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章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章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作品:《官路弯弯

        车厢里马上起了一阵不小的议论,大家都对这次政府的举措讨论起来,市民还是很理智的,知道市政府办这个免费乘车证,是为了方便和照顾老年人,这是一项善举,但如果不善加管理,反而更容易引发事端。

        有乘客反映,他亲眼看到过司机拒载事件发生,那个老人明明将拐杖伸进了车子,但司机还是很无情的将车子开走了。那个老人被动力拉扯,摔倒在地。

        听到这些话,这辆公交车的司机和乘务员都有些不自然,司机开始时还要跟乘客争吵几句,后来见吵不过众人,便闭嘴不言了。

        有乘客道:“人都是父母养的,谁家里没有老人啊?哪个人不会变老啊?将来我们自己也都有这老去的一天,到时你出门,若是被人拒载,你会怎么想?”

        有人笑道:“他们公交公司的家属,坐车都有特权的,不用买票的!再说了,他们都是一个公司的,怎么会拒载呢?”

        乘务员道:“我们公司也要赚钱的嘛,你们不知道,自从发了这些免费乘车证,老人们都想着,不用白不用,往日里都待在家里不出门的,顶多就到附近走走转转散散心的,现在也喜欢出来逛街了,去远处的公园散心了,除了上下班高峰外,有时一辆车子才坐十几个人或者几个人,就有一大半是免费坐车的老人,这叫我们公司怎么赚钱呢?

        还有啊,持免费乘车证的,都是年纪老迈的,坐公交车很容易摔倒啊,发病啊,出了事,他们家属又要找我们公司理赔,这叫我们公司怎么办好?所以,能拒载就尽量拒载啰!这也怪不得我们司机啊。”

        李毅听了,暗暗点头,看来这个问题要解决好,并不是单靠一纸行政命令就可以的,看似一个小小的举措,暴露出来的,却是社会民生的大问题,也是对市民心灵的一次洗礼,很考验执政者的执政能力。

        从7路车上下来,李毅等到66路公交车,准备上车,一大堆人一拥而上,把李毅挤到一边去了。等到李毅上车时,车里已经人满为患了。售票员过来售票时,李毅伸手掏钱,结果掏了个空,立时惊觉,上下一摸,果然不见了钱包。

        “哟,看你这么斯斯文文的,想不到如此潦倒不堪啊!连五毛钱的车钱都拿不出来?”售票员阿姨冷嘲热讽的道。

        李毅窘道:“对不起,我的钱包丢了,这样好不好,我打个欠条给你,下午我就托人送到你们交车公司去。”

        售票员阿姨道:“坐公交车还要打欠条?这我还是头一回听说啊!大家说说看,有这种人吗?你们常年出门在外,听说过这种事吗?坐交交车还打欠条呢?”

        有人就笑道:“只听说过政府打白条的事情,还没有听说过坐公交车打白条啊!呵呵!”

        售票员鄙夷的看了李毅一眼:“坐不起就别坐啊!下一站下车!自觉一点,瞧你四肢健全,多大个人,居然连五毛钱都没有!”

        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

        “阿姨,我帮他出了。”一个学生妹子,拿出五毛钱,递给售票员:“人家是丢了钱包,你们不用这么讽刺人吧?我看你们公交车上扒手是真的多,你们也该管管才对!”

        售票员接过钱,说道:“就算是丢了钱包,也肯定不是在我们这路车上丢的,我们这路车,可是有名的文明先锋号!没有小偷的。”

        李毅冷笑,这素质,就能评上文明先锋号?对那个学生妹说道:“谢谢你,同学,你留个地址给我,我改天给你送过去。”

        学生妹摆手道:“不必了,叔叔,不就五毛钱吗!我少吃一根冰棍就行了。我妈妈也查不出来的。”

        李毅笑道:“江州还是好人多啊!”掏出一张名片来,递给她,说道:“这上面我有的电话,随时欢迎你问我讨回这五毛钱。”

        学生妹接过来一看,上面只写了李毅两个字,然后就是好几个电话号码,便笑道:“这么的名片,我倒是头一回见到,怎么不印头衔上去呢?”

        李毅嘿嘿一笑:“头衔经常变,但名字和电话总是固定的。我们要找人,也不会通过这个人的头衔去寻他吧?”

        “有道理!不过,我若是真打电话问你讨回五毛钱,我的电话费岂不是花得更多?”学生妹笑道。

        “那就连电话费一起还你。”李毅哈哈大笑。

        到了省委站,李毅下车,往里面走去。车上的学生妹看到这一幕,对那个售票员道:“阿姨,你瞧见没有,人家在省委上班呢!你还怕人家赖你五毛钱呢!”

        车子还停着,正在上客。售票员朝车窗外望了望,不自然的笑了笑:“我也就是说说罢了!没真的想赶他下车啊。”

        学生妹看着李毅跟省委门口的武警产了两句话,就走了进去,心想这人还真是在里面上班的?

        李毅走进省委,找到组织部,经办相关手续。

        省委组织部那可是大衙门,当相于众庙当中的辖神庙,掌管诸天神佛。

        这里的官员也个个眼高于顶,李毅怕再次闹出什么笑话,一进衙门,就自报了家门,然后将相关证件一应摆上。

        接待李毅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同志,他为人谦和,看了李毅的资料后,笑道:“还好你带了身份证明文件,不然,我还真不相信,你就是江州市新来的副书记呢!你的事情由吕副部长负责,我带你去找他吧!”

        “谢谢你。”李毅跟着他,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前,门是虚掩的,可以看到里面的人正在打电话,李毅便道:“稍等吧。同志,你去忙吧,我在这里等等就行了。”

        “那好吧,有需要再来找我。”

        李毅等里面的吕副部长打完了电话,这才敲了敲房门,吕副部长喊了一声:“进来!”

        李毅推开门,笑道:“吕部长,您好,我是李毅,新上任的江州市委副书记,特来向您报道。”

        “哎呀,李毅同志,你来了啊,快请进来,请坐。”吕副部长呵呵笑着,从办公桌后面转了出来,热情的同李毅握手。

        李毅知道,省委组织部长是省委常委,那是副部级高干,而常务副部长和兼任人事厅厅长的副部长,一般都是正厅级干部,其它的副部长,就是副厅级别,只是不知道这个吕副部长是哪路尊神?但他能对自己如此礼遇,倒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李毅同志,我们早就接到中组部的通知了,知道你要来我们江南省就任。”吕副部长看看手表,说道:“时间尚早,还正地方也近,我这就送你过去吧!手续我会叫人事厅的同志办妥。”

        “多谢吕厅长。”李毅恭敬的说道。

        “呵呵,不必客气,以后大家都在一个城市当差,可以多多亲近嘛!”吕副厅长笑着打了个电话,叫小车班准备车子,然后对李毅说道:“你稍等一下,我收拾一下就送你去上任。”

        李毅点点头,看到吕副部长的办公室里,贴着一幅名家字画,上面写的是四个行书大字,李毅辨认了一番,认出是“则天去私”四个字,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这句话大有来头,是日本一个十分著名的作家夏目漱石先生提出来的一个概念,代表是一种为人处世的思想。夏目漱石在日本的声望极高,被誉为国民大作家,跟鲁迅先生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差不多。日本人为了纪念夏目漱石,在一千日元的大钞上,印上了他的肖像。

        吕副部长笑道:“呵呵,这副字,是我女儿送给我的,她在日本留过学,这还是她从日本带回来的,听说是东京一个什么浅草寺的和尚写的,哈哈,我挂上它,完全是因为女儿的一片孝心——我本人既不懂书法,也不懂佛法。唔,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来着?她倒给我讲解过大半天的,可惜我全然没记住,李毅同志,你也懂这些深奥的哲理?”

        李毅哦了一声,淡淡说道:“我闲时爱看杂书,夏目漱石先生的书我也拜读过。我想,战争和历史是分民族大义的,但文学和伟大的思想,是不分国界的。”

        “你的想法,跟我女儿倒是挺相合的!”吕副部长笑道:“改天我介绍她给你认识,相信你们在一起,肯定有共同语言。”

        李毅微微点头。

        吕副部长名叫吕济庆,很健谈,很和蔼的一个中年人,这就他留给李毅的印象。

        吕济庆收拾一下东西,和李毅下楼,坐车前往江州市委。

        江州市委大楼,跟江州市政府大楼相隔好几条街道。江州市委大楼,前身是1952年建成的机关办公楼,设计年限50年,曾三次进行维修。这是一栋老式的苏式风格建筑,五层楼高,外墙斑驳,陈旧而朴实。院子里高大粗壮的松树和柏树,四季常青,长得比楼房还高。若不是门口挂着那几块醒目的政府牌匾,外人可能真看不出来,这座静静的楼房,就是江州市委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