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五章 若要人不知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五章 若要人不知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也笑着喝了一口,何静殊道:“也就这个样子嘛!真是不懂,你们男人为什么总喜欢骗女同志喝交杯酒呢?”

        李毅笑道:“那是因为我老实!”

        何静殊道:“要是不老实呢?会怎么做?”

        两个人的手还挽在一起,李毅的右手轻轻用力,何静殊哎哟一声,身子被李毅牵扯,向李毅扑了过来,李毅早有防备,左手轻轻托住她的腰,防止她跌倒。但两个人的脸却贴在了一起,李毅在她滚烫的脸颊上轻轻一吻,说道:“这就是一般般的不老实,如果再色一点的话,我的左手可以托住你的臀部。”

        何静殊嘤咛一声,整个身子软倒在李毅的怀里,李毅手疾眼快,把杯子移开了,放在桌子上,但何静殊的杯子却倒在李毅的身体上,一小杯红酒全洒在李毅身上。

        “哎呀,李毅,你身上湿了,我帮你脱掉衣服吧。”何静殊慌忙起身,放下杯子,来帮李毅解衣服。

        李毅穿的外套是一件棉底夹克衫,拉链一拉就可以脱掉。

        何静殊把李毅拉开拉链,看到他里面只穿了一件保暖内衣,问道:“你穿这么少,不冷吗?”

        李毅笑道:“办公室里有暖气,不冷。怎么,你还穿了很多衣服吗?你看你也就穿了两件衣服吧?”

        何静殊道:“我比你多穿了一件,这多出的一件,你们男人都不用穿的。”

        李毅呵呵一笑,起身去卧室拿外套,刚刚打开衣柜,何静殊跟了进来,站在他旁边,大胆的看着他。

        李毅停止拿衣服,也扭头看着她,两个人四目相对,在空中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何静殊的喘息渐渐加重,妙眸里的**喷薄而出。

        李毅轻声说道:“你知道我有未婚妻,还有女朋友,我很花心的。”

        何静殊嗯了一声:“我知道。”

        李毅笑道:“那你还敢这么引诱我?不怕我把你吃了?”

        何静殊摇头,用坚决的口吻说道:“怕——怕你不吃我。”

        李毅再也忍耐不住,伸手将她揽入怀里,双手在她翘翘的臀部上重重的抚摸。

        何静殊嘤嘤一声轻呼,双手吊在李毅脖子上,她身高有一米六七,穿上高跟鞋,比李毅矮不了多少,微微抬头,小巧的红唇微微张合,就在李毅的嘴唇下边,呼出的热气带着淡淡的香味,直接送入李毅的呼吸里。

        “刚才你就想摸我的屁股吧?”何静殊轻轻一笑,附在李毅耳边说道:“我看你的手犹豫了一下,才搭在我的腰上。”

        “你是个小妖精!”李毅的欲火被何静殊这句话彻底点燃。

        何静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羽绒服,里面是一件圆领的紧身毛衣,李毅的手顺着衣服缝,伸进她的后背衣服里。

        “好痒!”何静殊轻轻挣扎一下:“你的手好冰啊!”

        李毅的手并不停止,往上摸索,经过她细小的腰肢,摸到了那排三个扣子的内衣带。

        何静殊急剧的呼吸,饱满的胸脯,挤压在李毅的胸前,微微摇动摩擦,带给李毅麻痒的快乐感受。

        两个人的嘴唇越来越近,何静殊缓缓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躺在脸颊上,轻轻的颤动。

        意乱情迷之际,李毅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何静殊像受了惊吓似的,整个人弹跳开去,整理好衣服。

        李毅无奈的接起电话:“喂,哪位?”

        “李书记,您好,我是市委机关保卫处的鲁刚。”

        “唔,鲁刚同志,有什么事情吗?”李毅认识这个鲁刚,是市委机关保卫处的处长。

        “李书记,有这么一件事情,我们的同志在巡逻过程中,发现您的小车司机王金宝同志在五楼,因为已经是下班时间,所有的领导都已经离开,我们的同志就上前询问,王金宝同志左支右绌,就是不说有什么事情,只说有重要事情有要办,但具体什么事情,怎么问他都不说,我们特意打电话过来求证一下,是不是您安排他来五楼做什么?”

        王金宝到市委五楼去做什么?李毅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绝对没有叫他这么做过,他送自己回家后,就开车离开了。

        李毅向来对自己的身边人很好,下班时间,若非必要,很少叫他们加班。

        但是,此时为了维护王金宝,李毅只得顺着鲁刚的话,严肃的说道:“是我安排他到我办公室里取一份很重要的文件,这件事情十分机密,我吩咐过他不要告诉任何人。”

        鲁刚哦了一声:“那就没事了,呵呵,王金宝同志真是十分敬业啊!嘴巴比地下党还严呢!李书记,打扰您休息,实在不好意思。”

        李毅道:“没事,你叫王金宝同志接个电话。”

        王金宝接过电话后,李毅说道:“马上到我家里来一趟!”

        王金宝没有想到,李毅会为自己打掩护,心里十分的感激,应了一声是,就挂了电话。

        李毅的激情已冷,对何静殊说道:“有点小麻烦了。”

        何静殊莞尔而笑:“没事,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嘛!”

        李毅心神一荡,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你真傻!”

        何静殊将头靠在李毅的怀里,说道:“你放心,我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

        李毅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良久无语。

        王金宝很快就来了,低着头,局促的走进房来,看到李毅虎着脸坐在沙发上,低声喊了一声:“李书记。”便不说话了。

        “坐吧!”李毅指了指一边的单沙发。

        何静殊起身笑道:“你们聊吧,我出去逛逛。”说着看了李毅一眼,开门出去了。

        王金宝道:“我不用坐,站着就好。李书记,刚才的事情,多谢你为我解围。”

        李毅沉声道:“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刚才不为你说谎,你会怎么样?”

        王金宝嗫嚅道:“我知道,轻则开除公职,重则追究刑责。”

        李毅掏出烟来,点燃了一支,把烟盒扔在桌面上,说道:“抽吧!”

        王金宝迟疑了一会,还是拿起烟盒,抽出一根点燃了,侧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猛抽了几口香烟。

        李毅看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江州新闻,今天开始,江州市开展了大规模的严打整治和文明卫生城市活动的风暴,电视里的新闻,都是关于各级领导干部在下面视察和讲话的新闻。

        王金宝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干坐着。

        李毅连吸了两根烟,缓缓说道:“听说你家里有个龙凤胎?”

        王金宝被针扎了一下般扭了扭身子,猛然抬头,问道:“李书记,你怎么知道?”

        李毅瞪眼道:“我要是不知道,我今天就不会救你!”

        王金宝紧绷的身子慢慢放松,无奈的叹了一声。

        此时新闻已经播完,李毅拿遥控器将电视机关了。

        房间里顿时安静无比。

        李毅道:“说说你女儿的事吧?她是怎么去世的?”

        王金宝睁圆了一双虎目,满含不信与惊讶,期期艾艾的道:“李书记,你还知道什么?”

        李毅淡淡一笑,再次抽出一颗烟,扔给他,又抽出一根含在嘴里,说道:“我知道的不算多,但我知道,你甘心离开最心爱的刑警队伍,来到市委小车队开车,并不是因为你真的受了多重的伤,也不是因为市公安局的领导打击报复你,想把你调开,而是因为你想潜入市委来调查一些事情!”

        王金宝惊疑不定的看着李毅,那根烟捏在手里,忘记点燃了。

        李毅说道:“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王金宝点了点头。

        李毅道:“我还知道,你经常到保卫处去代人当班,偶尔潜到五楼来,甚至还到四楼东侧的保密办去过吧?你都是在查证一件事情,想找到相关的证据,对不对?你今天到五楼去,也是想查找证据吧?你找到什么没有?”

        王金宝这一下真是惊骇莫名,自以为做得隐秘无比的事情,李毅早就知道了!他还以为自己做得很小心,没有人发觉呢!

        李毅看着他们惊慌的表情,心想这个冷铁一般的汉子,也会知道害怕啊!淡淡地说道:“你不用怕,你的秘密,可能也只有我知道,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你放心,我若是想对你不利,早就通知保密局和保卫处了,今天也不会说谎救你一场!”

        王金宝把香烟放进嘴里,又拿下来,说道:“李书记,你怎么看出来的?”

        李毅嘿嘿一笑:“这就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你说你腰部受了枪伤,肾功能受损,尿频尿急,也是假的吧?你只不过把平常的时间都用在查找证据上去了,连上厕所都要憋着,所以一开车就想上厕所!我说得对吗?”

        王金宝呆若木鸡,李毅把他的秘密全部说出来了!

        李毅注意到,他的双眼里猛的闪过一丝厉色,活像一头要择人而噬的猛狮!李毅暗自心惊,心想他不会想杀人灭口吧?但随即放下心来,这个王金宝,还不至于这么愚蠢。

        “扑通!”一声,王金宝忽然起身,直挺挺的跪在李毅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