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一章 暴力冲突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一章 暴力冲突

    作品:《官路弯弯

        电话是郭小玲打过来的,语气显得十分急促:“李毅,我们遇到麻烦了,你快过来帮帮忙。”

        李毅问道:“怎么回事?”

        郭小玲急切地说道:“我和铁轶等人在采访一桩事情,结果遭到了暴力阻拦,江州日报的两个记者,被他们抓走了。”

        李毅问:“在什么地方?”

        郭小玲道:“就在西泽区走马街56号。”

        李毅来不及细问具体是什么情况,从电话里可以听到那边正在剧烈的争吵,怕她出什么事情,连忙道:“好,你等着,我这就过去。”挂了电话,叫苏新亮备车去西泽区。

        上车后,王金宝问道:“李书记,去西泽区什么地方?是不是去区委视察工作?”

        李毅沉声道:“不是,王叔,你开快点,去西泽区的走马街,我女朋友在那里遇到点麻烦了,我怕她出事。”

        王金宝听了,一边加速一边说道:“有这种事情?什么人这么大胆啊?”

        他跟李毅摊开来说明白自己的事情后,整个人反而轻松下来,在李毅面前,也没有以前那个拘束了,话也多了起来。

        李毅道:“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去了再说吧!”

        苏新亮道:“李书记,需要报警吗?”

        李毅摆手道:“且不急,看看情况再定夺。”

        市委到西泽区走马街并不远,高速行驶下,十几分钟就到了。

        走马街是一条古老的街道,相传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战火中几经焚毁重建,但街道两边都保留着古色古香的明清建筑,并不宽敞的石板路,在解放前还是江州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

        这条街道最出名的地方,是古代之时,两边的商铺楼房,大部分都是青楼妓馆,艳名远播。有钱有势的风流公子,都喜欢骑着马,从街道的这头,走马到另一头,欣赏街道两边满楼红袖招的艳丽。这里的房屋样式,都十分的精致典雅,雕窗画栋,青砖红瓦,走进这条街道,仿佛有一种穿越历史的时空错位感。

        街道不宽,街道的入口处,虽然没有设置护拦,但在墙根下,立了一块很醒目的招牌,保护古文物建筑,禁止机动车辆入内。

        王金宝将车子停在入口处的路边,三个人下车往走马街走去。

        走马街并不长,总共也就一百多号的样子,56号差不多在正中间。

        远远就看到那里人头攒动,吵闹声音很大,奇怪的是,已经有两辆警用摩托开进了这里,有几个警察正在那边说话。

        李毅快步走过去,看到郭小玲正和一个肥头大耳的西装男人理论,站在郭小玲身边的,有一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李毅依稀有些印象,想必就是那个叫铁轶的人。

        李毅走过去,轻轻拍拍郭小玲的肩膀,问道:“小玲,怎么回事?”

        郭小玲见到李毅到来,就撇下西装男人,对铁轶道:“你们先跟他们谈判,我过去一下。”

        铁轶显然没有认出李毅来。当初李毅找他办事时,也是托人跟他打的交道,彼此虽然见过一面,但是并不熟络。铁轶嗯了一声,代替郭小玲跟那个西装男理论,语气十分严厉的说道:“无论如何,你们都必须先把人给我们放出来,否则,这事情就没完!”

        郭小玲拉了李毅,走到一边,说道:“李毅,西州日报接到群众反应,说西泽区委区政府要将走马街一带的旧房全部拆除,把地卖给房地产商,建成商品房出售。这片街区,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报社领导十分重视,派了铁轶等人前来采访,我也跟着前来看看,结果一到这里,果然看到56号楼门口,挂了一块牌子,你瞧,就是那块,‘走马街拆迁工作领导小组’,他们连拆迁小组都成立了,看来果然是要拆除这片老街区呢!”

        李毅微微点头,心想自己对这些事情并不知情,看来早在自己来江州之前,这里的拆迁就已经立项并获得了批准。

        “这里的确是片古代建筑群啊!拆了可惜。”李毅背负双手,四下望望,感叹道:“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市委常委会上也能通过吗?”

        郭小玲道:“我们来到这里,想找相关负责人采访,但大部分的相关领导都不在这里办公。”

        李毅道:“一般来说,这种拆迁工作领导小组,主要的组领导,都是由区委领导兼任的,他们一般都不会在这里办公。现在这里顶多就是督查宣传工作组的同志,和违章建筑拆除工作组的同志等几个小组的工作人员留在这里吧!”

        郭小玲道:“你说的不错,跟我们接洽的就是建章建筑拆除工作组的副组长,是西泽区拆迁办的一个副主任,喏,就是那个穿西装的,姓马。他听说我们是西州日报的,来采访走马街拆迁事宜时,开始的态度还挺友好,给我们介绍区委区政府的相关拆迁政策,还泡茶给我们喝。”

        李毅轻哼一声,说道:“他们还不清楚,你们是来捣乱的吧?”

        郭小玲道:“是啊,后来,江州日报的同志就开始询问,这么好的古文物楼房,为什么要拆除,难道不能保护好、利用好吗?对方的脸色就变了,问我们是奉了谁的指示前来采访的,采访的主题是什么?一个江州日报社的实习记者口快,说我们报社接到了相关的举报信,说你们未经文物局批准,就私自强拆文物建筑,这是非法行为,我们特来采证。”

        李毅道:“这个记者同志连掩护都不知道打,迟早会吃亏,新闻采访,虽然要求实求真,但是像这种触及到别人利益的东西,你如果不懂技巧,一味牛逼哄哄的大吵大闹,只怕查不出真相不说,还会被人家暴打一顿。”

        郭小玲道:“我以前不懂,但从自在东沟子乡采访私煤窑出事情后,我就学乖了不少。这个实习记者,马上就吃亏了!那个马主任一听我们来者不善,就赶我们走,说这个事情,是区委区政府的统一决策,连市委领导都同意了的,你们江州日报,身为江州党委的喉舌,不可能跟江州党委的政策背道而驰吧?叫我们赶紧走,还威胁我们说,再不走,就把我们扣押下来!”

        李毅皱眉道:“这个马主任,好大的口气啊!连党报的人也报威胁!”

        郭小玲道:“可不是嘛!江州日报的人,仗着是党委报纸的记者,平素出去采访,一般下面的领导都会给三分薄面,心气也十分高傲,尤其是那两个实习记者,更是骄傲,尾巴都翘上天了,哪里受得了马主任这等冷言威胁,双方就争执起来。那个马上任说不过记者,就喊来几个手下,全是区城管局和拆迁办的人,把那两个实习记者给抓起来扣押了。”

        李毅道:“这几个警察又是怎么回事?是你们报的警?”

        郭小玲道:“哪里啊!是对方报的警,说我们滋扰他们工作,又说我们妨碍政府部门开展工作,把我们告了,要把那两个实习记者送交区公安局呢!还跟我们说,再不走的话连我们一起抓。”

        李毅道:“双方都没有动手打人吧?”

        郭小玲道:“对方动了粗,打了那两个实习记者,其中一个记者,还是个女同志呢!半边脸都被打肿了。不然,我也不会劳动你前来啊。你现在可是市委副书记,情况我已经说给你听了,你掂量掂量,看能不能管,如果实在为难的话,那就算了,我们回去找江州日报的领导出面,把人保出来就行。”

        李毅心里有些小感动,心想郭小玲还是成熟了,不再那么冲动和生涩,碰到这么窝心和气愤的事情,也不是一味的强行出头,就算把自己喊了来,也不是一味的要求自己帮她们出面摆平此事,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处境,怕自己为难。

        “傻瓜!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岂能不管?别说我现在有能力可以管,便是无职无权,只要有人敢欺负你,我就是拼了老命,也会保护你周全。”李毅笑道:“何况,这事情明明就是对方的不对嘛!”

        郭小玲道:“只是,这里的拆迁工作,是经过你们市领导批准了的!你要是管了这事情,不就跟市里的领导作对吗?这对你的工作,可大大不利。”

        李毅沉吟道:“我打个电话问问,这里的拆迁工作,到底是怎么回事情。”说着,打电话给邢定文,问了走马街拆迁的事情。

        邢定文道:“李书记,走马街的拆迁工作,是西泽区委区政府的决定,报请了市政府备案,并没有召开常委会议进行讨论。李书记,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事情?”

        李毅道:“江州日报的记者在采访这个拆迁项目的事情,结果跟拆迁小组起了冲突,双方正僵持不下呢!”

        邢定文道:“李书记,戴书记好像很同意这个拆迁项目,西泽区委书记和必达同志跟戴书记的关系不一般。您如果要管的话,是不是考虑一下这层因素?”

        李毅淡淡地道:“嗯,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