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章 过家家的把戏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章 过家家的把戏

    作品:《官路弯弯

        苏樱独自面对李毅,更加忐忑不安,她期期艾艾地道:“对不起,她就这性格,其实人不坏。”

        李毅点头:“看得出来。我并没有怪她,你也无需道歉,除非,你真不想把我当朋友?”

        “不!”苏樱连忙道:“啊,我的意思是,我们算是朋友吗?”

        李毅莞尔一笑:“我看你在机上时,很是能言善道,镇定自若啊?怎么一下飞机,就那么没自信了?”

        苏樱真为自己的表现脸红不已,这叫什么事嘛!在他面前,居然连话都不会说了?李毅的话让她紧张的心理舒缓下来:“对不起,我刚才真的有些紧张,我怕你生气。”

        李毅耸耸肩:“生气?为什么?就因为你们来搭讪?恰恰相反,这是我的荣幸。平常都是男人来搭你们的讪吧?”

        苏樱道:“是有很多无聊人。”

        “嗯。”李毅心想,这是个心思细腻,感情深厚的女子。她会因为别人的搭讪而不高兴,理所当然的以为她的搭讪也会引起别人的反感。很会为他人着想啊!

        她却不知道,她们的美丽,不会引起任何一个男人的反感。

        有美女主动搭讪,李毅其实很高兴的,只是他不善于表达,或者说,独特的经历,让他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镇定性子。

        李毅越是这样的少年老成,苏樱越觉得他很有魅力,跟她以前认识的所谓的帅哥熟男完全不同。看得她有些心儿嘭嘭乱跳。

        陈梦跟连丽走了回来。陈梦递给李毅一瓶可乐:“请你的。”

        李毅接过:“谢谢。”

        陈梦笑道:“不用客气,羊毛出在羊身上。”

        李毅拉开可乐拉环,嗤!一股强大液流汹涌而出,丰富的泡沫溅了李毅一个措手不及。看着尴尬的李毅和愕然的苏樱,陈梦和连丽哈哈大笑。

        这种小恶作剧,李毅前世也经常用,买罐可乐或汽水,先使劲摇晃,产生大量的气泡,再拉开拉环,就会喷出泡沫。没想到,现在居然被一个丫头片子戏弄。

        李毅抽了一点餐巾纸,平静地将散在身上的汽水擦干净,没事人一般,拿着可乐喝了一大口。

        对手的不配合,令陈梦和连丽丝毫感受不到捉弄人的快感。连丽就抿着嘴笑,陈梦瞪着眼睛问李毅:“你不生气?”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李毅玩味的看着手中的拉环,忽然恶作剧心起,拉起旁边苏樱的左手,将拉环套进了她的中指。

        这一举动引起陈梦和连丽的哗然。

        陈梦更是夸张的握住了嘴,叫了一声:“MYGOD!”

        苏樱尤未反应过来,举起左手看了看,傻笑道:“蛮好玩的啊。”

        连丽抱着苏樱道:“好浪漫啊,这可是你收到的第一个戒指吧?”

        苏樱啊呀一声,叫道:“戒指?”

        她看着李毅,带着三分羞涩,三分不解,三分恼怒,还有一分暗喜。

        李毅点点头:“送给你。这枚指环代表幸运,我把幸运送给你。将来有一天,如果你需要一枚真正的戒指时,你可以拿它来找我换取。”

        陈梦道:“切!空口无凭,别说到时找不到你,就算找到了,你随便拿一只银的来糊弄人,谁又能拿你怎么样?”

        李毅叫过服务生,拿来纸笔,写了手机号给苏樱:“到时,世上的戒指,随便你挑。”

        苏樱的眼里闪着金色的小星星。

        陈梦一句话就将苏樱的幻想浇灭:“说得轻巧!咱也不要三十克拉的钻戒,那玩意估计你一辈子都买不起吧?就说一普通钻戒吧,就那种零点三克拉的,也要好几千块钱呢,你拿得出来?”她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毅,眼神中满是轻视。

        李毅微笑不语。

        苏樱绯红着脸,一时没有说话。

        这时,传来一个斯文中带着傲气的声音:“苏樱!你们还没走?”

        一个十分帅气的高大男子,走了过来,他穿着得体的机长制服,衬得满脸英气,一张轮廓分明的脸,白晰的皮肤,带着长期养尊处优的优越感,一双眼睛总往上翘,嘴角带着一丝不易令人觉察的居高临下的审视意味。

        这是一个眼高于顶,表面上故作亲和,实际上十分看不起人的家伙。这种人往往家庭条件优越,从小在班上就是当班干部,学习成绩拔尖,毕业后工作好,受女生青睐,得领导器重。这种人一般来说,能力出众,交际广泛,自尊心强,是每个单位里的精英。

        很明显,他对苏樱有好感。机长配空姐,这在航空公司是司空见惯的事,也是绝妙的组合。

        但苏樱只是笑着冲他点了点头,谁都看得出来,这笑里面,礼貌成分居多,好感很少。

        男人并不生气,反而很高兴:“苏樱,我送你回去吧?”

        “不了,我跟梦姐还有丽丽一起回去。”苏樱拒绝得很有艺术。

        陈梦大声道:“你就算跟我们一起回去,也可以叫他送的啊!王伟明,你不会这么偏心眼吧?”

        一旁的连丽就拉了拉陈梦的衣袖,陈梦打掉她的手,佯装不知她的用意,一脸倔强的看着王伟明。

        王伟明嘿嘿笑道:“当然不会。那就一起吧。”

        苏樱却淡然道:“那你就送她俩回去吧,我还有事。”

        王伟明乌青的眉毛皱了起来,这才望向李毅,含着一丝讥诮道:“你的事情?就是陪他?”

        李毅明智的选择闭嘴吃东西。耳朵的听觉灵敏度,有时是要靠脑子去调节的,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什么要装作听见,什么可以选择性装作没听见,这不是简单的生理过程,而是一种复杂的艺术性的人际关系处理。这是李毅从政以来,最大的收获。

        苏樱偏偏要拉上他,她想都没想就答道:“是啊。”说着,不自然的动了动手指。

        王伟明这才看见她手指上戴着的那枚铝制拉环,再也忍俊不住,哈哈笑道:“苏樱,你戴那玩意做什么?明天我买一个真正的钻戒给你,三克拉的!怎么样?”

        陈梦和连丽配合得响起惊呼:“三克拉啊!MYGOD!那得多少钱啊!”

        李毅抬头笑道:“也就两百万左右吧,不算很贵。”

        陈梦严重的鄙视他:“两百万,还也就,还不贵?说得好像你是那钻石大王似的,你就吹吧!你也就送送铝拉环、草戒指之类的,伪浪漫一下下!”

        呃,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有水准,一针见血啊!

        王伟明先是吃惊,继而指着那拉环大笑道:“这是他送你的?什么玩意啊!啥年代了,还玩这种过家家的把戏?快取下,丑死了!”

        苏樱笑着抬起左手,在眼前晃了晃,摇了摇那个拉环:“我觉得很不错啊!这可是我收到的第一个戒指。”

        王伟明道:“苏樱!你要戒指,我送你就是,你想要几个,我就送几个!金的也好,钻石的也行,只要你喜欢。”

        苏樱摇摇头:“王伟明,你不懂。”

        “我懂!我怎么可能不懂,你一定是怪我没主动送你戒指,是不是?我明天就去买,我现在就去买,就算砸了金铺,我也给你买来。”王伟明说话从来不打腹稿。这一番豪言壮语,说得还真MAN,挺感动人。

        至少陈梦和连丽是感动了,满眼的小星星呢!

        苏樱既没有被感动的迹象,也没有嘲笑他吹牛的表情,只是看着中指上的那个指环,幽幽地道:“你不懂,戒指戴在中指上,代表着我正在热恋中,不接受任何异性的示爱。”

        这下连李毅也怔住,他可没想到,一个玩笑,能开得这般大。

        王伟明道:“那就脱下来。”

        苏樱玩着拉环,饶有深味地道:“中指的戒指脱下来,除非是要戴到无名指去。现在,似乎太早了一点,不是吗?”

        她后面的话,却是对着李毅说的,李毅嗯嗯唔唔的应着,难得的有些头冒冷汗。他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谁知道随便一次,就让人家这般认真了。

        王伟明悻悻然离去,陈梦叫道:“喂,不送我们回去。”

        王伟明冷笑道:“自己打的回去吧!”

        “真没礼貌!”陈梦恨恨的道。

        “没素质!”连丽笑道:“我们还是等苏大哥来接我们吧!喂,陈梦,我倒觉得吧,苏大哥挺不错的,心肠好,还是国家干部。”

        陈梦道:“国家干部又不能当饭吃——小樱,我没说你哥坏话的意思啊!”

        沈樱道:“没事,我哥本就是国家干部嘛!”

        “我去倒水来喝!”陈梦说错了话,连忙找借口离开,连丽也跟着去了。

        “对不起,”沈樱声音低低地道:“那个王伟明,他很烦的。”

        李毅早已吃完,正喝着可乐,理解地笑笑:“没事。不就利用我一回嘛,当你的便宜男朋友,我可是十分乐意的。”

        沈樱问道:“你来江州市,是做什么呢?”

        李毅放下可乐,没有回答。

        沈樱连忙接道:“对不起,当我没问。”

        “没事。”李毅笑道:“我只是在想措词,该怎么回答你。怎么说呢,我来江州,目前来说,最主要的事情,是来寻找一个人,一个很久都没有联系的朋友,或许,他已经不在这里了,或许,见面不相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