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章 针尖对麦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章 针尖对麦芒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摆手笑道:“我们今天召开这个常委扩大会议,不是来追究谁的责任,震东同志,你不必抢着担责任。我们开会的目的,是为了改善现在的治安状况。我之前向省委宋书记做过专题汇报,也跟戴书记商量过此事。戴书记觉得兹事体大,这才召开常委扩大会委,请相关的同志们都坐到一起来,商量具体的严打行动。戴书记,你说是不是?”

        戴尧臣的本意,是想借常委扩大会议之际,利用众人的说服力量,打消或是拖延李毅进行严打的想法,但此刻形势逼人,他也不得不顺着李毅的话,说道:“不错,李毅同志之前跟我商量过,现在江州的治安形势十分严峻。不单是这个扒窃的问题啊,像飞车抢夺,抢劫单身女士耳环和项链,还有入室偷盗,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犯罪,等等,这些问题,都很严重。李毅同志跟我商量过,想在全市范围内,组织公检法和各相关部门,部署一次专项严打整治,还江州人民一个清朗乾坤!但是,我觉得兹事体大,想请常委会议来讨论一下,这个严打,究竟要不要搞,怎么个搞法?”

        这话有些模棱两可,仔细一听,他还是耍了滑头,并没有直接同意李毅的话,而是说要经过常委会议的讨论表决,此时此景,这个说法,也是合情合理的。

        李毅却并没有仔细去领会他话里的含义,说道:“这次行动势在必行,非搞不可!姜震东同志,你们公安局方面可有信心?”

        姜震东道:“请市委放心,只要市委部署了严打行动,我们市公安分局一定会严格遵守,认真执行。”

        张正贵道:“真的有必要部署一次严打行动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搞不好,这个年我们就过不安稳了!”

        裴公良说道:“严打是迅速扭转一个地方社会治安面貌、打击违法犯罪分子的有效手段,但绝非长久之计,而且由于从严、从重、从快的要求,较容易产生冤假错案。依我之见,只有在平时注意防微杜渐,才能使社会长治久安。这个严打的行动,我并不赞同。”

        张正贵道:“是啊,在座诸位都是过来人,想必对83年的严打斗争,记忆犹新吧?在当时,‘偷一元钱判死刑’。‘耍流氓’有的被判死刑,有的被判几十年监禁的,还有的被发配到边远地区关起来劳改的。我清楚的记得,在83年的严打活动中,一位男青年为其女友拍了一些穿着较为暴露的照片,仅仅因为这个,男青年被判处死刑,女青年被判了有期徒刑。这些历史事件,在当时是何其正确,但是用现在的观点来看,又是何其的极端!这离法治社会是越来越远了,近年来,某些西方国家,总在抨击咱们的人权,就是因为这些负面报道太多了!现在,我们还要搞严打吗?我觉得江州的形势,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李毅道:“治乱世,用重典!我们现在正处于发展时期,既不能照搬西方国家的‘轻刑化’政策,刑罚又要总体重于西方,要有节制的从严、从重。所以,我们党的严打才被西方国家以及人权组织看来打击的刑罚过重了。但是,在当前新旧体制转轨时期,各种利益之间的冲突更为加剧,社会矛盾更趋激化,社会治安形势更趋严峻,刑事政策的相对滞后更显突出。现在我们离法治社会还有一段距离,在这个人治的社会里,适当的严打行动,还是有必要的,当然,我们也要掌握一个‘度’,严打到什么程度,严打之后,对罪犯如何处置,如何有效减少罪犯的恶性,让他们接受改造,改造之后不再犯罪,这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

        屈柔道:“我同意李毅同志的意见,这些坏人,你不来次严打,他们的气焰只会更加嚣张,西方的轻刑化政策,也没有有效减少犯罪活动,西方国家的黑帮和黑社会,更多更猖獗呢!”

        张正贵道:“我还是不赞成严打,我们江州的治安,还没有崩坏到那个地步,顶多进行一次偷盗专项整治行动就可以了,抓捕一批小偷小摸的犯罪分子,江州的治安就会清明许多。”

        李毅道:“严打只是一个手段,以表明政府严厉打击犯罪分子的决心!目的还是为了整治社会风气,偷盗犯也分很多种,有些是惯偷,有些是因为无业或是吸毒,想通过偷盗钱财来获取金钱,以供自己生存或是吸毒。因此,我们只打击偷盗是没有用的,你严打了,他们就躲起来一阵子,风头一过。他们又会出来犯案。要想根治这种乱象,我以为必须从黄赌毒这些根源着手,对产生犯罪可能性的非法行业,进行取缔和清洗!”

        蓝朝平道:“我同意李毅同志的意见,小偷小摸的人,都是无业游民或是吸毒人群,再有就是专业赌博者,这几种人,没有收入,开支又大,虽然只好去偷去偷去拐!这些人犯的罪不大,就算抓住了,严格按法律办事的话,在拘留所里或是看守所里待上一段时间之后,就又返回社会,继续为害!我们要搞严打,就是要把这三类人群根治!不然,这个社会的乱象,就难以改观。”

        张正贵皱眉说道:“照你们这个说法,这次严打行动,规模很大啰?”

        李毅道:“嗯,单靠市公安局,人力方面可能还有些弱了,必须请市武警支队的同志们前来支援。”

        张正贵黑着脸,说道:“搞这么大的阵仗,需要动用的人力和财力,都是十分巨大的,政府没有这方面的预算。”

        李毅淡淡地道:“这笔钱,就从酒博会的收入里扣!不需要动用政府一分资金。”

        张正贵逼视李毅,说道:“年关将近,抓捕这么多的人,会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我觉得不应该严打!”

        李毅迎视着张正贵,针锋相对的说道:“这些社会的寄生虫,如果不一锅端掉,那才会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

        张正贵的手指,用力的敲击着桌面,说道:“李毅同志,你初来江州,不懂江州的事情,你这么乱搞一气,是要出大乱子的!”

        李毅冷笑道:“张市长在江州多年,江州的治安形势依旧如此严峻,莫非就是怕出大乱子,所以不敢整治小乱子吗?你这是怀柔政策呢,还是不敢动他们?抑或是不想动他们?”

        “啪!”张正贵的手掌狠狠拍在桌面上,长身而起,指着李毅道:“小娃娃,少不更事!到时出了什么大乱子,你别找我来擦屁股!”

        这话说得很重,带有人身攻击了。

        那些很少参加这么高级别会议,没有见识过大场面的同志,一个个噤若寒蝉,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惹祸上身。

        李毅无所谓的淡淡一笑,说道:“这里是市委常委会,张市长,你这么做,不嫌有失风度吗?”

        戴尧臣一直隔山观虎斗,乐得李毅去捅张正贵这个马蜂窝,然后斗个两败俱伤。但见张正贵忽然失控,被李毅气得拍桌子瞪眼吵架了,连忙起身,伸手拉住张正贵,说道:“正贵同志,有话好好说嘛,现在是在讨论问题,又不是行军打仗,用不着发这么大的火气嘛!”

        张正贵重重的冷哼一声,自知失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明知错了,也不可能道歉认错,只是气呼呼的坐下来,兀自心气难平。

        李毅心想,自己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这个张正贵怎么这么大的反应?他为什么一定要阻止我进行严打呢?莫非,他同那些黑恶团伙有什么瓜葛?

        这个时候,戴尧臣脸上还是含着那种自信而从容的笑容,说道:“同志们,大家都看到啦,关于酒博会期间的严打行动,现在两方分歧颇大,我们常委会进行一次表决吧,如果赞成票过半,那就按照李毅同志的意思,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一场专项整治严打行动。对这次酒博会期间的严打行动,大家都有什么看法?我们举手表个态吧!我之前已经跟李毅同志谈过此事,这也是省委的决定,我个人是拥护省委决定的!我同意!”

        说着话,戴尧臣第一个举起手来。

        张正贵原本因生气而胀热的脸,此刻瞬间冰冷下来。

        戴尧臣之前的讲话,有些模棱两可,仿佛他并不支持严打,所以才上常委会议讨论,张正贵正是理解到了他的这层意思,心想连戴书记都不同意,那这个李毅分明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嘛!我还怕他个什么?所以就跟李毅针尖对麦芒的争吵起来,结果,当张正贵跟李毅闹翻之后,戴尧臣站出来说,这是省委的决定,他本人之前就跟李毅商量好了,十分拥护省委的这次严打行动!

        这算什么?这不是把张正贵给活生生的算计了吗?

        省委都已经同意了的严打行动,他张正贵居然明目张胆,还敢拍着桌子来反对!

        这事情要是传到省委耳里,省委会怎么看他张正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