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四十六章 中警局特勤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四十六章 中警局特勤

    作品:《官路弯弯

        聂长征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盯着李毅手里的录音机,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苏婉儿居然会录了音!早知道就该先叫人把她手里的东西拿出来了。

        他深深一个呼吸,冷声说道:“算你狠!李毅,你就算有这个东西,也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言语挑逗也算罪过吗?”

        苏婉儿道:“里面有他买我初夜的证词!他还说了,愿意给我一个好工作……”

        “住口!”聂长征叫道:“把带子给我!”

        李毅道:“聂长征同志,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聂长征道:“李毅,你到底想做什么?”

        李毅道:“如果不是你们这里有案子要我来查,我才懒得来你们西川省呢!现在不是我想做什么,而是你想让我做什么?”

        聂长征冷然注视李毅,说道:“把带子交给我,今天的事情当没有发生过。”

        “我要是说不呢?”李毅微微一笑,但这笑容里没有丝毫的感情。

        “李处长,我相信你应该明白,这里是我的地盘。”聂长征身躯一挺,发出一股无形的威压。

        “聂省长,我也相信,你应该明白,这里是执政党的地盘!这里由党说了算!”李毅的笑容变成了一种讥诮的笑。

        “你胆子真大,你以为你吃定我了吗?哼!就算我肯放过你,只怕这家店子的主人也未必肯放过你!”聂长征大手猛然一挥。

        包厢里忽然涌出十几个彪形大汉,每人手中都挥舞着一根长长的铁刺。

        这间包厢居然是特别建造的!

        那个古典样式的壁厨,居然有一扇门可以通到另外一个房间,而那幅挂画的后面,也有一个门,里面藏着七八个大汉!

        这样的布局,一是可以随时保护房间里的人,二是可以随时监控房间里的人!

        风流才子们来到这里面消谴,却不知道有人在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这让李毅想到了那座著名的七层红色小楼!

        如果历史没有改变轨迹,那座小楼应该已经在去年九月就拔地而起了吧?

        这座巴黎夜语休闲会所,比起那座小楼来,不遑多让啊!

        聂长征一个堂堂正正的副省长,居然会在这里拥有一间这么奢侈的豪华客房,而且大手一挥,就有人出来为他拼命!

        这是什么情况?

        面对这么多凶狠的打手,李毅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有一种嗅到了腥味的猎人般的刺激和快乐!

        这些打手的出现,让李毅确证,这个聂长征,屁股绝对干净不了!只是扒下他的裤子,就可以看到他满档子都是金黄色的——那个东东。

        聂长征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冷笑道:“各位,接下来就不关我的事情了,你们的所作所为得罪了这里的老板,这些人全是老板的哥们。你们自己去跟他们谈判吧!”

        “聂长征,你还想跑吗?我告诉你,我要上报中纪委,对你实行双规!”李毅冷笑道。

        “双规我?等你有命离开这座会所再说吧!哈哈哈!哦,忘了告诉你,这些兄弟都是些不要命的家伙!”聂长征站起来,准备离开。

        “你想做什么?”任如大叫道:“你身为副省长,难道要知法犯法吗?”

        “我刚才已经声明过了,这里的事情,与我无关,是你们跟这里的某位大老板之间发生的冲突。就算事后有人问起我,我也会有不在场的证据!”聂长征浮起一抹阴冷的笑:“在这座楼里,死几个人算什么?隔上一段时间不死人才不正常呢!”

        聂长征的话,让任如和苏婉儿花容失色,身子往后缩了缩。

        李毅还是淡定的坐着,因为他看到钱多动了。

        钱多跟着李毅,能使用功夫的时间很少,在柳林镇那会,还偶尔要动一下手,在临沂县里,也就跟阿酷过招时,略微展示了一下身手,他一身的功夫,早就憋得手痒痒了!虽然每天都要练功,但没有实际散打来得过瘾啊!

        上次在桑榆店里打几个小流氓,只是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今天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正好可以拿来练练手!

        嘭!啪!哔!

        哎呀!哇!

        妈啊!

        我的娘啊!你怎么只给俺生了两条腿?

        一阵乱响,只见钱多的人影在眼前闪动,动作干净利落,招招击中人的要害穴位!不是击晕人的太阳穴,就是让人暂时丧失战斗力的膻中要穴!要么踢人的膝骨,要么切人的小臂,中者要么倒地不起,要么呼爹喊娘!

        一个打手举起长刺,刺向李毅,李毅抓起桌上的茶壶,反手甩了过去,那人正想拼着被茶壶一击的痛苦,也要制伏李毅,但刺到半路,就被不知从哪里伸出来的一只脚踢中了腹部,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钻心入髓,手一松,那根长刺就掉落在地上,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李毅甩出来的那只茶壶,擦着他的脑袋飞向后面,正在砸在一个打手的脸上。

        这茶壶是瓷器的,里面又有滚热的茶水,这一下打结实了,那人顿时晃了两晃,一头栽倒在地上。

        钱多嘿嘿一笑,百忙之中不忘竖了竖右拇指:“高明啊!毅少!”

        李毅道:“小心后面有人!”

        钱多道:“怕他什么!”头也不回,一个反踢脚,正中身后那个打手的手腕,把他手中的长刺踢落在地。钱多的身子凌空一个翻滚,双脚踢在那人的脑袋太阳穴处!那人来不及闷哼一声,就栽倒在地。

        “嗬!”聂长征惊讶了,他原本还站在一边,想看看热闹,却不料看到了钱多这出精彩的个人武术表演!

        转眼间,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就被黑小子钱多全部放倒在地!

        小估了李毅这小子!只带一个保镖,居然是中央警卫局的特勤!

        中央警卫局,是一个神秘的存在。

        而其中的特勤,更是精英中的精英!

        聂长征经常到京城去,也面见过不少首长,对这些特勤人员并不陌生!以钱多的身手来看,绝对是中央警卫局里百里挑一的好手!这些人一般只负责国家级重要人物的安全护卫!

        因为太过震撼,聂长征一时之间竟忘记要走出去。

        李毅还是端坐在原处,冷冷的注视着聂长征:“聂省长,对不起了,请坐下来吧!我想现在就可以对你实行双规行动了!”

        “你!”聂长征刚走到门口,就被钱多拖了回来,按坐在座椅上。

        聂长征看着满地打滚的打手,再看看一脸黑气却大气不喘的钱多,重重的冷哼一声,说道:“李毅,我真的小看你了!”

        李毅笑道:“我本来年纪就很小,被人小看也是很正常的。但我从来不敢小看我的对手!因为有时候你小看一个人,会被这个人要了命!”

        聂长征一甩头,说道:“这个同志再能打,也只有一双拳头,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他就算能打倒十四个人,他还能打倒四十个人,甚至一百四十个人吗?”

        李毅微笑着问钱多:“你能吗?聂省长想考较你的功夫呢!”

        钱多抽了抽嘴角,瞪着聂长征,嘿嘿一笑:“你有吗?”

        “哈哈!有志气!”李毅笑道:“聂省长,你听到没有,只要你有,不管多少,他都接下了!”

        聂长征不愧是久经风浪的人,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谈定如初。只见他冷笑一声,伸手按了按他座椅旁边的一个扶手。那里可能是一个什么报警器之类的开关装置,他按下去之后,走廊外面立时传来一阵很特别的鸣叫声音。

        聂长征道:“等着吧,会有人来收拾你们的!”

        率先跑进来的,是两个衣衫不整的三十多岁的男人,这两个人看了看房间里的景象,大惊失色,一迭声的大叫道:“聂省长,聂省长,您没事吧?”

        李毅猜测这两个家伙肯定是聂长征的秘书和司机。

        秘书和司机,是领导身边最贴心的两个人,什么才叫做最贴心?

        就跟聂长征这般,能一起逛会所,一起泡小姐!领导有什么事,可能会瞒着一般的下属,会瞒着上级领导,会瞒着朋友,甚至会瞒着所有的亲人,包括妻子和儿子,但对司机和秘书,却会告诉他们。领导也是普通人,他们做事情,也需要帮手,而司机和秘书,无疑是最好的助手!

        这也是领导身边的司机和秘书格外吃香,容易得到升迁的关键。

        当然,这样的司机和秘书,一般都是领导十分器重的人,通过了领导的重重考验和测试。

        聂长征看到他们两个,挥了挥手,说道:“你们站一边去!别挡住别人进来!”

        那个家伙正要询问是谁要进来时,身后响起一阵雷鸣般的叫声:“让开,让开!哪个不开眼的小兔崽子,敢在我们308房间闹事?兄弟们,抓住了往死里打!”

        这话声一落,就有一阵轰雷般的喊声应道:“是!请蛇老大放心,他就算插上翅膀,长出三头六臂,也休想逃出巴黎夜语!”

        李毅和苏婉儿等人骇然抬头,看到哗啦啦一阵响动,几十人像潮水般涌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