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章 问题很严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章 问题很严重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没有说谎,他提前两天来江州,的确是想找一个人。

        “你来找人?那你在这边有熟人吗?江州可是很大的。”苏樱道。

        “目前来说,除了你,没有其它更熟的人。”李毅笑道。

        “啊,那你要找的人,你知不知道他住哪里?”苏樱问道。

        “算是知道吧。”李毅沉吟道。

        “要不要我带你去?江州我还是很熟的。”苏樱说道:“我后天正好休假呢!”

        “你是江州人?”李毅问。

        “是啊!你怎么知道?”苏樱笑道:“我脸上没写江州两个字吧。”

        “听你的口音听出来的。”李毅道:“乡音难改啊!”

        “这么说,你对我们江州很熟悉?”

        “以前住过一段时间。”李毅说着,手机响了,接听之后,却是张一帆的同学,说是临时有事,不能来接李毅了,叫他打个的去市区。李毅淡淡的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人家是张一帆的朋友,又不是自己的朋友,他有事不来接自己,也拿他没有办法啊!

        “怎么了?接你的人来不成了?”苏樱道:“等会坐我哥的车回去吧!我哥会来接我的。”正说着,她的呼机也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笑道:“是我哥。”

        李毅将手机递给她:“回个电话吧。”

        苏樱道了声谢,接过电话回了过去,刚听了一会,就很不情愿的道:“那好吧!你要陪领导,我也不能怪你。那我回自己的租房啦,不回家啦!好啦,我会小心的,不会上男人当的,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这么管着我。”

        李毅听得嘿嘿一笑。

        “现在好啦,接我的人也来不成了!”苏樱道:“我哥要去陪领导出席一个饭局。这些政府官员啊,每天都有吃不完的酒局饭局!我哥官不大,但胃都快喝出血了!”

        李毅摸了一下鼻子,嘿嘿笑道:“也不是所有官员都爱酒局饭局吧!”

        “反正我哥的单位就是这样啰!”苏樱道:“我哥还想叫我进政府部门做事呢,想想我都怕,我要是天天那么吃,那还不胖得跟个猪似的?”

        “哈哈!”李毅笑道:“嗯,我要走了。休息一下,我明天要去找人。”

        苏樱问笑道:“哦,我也要走了,一起吧?你去哪里落脚?”

        李毅道:“打算找个旅馆住上一晚。”

        苏樱道:“嗯。如果你不介意,我那里倒是有空房,要不去我那里对付一个晚上?”

        李毅刚才听她说,要回她租的房子,便嘿嘿笑道:“这个,方便吗?”

        苏樱道:“你可别乱想,我租的是两室一厅的房子,跟我合租的女孩子今天飞晚班,不会回来。”

        “你没跟家里人一起住?”李毅问道。

        “这个问题,很私密。”苏樱用李毅刚才的话来回答他。

        两人相视一笑。

        李毅对美女的邀请相当没有免疫力,很无原则的点头答应了。

        两人相视一笑。

        李毅对美女的邀请相当没有免疫力,很无原则的点头答应了。

        夜更深,雨还没有停,地面积了一层轻薄的水,天空似蒙了一层水雾,朦胧不清。

        陈梦和连丽住一起,她们两个打点走了。李毅和沈樱坐上一辆计程车。

        计程车的雨扫一下一下的扫着玻璃,前方的景致忽隐忽现。

        李毅和沈樱并肩坐在后排,谁都没有说话。

        计程车司机可能是个话唠,也可能是想借说话来打发寂寞的时光,不致行车出错,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聊着:“小姐,你先生对你可真好,这么晚了,还过来接你。现在这样的好男人,可是不多见了。”

        沈樱抿嘴而笑,轻轻嗯了一声,并不解释。

        李毅当然更不会解释,干脆跟司机聊上了。他前世就是江城人,自然说得一口纯正本地口音,跟那位健谈的司机聊得蛮来。

        下车时,司机已经称呼李毅为兄弟了,居然说什么也不肯要李毅的钱,说是钱容易赚,知己难求。

        李毅硬是将钱塞给他:“兄弟,这样,我并不是天天都有时间去接她,以后你若是开夜班,麻烦你照顾一下她。”

        沈樱恍惚间真有一种错觉,眼前这个男人,莫非真是自己的男友?

        司机拍着胸膛保证:“兄弟你放心,就算我不开夜班,我也会叫我的兄弟们照顾好弟妹!在这片上,保准她出不了事。”

        挥手送走司机,沈樱默默地走在前面,带着李毅往住处走去。

        这似乎是哪个单位的集资房,一排三幢五层大楼,带围墙,大铁门没有上锁,院子里卧着两条大狗,一黑一黄,见到有人进来,竖起尖尖的耳朵,警惕地望了过来,汪汪的叫了两声,苏樱咳了两声,那两条狗嗅到了熟悉的气味,又无精打采的垂下头去,趴下身子。

        沈樱租的房子在三楼,楼道里没有灯光,沈樱随身带着微型手电筒,掏出来照明。

        李毅道:“这可不太安全,你一个大美女,很容易招人惦记。”

        沈樱道:“暂时住着吧。等过几年,我打算在市里买个房子。”

        李毅本想问她为什么不跟家人一起住,想起她先前的话,就打住了念头,说:“那倒是个办法,现在投资房产,正当其时呢。”

        沈樱笑:“我可不是投资,我是买来自己住的。”

        “那更好啊,怪不得男人都想娶空姐做老婆,是为了省下买房的钱呢!你们空姐是不是都这么独立和富裕啊?”

        “说什么呢!我暂时不考虑结婚,所以才想给自己买个房子,哪怕只有二十个平米,那好歹也是算一个家不是?”

        “那你为什么……”李毅忍不住又问了出来,还好及时打住。

        “我爸爸和妈妈离婚了,他们现在都有各自的生活。我租这房子,就是为了图个清静。”沈樱说这话时,表情平静得就像讨论别人的故事。

        李毅暗道:“原来如此。”不敢深问,怕勾起她的愁闷。

        两居室很简单,很温馨,很干净。沈樱带李毅到自己的房间:“你睡我的床,我去那边睡。”

        李毅忽然问道:“你怎么就这么放心我,敢带我回家?”

        “你是坏人吗?”沈樱帮李毅铺好被子,很认真的问。

        “不是。”李毅很后悔问了那个蠢问题。

        “那你会做坏事吗?”沈樱又问。

        “不会。”李毅摇头。

        “那么,晚安,早点睡吧。”沈樱笑了。

        沈樱打了个哈欠,从衣柜里拿了套睡衣:“对了,你要不要冲凉,当然,不冲也没关系,我听说男人都喜欢把自己弄得臭臭的,那样特有男子汉味道吧?我不介意。”

        “当然要冲凉。”李毅摸了摸素雅的床单,放在鼻子下闻闻,笑道:“好香啊!女孩子就是讲究。”

        “那你先吧。”

        “唔!”

        冲完凉,李毅躺进被窝,闻着淡淡的香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沈樱冲完凉出来,听见房里传来李毅轻微的鼾声,不禁一怔,其实,她带李毅回家,还真的存了心思,做好了发生点什么的准备。可是,这个夜晚,注定也是孤独的。

        或许是江城的熟悉味道,或许是沈樱床上的暧昧气味,让李毅睡得很安稳,一觉醒来,已是上午八点多钟。

        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看到桌上放着早餐,上面留着一张纸条:“我上班去了。”

        李毅洗漱毕,正准备用餐,那边房门打开来,探出一个披着长发的美女脑袋,眼睛骨碌碌扫了李毅两眼,问道:“你就是跟沈樱同居的那个男人?”

        李毅纠正道:“我不是她什么人。只是萍水相逢。”

        “一夜情?沈樱这么开放了?”女子双眼睁得贼大。

        越描越黑!李毅干脆闭嘴,低头吃油条。

        “看你的样子,是不准备负责啰?”女孩见李毅居然不理人,拉开房门冲了出来,怒气冲冲的责问李毅。

        她穿着可爱的卡通性感睡衣,夏天款式的睡衣大都透明,借着窗口射进的阳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里面真空的曼妙身姿。

        李毅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油条,坏笑道:“你再不进去,小心我要对你负责任啰!”

        “啊!”女孩尖叫一声,双手抱着胸脯,一蹦一跳的往房间里跑,小翘臀在睡衣下若隐若现,引得李毅大咽口水。

        李毅继续慢条斯理的撕着油条,塞进嘴里,完了又喝了一大碗豆浆。若不是景物不同,李毅还真有回到柳林宿舍的感觉,每天早上,花小蕊也会帮他准备好早餐,油条加豆浆,再加三个叉烧包。

        正自思忖间,那边房间门被很用力的拉开,女孩蹬蹬蹬又走了过来,这次穿了内衣内裤,也换了一件T恤,下身穿了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将一条曼妙的长腿包裹得紧紧的,更加显得腰肢的细小妩媚,一双黑色的亮皮短靴,高高的高跟,衬得一双脚小巧玲珑。

        李毅笑道:“还真怕我啊?武装得这么严实,岂不知这样比刚才更诱惑人呢!”

        女孩左手叉在腰间,右手指着李毅,气呼呼地道:“我告诉你,问题很严重,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