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章 发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章 发话

    作品:《官路弯弯

        易天行明显是在难为苏新亮,但苏新亮也没有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可况易天行比他大了不级一两个级别呢!他只能硬着头皮道:“刚才是我不对,我重新敬过。”倒了一杯酒,先敬易天行,然后再一个挨一个的敬下去。

        苏新亮真是海量,刚才跟李毅喝了几杯酒,现在又是大半瓶白酒喝下了肚子,胃里马上就一阵翻江倒海。他皱了皱眉头,挺了挺胸膛,捏着鼻子,把最后一杯也给喝了,亮出杯底给大家看,笑道:“各位领导,我先干为敬了,您随意就好。”

        易天行端起杯子,轻轻呷了一口,说道:“新亮同志,我听爱国同志说,你有一个十分漂亮的妹妹啊,堪比港台明星呢!爱国同志把你妹妹吹上了天去,我们都想一睹令妹芳容,可不可以请她过来喝上一杯酒啊?”

        苏新亮心想,这个易天行,当着我的面,也敢如此轻薄,我若是将苏樱介绍给了他们,指不定他们安着什么不良心思呢,妹妹那么纯洁,千万别被他们带坏了才好,便道:“我妹妹不善饮酒,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就不来污了众位领导的眼睛了。”

        邢文定嘿嘿笑道:“不会喝酒没有关系嘛!以茶代酒,我们也可以接受啊!”

        苏新亮看着邢文定那矮矮胖胖的身躯,心想这些丑八怪怎么就一个个都能当大官呢?像我跟李毅这种帅哥,反倒都在低层挣扎!忽然想起李毅说过的话,虽然猜测李毅只不过是在说大话、说气话,但此刻恶作剧心起,便笑道:“对了,邢主任……”

        崔爱国重重的咳嗽一声,狠狠瞪了苏新亮一眼,示意苏新亮不要乱说话,苏新亮佯装没看见,嘿嘿一笑道:“邢主任,我那边包厢里,有一个你们市委的同志,他刚才发了话……”

        崔爱国打断他的话,说道:“苏新亮!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你出去吧!”

        苏新亮嘿嘿一笑,说:“崔处是我上司,他叫我不要说,我就只好闭嘴了!”

        邢定文的好奇心却被苏新亮勾起来了。

        “谁人在那边?”邢定文道:“他说了什么话?”

        市委的人,苏新亮用的词语又是“发话”,这就令邢定文起琢磨了,当得起发话两个字的,岂不是比我级别高的官员?

        崔爱国道:“邢秘书长,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不是什么市委领导,其实就是市委的一个小同志!在那边打肿脸充胖子呢!”

        邢定文哦了一声,并没有说话,看向苏新亮。

        苏新亮莫测高深的笑道:“市委的那个同志说了,如果你有心,可以过去敬他一杯酒!话我已经捎到了,至于你信不信,那就随便你了。各位领导,我失陪了,大家请尽兴。”说着就要弯了弯腰,倒退着要出去。

        “新亮同志,且慢!请问那位市委的同志叫什么名字?”邢定文老成持稳,还是问了一句。

        “哦,李毅。木子李,毅力的毅。”苏新亮站定脚步,说道:“怎么样?邢主任可要过去敬上一杯?”

        “放肆!”崔爱国怒道:“苏新亮,你还敢这里胡言乱语!还不快走!邢秘书长,那个李毅,我见过,就是一个跟苏新亮差不多大的年轻同志,顶多也就是你们市委办的一个小小科员,顶了天去,也就是一个科级干部!没什么了不起的。”

        邢定文皱着眉头想了想,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右手食指不停的转动,说道:“李毅?李毅?这名字好熟悉啊!”

        崔爱国笑道:“是你们市委的同志,你当然熟悉啊!”

        乔步龙打了个哈哈,说道:“老邢,你也太小心了,一个后生就把你给镇住了?只要不是市委领导就行了!管他是谁呢!”

        “市委领导?”邢定文猛然一拍脑袋,说道:“乔市长,你还别说,这个李毅,搞不好真是市委领导呢!市委不是缺一个市委副书记吗?听说从京城空降了一个下来,好像就是姓李,对,就是李毅!我记起来了,今天市委发了文件,说新的副书记这两天就要来上任,叫我们办公厅准备迎接呢!我在文件里看到过这个名字。”

        崔爱国骇道:“邢秘书长,你没记错?这个李毅可是个小年轻!怎么可能是市委副书记啊?那也太离谱了吧?”

        邢定文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多大年纪,但忖度着,他这两天也该到了,提前到江州会会朋友故旧,也是很有可能的嘛!不行,我得过去看看。”

        苏新亮听了,吃惊的程度,丝毫不比他们弱,可能吗?李毅是江州市委副书记?这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

        乔步龙道:“不会这么巧吧?”看向易天行:“老易,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

        易天行缓缓放下筷子,淡淡地说道:“就算他是江州市委副书记,我们也不用过去凑这个热闹吧?”

        乔步龙呵呵笑道:“那我们兄弟再走一个?”

        邢定文跟着苏新亮来到李毅所在的包厢,扫了一眼李毅和苏樱,然后看着李毅,问道:“你是新上任的李毅书记?”

        李毅笑道:“是还没有上任的李副书记!”

        邢定文哎哟一声,连忙堆起笑脸,伸出双手,抢步上前,来跟李毅握手。

        李毅起身,跟他相握,笑道:“邢秘书长客气了,请坐下说话。”

        邢定文笑道:“早就接到通知,说李书记这两天就要来赴任,我们今天还忙活了一天,给李书记准备房间和办公室呢!”

        李毅道:“有劳邢秘书长费心了。我后天才去报道,这两天来江州,主要是处理一些个人私事。”

        苏新亮和妹妹大眼瞪小眼,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李毅这戏法怎么变的啊?摇身一变,就成市委副书记了?

        “李毅,你刚才说什么?你真是江州市委副书记?”苏新亮道:“我们刚才讨论了那么久,怎么不见你提起啊!”

        李毅笑道:“苏兄,我就是说的那个没有什么本事的新晋官员啰!”

        苏新亮嘿的一声,说道:“李毅,我刚才那些话,全是胡谄的,你千万别当真!”

        李毅道:“你分析入理,字字珠玑,我怎么能不当真呢!呵呵,苏兄,我刚才并不是有意隐瞒,一则,我还没有正式上任,现在还不是江州市委副书记,另外,我要是真挑明了身份,还能听到你刚才那番肺腑之言吗?”

        苏新亮这时才真的确定,李毅并不是在诓他,也不是在诓邢定文,而是真的市委副书记呢!便道:“这么说,你真是来江州当副书记的?”

        李毅道:“是啊,比珍珠还要真呢。可惜的是,我这个副书记啊,是排名最末的,既无实权,又地处尴尬的位置啊!哈哈!”

        邢定文听了,不知道苏新亮跟李毅说了什么,双眼滴溜溜一转,说道:“李书记,你是想先微服私访一番吧?要不要我陪同你在江州城里转转?”

        李毅摆手道:“多谢邢秘书长的好意,我对江州熟得很,不需要找导游。”

        邢定文暗道,看来假不了了,李毅提前来江州,是来微服私访呢!他在这里又有苏新亮这等熟人,只不知他打听到什么,事情没有,便道:“李书记,刚才苏新亮同志说,你的位置不好?这是怎么回事情?”

        李毅笑道:“我刚才跟苏兄弟聊天,聊到了咱们江州市委的几个副书记,结果发现,就我这个副书记地位尴尬啊。其它副书记,都是身兼重任,唯独我管着一摊没用的事情,再者,其它副书记,都享受着正厅级待遇,唯独我还是副厅级。定文同志,你是老市委干部了,你说是不是?”

        邢定文不好置喙,只是唔唔嗯嗯了两声,说道:“这个书记分工,那是书记办公会上的事情,我不好说。”

        李毅眼皮一抬,心想这个邢定文,嘴风蛮紧啊!便道:“依定文同志之见,戴书记会给我分管一些什么工作呢?不妨透露一二啊。”

        邢定文摇头摆手道:“我是给领导们服务的,哪里明白这些高深的权力分配啊!我还不够那个资格呢!”

        李毅道:“定文同志谦虚了啊!”

        邢定文端起酒杯,转移话题道:“李书记,我敬你一杯,算是提先给你接风洗尘了,祝您在江州市新的岗位上大展拳头,一展抱负!我干了,你随意。”

        李毅暗想,这个邢定文,倒还有些意思,便也端起酒杯,一口干了。

        邢定文看着李毅干了杯中酒,有些受宠若惊之感,心想这个新来的副书记虽然年轻,但为人老成,又没有架子,很好相处啊!

        “李书记,不瞒你说,我以前就是为你的前任书记服务的,你来之后,如无意外,还是我为你服务呢!今后还请李书记多多关照!我一定做好工作,为李书记排扰解难,你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我去做。”邢定文半边屁股坐在椅子上,身子略微前倾,一副虚心请示工作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