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二章 高技术杀人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二章 高技术杀人

    作品:《官路弯弯

        通过对几个接触食物的同志进行审问发现,其中一个同志,也就是端食物给聂长征吃的那个同志,还曾经尝过食物,并没有发现异样。两个负责陪护的生活组的同志也证实了这一点。

        事情变得越发扑朔迷离。

        有同志提出来,是不是聂长征吃得太快,噎住了?

        立刻就有同志表示赞同,说这种情况在老人身上时有发生,他还举例说,他的姥爷就是吃年糕时被堵塞了食管,结果抠不出来挖不出来,倒过身子也拍不出来,送到医院去抢救,做一个什么环甲膜穿刺术还是气管切开术什么的手术,才将姥爷从死门关里拉回来。

        他这番说辞十分逼真,专案组的同志都有几分相信。

        李毅心想,看来只有等医院的检查结果和化验报告出来了。

        就在专案组的同志们焦头烂额之际,医院的检查报告出来了。

        李毅等人接到医院的电话后,马上就赶到医院,与主治医生见面。

        令李毅等专案组同志吃惊的是,聂长征真的是食物中毒!

        李毅收集的那些垃圾起到了作用。

        医院的同志通过对垃圾以及便池残留物的化验,发现了一处疑点。

        垃圾里发现了鱼骨头,便池残留物里也发现了鱼汤的倾倒物,并且通过化验发现,聂长征事发前晚的消化和排泄十分健康和正常。

        李毅听到这个汇报结果,十分不解,问道:“医生,就算病人吃过了鱼,又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医生,他表情十分严肃的说道:“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奇怪和蹊跷的中毒情况。”

        李毅讶道:“烧鹅没毒?难道是鱼有毒?”

        老医生说道:“据我们的化验结果,烧鹅没有毒,鱼也没有毒!”

        李毅不解地问道:“医生,我这就听不懂了,既然两都皆无毒,为什么病人会中毒呢?”

        老医生道:“你们今天中午吃的是鲫鱼吧?”

        李毅看向贾希奎,聂长征今天吃了什么,这个问题他并不知道,这是生活组同志的事情。

        贾希奎答道:“是鲫鱼,我们很多同志都吃了,并没有异样。”

        老医生道:“鲫鱼本身本没有毒。”

        莫利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医生,请你有话一次性说完好不好?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我们听不懂,也猜测不到。既然都没有毒,那聂长征是怎么中毒的?难不成是茶水里有毒?”

        李毅吃了一惊,心想莫利民的猜测虽然大胆,但也不是不可能,还有更绝的下毒方法,直接在受害人的碗底涂抹剧毒,这样一来,饭没事,菜没事,茶水也没事,只有用这只碗的人才会中毒!而聂长征一直单独使用一只专用的碗吃饭!

        老医生摇手道:“不是,茶水也没有毒。这个毒,不是一般人会下的,这是一种自然界相生相克的毒药,如果不是有人刻意下毒的话,我只能说,这个病人,活该受此一劫啊!这种千年难遇的毒素,也被他碰上了!”

        李毅等人都很吃惊,听他说得神乎其神,更是心怀不解。

        老医生道:“我们在病人的尿液和垃圾中的茶叶残渣里检查出一种东西!各位领导,请过来看。”

        李毅和众人走过去。老医生拿出一份化验报告,指着上面的一行字说道:“我们在病人尿液里发现了树豆花的成份。而在病人的茶叶残渣里,也检查出来,他的茶叶里,掺杂着树豆花。”

        李毅越发听得云里雾里,问道:“医生,树豆花是个什么东西?有毒吗?”

        老医生说道:“树豆花是非常少见的亚热带植物,只在东南亚的热带地区才有,开花时一片金光灿烂,花朵可以做茶。”

        李毅道:“既然可以做茶,那就证明没有毒。”

        老医生微笑道:“天地生万物,有相生,有相克,阴阳调和则可以相济,阴阳不合则相冲。吃,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各种美食之间,常常相冲相撞。如果将这些相冲撞的食物同食,不但不会得到美的享受,反而会损害身体,我们在平常的生活当中,很少会注意这些问题。猪肉菱角若共食,肚子疼痛不好受。牛肉栗子一起吃,食后就会发呕吐。羊肉滋补大有用,若遇西瓜定相侵。狗肉滋补需注意,若遇绿豆定伤身。兔肉芹菜本不合,同食之后头发脱。鸡肉芹菜也相忌,同食就会伤元气……”

        老医生还要背诵他的食物相克谱,李毅打断他道:“医生同志,我们等下再向您专门讨教相关的食物相生相克的知识,现在请您告诉我们,病人到底是吃了哪几样食物相冲相撞而中毒的?”

        老医生道:“就是鲫鱼和树豆花啊!这两样若是同时吃了,中毒必死啊!”

        李毅震惊道:“这两样东西不能同吃?那您的意思,就是说聂长征是因为吃了这两样东西才中的毒?”

        老医生道:“是啊!还好病人吃鲫鱼吃得少,不然就真的会抢救无效了。”

        一个陪护的同志说道:“聂长征说他不喜欢吃鲫鱼,只吃了一个鱼头,然而就喝了半杯茶。”

        李毅问道:“茶叶是哪里来的?这种树豆花,一般地方没得卖吧?”

        “茶叶是聂长征自己带来的。”

        李毅哦了一声,问医生道:“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老医生道:“我们对他进行了洗胃和相关治疗,病人暂时情况还算稳定,但还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李毅道:“我可以进去和他说几句话吗?”

        老医生想了想,点头道:“你一个人进去吧,别惊扰到病人。”

        李毅点点头,在老医生的带领下,来到聂长征的病房。

        病房外面守着两个安全组的同事,见到李毅到来,起身问候。

        李毅略微点头,跟老中医走进病房。

        聂长征躺在病床上,闭着双眼,呼吸平稳,但脸色寡白,像一个失血过多的重患。

        李毅请老中医出去,然后轻轻推了推聂长征。

        聂长征缓缓睁开眼,看到李毅,猛然一惊,叫道:“李毅,你想杀我吗?”

        李毅淡然道:“的确有人想杀你,但这个人不会是我。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我们又无怨无仇,我为什么要杀你?我的职责是查案,将犯人绳之以法,你的罪责,自有法律和党纪来惩治,我犯不着为你犯罪!”

        聂长征脸色一缓,显然认同了李毅的话,说道:“那你们查出来没有?是谁要害我?”

        李毅冷笑道:“谁要害你?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聂长征喃喃道:“不可能!一定是你们当中有人要害我!我吃你们的食物之后就中毒了!”

        李毅道:“我问你,你带进来的茶叶,是谁送给你的?”

        “茶叶?”聂长征愣道:“关你什么事?”

        “差点把你害死的,就是这茶叶!你如果再多喝半杯茶,你此刻就在鬼门关转悠了!”

        “胡说,这茶叶我常喝,一直都没有出过事!”聂长征道:“这是一种保健茶,虽然很苦,不过对身体有好处,可排毒降血压。我血压一直很高,自从喝了这种茶后,我的血压明显降低了!”

        李毅知道他不会相信茶叶也能杀死人,便把医生说的那番话向他复述了一遍,说道:“树豆花的确可以做茶,也具有保健的功效,但如果和鲫鱼一起吃,就会令人丧命!”

        聂长征做了个骇然的表情,说道:“你没骗我?”

        李毅道:“医生就在外面,要不要我喊他进来亲口告诉你?”

        聂长征道:“不必了,这一点我还是相信你的!但是,鲫鱼也是你们买回来的!怎么能怪我呢?更怪不上那个送我茶叶的人啊!”

        李毅道:“我怀疑那个送你茶叶的人,很早就怀了害你之心,这些茶叶,不过是一个杀人的诱饵,任何时候他要是想杀你了,只要喊你去吃一回鲫鱼,你就死翘翘了。还有一种可能,他早存了杀你之心,想让你在某个时刻,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在某张酒桌之上!还好你不喜欢吃鲫鱼,不然,你便有百条命,也神仙难救了!”

        听完李毅的分析,聂长征吓出了一身冷汗,李毅说的话十分在理啊!若不是自己命大,早就命归黄泉了!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些茶叶是谁送你的了吧?”李毅再次问道。

        聂长征沉默着,坐起身子,半躺在床上,说道:“给我一支烟。”

        “这里是医院,你不能抽烟!”李毅道:“回去后,随便你抽。”

        聂长征皱了皱眉,说道:“我想见我老婆和儿女!”

        “不行,现在你的处境十分危险,就连你吃的东西,都要经过我们安全组和医生的双重检验,才能进入这道门,你要是配合我们的工作,出院后,我可以安排你跟家人见上一面。”李毅说道:“如果你不配合,这样的机会,就会遥遥无期!”

        聂长征有些意动,张了张嘴,但还是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