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章 寻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章 寻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一脸的莫名其妙,说道:“不就跟你开了一句玩笑么,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

        “开什么玩笑呢,谁跟你讨论我呢?我在说苏樱的事。”女孩理直气壮地道:“你说吧,准备什么时候娶我们苏樱?”

        李毅失笑道:“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娶她呢?”

        女孩质问道:“这么说,你打定主意玩玩她就甩?”

        李毅心想遇到疯子了,伸出双手,做了个投降的手势,说道:“你弄错了,我跟她没关系,我马上就走,从这一刻开始,我不会再跟她见面,也不会再跟她有任何关系,OK?”

        “流氓!无耻!”

        女孩叫着,扬起手掌,向李毅扫了过来,几次三番被女人欺负,李毅也得出经验来了,一见她神形不对,就知道要糟糕,心想我招谁惹谁了,怎么生来就跟女人有仇似的?谁见了我都想打我两下?

        一见她扬手打来,李毅将头一偏,同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逼视着她道:“小姑娘,打人是不对的。你再敢对我不敬,小心我将你就地正法!这房里就你我二人,想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吧?”

        女孩啊了一声,脸上闪过一丝害怕,随即叫道:“你弄痛我了,快放手。”

        李毅道:“我放手可以,你得答应我,不再胡闹!”

        女孩温顺地点点头:“我答应!你快放手!”

        李毅松开了手,见她揉着手腕,很是歉疚地道:“对不起。我走了,苏樱回来,帮我谢谢她。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告诉她,我昨晚在机场说的话,欢迎她随时来找我兑现。”

        “什么事啊?”女孩很好奇。

        “秘密!”李毅笑笑,进屋拿了包,潇洒地冲她挥挥手,开门出去。

        江州市一切依旧,熟悉的建筑,美丽的风景,匆匆的人流。建设路上那幢古老的教堂,依旧跟前世一模一样,友谊路上的三家银行,依旧矗立,就连里面柜台里坐着的职员,都跟前世一样。街口那家面店,依旧脏乱而生意兴隆,单车店的老板依旧秃顶,面包店的店员依旧是那个青春的小姑娘,江州大酒店的门童依旧漠然望着街上的人流。

        一切如旧!这让李毅大大松了一口气。起码,这个世界还是以前那个世界,他并没有去到另外一个星球或者异世时空。

        可是,真的还会有另外一个李毅的存在吗?还是别有造化?

        越临近故居,李毅越有近乡情怯之感,脚步慢了下来,像一个初临此地的旅客,好奇地看着这熟悉的一切。

        这绝对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一切,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得就像生命中的一部分,可是,它们对他,一定是无比陌生吧?分明就是第一次见面吧?

        杂货店的胖大婶一边磕着瓜子壳,一边打量李毅,问道:“小哥,要买点什么吗?”

        李毅笑道:“张婶,我随便看看。”

        张婶满脸的疑问,这小伙子谁啊?没见过啊?当然,她生意繁忙,不可能记住每一个客人的长相,于是笑道:“哟,老顾客!要不要坐会?”说着就搬出一个塑料凳子来。

        李毅摆摆手:“不了,我还有事。”

        终于来到楼下,这是一条很小的巷子,是市棉纺四厂的职工宿舍。

        巷子口有几个小孩在玩耍,李毅几乎还记得他们的小名和大人姓名。但他没有跟他们打招呼,只是带着激动的心情,迈上了楼梯口,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找个什么理由呢?总不能这么冒失的进去吧?

        “真是好笑,去看自己的家人,倒要找借口了!不然还进不了家门!”李毅心底泛起一阵心酸,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但想见到亲人的冲动,比一切困难更具动力。李毅整了整穿着,很快就想到了借口,于是挺了挺身,向上走去。

        来到家门口,看着房门上贴着的过期的年画,这是棉纺厂往年过年时发的,这几年已经不发这些东西,改发脸盆开水壶等实用物件。

        李毅抚摸着这些年画,有一种时空交错之感。

        他深呼吸三次,抬手敲响了门。

        敲了半天,门才打开来,一张亲切的笑脸迎了上来:“同志,你找谁?”

        李毅强忍着滚动的泪水,尽量装作轻松地看着眼前这个中年妇女,这个名字叫做吴秀珍的妇女,今年该有四十七岁吧?头发还很油光乌黑,脸上也没有明显的皱纹。这可是他的亲妈啊!就在出事前,他还接到她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天气转凉了,多加衣服,注意身体,千万别感冒了。

        “妈!”李毅在心里猛喊,仔细地看着她,生怕她像美丽的气泡,会忽然间消失。

        “喂,同志,你到底找谁?”吴秀珍生了警惕之心,虽然眼前这个男孩看起来不像是坏人。

        “哦,阿姨,您好,我能进去说吗?”李毅稳定情绪,他知道如果继续失态下去,今天是甭想进这门的。他妈真会将他拒之门外!

        “你是做什么的?我可不认识你。”

        “吴阿姨,你忘了?我妈也是棉纺四厂的,你在三车间,她在一车间啊。”

        “哦?没印象,你妈是哪位?”

        “王芳啊!”李毅当然知道四厂有个叫王芳的,住另一个家属区,而且跟家里人并不熟。

        “哦,王芳!对对对,是有这么一个叫王芳的,哟,她儿子都这么大了啊?她可看不出年纪啊。小伙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啊?”吴秀珍明显放松了警觉。

        “哦,是这样的,吴阿姨,我在一家外资企业做事,公司里要求我们做一项市场调查,我脸薄,生人面前也不敢去采访,就打算在厂里的几个家属区做个调查,这不,就找上门来了,嗯,不打扰吧?李叔叔在家吗?还是上班去了?”李毅这借口找得好,几乎容不得吴秀珍拒绝。

        吴秀珍果然完全打开了门,笑着请李毅进来:“哟,小伙子蛮不错,都进外企工作了?李叔在上班呢!快进来啊,进来坐。”

        李毅走了进去,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连家具的摆放,都跟前世一模一样啊!

        吴秀珍请李毅坐下,倒了杯茶过来。李毅起身接过,随口问:“吴阿姨,你家孩子们呢?”

        前世吴秀珍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就是李毅,小儿子李严,跟李毅差着八岁。

        吴秀珍笑呵呵地道:“我家大闺女,在七中上高中呢,这会正上学。小儿子还在上小学呢!”

        什么?大闺女?小儿子?没有李毅?

        李毅接道:“吴阿姨真是好福气啊,生了一儿一女,将来可有福享了。”

        “唉!”吴秀珍叹道:“本来有三个的。也是福薄,养不起。”

        李毅心里一紧,问道:“怎么回事?那一个怎么了?”

        吴秀珍道:“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穷,生了一个儿子,后来病死了,先天性心脏病,没钱给治,活活病死了。”虽然事情过去了十几年,吴秀珍说起来,还是很伤感。她看着李毅,慈爱地道:“他若活着,该跟你一般大小了。”

        李毅头脑发晕!什么?根本就没有李毅这号人物?那么,我这前世的记忆,从何处得来?何况,这里的景象,一一印证了记忆啊!

        难道,我本就是李毅,只是车祸后,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经历了另外一种生活,那梦里,不再是**,只是一个平凡人家的平凡人物,托生在这个家里,经历着一个平常人的生活?

        有这么真实的梦吗?

        有这么捉弄人的梦吗?

        不然,这一切如何解释?

        他来寻找的真实自我,竟然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比穿越更令李毅难以接受!

        这么说,他不但没有了现在的记忆,就连仅存的记忆,也是假的,臆想的,白日做的梦!可笑的是,他居然千里迢迢来寻梦!

        李毅只感觉到嗓子发哑,发不出一个音节。今生这个李毅的记忆,他是一点也无,除了这个身体,他对他一无所知。但他熟知一切的那个李毅,不但没有身体,而且根本就不存生,从来就不曾存在过!

        这不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嘛!那他李毅从何而来?

        他的家在哪里?他的父母到底是谁?

        李毅几乎要崩溃了!

        “小伙子,小伙子!”吴秀珍见李毅发呆的表情,伸手在他面前摇晃,叫了两声。

        李毅从魔症中苏醒,看着吴秀珍,平复了一下情绪,稳定心神,用一种十分艰难地语气,缓缓问道:“吴阿姨,请问你以前的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吴秀珍虽然感到奇怪,但还是回答:“叫毅儿,李毅。”

        李毅再次怔忡,原来还真有一个叫李毅的存在,曾经的存在,一个夭折了的存在!

        “你的小儿子,是叫李严吧?”李毅试探着问。

        “对啊,你怎么知道啊?”吴秀珍笑道。

        李毅说道:“哦,是这样的,我家隔壁有一个小孩,跟严严同一个班级呢。”

        吴秀珍道:“哈哈,这样啊!小伙子,你不是要做一个什么调查吗?还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