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八章 他乡有故知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八章 他乡有故知

    作品:《官路弯弯

        张一山,希望你还安好啊!

        既然来到江州,前世之仇,岂能不报?

        李毅的目光犀利而尖锐!

        第二天,李毅主持召开了酒促会组委会成员会议,在会议上,李毅广泛征求组委员成员的意见,要大家多出主意,把这届酒促会办得有声有色,办出特色来。

        江州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夏坤,是组委会的副主任,头一个发言说道:“李书记,这个促进会,我觉得应该开出新意来,如果只是大家坐在一起开个会,总结过去一年的成绩,下达明年的任务,这应该叫茶话会,或者是座谈会,而不是酒业贸易促进会,这样的会议,对酒业贸易能起到什么促进作用呢?既没有进一瓶酒进来,也没有卖一瓶酒出去啊!更别说能对造酒行业带来什么新技术和新想法。”

        夏坤同志的发言,十分尖锐,其它与会同志一时都愣住了,这个促进会,听说是省委书记宋征明要求搞的!而夏坤居然公开质疑!

        会议室里一时安静下来。

        李毅笑着看了一圈众人,最后落在夏坤身上,夏坤四十来岁的样子,长得十分干练,一头黑密的黑发,梳着三七分的发型,显得十分精神。李毅笑道:“夏坤同志的意见很好,我会记录下来,向上级领导反映上去。大家畅所欲言,都谈谈自己的想法吧。”

        市商务局局长万宏国道:“我也觉得夏市长的建议很中肯,如果只是这样一个会议,这么兴师动众,完全没有必要。既然动用了这么多的部门和人力,依我看,完全可以办得更加盛大隆重一些!”

        李毅点头道:“万局长的话很对,那么,大家觉得,我们应该办成一个什么样的会呢?”

        万宏国道:“我以为吧,最好办成一次酒类产品的展销会,还可以邀请外地的酒厂前来参展,这样一来,就可以带动我们市的经济发展,又把我们市的名酒,推销到了全国。像各地的名酒啊,还有各种酒具厂家啊,原材料供应商啊,都可以邀请他们前来参加。”

        李毅拿出笔来,一一记下,说道:“万局长很有想法,提出来的点子也很中肯。大家都谈谈吧,今天的会议,就是一个民主的会议,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有什么建议,都可以提出来。我会向宋书记当面汇报,如果你的方案和提议,有机会得到省委宋书记的认可并且实施,相信大家会很有动力吧?”

        经过李毅的这番诱导,又有夏坤和万宏国珠玉在前,其它与会同志也都踊跃发言,各抒己见。

        大家的谈话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现在酒促会存在的弊端;第二,怎么样改善酒促会。

        会议原来只安排了两个小时,但因为发言踊跃,结果延长了一个多小时。

        对这些经常开会的机关干部来说,每次开会,都盼着快点到点,开完会好回去,有些会议,开着开着就能睡着。而今天这次会议,却不但不觉沉闷,延长一倍时间后,众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究其原因,其它的会议,都是领导在说,他们在听,领导对着讲话稿念,念上一两个小时还念不完,下面听的人,能不无聊吗?能不睡着吗?

        而李毅主持的这个会议,他讲话的时间少,听别人讲话的时候多,他除了引导大家说话外,就是活跃现场气氛,别人说话的时候,他还亲自拿纸笔记录,让说话的人觉得,这个领导很重视自己,所以说起话来也就格外用心,格外开心。一个用心说话的人,怎么能睡得着呢?领导拿笔在记录你的说话,盯着你说话,你能睡得着?

        会议是下午二点半开始的,开完会后,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了。同志们热情仍然很高,有人就提议,组委会的人聚一个呗!

        李毅笑道:“那就安排大家一起吃个饭吧!”

        邢定文在旁边做服务工作呢,听到这话,马上就问李毅:“李书记,这么多人呢,这账挂市委这边,还是报给市政府那边?”

        李毅瞪眼道:“定文同志,你怎么忘了,不是有人愿意养官吗?叫他们过来买单呗!”

        邢定文连连点头大笑道:“这个主意好,也省得他一个个去请了,我们帮他一票子全给请来了!”

        李毅笑道:“就是这个道理!花他的钱,他还要感谢我们。”

        邢定文先给邹超凡和秦明仁打电话,告诉他们,这里有哪些领导,都是酒促会的组委会成员,开会开到现在,正准备出去聚餐,问他们两个来不来。

        邹超凡和秦明仁自然答应得很爽快,说肯定来,又说领导们也真是辛苦,为了江州市的酒业前途,开会开到现在,现应出来潇洒潇洒。

        邢定文便问:“去哪里合适呢?”

        邹超凡道:“香满楼或者御香园,都可以嘛!”

        邢定文便道:“那就御香园吧,上次李书记在那里吃过,夸那里的口味好。”

        把付账的凯子搞定后,邢定文便笑着向与会人员宣布:“为了犒劳大家,李书记在御香园订了数桌酒席,请大家前去,共谋一醉!”

        “哦!李书记大手笔啊!”众人一听是去御香园,都十分高兴。组委会成员里,除了正副主任之外,更多的人,只是处级或者是科级干部,他们到御香园这等高级餐厅消费的机会,还是比较少的,没想到参加一个不太重要的组委会议,也能享受到这等待遇,叫他们喜出望外。

        一行人来到御香园时,邹超凡和秦明仁已经按照邢定文的授意,包下了御香园四楼的一个小餐厅,这里面摆了六张桌子,组委会的人加上邹秦两人带来的秘书们,恰好有三十六个人,每桌坐六个人,正好坐满六桌。

        好酒好菜尽管上,欢乐夜宴乐无央。

        李毅这酒席的中心人物,不管是当官的,还是经商的,都要巴结他,他这酒也就喝个不停。李毅早就学乖了,现在他最大,酒桌上的规矩就得由他来定,别人来敬酒,可以,敬酒的人先干为敬,他就喝上一小口,敬酒的人若是先干三杯,他就喝上一大口。这个规矩一定下来,来敬酒的人,就要量力而行了,想灌醉李毅,先掂量自己有几斤酒量!

        常务副市长夏坤,也是市委常委之一,他跟李毅相比,严格来说,是平级的,但党领导政府,因此,他比李毅,还是要稍微低一点。从组委会上的排名,就可以看出来。

        夏坤把自己的位置看得很清楚,从不跟李毅争什么,对李毅也是谦谦有礼。

        李毅自然也会做人,夏坤这样的常委,正是他急需结交和拉拢的,晚宴上,一直和坐在身边的夏坤谈笑风生。

        李毅哈哈笑道:“夏市长,我以前在西州市临沂县,也认识一个姓夏的人,不过是个女人,哈哈,我觉得你们姓夏的人都很——怎么说呢,男的帅气,女的漂亮!”

        夏坤讶道:“李书记,你在临沂当过官吗?”

        李毅道:“是啊,怎么了?”

        夏坤道:“我女儿也在临沂县里待过呢!”

        李毅问:“夏市长的女儿?在临沂县里是什么单位?”

        夏坤笑道:“我是南方省人啊,异地为官,调到江州来了,我女儿一直在老家,跟她妈一起生活。嗯,她学的是护士专业,在临沂县人民医院工作过。不过,我现在把她调到江州来了。”

        “你的女儿,是不是叫夏菲?夏天的夏,芳菲的菲?”李毅这下也吃惊了,世上之事,居然会有这么巧法!

        “是叫夏菲啊!”夏坤奇道:“李书记认识她?”

        李毅笑着拍打着大腿,说道:“岂止认识啊!我跟她还是很好的朋友呢!”见夏坤脸色一变,连忙说道:“夏市长,你别误会,我说的朋友,就是指普通朋友。”

        夏坤摆手道:“李书记,我知道了,夏菲常跟我说,临沂有一个为民着想的好县长,说的就是你吧?”

        李毅道:“这个,可能是吧!这真是太有缘分了啊!对了,夏菲现在在哪里工作啊?”

        夏坤摇头叹道:“这倔丫头,只喜欢做护士工作,她说了,天底下最阳光的职业,就是她们护士!我叫她从政,你猜她怎么说?她跟我说,天底下最黑暗的职业,就是我们这些当官的!她的爸爸已经走进了黑暗里,她必须从事阳光一点的职业,来缓冲一下!你看看,她说的这叫什么话啊,真是活活气死人呢!”

        李毅眼前浮起夏菲那张美好纯洁的笑脸,不禁莞尔而笑:“夏市长,夏菲为人很仗义,善良可爱,看得出来,她的家教渊源极好啊。”

        夏坤摆手道:“都是她妈妈教育的,我呢,长年在外为官,又是异地为官,很少有时间管她。唯一的一次管她的事情,就是夏天的时候,将她和她妈妈一起接到了江州,还被她指责呢,说为什么干涉她的私人生活!直到现在,过来大半年了,还是闷闷不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