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五章 冲突升级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五章 冲突升级

    作品:《官路弯弯

        四周众人都发出一声惊呼,响起一阵窃窃私语。李毅听到别人议论道:“原来他就是张氏集团的董事长,张大富!果然是仪表堂堂,不同凡响啊!”

        “就是就是,富贵人家的老爷,当真是有派头,你看他穿的那身衣服,多得体啊!起码是上千块的名牌吧?”

        “嗤!上千块?你的想象力也就这么点儿吧!典型的小农思想!那是世界名牌,一套要十几万呢!”

        “啧啧!乖乖隆的冬,十几万啊,都够我花上一辈子了!”

        张大富转过身,立即换了一副笑脸:“赵少,真是对不起,犬子不懂事,多有得罪,里面请,我亲自向您赔罪。”

        赵少显然不买张大富的账,轻蔑地道:“你算老几?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赔罪?你又没得罪我,得罪我的是她!我就要她赔罪!”

        张大富根本不看李乐乐一眼,依旧笑道:“好好好,随赵少高兴就好。赵少打算要她怎么赔罪呢?”

        赵少邪笑道:“倒也简单,我身子脏了,叫她跪下来,给我舔干身上所有的脏东西,我就饶了她。”

        张大富依旧是笑容不改,反过脸来,问李乐乐:“这位小姐,你可愿意?”语气神态,仿佛在邀请一位淑女跳舞。

        李乐乐也不是善男信女,完全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事,从李毅身后钻出来,怒道:“愿意你妈个屁!你这么贱,你自己去舔好了!是他非礼我在先!你还讲不讲道理?”

        张明见李乐乐言词间伤害到父亲,轻咳一声道:“乐乐,这是我爸爸,请你尊重点。”

        李乐乐讥笑道:“他配为人长者吗?”

        张大富却是笑容依旧,不带丝毫恼气,那笑容,就像雕刻在脸上一般,永远都不会消失。他笑着问:“乐乐小姐?这样吧,你开个价,只要我有,我就同意给你。你可以往大了开,钱这东西,我不需要省着花。”

        李乐乐不怒反笑:“钱多了不起啊?千金难买姑奶奶一个乐意!”

        “好!”李毅为李乐乐喝了一声彩。这小妮子,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却不失为一个有个性有原则的好女孩,属于李毅欣赏的那种范畴。

        张大富气定神闲,在他的经验里,根本就没有金钱收买不了人,尤其是女人,还是这么幼稚的雏!他轻轻报出一个数字:“五万!”

        一片啧啧声。

        李乐乐不耐烦地道:“无聊。”

        张大富伸出一根食指:“十万!”

        一片轻嘘声。

        李乐乐轻轻冷哼了一声,拉了拉李毅,说道:“哥,我们走吧,一群无聊人。”

        李毅微笑道:“正合我意。”

        张大富的眉头轻轻皱了皱,但随即下了一个大大的决定,咬牙道:“二十万,一口价,当场付清,怎么样?这个数目,可够你卖上一辈子了!”

        一片惊叹声。

        李毅顿足,厉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李乐乐拉了拉他的衣服,轻声道:“哥,别理他们,我们快走,我们惹不起的。”

        李毅心道,这个李乐乐,倒是心很细啊,不是笨人。他轻轻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心,缓缓转过身,走到张大富面前,冷笑道:“我出二十一万,你做了这事吧。也够你家女人卖上一辈子了吧?”

        一片尖叫声。

        张大富的笑容冰住了,脸上闪现一抹厉色,沉声道:“小伙子,就冲刚才那句话,你已经惹祸了!看你年纪尚轻,给你一个机会,马上道歉,并且说服你妹妹无条件执行赵少的话,我可以既往不咎。”

        旁观众人都说:“张董事长好涵养!”

        问题是,这个不开眼的年轻人,却像听到了什么十分可笑的事情一般,居然开怀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你莫非嫌少?二十五万呢?够不够?三十万?够了吧?”

        张大富的耐性是有限度的,人前装装善良,也是有尺度的。

        这种商场里打过无数滚的油条子,对自己的情绪控制得收放自如,何时该笑,何时该怒,心里都有把尺,绝少因为外力的影响而改变。

        这一次,张大富是真的失控了,他指着李毅,颤抖着道:“好!好!好!”连说了三个好字,一时竟想不到更好的措词来表达他此刻的心境。

        李毅不想再言语,转身就走。

        “站住!”身后转来一声暴喝。

        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彪形大汉冲了过来,将李毅三人挡住。

        李毅冷静地道:“怎么,想打架?”

        保安们并不言语,只是看着李毅,像堵墙一样挡在李毅前面。

        这时张大富和赵少已经走了上来,赵少冷笑道:“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闯了这么大的祸,居然拍拍屁股就想走?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这种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得了的吗?”

        李乐乐此时醒了酒,紧紧偎依着李毅这个唯一可以倚仗的男性,没了刚才那股子凭借酒气口出狂言的霸道,但眸子里满是倔意,很显然,她根本不认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宋雅虽然害怕,毕竟成熟不少,尚能镇定,她挺身而出:“今天的事,大家都看到了,都能做证人,明明是你们有错在先,怎么能怪这位小妹妹呢!你若是不摸人家屁股,她能打你?”

        赵少自从见到宋雅,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就从李乐乐身上转移到了她身上,那双淫荡的眼睛里,似长着无数双看不见的长手,在宋雅玲珑浮凸的身体上逡巡抚摸揉捏。使得宋雅感到一阵阵恶心反胃,也不由得紧紧靠近了李毅。

        李毅淡淡地道:“如果我们一定要离开呢?”

        张大富阴森森的道:“条件刚才开过了,道歉,舔食!”

        赵少插嘴道:“不,条件变了!”

        张大富立即讨好似的道:“赵少请明示。”

        赵少低声道:“我要她们两个一起!”

        张大富马上明白了他的心思,会意的点了点头,对保安道:“把这几个人带到楼上去,我们私下处理此事,不要影响了客人们的雅兴。”

        保安们答应一声,其中一个领头的高大汉子就道:“三位,请吧!”

        李毅冷笑道:“你们就这般为虎作伥?”

        高大保安道:“我们也是职责所在,请配合我们的工作,避免更大的误会发生。”

        李毅冷笑道:“所谓更大的误会,我可以理解为流血冲突或者武力威胁?”

        高大保安眼里精光一闪,点了点头。

        宋雅叫道:“我要报警!我要求警方介入此事!”

        赵少等人听了,好比听了天大的笑话,放肆大笑起来。

        李毅预感到不妙,今天这事只怕很难善了。

        张大富道:“带走。”

        张明道:“爸,算了吧,她是我同学呢!”

        张大富厉声道:“闭上你的臭嘴!以后少带这种下流货来参加聚会,听明白没有?”

        张明见到父亲严厉的表情,不敢出声了。

        宋雅悄声问道:“怎么办?”

        李毅道:“先跟他们走。”

        宋雅道:“这里人多,他们可能还不敢乱来,若是离开这里,还真料不到发生什么事呢!”

        李毅嘴角牵起一抹冷笑:“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刚才我要离开,他们硬要留客,我一留下来,那就有他们好看的了!”

        说着,李毅拨开那个保安,往外就走。

        “喂,听见没有,站住!”张大富声色俱厉。

        李毅头也不回地道:“你们不是要求我们上楼私了吗?还不快给我滚上来!”

        张大富一愣,李毅此时表现出来的气势,把他吓了一跳。但他久经风浪,岂会害怕李毅这么一个看起来毫无来头的年轻后生?当下挥一挥手,叫保安们跟上,他扯着嗓子大声道:“各位贵客,真是对不起,俗话说得好啊,几粒老鼠屎,搅乱一锅粥啊!请各位继续这个偷快的晚会,我会吩咐给各位准备更多好吃的好喝的,请尽兴吧!”

        一片欢呼声。

        李毅等人已经走出门,将喧哗甩在了背后。

        一个保安在前领路,其余几个守在三人背后,生怕他们乘机逃跑。

        走过一条装饰豪华的弯弯长长的楼梯,来到二楼。二楼是许多的贵宾间,保安打开其中一间。进门的时候,李毅瞄了一眼门牌,挂的是“地”字号牌。看来这间私人会所,是遵古制,用的是千字文排序。地字号排第二,可显得主人在这间会所里地位之尊贵。

        既来之,则安之,李毅反倒不发愁了,一进门,就选了个最舒适的座位,一屁股坐下,翘起二郎腿,好整以暇地对跟进来的那个保安道:“保安,有烟吧,来一支。”

        保安明显被李毅的做派唬住了,恍惚间,还真以为李毅才是这间房的主人呢,竟尔听话的掏出烟来,双手递给李毅。

        宋雅不觉好笑,也找了个位置坐下。

        李乐乐倒扑哧一声笑了:“哥,你倒是自来熟啊,你就一点都不怕他们?”

        李毅道:“有什么好怕的,我们又没做错,理亏的是他们!”

        宋雅笑道:“他们那号人,可不兴讲理!”

        那个保安好心提醒道:“我劝你们快想办法吧,他们个个权势滔天,不可一世。落在他们手里,十有**没有好下场。”

        保安说完,不等回复,就主动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