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六章 来势汹汹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六章 来势汹汹

    作品:《官路弯弯

        李乐乐嘟着小嘴,恨恨地说道:“我才不会照他们说的那样做呢,想想都恶心死了!凭什么啊?错不在我啊!”

        宋雅道:“小妹妹,你太天真了。你真以为他是想要你舔那些脏东西呢?”

        李乐乐尚不通人事,诘问道:“不然是什么意思?”

        宋雅抿着嘴,看了李毅一眼,不说话。

        李毅道:“反正是下流东西,你还小,不知道的好。”

        李乐乐笑道:“我懂了。他想得美!他敢叫我舔那里,我就一口咬下来!”

        李毅暴寒,刚以为她是不懂事的小女生呢,谁知竟能说出这种话来!

        门开处,赵少和张大富走了进来,两个保安随后走进。

        几人看到李毅等人的坐相,都是一愣。

        李毅吸着烟,仰躺着身子,先开口道:“来了?坐吧,事情既然发生了,总要有一个解决的办法。接下来,我们商量商量。”

        李毅这一招反客为主,还真把赵少和张大富整得一愣一愣的。

        赵少毕竟是嚣张惯了的,见过不少世面,马上讥笑道:“少他妈装蒜!就你这号人,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在这里充什么江湖老大呢!小子,你可明白,现在,是你们得罪了我们,你们闯大祸了!”

        李毅堪堪吸完一只烟,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

        他这种完全漠视别人权威的做法,成功的把赵少等人的怒火勾引到了巅峰。赵少原本还有三分忌惮,此时火气上头,哪里还顾得了许多,顺手抓起那个烟灰缸,劈头盖脸往李毅掼去,嘴里骂道:“你娘希匹的,老子给你放放血!”

        烟灰缸是玻璃制品,厚重扎实,若打实了,起码也是个头破血流。李毅早有防备,不等他手掌落下,举起右手,快速的往他手腕处切去。经过钱多的培训,李毅的身手大有长进,对付这种纨绔子弟,自是毫不费力。

        赵少手一麻,指头一松,烟灰缸随手掉落,砸在桌面上,哐啷作响。

        不等其它人反应过来,李毅一手抄起烟灰缸,霍然起身,举起手,猛烈地砸向赵少脑门。赵少又惊又怕,想要跑开,两条腿却似灌了铅般沉重,半步也挪动不得,眼见得凉风生起,那方方正正的烟灰缸在眼里越变越大,眼见离脑壳不及半寸,赵少死死闭上眼,听天由命。

        几声惊呼声响过,赵少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痛楚。他疑惑的张开眼,却见李毅早已坐下。而那个令他心胆俱丧的烟灰缸,正躺在桌子上,咧开大嘴巴,向着他笑呢。

        惊魂甫定,赵少满腔恐惧,顿时化做无尽怨气。

        这小子,摆明耍他呢!这比真打他一下更让他难受。由其是,刚才自己表现得太过懦弱,现在脑门上全是汗呢!今天这人真是丢大发了!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扫了一眼张大富和两个保安,再看看一脸笑意的宋雅,恶向胆边生,趁李毅不注意,奋起一脚,用尽全力踢向李毅下胯。

        旁观众人根本没料到赵少会突然发难,宋雅轻掩嘴唇,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呼,身子往后退了退。张大富和两个保安则袖手旁观,脸泛奸笑。

        李毅眼睛的余光瞥见宋雅下意识的那个退步举动,神情不由一黯,想到了花小蕊,如果此刻是她在身边,她一定会奋不顾身的挡过来,然后扇那赵少两个大嘴巴吧?想到此处,李毅心底流过一阵暖流。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赵少的腿已然扫到李毅身体,李毅双眉峰聚,精光连闪,一股怒火油然而生,此时此刻,他闪身一避,躲过赵少的腿,再也顾不得什么身份和场合,右腿一抬,后发先至,直接命中靶心。

        赵少啊唷一声,痛得浑身直冒冷汗,双手捂着裆部,倒在地上,翻来滚去,哀叫连连:“小子,你死定了!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赵阳!”

        李毅反问道:“赵阳?赵阳是哪个?我没听说过。”

        一屋子的人,都没看清这个变故是如何发生的。明明是赵少踢了李毅,结果却是赵少倒下了,李毅没事!

        两个保安面面相觑,这个戏法玩得太高明了,看不明白。

        张大富却眯起了小眼睛,他虽然没看清楚事情的经过,却已猜到**分,心底一惊,看着李毅的双眼,神光更足了。

        门外的保安听见惨叫声,纷纷推门探视,一见赵少倒地,都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不一会,更多的人涌上楼来,挤在门外围观。

        张大富蹲下身子,想看看赵少伤情如何,但赵少双手死死护住下面,怎么也扳不开。只看见丝丝血水,从裤子里头往外渗。张大富急忙叫道:“快叫救护车!快!”

        自有保安去打电话。这时,几个大汉快步抢了进来,一见赵少的样子,都慌了神,其中一个大叫道:“快打电话给赵局长啊!这可了不得了啊!”又有人叫道:“哪个不怕死的,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把赵少打成这样?活得不耐烦了吧?保安呢?还不把他们抓起来?”

        李毅手里一热乎,却见宋雅将手塞进了他的手掌,她的手轻轻颤抖着,脸上虽然极力保持平静,却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惧和担忧。李毅捏了捏她的小手,向她点了点头。反观李乐乐,满脸的天真,一副只要有理就能走遍天下的大无畏表情。

        “让让!让让!”随着一阵嚷嚷,挤进来几个男人,当先一人穿得很整齐,三十来岁年纪,双手分开众人,走到里面,认识他的人都喊他:“刘经理。”

        刘经理进来了解了一下情况,皱紧了眉头,望着李毅道:“您好,我是这家俱乐部的经理,鄙姓刘,单名一个方字。在公安到来之前,请你们留在此地,不要随意走动。”

        李毅见他彬彬有礼,倒有几分好感,笑道:“事情处理好之前,我根本就没打算离开。”

        刘经理点头道:“那就好。”忽然放低声音道:“如果需要打电话,我可以帮忙。”

        李毅微讶,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

        刘经理说完话,转身对屋里人道:“大家都让开!小王,小伍,你们过来,扶赵少下楼,快送医院。不相干的人全部出去。”

        房子里忽然静了下来。李毅三人坐在主沙发上,张大富和几个人坐在李毅对面,几个保安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瞅着李毅。

        张大富问道:“乐乐小姐,他是你什么人?”

        李乐乐看了一眼李毅,不等她回答,李毅已经说道:“我是她哥,今天的事,我做主。”

        张大富掸掸衣袖,冷笑道:“年轻人,好身手啊,练过吧?”

        李毅道:“防身小技。”

        张大富道:“看得出来,你也是个人物,可是,今天的事,绝对不能善了。你如有什么遗愿,趁现在写了吧。”

        他说得轻描淡写,李毅却是暗暗一惊,问道:“哦,这般说来,赵少的来头不小?”

        张大富望着房顶:“市局赵局长。”

        “市公安局?”李毅明知故问。

        张大富果然送他一个鄙视的目光:“难不成是林业局电力局?”

        李乐乐听了,叫道:“公安局长又怎么样,总不能知法犯法吧?他的儿子就能胡作非为?是他欺负我在先!就算上了法院,我也有理!”

        其它人都笑了。

        李乐乐道:“笑什么!反正我不怕!”

        张大富道:“听听!你妹妹可真单纯。”

        李毅淡淡地道:“是你想得太复杂了。”

        张大富一滞,冷哼了一声,不再搭理李毅。

        市公安局的人来得很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来势汹汹,只来了一个穿着便服的中年男子,一进门就同张大富握手:“张董,您好,赵局长叫我过来,了解了解情况。”

        张大富问道:“汪秘,赵局长没过来?”随即明白,这种事情,赵局长当然不会亲自出面。当即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汪秘静静的听着,并没有插嘴,也没有任何表示,更没有义愤填膺,暴跳如雷。听张大富说完之后,转向李毅道:“刚才张董所说,属实吗?”

        李毅刚才听得明白,道:“大体所属。”

        汪秘点点头:“我明白了。”转身就要离开。张大富问道:“汪秘?这里的事怎么办?”

        汪秘道:“这里的事,自有公安机关来调查处理,我只是代表赵局长,前来了解情况。作为当事人一方,我们现在不好发表意见,一切,等法律公断吧。”

        张大富急了,跟着汪秘走了出去,拉着他的手道:“汪秘,你就这么走了?不管了?”

        汪秘的脸色马上就拉了下来:“不管?赵宏可是赵局长唯一骨肉,他能不管?等着瞧吧!”张大富这才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没多久,几辆警车开到,下来十几个警察,一窝蜂似的挤进地字号包房,对一干人等做了笔录。

        那个赵局长的反应,有些出乎李毅的意料之外。但一见到这群来势汹汹不怀好意的警察,马上就猜到了几分。

        人家赵局长顾及脸面,不好直接出头,可是,底下的人,又有哪个不会做呢?甚至都不需要赵局长吩咐,紧赶着巴结讨好他的人,上赶着排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