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九章 只是寂寞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九章 只是寂寞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司机人选,是由邢定文安排的。

        这是市委小车班的一个中年司机,名叫王金宝,为人老实木讷,扶着喝醉了的李毅上了后排座位,然后一言不发的坐进丰田轿车的驾驶室,启动车子送李毅回家。把李毅送到楼下,他也没扶李毅上楼,任由李毅摇摇晃晃的上去了。

        李毅其实并没有喝多醉,进了房间,看到里面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心想是不是邢定文安排钟点工过来搞过卫生了?

        李毅一个人住,又不在这里开火做饭,偌大的房子,就显得异常的空旷和冷清,李毅坐在沙发上,伸手去拿茶几中间空隔的书,却摸了个空,那本《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不在原位了。李毅起身到书房里去,在书架上找到了这本书,仍旧回到沙发上。

        李毅看书有个习惯,看到哪里就在哪里折角做记号,方便下次阅读,他寻找折角的时候,却发现书页里面多了一张雅致的书签,上面居然还有淡淡的香味。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这个钟点工人不但勤快,还很细致啊!

        看了一个小时书,李毅想要折角的时候,想起那枚书签,便拿起来夹在书里。打开电视机看电视,连换了几个频道,也没有见着好看的节目。一种莫名的无聊心绪涌上心头,看看清冷的房间,只想找个人来聊聊天,摸出手机来,首先想到的是郭小玲,自己和小玲在闽南分开后,也有一段日子不见了,怪想她的,便打给她,互诉离愁之后,李毅说道:“想拥你入怀呢,要不,你调到江南省晚报来工作吧!”

        郭小玲俏皮的道:“现在是你想我,你为什么不调回南方省呢?”

        李毅道:“你明明知道,我调动不容易嘛!”

        郭小玲道:“那我也不想挪窝啊,我在这里生活得好好的,事业啊,朋友啊,都挺不错的,一下子把我调到江南省去,我岂不是又要从头开始?李毅,你太自私了!”

        李毅道:“我想你嘛!”

        郭小玲笑道:“你真想我,就坐飞机过来看我啊!”

        李毅道:“不是开玩笑啊,我现在就去买机票!”

        郭小玲道:“别疯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李毅笑道:“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可以叫人买架私人飞机啊,想你了,就把你接过来,想怎么爱你,就怎么爱你。”

        郭小玲道:“你疯了!这么奢侈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啊!”

        李毅道:“这算什么奢侈啊,我还想多买一架飞机,我们同时起飞,在空中相会呢,有没有一点七夕鹊桥相会的意味啊?”

        “你有那么多的闲钱,还不如捐给山区的贫困孩子呢!我这两天正做一个山区失学儿童的专题,我把我所有的积蓄全部捐了出去。”郭小玲道:“李毅,真的呢,我们这边有好多失学儿童。我看了怪心酸的。”

        李毅笑道:“好啊,那我捐两架飞机的钱出来,你就答应我,调到江南省来陪我,好不好?”

        郭小玲啐道:“做好事你还讨价还价?”

        李毅道:“要不,我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你来帮我打理吧,怎么样?你想做什么善举都可以,我只要你陪在我身边就行了。”

        “哎呀,李毅,你别这么儿女情长好不好,我跟你说正经事呢!”郭小玲撒娇似的道。

        李毅笑道:“好啦,不是给了你一张卡吗?我就知道你没用过吧?那里面有钱,你想捐多少就捐多少吧!”

        “嗯,乖乖的哦,我下次休假去看你。我现在把所有的假期都排到一起来休息,这样,我每个月就有几天时间去陪你了。”郭小玲甜蜜的说道。

        “那好,我等着这样的好日子快点来临啊!”李毅对着手机亲了一口,郭小玲也亲了一口,然后互道晚安。

        放下电话,李毅的寂寞情绪却更浓了,心想这不是办法,自己这么正常的一个大男人,每天晚上回来对着空空的房间,没有一个女人在身边,不是个事啊!很奇怪啊,自己找的女人,怎么都是事业型的?

        郭小玲就不用说了,简直就是个女强人类型的。林馨倒是说过愿意过来陪伴自己,但一旦投入到工作里去,也就把他给忘到了脑后,她那么聪明的人,如果天天在家里做主妇,那对自己来说,只怕不是幸福而是噩梦吧?

        跟自己有过关系的,除了郭小玲,也就剩下花小蕊和司婧了。司婧在李毅的意识里,从来就是一个过客,一个寂寞时的伴侣。而花小蕊,李毅对她的感情,却介乎司婧和郭小玲之间,那次临别前的爱抚,反而将自己的感情陷得更深。他虽然刻意不去想她,但每每在这种寂寞时刻,他想起来的,全是她那娇小柔软的身躯。

        既然寂寞无眠,李毅忽然想出去散散心,看看时间,只是晚上八点半,便关灯下楼。车子被王金宝开走了,李毅不想找他过来,便到街道上拦的士。这个时间段的的士并不多,好不容易才拦了一辆空车,上了车,司机问他去哪里,李毅一时间反而说不出地名来。

        司机嘿嘿笑道:“是不是想出去找乐子?”

        李毅皱皱眉头,心想自己现在是市委副书记,难免会上电视或是报纸,将来若是被人认出来深夜出去找乐子,那就惨了,便道:“我想去找一个朋友,但那地名我却记不起来了,在建设南路附近,你先开过去吧,到时我指点给你。”

        司机应了,将车子开到建设南路,放缓车速,等待李毅的指路,李毅仔细看看外面的情景,当车子经过一幢黄色的建筑时,李毅马上记了起来,说道:“就这里了。”付了车资,下车往那条小巷子里走过去。

        凭着记忆,李毅来到那座小院子里,院里的两条狗,一黑一黄,一闻到有人进来,就开始从黑暗处窜出来,叫了两声,然后就不叫了。李毅嘿嘿笑道:“好狗,我只来过一次,就认识我了!”

        楼道里还是没有亮灯,李毅摸出手机来照明,来到三楼,敲了敲门。

        开门的并不是苏樱,而是另外那个叫小雅的女孩子。

        “哟,帅哥,你是不是走错门了,这大半夜的,怎么摸到这里来了?有何贵干啊?”小雅一手撑住门口,不让李毅进去。

        苏樱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探头看到是李毅来了,马上绽放出美丽的笑容,穿上毛拖鞋就走了过来,把小雅拉开,说道:“李书记,你怎么来了,快请进来坐啊。”

        李毅点点头,说道:“我过来看看你,找你聊聊天。”

        小雅道:“李书记?哪里的书记啊?”

        苏樱笑道:“李毅是市委副书记呢!小雅,你在他面前放尊重点,别冒犯了他,他的权力可是很大的哟!”

        小雅吐了吐舌头道:“权力再大,也不能平白无故的跑到人家女生宿舍来吧?说吧,你来做什么?”

        李毅真有些受不了这个小雅,对苏樱道:“我们出去散散步,可以吗?”

        苏樱点点头道:“我去换衣服。”

        小雅叫道:“这么冷的天,还要到外面去散步?喂,你想虐待我们家苏樱啊!”

        李毅道:“你不上夜班了啊?”

        小雅道:“哦,你想我去上班,你们两个可以在这里鬼混啊?”

        小毅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直接啊!”

        小雅道:“我一向就这样啰!男人跟女人交往,不就是为了上床吗?难道还是为了吃饭?”

        李毅耸耸肩,说道:“你这样的女人,永远都在防着男人骗你上床,会不会永远都交不到男朋友呢?”

        “你!”小雅生气的跺脚,说道:“你太可恶了!”

        李毅道:“你不知道,革命同志之间,还存在着十分纯洁的友谊吗?”

        “噗!”小雅笑喷了,那口水直接对着李毅喷出来,喷了李毅一脸。

        李毅伸手抹了一把,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女人,真是没有办法了。

        苏樱换了衣服出来,见到这一幕,笑着轻轻打了一下小雅:“别闹了,李毅是我哥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进去洗了热毛巾出来,给李毅擦脸。

        两个下楼梯时,李毅伸手去扶她,苏樱倒也没有拒绝,说道:“你今天晚上怎么有空了?上班了没有?”

        “上班了。嗯,苏樱,我那里有一套很大的房子,你和小雅要不要搬过去住?”李毅笑道:“四居室的,我感觉好空旷。那边是市委宿舍,比这里安全。”

        “这个……”苏樱沉吟着,心想李毅忽然向自己发出这样的邀请,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么快就想跟我那个了?可是,他连表白都没有啊!

        李毅道:“你别多虑啊,我和你哥那是朋友,把你就当妹妹一样,没有别的想法。”

        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苏樱心想,你既然对我没想法,我就更不能搬过去住了,笑道:“还是不了,谢谢你的好意。这里其实挺好的。”

        李毅自诩很懂女人心思,此刻只怕也猜不透苏樱的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