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八十三章 穿帮与救场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八十三章 穿帮与救场

    作品:《官路弯弯

        “赖老板,出什么事了?”童军问道:“不会是货物出什么意外了吧?”

        “没事,没事。”赖苍星摆手道:“货物没问题的。”

        李毅见他闪烁其词,就知道可能是杀王霞的人失了手,汇报回来了。

        “赖老板,你是不是动手了?”李毅冷哼一声,虎着脸说道。

        赖苍星讶道:“李兄弟,什么动手不动手啊,你打什么哑谜呢!”

        李毅道:“赖老板,你是不是安排了人去杀王霞?你这种做法,未免也太大胆了吧?真是什么都不怕啊!”

        赖苍星招招手,一个服务员捧上来一盒雪茄,赖苍星拿了一根,用剪刀把圆头剪开,欧阳艳打燃火机,给他点火。

        赖苍星优雅惬意的吸了一口,这才笑道:“李兄弟,你多虑了,我这正跟你商量呢,怎么会背着你做这种事情呢?哈哈,是我的手下兄弟,看不过眼,自以为是的想帮我的忙,结果……不提了!一个婊子被抓也就罢了,现在又白白搭进去一个好兄弟,不值啊!”

        李毅心知他没有说实话,也不揭破他,说道:“赖老板,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被人利用,如果你想利用我做什么事情,你最好先告知我一声。我这个人,很记仇的!”

        “不会,不会。”赖苍星尴尬的笑道:“这是正宗的古巴哈瓦那雪茄,你要不要来一支?喝完洋酒后,来上几口,很有味道。”

        李毅道:“有女士在场时,我一般都不吸烟。”

        赖苍星笑道:“李兄弟这是怪我伤害女士的健康啰。哈哈,那我就不吸了!拿剪刀把火头剪了,仍把剩下的大半支雪茄收进盒子里。

        童军问道:“赖老板,你听说你以前在香港做的是芯片生意,这玩意赚钱吗?”

        赖苍星道:“做什么都赚钱,就看你有没有本钱和手段。有了本钱,又有手段,利润就哗啦啦的下来了。”

        童军道:“小弟我现在滨海做生意,一直想做国际贸易,但就是关税太贵啊,做起来没有优势。”

        赖苍星道:“关税?哈哈,这就要看个人本事了。”

        童军道:“我知道赖老板,你的人脉关系很广,上至中央领导,下至海关关长,个个都跟你称兄道弟,你能不能指条明路给小弟走?小弟若是发了财,绝不敢忘赖老板的大恩。”

        赖苍星道:“童总,不是我吹牛啊,在鹭城市,所有的海上生意,市长说了不算,海关关长说了不算,得由我说了才算。你既然有这么大的资本,不如我们两个合作吧,我负责进口,你负责销售,怎么样?我的货,正规又便宜!”

        童军道:“这么说来,赖老板的货,都不用交税?”

        赖苍星道:“税?我还从来不知道税务局的门朝哪开呢!哈哈!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此理千古不易。”

        李毅心想,这家伙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小藕忽然说道:“对不起,我上个洗手间。”

        赖苍星笑道:“小荷啊,你怎么这么不济啊,酒没喝几杯,这洗手间却上了两次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小藕微笑道:“我肚子有些痛。我小时候家里穷,把胃给饿坏了。”

        李毅看了她一眼,小藕微微点头,起身离开。

        不一会,她又走了回来。但这次李毅却发生不对劲了,这次回来的是小荷,因为她身上背着自己送给他的那个坤包!

        糟糕,小藕没有坤包,而小荷却有!但愿他们都没有发现这个疑点。

        小荷微笑着坐下来,悄悄向李毅做了个OK的手势。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欧阳艳笑道:“小荷,你这包包很漂亮啊,刚才好像没见你带啊!”

        小荷面不改色,笑道:“我健忘,头次上洗手间,居然将包包落在里面了,刚才去的时候,才发现。还好咱们公司员工素质高,没有丢。”

        欧阳艳道:“给我瞧瞧,这包真不错,在哪里买的?”

        小荷看了李毅一眼,不知道要不要把包包拿给欧阳艳看。

        李毅知道包包里面有秘密,也颇踟蹰,但如果不拿给欧阳艳看,一来会驳了她的面子,招惹了她,二来也怕引起赖苍星的怀疑,便微微点头。

        小荷便将坤包递给欧阳艳。

        欧阳艳接过包包,仔细看了看,笑道:“这个包包不便宜啊,我在专卖店里看到过,里面是不是有两个暗袋?”说着就去拉拉链。

        小荷刚要说不行,但欧阳艳已经拉开了拉链!

        李毅暗道好险,好还是用照相机拍下来的,不是文件资料。

        欧阳艳却惊喜的道:“照相机,我好久没照相了,要不现在就拍几张吧!”

        小荷和李毅交换了一个无奈而且紧张的眼神。

        郭小玲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佯装不见,但脸色都有些难看了。

        李毅又不能跟她解释,只得由着她生闷气。

        欧阳艳拿出照相机,把玩了一会,说道:“好新的相机啊,李老板,我给你和你女朋友照张合影吧!”

        郭小玲道:“不要!”

        欧阳艳道:“不要害羞嘛!不就照张相嘛!”端起照相机就拍,她显然很喜欢照相,站起身来,又给赖苍星等人都拍了照片。

        赖苍星道:“楼下就有一家冲洗店,你现在就拿去冲洗吧!李老板他们走的时候,随便就能把相片带走了。”

        李毅和小荷这一惊非同小可,这相机里的东西要是被冲洗了出来,那就什么都露馅了。

        必须尽快把包包和相机拿回来!

        李毅心念电转,推了推郭小玲,低声说道:“快问小荷,问她包包是谁送的!然后说你也有一个这样的包包我!快!”

        郭小玲愕然未动,李毅又捅了捅她。

        郭小玲来不及细想,问道:“小荷姑娘,你这包包是谁送的啊!”

        她这个问题问得太突然,几个人都愕然看向她。

        小荷却是支吾不答。

        赖苍星一拍额头,暗叫不好,想起试车之时,小荷身上还没有这个包包,结果试完车回来,身上就多了这个包包,同时脸色潮红,头发凌乱,只要仔细想想,就知道她跟李毅肯定在车子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包包和相机,肯定是李毅送给她的礼物!不知怎么的,却被李毅的正牌女友给发现了!

        郭小玲又道:“我也有一个这样的包包!”

        赖苍星苦笑着看了李毅一眼,心想你这小子,风流归风流,你也换点花样啊,每个女人都送一样的东西,能不穿帮吗?

        “这个包包是,”小荷偷偷看向李毅,见李毅缓缓点头,便道:“这个包包是李老板送给我的。”

        这一下。童军和郭小天都变了脸色。

        欧阳艳本来拿了相机要叫人去冲洗,见此情景,知道要坏事,连忙将相机放回了包包里,笑道:“这包包很漂亮,改天我也叫李老板送我一个。”

        郭小玲还在怔忡之间,李毅已经大声解释起来:“小玲,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事情是这样子的,今天赖老板请我试车,我请小荷姑娘陪我一起试车,这个包包就是买来感谢她的。她陪我试车很辛苦的嘛!赖老板,你说是不是,快帮我说句话。”

        赖苍星连声道:“对对对,就是这样的。小荷还是我硬塞上车子的,李老板,你也太破费了,陪你试个车嘛,哪里用得着送这么大的礼。这下引起误会了吧?”

        郭小玲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迷惑的看着李毅。她知道李毅这么做必有深意,可是到底有什么深意呢?她却不知道了。

        李毅一边向她使眼色,一边说道:“小玲,你千万别生气,千万别发火,千万别闹啊!我和小荷之间,真的是清白的。”

        郭小玲猛然明白过来,李毅这是说的反话,就是叫她闹,叫她生气,叫她发火呢!于是,她猛的站起来,一拍桌子,大声嚷道:“好啊,李毅,我千里迢迢跑过来看你,你倒好,丢下我不闻不问,自个跑到这里来风流快活!你老实交待,你跟小荷交往多久了?”

        李毅道:“什么啊,我跟小荷今天才认识的,这一点,赖老板可以作证啊!小荷花是他的职员,我今天若不是到这里来做客,我也不会认识小荷。”一边向欧阳艳使眼色,指了指小荷,示意她先叫小荷离开。

        欧阳艳把包包塞还给小荷,叫她先离开,然后和赖苍星一起过来劝架。

        李毅和郭小玲本就是吵假架,劝了几句,也就收了架式。

        李毅趁机对赖苍星道:“赖总,真是不好意思,好端端的宴会,被我闹成这样子了。我还是先走了,改天再聚吧。”

        赖苍星道:“这……我真是不好意思了——郭小姐,你真误会李老板了,小荷是我的们餐饮部的员工,李老板又是今天才到我这里来,他们认识才几个小时呢!”

        郭小玲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这时,钱多姗姗来迟,走到李毅身边。

        李毅率先向外面走去,童军等人都和赖苍星告辞,跟着李毅走了。

        来到外面,上车之后,钱多这才说道:“毅少,查到了。走私船今天四点半到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