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八章 算旧账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八章 算旧账

    作品:《官路弯弯

        中纪委主要是处理部级以上党政领导人举报材料,但下面的举报人,却并不这么认为,只要下面的省市无法给予一个确切的说法时,他们就会直接向中纪委进行举报。

        这有些像古代的告御状。

        举报材料是分保密级别的。

        《纪检监察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第二条明确规定了纪检监察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

        其中最高等级为绝密级事项,附合这项条件的,必须是检举控告党和国家领导人或省、部级党政领导班子中的重大问题的事项;或者是未公布的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立案查办的违纪案件的具体案情及查处的具体情况。

        另外还有机密级事项,和秘密级事项。

        机密级事项,是对于省、部级党政领导干部或地(市)级党政领导班子中的重大问题的事项。

        秘密级事项,是检举揭发地(市)级党政领导干部或县级党政领导班子中的重要问题的有关事项。

        对待这些市县级别的案件,中纪委一般会转给当地的省纪委,由当地省纪委出面进行调查处理。

        李毅手头看到的这篇材料,就是由中纪委信访举报中心转过来的秘密级事项。

        李毅飞速的浏览了一遍材料,抓起电话正要打,这时敲门声响起,李毅放下电话,喊了一声:“进来。”

        任如笑眯眯的走了进来,说道:“李处长,我过来拿材料。”

        “任如同志啊,嗯,这些材料我还没有年完,我看完之后,再通知你过来拿吧。”李毅笑道:“怎么样?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还适应吗?”

        “工利很顺利,谢谢李处长的提拔和关心!”任如笑得很谦恭。

        李毅说话算话,回京后,马上就提拔任如当了副科长。

        任如见李毅还在审阅材料,便道:“李处长,那我等会再过来。”

        李毅嗯了一声,等她出去后,再次拿起电话,拨打了几个数字,想了想又放下话筒,掏出手机来,拨出这个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传来一声熟悉的问候:“你好,哪位?”

        “薛姐,是我啊!呵呵。”李毅笑道:“想我没有?”

        “想啊,你能从京城飞回来见我吗?”薛雪笑道。

        “我马上就去订票。”

        “没正经,都到中央部委当大官了,你还这么爱调戏人!说吧,小猴子,有什么事情关照姐姐?”

        “薛姐,你方便说话不?”

        “方便啊,那么大的玩笑都敢跟你开,还能有什么不方便的?办公室里就我一个人,你要不要从电话线里钻过来亲我一口啊?”

        “薛姐,有这么一件事情,你可能要留意一下了。”李毅正色说道:“有人把举报材料投到了中纪委信访举报中心。”

        “啊,跟我有关吗?”薛雪紧张的问道。

        “怎么,你还真的做过什么亏心事啊?瞧把你紧张成这个样子了。”李毅笑道。

        “啐!哪个当官的听到你李大处长这么严肃的问话,不紧张才叫有鬼呢!我没病都要被你吓出病来了!”薛雪道:“快说什么事情?”

        “有人举报你利用职务之便,把工程包给你的丈夫,从中牟利虽然明知无人偷听,李毅还是很警觉,放低声音说道。

        “我丈夫?这不很荒唐吗?我早就离婚了!”薛雪有些哭笑不得。

        “你离婚的消息没有公开吧?别人可能不清楚。”李毅帮她分析。

        “不清楚就不要乱写啊!”薛雪恨声道:“谁这么无聊,恶意中伤我?”

        “这个是匿名信。我也不清楚是谁,而且材料是打印出来的,没有字迹,连信封上的字都是找小学生照抄上去的,这个人十分老手,肯定是个熟悉保密工作的人。”李毅道:“我想问问你,你前夫真的在西州包了工程?”

        “那个家伙,阴魂不散啊。安心实意的跟他过日子吧,他偏要跟我闹离婚,现在离了婚,让他去自由飞翔,他又跑回来找我,求我复婚,我正式跟他说过了,复婚是不可能的!”薛雪道:“他又追到了西州,总纠缠着我,逢人就说我是他老婆。我们的离婚消息又没有公开,他这么说,我一时没有办法反驳。”

        “这么说来,他真的在西州包到了什么工程?”李毅问道:“是不是有人想讨好你,听他吹牛皮说是你的老公,所以就把工程给他了?”

        “可不就是这样嘛!我哪里插手过啊?这工程又不归我管,我也从来不想给他任何好处。可下面的人就是这样,叫我怎么办好?”薛雪道:“李毅,这一次,你可得帮姐姐的忙才行。我要是被中纪委调查了,不管事后结果如何,今后人家看我都会戴上有色眼镜了。”

        李毅道:“你别急,我打电话给你,就是相信你,也在想办法帮你。这件事情倒是好办,问题是你得罪了什么人,他连这么小的事情都要来中纪委举报你?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薛雪叹道:“我今年流年不利,倒霉事情接二连三,先是你调走了,然后我就犯小人了。”

        李毅听到这话,心里一股暖意流过,说道:“什么小人啊?”

        “从上面下来的,一个挂职的市长助理。”薛雪道:“肯定就是他!”

        李毅道:“挂职的市长助理?连个真儿八经的副市长都不是呢,就敢对你这么无礼?”

        “岂止是无理……”薛雪道:“我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我在官场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都不知道他怎么混到这个副厅的!”

        李毅连猜带蒙,心想薛雪人长得美丽,正是一个女人尽显成熟风华的年纪,又是一个女性单身在外为官,身边不见男人的身影,狂蜂浪蝶肯定是少不了的。

        平常工作中,来自上司和同事之间的调戏和试探,肯定很多,但官场中人,级别低的,肯定不会打薛雪的主意,级别高的又自重身份,如果薛雪不肯,他们也不会强逼,毕竟事情闹大了,对彼此都不好。

        但这个新来的市长助理,仗着是上面派下来的,又是挂机职锻炼,反正镀完金,就会回去升官发财,也下面也就无所事事,整日里闲得蛋疼,专门拿薛雪寻开心,时时调戏。薛雪狠言狠话的批评过他几次,他就怀恨在心,居然写了举报材料,直接投到了中纪委!

        “这个家伙是中央派下去的吧?呵呵,一出手就是大手笔,满以为中纪委是他家的后花园呢!幸亏他是投到了中纪委,正好落在我手里。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移交给南方省纪委处理。”李毅笑道:“不过,你可要保重自己,不要被那小子得手了,那我会气得吐血了,我追了你这么多年都没能一亲芳泽呢!”

        “你又来调侃我!”薛雪道:“你转给省纪委,省纪委会不会严查此事?万一闹大了,闹得满城风雨……我虽然跟他离婚了,但他的为人我十分清楚,依他的性格,雁过拔毛,这个工程,他一定会贪一部分的。这事情若是闹将起来,那问题就大条了。”

        李毅沉吟道:“你放心,我会妥善处理的。对了,你说的那个市长助理叫什么名字?”

        “侯天威!”薛雪说道:“听说是从京城下来的,很有背景呢!”

        “没有背景我才懒得理他呢!”李毅冷哼一声。

        候天威?京城的?不会冤家路窄,又碰上侯家的人吧?

        候天威,好大的名字啊!他敢对一个常务副市长这么轻浮,肯定是有些依峙,难不成,侯家的人知道薛雪跟我相好,便想办法对付她?

        “薛姐,你放心吧,这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李毅挂断电话,沉思了一会,打电话给陈博明,问道:“陈少,你知不知道侯家有没有一个叫侯天威的?”

        陈博明笑道:“哪个侯家啊?侯天威?取这么老土的名字,也不怕闪了腰!”

        李毅说了侯家老爷子的名讳,陈博明哦了一声:“是他家啊,我对他家不熟。我帮你问问吧。”

        李毅道:“不必了,我再问问其它人吧。”又打电话给顾知武和张一帆,结果还是张一帆给出了答案:“侯天威嘛!这人我认识,还见过一面呢。前不久不是下去挂职了吗?怎么了?你跟那小子有仇?”

        李毅笑道:“合着我不能打听人?一打听谁,就跟谁有仇?”

        张一帆道:“我听你的口气不对嘛,若是朋友,你不会开口闭口那家伙啊,侯老四家的人啊!呵呵,说说吧,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说不定我能帮上你的忙。”

        李毅道:“我认识这么多人,也就你的鼻子比狗还灵。”

        “我当你是在夸我呢!”张一帆道:“你不说我就挂了,我正在上班呢。”

        李毅便道:“我跟侯家有几笔账还没有算呢,这个侯天威,又跑到西州去恶心我了!”

        张一帆听了,拍着大腿道:“哦?呵呵,巧了,我跟侯家也有几笔账还没有算呢,要不,我们哥俩找上门去,清算一下旧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