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六章 任何人都没有特权!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六章 任何人都没有特权!

    作品:《官路弯弯

        在众多的证据和强大的审讯面前,沈城这个从来没受过苦的同志,很快就招供了。

        沈城承认他睡过两个女学生,而且她们都是初夜,人是罗劲安排的,初夜费也是罗劲出的,具体多少钱他并不知道,他更不知道那两个女学生居然怀孕了,对后来发生的事情都不清楚。

        沈城对审问他的纪委同志说道:“不就睡了两个小姐吗?多大的事啊,治安处罚顶多也就几千块钱吧?这个钱,我交就行了!你们开不开罚单我都认了,我现在就叫人来交钱走人。”

        纪委同志说道:“你的性质十分严重,现在有证据表明,当初两个怀孕之后,曾经去找过你,而她们在坠楼之前,曾经和你派过去的人见过面,这些我们都是有证人的。”

        沈城道:“我是跟她们见过面,但也不能代表什么,她们提出无理的要求,被我拒绝了,之后她们就跳楼了。”

        纪委同志道:“她们向你提出什么要求?”

        沈城道:“她们说要生下孩子,并且要我为此负责……后来的人是罗劲派过去的,罗劲说这件事情他会搞定。”

        随后,纪委调查组对相关涉案人员进行了询问,其中一个证人的证词让调查组的人大吃一惊,这个目击证人说,他亲眼看到有人推那两个女生下楼!调查组的人马上传唤罗劲,并找到了那天去跟两个女生谈判的人,据凶手交待,杀人的授意是罗劲下达的,罗劲说,要让那两个女生彻底的闭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永远开不了嘴!

        至此,这桩一直悬而未决的女生坠楼案,经过中纪委的强势介入,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成功告破。

        罗劲因犯唆使杀人罪被当地警方批捕,相关涉案人员全部移交给了当地司法机关,接下来的审讯和起诉以及判决,都要由司法机关来进行。

        这件案子的舆论控制得很严,只有极少数的涉案人员和办案人员清楚事情的整个过程。

        赵志伟的案子,就颇费周折。这个人虽然斯文,但嘴巴却比硬汉还硬,纪委同志使尽了方法,他就是不肯招供。

        聂长征在与亲人见面之后,终于向中纪委招出了那个送他茶叶的人,这些茶叶都是沈城送给他喝的!并且交待出,沈城曾经以沈泽霖名义,指使他分数次挪用过一千多万的水利专款!

        掌握了这个证据之后,专案组的同志再对赵志伟进行突审,赵志伟这次再无法抵赖,终于供出了他所知道的实情。

        综合各方面的审讯结果,一件西川巨贪案终于浮出水面。

        沈城经营的公司,实际上还在正常营业。

        之前,这家公司因债务纠纷,陷入了苦局,沈城求沈泽霖帮助,沈泽霖挪用三千万专款,帮沈城渡过了燃眉之急,这笔款子,后来因为中纪委的调查介入,沈泽霖从李毅那里借款还上了。

        中纪委的调查无疾而终。而沈城想扩大经营,甚至想把公司运作上市,急需一笔资金进行周转,再次打起了父亲的主意,沈泽霖这次却没有答应儿子的请求。

        沈城财迷心窍,居然和赵志伟进行串通合谋,由沈城出面,以父亲的名义,向聂长征申请挪用数百万的钱款。

        之前沈泽霖挪用过三千万的巨款,而且很快就还上了,这件事情,也是通过聂长征进行的。沈聂两人,表面上虽然不合,但其实两个人私交并不错,有些时候,为了蒙蔽某些人的眼睛,不得不表现得不和罢了。

        这一次,聂长征没有多想,只说要向沈省长证实一下,就可以拨款,但电话打过去,却是赵志伟接的,赵志伟按照沈城的吩咐,向聂长征证实,这的确是沈省长的主意,请聂省长照办就行了。

        聂长征再无怀疑,当即批给沈城五百万款子。之后,沈城以同样的手法,向聂长征套取了总计一千七百多万的巨款,用于公司的运作和个人的挥霍。

        沈城为了怕事情败露,更想吞占这笔款子不还,于是精心设计了一出茶叶杀人的好戏。这个杀人手法十分独特,沈城也是从一本推理侦探小说的情节里学来的。他在好茶叶里混进无毒的树豆花,用这种茶叶泡茶喝,对身体不但无害,反而有益,但致命的是,只要喝惯这种茶叶的人吃上了鲫鱼,那就会夺人性命!

        聂长征很幸运,因为他平常不喜欢吃鱼,更不喜欢吃这种刺多的鲫鱼,所以一直相安无事。直到进了双规楼,那天中午生活组的同志说买了乡下的土鲫鱼回来,味道十分鲜甜,他才动筷子吃了半条,于是就中毒了。

        也是他命不该绝,不然,只要他一死,被沈城借走的这近两千万的巨款,就真的要人间蒸发,无证可查了!

        中纪委再次派人下来调查,沈泽霖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因想到跟李毅有姻亲之宜,就安排沈城负责接待。沈城得知这个消息后,吓得不轻,怕自己私下挪用巨款的事情被李毅查出来,于是和赵志伟一起,导演了一幕又一幕精彩的好戏。

        李毅至此也算是完全明白了这件案子的整个来龙去脉!

        沈城也算是个聪明人了,他安排的这些连环局,差一点点就把李毅给骗过去了。卢少峰是一个躺着也中枪的人,沈城之所以选择卢少峰,只不过是因为卢少峰跟沈泽霖政见不合,想借此机会,用李毅之手,除此心腹大患!

        只可惜,沈城还是低估了李毅的智商,李毅若是稍微粗心一些,或是懒惰一些,那么沈城的成功率是极高的。

        审问室里,巨大的白灯射向沈城,沈城伸手挡了挡,眯着双眼,看了看一张虎脸的李毅,表情木然的没有说话。

        “沈城,我真为你感到惋惜啊!初来西川时,我还以为,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李毅喟叹道:“那时,你在我面前,装成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形象,那么的洒脱不羁,潇洒倜傥,让我觉得你可以成为一个可以真心相交的好朋友。谁能料到,我每走一步,都落入了你精心设计好的圈套!从我踏下飞机的那一刻起,你就在设计好圈套,引我入毂。”

        “李毅,既生亮,何生瑜!”沈城哈哈大笑道:“我自问我的表演不逊色于任何表演大师,可是,我还是败在你的手里!不错,从我得知你要来西川的那一刻起,我就在精心的布局了。”

        李毅沉声说道:“从桑榆那个小店开始,我就陪你在演戏。我只感觉到,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背后牵着我下棋,我最开始以为是聂长征,后来以为是卢少峰,再后来,出来了一个罗劲,我也想过是沈泽霖!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西川这盘棋,真正的下棋人,居然会是你。”

        沈城脸上有一种深深的恨意,说道:“可惜,功亏一篑,李毅,你能识破这一切,只能说是天意!是天意在帮你,是你的运气太好啊!不然,凭你是不可能揪出我来的!”

        李毅道:“苏婉儿也是你精心安排给我的吧?呵呵,或许,你对我还不是很了解,我这个人虽然表面轻浮,但我并不好色。你会伪装,我也会。你装出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装的,但我为了接近你,也会装成一副和你臭味相投的性情。你安排苏婉儿接近我,又误导我去调查卢少峰等人,这些都是妙招,你错就错在,你太贪心了!如果你只是想转移掉我们对你那笔巨款的注意力,你完全可以成功的,聂长征落网后,我们基本上就要结案了,可是,你却梦想着把那桩杀人案也嫁祸于人!这就露出了你的破绽,从而让我顺藤摸瓜,一路摸上了你!这也算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

        “是吗?”沈城英俊的脸上闪失几许失败者的落寞:“胜者为王,李毅,你赢了。”

        李毅轻轻摇头,沉声说道:“这不是你和我之间的游戏,不存在你输我赢的情况。从一开始,你就注定是输的!因为,这是一场党纪律法的公正审判!我曾经对你说过,任何人都没有特权,也别妄想逃脱律法的制裁!更不能凌驾于党纪宪法之上!”

        沈城的脸慢慢绷紧,说道:“李毅,这一切,都是我做的,跟我父亲无关,请你不要为难他。”

        李毅道:“你又错了,党纪律法,只惩罚那些违法犯罪的人,一个人若是行得正,坐得稳,你不用求情,我们也不会去动他。”

        沈城忽然笑道:“李毅,我们可是亲戚,你就不能通融一下?从轻发落?”

        李毅道:“你觉得可能吗?任何人都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权。”

        沈城哈哈大笑,看到李毅阴沉的脸,那笑容便也僵在了脸上,嘴角抽动,缓缓说道:“李毅,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苏婉儿,你睡了她吗?”

        几个坐在一起的纪委同志,都有些尴尬,嘿嘿一笑,看向李毅,都想听听他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