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九十五章 牛掰的副厅级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九十五章 牛掰的副厅级

    作品:《官路弯弯

        一言激起千层浪,所有工人都指着牛得洪声讨:“你们这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这哪里是改制,分明是你们这些当官的借机捞钱!”

        李毅分开众人,挺身而出,说道:“牛得洪同志,你能为你所说的话负责任吗?”

        牛得洪抹了一把满面油光的红脸膛,盯着李毅问道:“你是哪个厂的职工?”

        “我不是哪个厂的,我只是一个过路人!但我实在看不过眼,想管一管这事情。”李毅淡淡地说道。

        “不关你的事,你走开些!”牛得洪道:“我们青山县政府办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说三道四!”

        李毅厉声道:“天下人管天下事,我为何管不得?今天这事情,我还就管定了!走遍天下,也抬不过一个理字,你们青山县这种做法,是要不得的!你们这是借着国企改革的东风,行变相敛财之实!”

        牛得洪道:“你懂什么?国务院早就下了文件,省里和市里也一再下文,要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尤其是中小型企业,要大胆改革,甩掉包袱!这可是国务院的文件,我们只是照办!你以为你是古代的侠客,路见不见,拔刀相助呢?识相的,就走开些,否则,把你抓起来,治你一个妨碍公务罪!”

        李毅道:“荒谬!国务院的确有国企改革的相关文件,国务院江副总理曾对国企改革进行进深入讲话,各地实际情况不同,国企改革的步伐和方法也略有不同,但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们青山县这么大胆而放肆的公开敛财行为!”

        牛得洪听李毅说话,条理清楚而且很有气势,对体制内的事情也比较清楚,不由得一怵,眨眼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毅道:“一个爱管闲事的人。”

        柳若思怕李毅吃亏,走到他身边,低声道:“李毅,他们都是当官的,跟他们拗不过的,你是外人,不用掺合进来。”

        李毅拍拍她的手,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不解决好这事,我就不会离开青山县!”

        牛得洪看到柳若思,眼前一亮,笑道:“这位小姐是?你也是罐头厂的人?”

        柳若思被牛得洪那满含别样意味的目光扫视,浑身不舒服,往李毅身后蹭了蹭,没有回答。

        柳青道:“她是我姐,她不是我们厂的人。”

        牛得洪笑道:“哦,那你是罐头厂的人?”

        柳青道:“是又怎么样?罐头厂做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叫我们停工改制?我们哪有那么多钱交给你们!”

        牛得洪色眯眯的看着柳若思,说道:“你有这么漂亮的姐姐,还怕没有钱?呵呵,明天,你和你姐姐到我办公室里来找我,我跟你们单独谈谈。”

        柳青虽然年轻,但不傻,一见牛得洪这德性,怒道:“你想做什么?一见你这样子,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这样的人,也敢打我姐的主意,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哼!”

        牛得洪道:“你这个同志,怎么这么说话呢?我只是叫你们过来说说话,谈谈你的工作问题嘛!我又没有说要上你姐……”

        “上你的妈妈的黑逼!”柳青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挥拳就往牛得洪的面门砸去。

        牛得洪哪里料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敢打他这个副县长?还是在公安局里?眼见躲闪不及,要被打了个正着。

        李毅暗叫糟糕,这要是打实了,原本有理的也会变成没理了。这里又是公安局,他这个牛副县长的面子可比自己的面子大得多,自己就算亮出身份来,也只是一个中纪委的官员,在抓不到这些人的把柄前,他们未必会怕自己。

        李毅心念电转,一把拉住柳青,同时伸出腿,搁在牛得洪的腿后面。

        柳青被李毅拉住,就打不到牛得洪,而牛得洪趁此机会,反应过来,情不自禁就要后退,正好倒退在李毅的腿上,只见呯的一声响,他肥胖的身子像波浪般荡了荡,往后栽倒在地,哎哟一声,半晌爬不起来,捂着头,叫道:“打人啦!打人啦!”

        李毅连忙将柳青拉到身后,说道:“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嘛!我们大伙都看见了,你可别血口喷人!”

        跟牛得洪同来的几个人站在车子边,并没有过来,此刻围上来,扶起牛得洪,一迭声问他:“怎么回事?牛县长,是不是有人打了你。”

        柳青刚才那一下,发动得急,收得也快,又被李毅拉住了,旁边的人都看见了,还有几个警察同志也看见了,但他们都只看到李毅拉开柳青,却没有看到李毅下绊子。

        工人们自然站在柳青这一边,都跟李毅说道:“明明是他摔了一跤嘛!我们都看见了!”

        几个警察虽然不说话,但那表情显然也是同意这些人的观点。

        柳青看了一眼淡定如常的李毅,暗叫一下好险,若不是李毅拉住自己,今天就闯祸了。

        柳若思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啊!给我老实点!”

        柳青嘿嘿笑道:“多亏姐夫了!”

        柳若思道:“他不是你姐夫!他是我老板呢!”

        “我觉得他当我姐夫蛮好的!”柳青笑道。

        柳母这才拉住柳若思问:“你们都出来了,你爸怎么办?”

        “放心吧,妈,我叫五姑在家里照顾他呢。”柳若思道。

        牛得洪拍着屁股,指着柳青,哇哇叫道:“好啊,臭小子,你等着,我叫公安局的同志来,非把你铐起来不可。太没有王法了!”

        李毅道:“牛副县长,你真牛啊!公开调戏良家女子,还敢诬告别人不成?你自己摔了一跤,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你可别想怪到柳青头上来。”

        牛得洪道:“你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货!你是什么人?公安同志,快把这个家伙赶出去!”

        李毅冷哼一声,背负双手,虎着脸说道:“牛得洪同志,别说是你,便是你们市委书记来了,对我也得礼让三分!”

        该打官腔的时候,就得打起官腔来,在这个靠实力生存的社会,谁的权力大,谁就能当话事人!

        现在的局面有些失控,李毅再不亮出身份来,只怕这些家伙会对自己不利了。

        “哟,小子,你算哪根葱?还市委书记呢!你就算是个公务员,顶多也就是个不成器的小科员,就敢在我面前叫板?你敢不敢说出你是哪个单位的?我明天就叫人把你给开了!”牛得洪刚才那一跤摔得不轻,火气正大。

        “真的吗?”李毅冷冷注视着他,掏出自己的工作证来,展示在他面前,说道:“睁大你的双眼,看清楚了!”

        牛得洪先是眯着双眼,不屑的去打量李毅的工作证,但当他看到工作证的单位名称时,整个人都傻掉了,那双小眼睛马上就睁得贼溜儿圆,贼溜儿大,指着工作证,颤声道:“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八监察室!”

        他揉了揉眼睛,吓得连屁股痛都给忘记了,再一看李毅工作证上的职务,“副主任!”

        中纪委八室副主任?那是什么级别?副厅级别啊!

        相当于地级市的副市长和副书记啊!

        而他这个副县长,只是一个副处级的干部。

        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还是中央来的纪委大员!

        乖乖!

        忽然,牛得洪哈哈大笑道:“你唬谁呢,有这么年轻的中纪委副主任吗?你以为我是吓唬大的啊?”

        李毅淡淡地道:“你不信试试!”

        牛得洪看到工作证上的照片和照片上的钢印,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但他还是不相信,李毅显得太年轻了,这么年轻的副厅级干部,牛得洪还真没有见过,他见过的厅级干部,都是些中年大哥!比他年轻的都很少有!偶尔到省城去开会,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厅级干部,都觉得那小子很牛掰了。而现在,眼前这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居然敢自称是中纪委下来的副主任?叫他如何不起疑心?

        李毅冷笑道:“牛得洪同志,我现在怀疑你们青山县国企改制存在重大问题,你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请你给我一个说明吧!否则,我会将此事反映给莱阳市纪委,请他们派人前来调查。”

        牛得洪强硬着嘴道:“我怕你啊。你真当你是中纪委的大员呢?你一个电话就能把市纪委的同志召来?那我就算服了你!不然,在莱阳这一亩三分地上,还得我说了算。”

        李毅寒着脸道:“牛得洪同志,你会为你刚才话付出代价的。”掏出手机来,拨出一个号码。

        他并不知道莱阳市纪委的电话,但他知道省纪委左晓霞的电话。

        左晓霞接到李毅的电话,有些出乎意外,高兴地道:“李主任,有何指示?”

        李毅道:“左晓霞同志,我现在在你们南方省莱阳市青山县。”

        左晓霞笑道:“哟,居然叫我同志了,今天怎么这么正式啊?你跑到莱阳市去做什么?”

        李毅道:“我来这边看望一个朋友,结果在这边遇到了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