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章 被人小瞧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章 被人小瞧了

    作品:《官路弯弯

        夏坤一折大腿:“糊涂,居然没有拿酒来!小谈,带瓶好酒出来!柜子里有两瓶我珍藏的好酒,都拿出来,我跟李书记,一人一瓶!”

        李毅吓了一跳,说道:“夏市长,一人一瓶?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海量,我今天没有带司机来,这喝醉了,怎么开车回去啊?”

        夏坤嘿的一笑:“这里天宽地宽,还怕没有地方睡觉吗?小菲,去收拾一间房出来,给李书记睡。”

        夏菲应了一声,笑道:“也不急在这一刻,先吃饭吧!嘻嘻,李书记,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爸除了会做饭菜之后,还有一桩拿手本事,那就是千杯不醉!我妈去世后,他经常以酒浇愁,这酒功夫也就练出来了。”

        谈静宜果然拿出两瓶好酒来,夏坤不顾李毅的拦阻,全给开了瓶盖,一人面前放一瓶,说道:“李书记,不喝完是不许停杯的哦!”

        李毅一看这阵式,就苦不堪言,明天还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呢!这一瓶高度酒喝下去,明天早上能不能睡醒都是个问题了。

        谈静宜道:“李书记英雄了得,区区一瓶白酒,想必是难不得你吧?实在不行,我倒是可以帮你喝上一杯!”

        李毅冷哼一声,很不想受她的这个激将法,但偏偏年轻气盛,大手一挥,说道:“男人喝酒,你们女人吃饭!”

        夏坤大笑道:“李书记,有意思!来,走一个。”

        李毅不敢空腹喝猛酒,受罪的人是自己,先夹了些菜垫垫肚子,再跟夏坤拼酒。

        夏坤的酒量真不盖的,大半瓶酒下了肚子,居然神色如常!这就让李毅有些敬佩了。

        谈静宜道:“我说个段子给你们助助兴吧!”

        李毅道:“谈小姐也会说黄段子?”

        谈静宜道:“你们都是官,我说的当然是官段子啰!不然,说得不好,你们若是不爱听,也许骂我啊!”

        李毅道:“正好,说来下下酒。”

        谈静宜道:“我听人说啊,这干部是分等级的,怎么看一个干部的等级呢?有人总结出来这么一个顺口溜:乡镇干部是喝黄酒、说黄话、看黄碟;县级干部是喝白酒、摸白腿、打白条;地市级干部是喝红酒、亲红唇、收红包;省级干部是喝洋酒、开洋车、泡洋妞;再上一级干部是喝名酒、说名言、干明星。老百姓是喝啤酒,听屁话,当屁民!你们两个都是厅级干部,也就是地市级干部,有没有做到这顺口溜里面的三条啊?”

        李毅哈哈笑道:“你看看,我现在喝的是白酒,孤家寡人一个,也没有红唇可亲,至于红包嘛,那就更连影子都没有见着一个!可见啊,你这个顺口溜也不全对!”

        夏坤笑道:“但凡编这些段子的人,多半不是体制内的人,这都是瞎编呢!全凭他的臆想,在那里白日做梦般的编排。”

        夏菲道:“就是啊,这些人多半恨世嫉俗,看不惯某些官场作风,就以偏概全,还自以为很了解官场呢!”

        夏坤道:“不算,不算,小谈,你说的这个段子,是讽刺我们的,而且也不准,不算。另外说一个。”

        谈静宜道:“我还听说过一句话,你们当官的,在一起讨论谁更厉害,组织部长说:谁关心我我就关心谁;纪委书记说:谁不关心我我就关心谁;宣传部长说:谁关心我,我就关心他的正面,谁不关心我,我就关心他的反面;市委书记说:谁关心我我就让组织部长关心他,谁不关心我我就让纪委书记关心他。这一次说得怎么样啊?李书记,你是市委书记,是不是最厉害的呢?”

        李毅哈哈笑道:“我觉得这个说得好,也说得对。可惜了,我不是市委书记,只是一个副书记,还是排名最末的那个。”

        夏坤道:“来来来,喝酒。李书记,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市委副书记了,你就知足吧!我在你这个年纪时,还在基层瞎混呢!”

        李毅举起杯子,跟他碰杯。

        “夏小姐,你现在在哪里上班?”李毅问夏菲。

        夏菲道:“我在省医科大附属医院啊。”

        “哦,这么巧啊,我……一个朋友的爷爷,这个周四就要动心脏手术,是你们医院的汤敏德医生主刀。”

        “我现在就在住院部工作啊,你那个朋友的爷爷叫什么名字?我说不定认识呢。”夏菲笑道。

        “他叫李四。”李毅道。

        “哦,我记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老人,正准备手术呢,而且是插队进来的,如果按照正常的排队,可能要等上个把月呢!汤医生的医术很高超,妙手仁心,你放心吧,有他主刀,一定可以治好的。”

        李毅道:“麻烦你多照顾李四一下吧!”

        这个晚上,李毅真的喝高了,喝到后来,都记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

        第二天,是夏菲喊醒他的,他猛然惊醒,看到夏菲站在床前,依稀又回到了初次重生的那天,也是如此这般,自己躺在病床上,而夏菲也是这般站在床前呼唤自己。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夏菲看着李毅。

        李毅微笑道:“你真美!”

        夏菲娇俏一笑,说道:“快起床吧,要迟到了!”

        李毅起床后,驾车先回到家里冲了个凉,换了套衣服,这才前去上班。

        邢定文上来报告道:“李书记,相关的酒企老板,我们都发了通知,有电话的也都进行了电话联系,个别联系不上的,也跟他们的厂办进行了联系,今天下午三点钟,定在江州大酒店二楼多功能会议厅召开会议。”

        李毅道:“嗯,很好,届时,组委会的相关同志也要一同出席会议,你一定要通知到位。”

        邢定文道:“李书记,我们本省的企业都好办,但是外省的企业,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李毅道:“怎么?”

        邢定文道:“李书记,我已经照你的意思,一边收集各省名酒企业名目,一边打电话跟他们厂办进行联系沟通。”

        李毅道:“不错,这事情得抓紧办!尽快落实参展的企业数目。我们才好根据这个数字来进行进关的布置和安排。”

        邢定文道:“我们已经和十几家外省酒企进行了沟通,他们的回复令人沮丧啊!”

        李毅道:“他们怎么说的?你尽管说给我听。”

        邢定文道:“他们都说,没有听说过什么酒博会,不愿意来参加。还有些人说得更过分啊!”

        李毅见他停顿下来,便道:“说啊!我的抵抗力很强的,有什么说什么吧。”

        邢定文道:“还有的酒厂负责人说,你们江州屁眼大的地方,连什么有名的酒厂都没有,摆个花架子,就敢办酒博会,还敢冠以国家的前衔,这不是摆明了骗人吗?要办也得由他们来办啊,反正是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口啊!”

        李毅听得云淡风轻,没有一丝愤怒之情,仿佛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淡淡地道:“呵呵,我们被人小瞧了啊!我知道了,你说说有几家答应来吧?”

        邢定文道:“暂时只有两家答应,还说要我们报销差旅费才肯来。”

        李毅冷笑道:“他们想得倒美,我还指望着他们掏钱出来赞助呢!这种人不用理他们。继续打电话去邀请,最重要的是要邀请到位。”

        邢定文道:“李书记,现在同志们都在议论啊,说这个酒博会,搞不好要办成鬼博会呢!没有人来参展,岂不就成鬼博会了?”

        李毅呵呵笑道:“什么人这么有创意?真要搞个鬼博会啊,我倒觉得肯定有生意做,保证很多人来参观啊!”

        邢定文道:“可是,李书记,这真的有些难做啊,十几家才有两家应承,而且是想吃免费午餐的!”

        李毅笑道:“我倒觉得,这个成绩算不错了,现在这个年代,以我们江州之力,发出邀请,十几家能有两家回应,已经超出我的预计了。”

        邢定文张了张嘴,没什么好说的了,心想原来李书记这么容易满足啊!这好办了!只是如果酒博会开展后,来的厂家太少,那李书记的面子岂不是丢大了?不过也有办法弥补啊,脑筋一转,笑道:“李书记,我倒有个办法,外面来的酒企,我们可以给予适当的补助,主要是吸引他们前来参展,增加我们酒博会的名气啊。就算外面的企业来得少,我们就用本地企业上阵充数,总之先把名声打响再说啊。”

        李毅道:“暂时还走不到那一步去,你只管照我的吩咐去做吧,到时我只有道理。”

        邢定文道:“那好吧,李书记,我去忙了。”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对了,我上次叫你查的人,你查得怎么样了?”

        邢定文道:“什么人啊?”

        李毅道:“你搞什么啊?我不是叫你去查一查,东城公安分局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张一山的人啊!”

        邢定文一拍脑壳,连声道:“对不起啊,李书记,我这段时间太忙,把这事情给忘了。我这就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