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一章 对质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一章 对质

    作品:《官路弯弯

        门铃响了起来,苏婉儿紧张地说道:“李公子,有人来了。”

        “谁这么无聊啊!打扰人家的好事,还五星级酒店呢!这保安都什么素质啊,关键时刻放人进来!”李毅大声嚷嚷着,说道:“婉儿,别动,红酒会洒了,这床单很贵的哦!”

        “我……”苏婉儿身上只穿了一条白色的内裤,双手挡在胸前的双峰上,说道:“好吧!”

        “乖!”李毅呵呵一笑,起身走了出去。

        苏婉儿抓过一条枕巾,把自己身上的红酒抹干净了,也不穿衣服,悄声轻脚的走到门口,拉开一条缝,往外面看过去。

        她要做好准备,如果进来的人是她等待的人,那她就要冲出去,大叫救命,指责李毅非礼她。从而让他们抓到李毅强暴学生妹的证据。

        她不只是第一次做刚才那种风月之事,显然也是第一次做这种栽赃陷害人的勾当,表情十分的紧张。

        李毅打开房门,看到外面站着的是沈城,呵呵笑道:“你怎么来了?我邀请的是你父亲。”

        沈城无奈的耸耸肩笑道:“他是大忙人,临时有会议,脱不开身,又不能放你的鸽子,就派我过来了。李毅,你可不够哥们,一个人躲到这么豪华的地方来玩,居然不带我一起。”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这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啊!一堆贵重的死东西!还不如上次那个巴黎夜语好玩呢。有时间的话,就带我去这样的好地方玩吧!”

        沈城摇头叹道:“李毅啊,叫我说你什么好啊!我带你去巴黎夜语玩了一次,结果怎么样?你把人家的门都给封了啊!我哪里还敢带你去玩啊!喂,你藏了什么美女在这里面,拿出来养养眼啊!”

        李毅道:“什么美女啊!有美女我还能请你爸爸到这里来谈事?”

        “哎,说真的,你想跟我爸爸谈什么国家大事?”沈城晃进来,用力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下来,呵呵问道:“还要来这么高级的地方谈。”

        李毅道:“有些事情只能跟大人谈。”

        “喂,李毅,你别忘,我可是你的长辈呢!按辈份,你得叫我一声舅舅!”沈城哈哈大笑道:“说吧,我洗耳恭听。我爸说了,你约他来这里见面,肯定不会谈公事,所以才安排我来的。”

        “沈姥爷猜对了。沈城,我不知道你对你父亲了解多少?”李毅问道。

        “知父莫若子啰!我知道的事情很多。”沈城笑道:“你想了解哪些方面的?”

        李毅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笑道:“大家都是亲戚,我就有什么说什么吧,沈姥爷是不是曾经挪用过一笔巨款?”

        “李毅,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可是中纪委八室五处的处长,手执尚方宝剑,问我这么敏感的问题,我感觉压力山大啊!”沈城嘿嘿一笑,顿了顿,见李毅还是含笑看着自己,便说道:“你是以李处长的身份问呢?还是以李毅的身份问?”

        李毅指了指房间,笑道:“我能在这里请沈姥爷来谈这件事情,你觉得我是以什么身份问?”

        沈城微微蹙眉,说道:“李毅,说实话吧,我以前做生意,亏本了,欠银行三千万,银行限期叫我归还,不然就要告上法庭。我回家去苦求父亲,父亲可怜我,就挪用了三千万帮我还上了账。后来我姐嫁给了你小叔,从你们李家拿回三千万,把这个窟窿给填补上了。”

        李毅道:“就这么多?”

        “就这么多!”沈城扬眉道:“我知道你在查什么案子,水利款的事情,我爸就动用过这么一次,如果你一定要追究,就抓我好啦,这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我爸爸只是爱子心切,他并没有错。”

        李毅瞅了主卧一眼,那道缝隙马上合上了。

        苏婉儿关上门,暗暗惊讶,心想来的人不对啊!怎么回事?

        她再次拨通了那个号码,但还是无人接听。她急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良久,又再次跑到门口,偷看李毅在做什么。

        李毅嘿嘿笑道:“沈城,我拿你们当亲人,你们可不要拿我当傻子啊!”

        沈城道:“李毅,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来西川,我们沈家并没有亏待于你吧?至于那笔钱……”

        李毅摆手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钱的事情,我从来就没放在心上。我问你,赵志伟是沈姥爷的秘书吧?”

        沈城道:“不错。怎么了?”

        “赵志伟有一个小舅子,你认识吧?”李毅追问。

        “赵志伟有一个小舅子?或许有吧,可是,这关我什么事?”沈城问。

        “你真不认识这个人吗?”李毅再次追问。

        “我为什么一定要认识他?他很大官吗?”沈城不解的反问。

        “那么,这么跟你说吧,苏婉儿,你认识吧?”李毅问。

        “苏婉儿?谁啊?”沈城有些莫名其妙了,心想李毅今天这是怎么了,尽问些不知所谓的问题。

        “就是我在巴黎夜语认识的那个女孩!”李毅说着,再次盯了主卧一眼,那扇门再次合上了。

        “哦,她啊,见过啊,就在巴黎夜语见过嘛,很纯美的一个女生。”沈城笑道:“怎么?玩腻味了,想转手了?我可不喜欢那种类型的女生。”

        李毅冷笑道:“别装蒜了,我问的是,你在之前,是不是就认识苏婉儿?”

        沈城猛然跳起来,指着李毅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毅端坐不动,说道:“什么意思?大家都是亲戚,有什么话不能摊开来说呢?非搞得这么阴谋重重不可吗?”

        “阴谋?你说我使阴谋?”沈城大声道:“我几时使过什么阴谋了?我要是会使阴谋,我做生意就不会亏本了!我是沈泽霖的儿子,我只从他那里学会了阳谋!不懂什么是阴谋!”

        “不只是你,我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你爸爸做的!”李毅也霍然起身。

        “李毅,你今天不把这话说清楚了,我,我跟你没完!”沈城听到李毅扯到父亲身上去,怒道。

        “苏婉儿难道不是你们安排给我的?”李毅冷笑道:“你还装什么装啊!要不要叫她来对质?”

        “好啊!你叫她出来啊!我要亲口问问她,看她认不认识我!”沈城也冷笑了。

        “你可能不能亲自跟她接触,但是,你们指使赵志伟的小舅子来办成这件事情!说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是不是想抓到我跟苏婉儿上床的证据,以此来要挟我?叫我放你们一马?”李毅把心里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李毅,你这么会编戏,怎么不去写小说啊!太浪费人才了!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不认识什么赵志伟的小舅子!之前也不认识那个苏婉儿!”沈城说道。

        “好吧,或许你该问问你父亲,看看是不是他指使的。”李毅见他说得这么坚决,心想或许他根本不知情吧?

        “不可能!”沈城大声否定:“我相信我爸!李毅,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我可要告你诽谤罪!”

        李毅道:“那就听听当事人的说法吧!”

        苏婉儿听到这里,心想糟糕了!

        李毅原来什么都知情了!自己还以为骗到他了呢!

        她忍不住再次打开房门,看到李毅打了一个电话,跟沈城两个人斗鸡眼似的面对面的坐着。

        不一会儿,门铃响起,李毅起身开门,进来了几个男人。

        这几个人苏婉儿都认识,看到这几个男人出现后,她吓得脸都白了!

        钱多押着两个男的走了进来,向李毅道:“毅少,人我都带来了。这个家伙心眼大大的坏了,居然把省报的记者都喊了来,还好我身上有些零钱,就拿出来打发他们走了。”

        李毅点点头,看着沈城:“这两个家伙,你敢说不认识?”

        沈城摇头:“不认识!什么人?”

        李毅指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平头男子道:“钱多,介绍一下这位先生。”

        钱多踢了一下那个平头男子的漆弯处,平头男子站立不稳,跪倒在李毅面前。

        “这个人名叫钱大宝,是赵志伟老婆钱丽丽的亲弟弟!那些记者就是他带过来的。”钱多面无表情的说道。

        “哦?钱大宝?你认识我吗?”沈城冷冷的问。

        “你是沈少,是沈省长的公子。”钱大宝眼神闪烁着说道。

        李毅就呵呵笑道:“沈城,你赖不掉了吧?”

        沈城道:“我在锦城也算是个名人,他既然是赵志伟的大舅子,认识我也不稀奇。”

        李毅道:“钱大宝,我问你,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居然敢来抓我的现行?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没有人指使!我就想敲你一笔钱。”钱大宝嘴挺硬的。

        “哦?这么说,你就是主谋啰?钱多,喊公安局的来,控告这个钱大宝胁迫少女卖身,并且勒索我!这个罪名,够他坐上几年牢了吧?另外再通知赵志伟,我倒要看看,他有这么一个小舅子,他这个省府一秘会不会焦头烂额!”

        钱大宝一听这话,吓得屁滚尿流,颤声道:“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受人摆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