码也要像小说里写的那般,多来些冲突,最好去到市公安局,把赵阳同志喊过来,然后由赵阳亲自认出我来,那才富有戏剧效果嘛!那才叫装逼唬人嘛!被王金宝这么一搅和,这戏剧效果就弱了不少啊!当下虎脸说道:“马副主任,走吧!”

        马主任大冬天的硬是吓出一身冷汗,颤声道:“李书记,去哪里?”

        李毅道:“你不是说要把我也铐到公安局去吗?是去区分局呢还是市分局?随便你挑吧!”语气一厉,说道:“要不要我把市局的赵局长,还有你们区委和书记一起叫过来,在这里来一个三堂会审?”

        马主任结结巴巴的道:“李书记,误会,误会啊!我刚才不知道是您啊,真是误会。”

        李毅冷笑道:“不是我,你就可以胡乱抓人吗?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还有你们,你们是城管,不是狗犬,他叫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啊?他叫你们咬人,你们就咬人?你们拿的是国家的工资!是替国家在办事,不是他姓马的养出来的咬人狗!”

        那几个城管听着李毅这般声色俱厉的呵斥,一个个噤若寒蝉,都不敢吭声,悄悄的退到一边去了。

        这事情马主任是主谋,他们可不想当替罪羊。

        正所谓树倒猢狲散,马主任这棵大树,眼见就要轰然倒地,他们这些猢狲,自然见风使舵,提前躲避了。

        铁轶惊讶的看着郭小玲,问道:“他真是李书记?”

        郭小玲笑道:“这还有假的?你忘了?在南方省的时候,他还找你刊登过一篇文章呢!他那个时候就是已经是县长大人了呢!”

        铁轶哦了一声,依稀有些印象了,笑道:“他就是你的男朋友吧?真是一表人才,人才了得啊!”

        郭小玲抿嘴一笑,听到别人称赞自己的男友,她当然高兴啦!

        铁轶心想,难怪这年轻人这么强的气场,原来真是领导人物啊!得了,有这么强悍的人物存在,就交给他去处理吧!

        马主任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赔着笑脸,说道:“李书记,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毅寒声道:“怎么?我不能到这里来吗?”

        “不,不!”马主任擦着冷汗道:“李书记,欢迎前来检查工作。请到里面奉茶,这件事情有些误会,我跟您详细汇报一下。”

        李毅道:“你这里的茶,我可不敢喝啊!我怕喝着喝着,就被你软禁起来了!”

        马主任道:“李书记说笑了,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对李书记您怎么样啊!”

        李毅道:“哦?那我怎么听说,有两年记者,被你给扣起来了?”

        马主任道:“没有,没有的话,只是请他们留下来,谈一点私事,已经谈完了,马上就放他们出来。”对着身边人叫道:“还没死吧?还能动弹的话,就快去把那两个记者同志请出来啊!”

        几个城管连声应是是是,撒腿就要去放人。

        李毅喝道:“慢着!新亮,打电话给赵局长,再打电话给和必达同志,就说我说的,请他们两个同志来走马街谈谈工作!”

        马主任眼皮一跳,心想李毅这是要来个三堂会审啊,只不过,审的人是我马某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