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二章 李乐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二章 李乐乐

    作品:《官路弯弯

        宋雅很好奇的看着这个男人,像是在打量一尊珍贵的古董。李毅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我脸上有花?”

        宋雅笑道:“一个男人自比如花,我倒是第一次听到。男人不是都喜欢如山似海吗?”

        李毅失笑道:“你这尖牙利嘴,做空姐真是浪费了,你若去电视台发展,那些个名嘴都要下岗失业了。”

        大街上,一辆辆汽车响着喇叭呼嘨而过,李毅被这些刺耳的声音搅得心烦意乱。

        这时,一个人迅速的冲了过来,撞在李毅身上。李毅下盘很稳,虽然被撞,但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倒是那个撞他的人,蹬蹬蹬连退了数步,这才站稳。

        李毅皱着眉头,正要出言相询,那人已经一迭声嚷道:“你长眼睛没?怎么走路的?成心揩油不是?”

        面前此人,穿着很朋克,宽松的T恤,五颜六色,样式新潮,一头短发,蓬蓬松松,很像欠收拾的鸟巢。

        李毅饶是有双见惯了后世伪娘的穿越之眼,愣怔着看了好一会,才看出这是一个女孩。

        女孩嘴里嚼着泡泡糖,瘦小的身子,白皙的皮肤,小巧的五官。

        “你瞧瞧你那副流氓样子,八辈子没见过美女吧?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小样,让开点,别学哈巴狗似的,杵在门口流哈喇子。”她拿手指着李毅,完全不管李毅那惊讶的表情,见他意欲辩解,她率先道:“你还想怎么着?不让是不是?我可告诉你,这十里八街,可都是我的地盘,我只要吹一声口哨,就能叫来上百死党!怕了吧?”

        李毅无语,明智的闭上了嘴巴,大度的让开了几步,女孩大摇大摆的擦着他身子走过,嘴里突然吹出一个大大的泡泡,啪的一声轻响,那泡泡炸裂开来,一张很大的糖胶网,盖住了李毅大半张脸。

        李毅伸手搓了一阵,好不容易才拿下来。早不见了女孩身影,只见宋雅站在旁边,笑成了一团。

        “这谁家的闺女,真没家教!若是我的妹妹,我非扒了她的皮不可!”李毅恨恨的道:“你还笑,幸灾乐祸,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宋雅只是可劲儿笑,并不答腔。

        李毅心情坏到了极点,自语自言的道:“就算拥有两世灵魂,我还是我,并没有变得更聪明,也没有变得更强大。看来,我不得不接受作为另外一个人,事实上,我不是一直都做得很好吗?这个江州李家的事情,看来我是管不着了!”

        “喂,你不是什么书记吗?连帮病人转院的小事都办不成?”宋雅笑道:“你们当官的,不都是很牛掰的吗?”

        李毅倒是一愣,心想这个问题倒是可以通过行政手段来解决,自己真是关心则乱啊!居然没想到这一节,便掏出手机,给邢定文打电话,问他:“市里最好的心脏科医生在哪家医院?”

        邢定文道:“李书记,我听说省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汤敏德很不错,另外,市二医院的王强也还可以,他们两个是同门师兄弟,王强以前也在在省附院的,后来被市二医院挖了过去。我一个舅姥爷,就是找汤敏德做的手术,活了五年了,一直没出什么毛病。李书记,谁要做心脏手术吗?”

        李毅道:“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的爷爷得了冠心病,要做心脏手术,想找最好的医生来做。”

        邢定文道:“李书记,这事情包在我身上了,我这就跟汤医生联系,尽快安排手术,平常找汤医生做手术,都要排队,但您的面子,汤医生还是会给的。病人现在在哪里?”

        李毅道:“病人叫李四,现在住在市二医院。那就麻烦你帮忙,帮他转到省医大附属医院去吧!”

        邢定文笑道:“李书记客气了,一个电话的事情罢了。”

        李毅也知道,如果自己以市委副书记得名义,要求帮李四转院,二医院和省附院都没有人敢反对,自己还是主管文卫的副书记呢!但这件事情,李毅觉得还是由邢定文来办比较好,就像出什么问题,自己的回旋余地也很大。

        李毅打完电话,宋雅就笑道:“你还真是当官的?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李毅耸耸肩膀,说道:“所以,你最好别惹我,惹毛了我,我一个电话就把你抓起来了哦!”

        宋雅嘻嘻笑道:“我才不怕你呢!有本事你就叫人来抓我啊!来呀,抓啊!”她边说边挺了挺饱满的胸脯,看得李毅直咽口水。

        李毅撇过头,说道:“我去看看李爷爷。”

        “喂,他是你爷爷,不是我爷爷!”宋雅笑道。

        李毅翻白眼道:“他姓李,所以叫李爷爷!什么耳神!”

        宋雅似乎很享受取笑李毅的过程,嘻嘻作笑。

        两人刚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那里闹开了锅,一堆人围在走廊里,传出很大的争吵声。

        宋雅有些惊讶地道:“莫非又出现医患纠纷了?去瞧瞧。”

        李毅问道:“怎么,经常出现医患纠纷吗?”

        宋雅倒像看怪人似的看他:“这种事常有啊!不稀奇啊。”

        李毅皱了皱眉头,前世他对这种新闻并不留意,就算听到了,因为事不关己,也是一笑置之,如今身份不同,碰到什么事情,总会站在政府的立场,以官方的眼光来审视一遍,竟然发现同一件事,在不同立场的人来看,其结果和影响是完全不同的。

        就拿爷爷的病来说,就爷爷本人来说,他可能觉得病的轻重与否,都无关紧要,反正都是行将就木之人;李家的人可就觉得他的身体很重要,但再重要,可也有心无力,没事钱去治,也就只能祈求上苍的眷顾,让老爷子多活几年;在医院方面,他们在乎的是收入,是这个病人的剩余价值,至于病人的死活,反在其次,治好了,钱财与声望俱得,治死了,这是病人的命数,与医院无关,反正该赚的钱,已经一分不少的落入他们腰包;可对李毅而言,却意义重大,他比所有人都更在乎爷爷的生或者死。

        走到近处,看到争吵的中心,正是爷爷的主治医师王强。而他的对手,却是撞了李毅反而数落了他一顿的那个前卫少女。

        她正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王强,两片薄薄的嘴唇上下一碰,就抖落出一大段言词,俱是对王强的指责与谩骂。

        在李毅面前色声俱厉的王医生,在她的强大攻势下,蔫头耷脑的,完全没了那股强劲的气势。

        李毅饶有兴趣的看着,听了半响,总算是明白过来,原来王强要求把少女的爷爷转院医治,但少女死治不肯,非说是王强治坏了她爷爷,眼见救不活了,就打算推出门外,了却责任。

        宋雅摇头叹道:“你想把李爷爷转院,他死活不肯;她不想把她爷爷转院,他偏偏要转,这是什么道理?”

        李毅冷笑道:“因为一个利字。很简单,我爷爷身体还抗得住,还有油水可以榨,她爷爷病入膏肓,无药可医,再治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哪个当医生的愿意手术刀下多死几条人命?别人还怎么信任他?他当然不愿意当这个冤大头,所以才这么做。”

        宋雅睁大了眼,看向王强的目光就带了一些恨色:“我若是有病,绝不来这家医院!”

        李毅失笑,本来想说一句:“天下乌鸦一般黑。”想想还是给年轻人多留一些社会幸福感吧,就闭了嘴巴。

        少女和王强的争执升级了,医院方面加入了两个牙尖嘴利的护士,和少女打起了擂台。

        王强忽然叫道:“你!对,就是你,你过来!”伸手就来拉李毅。

        李毅讶道:“你拉我做什么?”

        王强像得了大救星似的:“好了,你跟她说说吧!”

        “我跟她说什么?”

        “说你爷爷的事情啊!你上午不是要求把你爷爷转院吗?我同意了,你快劝劝她,叫她别闹了。”

        “真的啊?可这是我的事,我跟她也说不着啊!”李毅有点糊涂。

        “你不是她哥哥?她不是你妹妹?”

        少女听了,大喝道:“呸,你才是他妹妹呢!”

        李毅也道:“我不是她哥啊。”

        王强一打手背道:“这可奇了怪了,那你们怎么都喊那李老头爷爷?同一个爷爷,居然不是兄妹?哦,我明白了,你们是夫妻?那都一样!总之,你们……”

        “胡说什么呢!”少女怒道:“你和他才是夫妻呢!我不认识这人!”

        李毅也道:“我也不认识这人。”

        王强抓耳挠腮地道:“那李老头你们总认识吧?你们都是他家属吧?”

        李毅问道:“哪个李老头?”

        王强道:“就你要求转院那个,李什么来着?”

        旁边一个护士小声地提醒道:“李四。”

        王强哦哦哦地道:“对对对,就是李四,我们医院没有两个叫李四的病人吧。”

        护士摇着头:“绝对没有,就算有同名同姓的,也不可能得一个病,住同一间病房,躺在同一张病床上吧?”她大胆的看着李毅,上午李毅来看望爷爷时,她正好在病房里,见到过李毅。

        李毅恍然大悟,指着少女道:“你是乐乐,李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