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三章 省委书记宋征明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三章 省委书记宋征明

    作品:《官路弯弯

        第二天上午九点二十,邢定文就跑到李毅办公室,提醒李毅,跟省委书记宋征明的汇报,定在十点二十分。

        李毅看看手表,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我还是早些出门为妙。”

        邢定文道:“我上楼之前,已经通知王金宝,叫他到下面等候。”

        李毅点点头,邢定文办事就是这么细心周到,不用人吩咐,他就会把接下来三步之内的事情都安排好。准备好面见宋征明所需要的东西,李毅下楼来,邢定文相跟着下来,张望了一阵,抬腕看看手表,说道:“这个王金宝,怎么还不来?还想不想干了!”

        李毅知道王金宝身体受过伤,很体谅他的难处,便道:“不着急,稍等等吧。还有时间。”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后,王金宝才开着丰田车子驶过来,停在李毅面前。

        邢定文指着手表,大声说道:“王师傅,我九点十分就通知你,说李书记要用车,你看看,现在是九点半分了!我在政府部门工作这么多年,从来只见过司机等领导,没有见过领导等司机的!王师傅,你是独一份啊!你牛!”

        王金宝挨了邢定文的训斥,老脸一红,说道:“邢副秘书长,我拉肚子,刚刚上厕所了。”

        “你啊你,一天到晚就见你在上厕所,你怎么回事情啊?”邢定文道:“你知不知道,李书记今天有一个重要的汇报吗?耽搁了时间,你能负责啊?”

        李毅摆手道:“好啦,这里去省委,路也不远,来得及的。”

        邢定文拉开车门,请李毅上车,看着那个一动不动,没有一点眼力价的王金宝,摇了摇头,心想这个榆木疙瘩,怎么讨领导喜欢啊,连帮领导开一下门都不会!

        李毅坐进车子,邢定文关上门,殷勤的笑着挥了挥手。

        王金宝启动车子,说道:“李书记,你放心,我开快一点,不会让你迟到的。”

        李毅点点头:“嗯,十点必须赶到省委,我的汇报时间是十点二十分。”

        王金宝开车的速度果然比平时要快上不少,他为人沉着,办什么事情都十分老稳,这次开快车,算是一个特例了。

        市委大楼到省委大楼,正常的车程,也就二十分钟左右,但是这次真是奇了怪了,好几个十字路口都遇到了红灯。

        如果是钱多,为了赶时间,多半就会硬闯红灯。市委副书记的车牌号码那也是有特权的,就算交警看到了,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有人不开眼的将车子拦下来,只要钱多一出示证件,他们多半也会放行。

        但王金宝同志就不同了,他是人民警察出身,对身为同行的交通警察,那是十分的尊重,对交通规则也是一一遵守,对车道和车速,以及红绿灯十分敏感,一丝不苟。

        李毅当然不能叫他知法犯法,那自己成什么人了?

        九点五十分的时候,车子还在路上,而王金宝同志在等红灯的当口,忽然回过头来,说道:“李书记,我内急。”

        李毅道:“快去吧。这红灯还有一会呢。”

        王金宝下了车,四处找公厕,李毅心想这家伙也未免太古板了吧?附近这么多的商铺,你随便进去方便一下,大不了给人家一块钱就行了啊!

        一分钟后,绿灯亮起,李毅见王金宝还没有回来,只得下车转到驾驶位置,开车缓缓前进,停到前面不远处的路边,等待王金宝。

        王金宝从后面追赶过来,跟李毅换了位置。

        李毅问道:“你拉肚子啊?怎么不请假在家里休息?”

        王金宝道:“李书记,我其实并不是拉肚子,而是腰部中枪,肾功能不好了,那尿总是止不住。”

        李毅哦了一声:“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转的业吧?”

        王金宝道:“是啊,我有这个毛病,已经不再适合担任刑警了,如果出任务的时候,很容易耽搁事情。没想到转业来开车子,还会耽搁您的事情。”

        李毅点头道:“你也不必自责,你是公务受伤,算是人民的英雄呢!只要不是特别要紧的事情,我一般都不赶时间的。”

        王金宝道:“谢谢你,李书记,你是我见过的领导当中,最没有领导架子的人。”

        李毅呵呵笑道:“你是说我没有领导威仪吗?”

        王金宝道:“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哈哈,好啦,我明白。”李毅呵呵笑道:“快走吧!”

        车子到省委时,已经十点零几分钟了,李毅赶紧往省委书记办公室走,省委比市委大多了,李毅紧赶慢赶,来到省委书记办公室门外时,已经是十点十六分。

        李毅看看时间,暗道好险。

        省委宋书记的秘书,名叫祝文,是正处级干部。

        李毅来之前,做过一番了解,几个深呼吸后,李毅平息急剧赶路的紧张,然后走进祝文的办公室,微笑道:“祝处,你好,我是江州市委李毅。”

        祝文端坐不动,只道:“李毅同志,请坐,你来的时间刚刚好啊!宋书记正在跟吴州市委书记谈话,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你稍等吧。”

        省委书记的秘书,虽然只是一个正处级干部,但因为身处要害部位,有时比厅级干部还牛,就算是下面的市委书记和市长这些一方大佬来了,见了他也要礼待有加,对待李毅这个新扎副书记,他的确不必太在意呢!

        李毅也并不觉得人家有多轻慢,人的思想,都是由屁股决定的,你坐在什么样的位置,就决定了你对人对事的看法。就拿齐清来对比吧,他还没有当上李毅的秘书呢,就敢无视邢定文的存在!何况这个祝文,还是正儿八经的省委书记秘书呢!

        李毅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祝文又低头忙他的事情。

        不一会儿,旁边的门开了,一个微微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退了出来,关上门,朝祝文笑道:“祝处,谢谢你了,改天请你喝酒。”这也是一句客套话,祝文天天跟在领导身边,很少有自由支配的时间,别说跟人出去喝酒,就是跟女朋友嘿咻,只怕都要事先安排好时间,否则,嘿咻到一半的时候,领导一个电话,就能将你整成阳萎。

        祝文笑着应承一声,起身走到门边,示意李毅先不要着急,他先进去汇报一下。

        祝文只进去了一会儿,就退了出来,请李毅进去,同时说道:“十分钟后,宋书记有一个重要谈话,李毅同志,你要把握时间。”

        李毅道了声谢,正正衣装,走了进去。

        同样是省委书记,宋征明的办公室比温玉溪的还要大上不少,里面的装修十分豪华,一看就是新装修不久的。

        这是李毅第一次见宋征明,走进房间后,李毅看到宋征明坐在办公桌后,五十多岁年纪,国字脸,下巴上有一颗很大的黑痣,一头黑发,稍微有些稀松,双目炯炯有神,射向李毅的时候,李毅居然有些不敢迎视。

        “宋书记,您好,我是江州市委副书记李毅,兼任江州酒促会组委会主任,就酒促会一事,前来向您汇报工作。”李毅走到办公桌前,微微弯腰,吐词清晰的缓缓说道。

        “呵呵,李毅同志,请坐吧。”宋征明并没有摆架子,也没有故意冷落李毅,或是给他来个下马威什么的,而是和蔼的微笑着,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说道:“酒促会的事情,筹备得如何了?”

        李毅欠身坐下,说道:“上周五,我们组委会成员开了个会议,在会议上,我们商量了一下本届酒促会的筹办事项,会议的最后,我要大家畅所欲言,群策群力,把本届酒促会办出新意来。”

        “嗯。”宋征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以表明自己在听李毅的说话,这个动作特有威势,不是长期如此的人,是表达不出来的。

        李毅心想,这个宋书记,比起温玉溪来,官威要大多了啊!或许是温玉溪对自己另眼相看,每次见面时,放下了省委书记的架子吧?这个宋征明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下属,当然就官威十足了。

        李毅跟宋征明刚刚接触,还不知道宋征明这一声嗯,表达了个什么意思,只是猜测,他对自己主办的这届酒促会,只怕并不十分看好吧?如果只是因偱旧制,固然不会犯错,但要得到宋征明的赏识,那就无异于缘木求鱼了。

        一念及此,李毅更加坚定要如实汇报自己的真实想法。

        “宋书记,我整理了一下同志们的发言,打印了出来,请您过目。”李毅打开公文包,把一份资料拿出来,双手捧着放在宋征明的办公桌前面。

        宋征明双目一扫,马上就被上面的内容吸引住了,双手松开来,把文件拖到自己眼皮底下,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缓缓说道:“这都是大家的意见?”

        李毅道:“是,宋书记,从大家的意见可以看出来,同志们对酒促会是持十分肯定态度的,但在方法方式和形式上,应该更加的灵活多变,善加改变,以适合当前酒业经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