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四十二章 于千万人中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四十二章 于千万人中

    作品:《官路弯弯

        让李毅失望的是,这个电话并不是他所期待的人打过来的,而是苏婉儿。

        李毅问她有什么事情。苏婉儿踟蹰着问他,今天是三天的最后一天了,那个交易什么时候完成。

        李毅心情正不好呢,对着电话机骂了几句,大意是你就这么想被男人骑之类的恶心人的话语。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又响起来,还是苏婉儿打过来的,她说那个男生已经出国了,她跟他和平的分了手。

        李毅冷笑着说,和平个屁,你们吵架的时候,我都看见了。那种男生,也就你这傻女生会这么对待他,我要是你,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

        苏婉儿就说,李公子,就算你看不上我,但我是个讲信用的人,你既然付出了钱,你就放心吧,初夜我还是会替你保留的,一直保留下去。

        李毅说,你有病吧,谁稀罕你的初夜呢!什么不懂的学生妹子!

        有一半句话李毅没说出来,自己的计划泡了汤,跟她的学生身份有一定的关系。李毅和她演得再高明,但卢少峰等人还是会对苏婉儿进行调查的,当得知她的学生身份之后,对李毅刻意装出来的花花公子的意图就看穿了几分。

        李毅骂完她,听着电话里的盲音,心情莫名就好了许多。心想一个人的郁闷和压抑情绪不能闷在心里,必须发泄出来才能舒畅。

        把电话扔到茶几上,李毅打开电视观看节目。电视里,那个见过一面的主持人安迪,正在播报一则新闻,讲的是一个女大学生,被男友抛弃后,想不开就跳楼了!

        李毅猛然一怔,自杀?

        想起刚才苏婉儿那种沉静的说话语气,又想起她说的话来,“就算你看不上我……初夜我还是会替你保留下去,一直保留下去。”

        “不好!”李毅叫了一声,来不及关电视,抓起车钥匙就下楼。

        上了车,李毅拨打苏婉儿的手机,但是提示已经关机。

        李毅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更加强烈了,车子开得跟飞似的,连闯了几个红灯。还好专案组调集的这几辆车子,挂的都是特权车牌,就算闯红灯,也没有人来管。

        开到西川省音乐学院门口,李毅将车子胡乱一停,就往学校里面冲,但进了校园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晓得苏婉儿的班级,更不知道她的宿舍。在校园里逢人便问,连问了二十几个人,也没有见到认识她的人。

        李毅找到学校保卫处,询问苏婉儿的宿舍。

        保卫处的人并不买他的账,反过来审问,问他是苏婉儿的什么人。李毅说是她的远方表哥,有急事从家里赶过来找她。保卫处的人就问了,你既然是她的表哥,怎么连她是哪个班级哪个宿舍的都不晓得?又警告李毅,像他这种冒充亲友前来学校泡妞的二流子,他们见得多了,识相的就赶紧走人,不然就要抓起来关禁闭!

        李毅跟他们无法沟通,只得再次找学生去问,这次他学乖了,先问到女生宿舍楼,然后再一栋一栋的去询问。

        半个小时过去,差不多全校的人都知道有个男生在疯狂的寻找一个叫苏婉儿的女生了。

        李毅正站在一栋宿舍楼的出口处,出来一个人,就上前比手划脚的询问,问他们认不认识一个叫苏婉儿的女生。

        “喂!你找我?”身后一个熟悉的带着糯糯口气的女生喊道。

        李毅回过头,看到苏婉儿就站在自己身后,左手提着一个塑料袋,右手拿着一根冰棍,正用腥红的舌头在舔吃。

        “你去哪里了?”李毅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湿透了。

        “我去买点东西啊!”苏婉儿笑道。

        “你怎么不接我电话?”李毅冲上前质问。

        “电话响了吗?”苏婉儿放下袋子,从兜里摸出手机来,扬了扬,说道:“是黑的。什么也没有了。”

        “没电了!”李毅哭笑不得:“我忘记把充电器给你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

        “你还以为我想不开,跳楼自杀了?”苏婉儿笑道:“我才没那么脆弱呢!我也想通了,与其等到毕业之时一起失恋,还不如先尝尝失恋的滋味吧!”

        “你很坚强!”李毅拿衣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苏婉儿把手里的冰棍往李毅嘴里塞:“看把你热的,快降降温吧,小心中暑。”

        “你失恋了还能笑得出声,还能出去买吃的?我真佩服你了。”李毅吃了一口冰棍,说道。

        “好吃吗?”苏婉儿道:“我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情绪——我把这个月全部的生活费全花光了!”

        李毅道:“全是你的口水味道。”

        “扑哧!”苏婉儿笑道:“走吧,我们去坐坐。”

        “可以去你宿舍?”

        “你想得美,我们去操场边坐坐吧。”苏婉儿笑道。

        李毅帮她提着塑料袋,问道:“买的什么东西?花了你这么多钱?”

        “我一个月生活费很少的。”苏婉儿笑道:“你给我的钱,我全部给他了。”

        “你傻啊!他不是只要三万吗?”李毅瞪眼道。

        “我怕他在那边没钱买饭吃。”苏婉儿抬头看天,天上正好有一轮圆月。

        “你说你值得吗?他都不爱你!他要是真的爱你,就不会拿这笔钱出国!他喜欢的是国外!”李毅叹了一声。

        两个人在操场边的台阶上坐下来,晚风徐风,传来一对对校园情侣们的喁喁私语。

        操场旁边的小树林,永远是校园里最美的一道夜景。

        “我也是在他走了之后才明白过来,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苏婉儿道:“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爱我,至少,我是爱过了,也真诚的对待过我的爱情了。这便足够了。”

        “没看出来,你很豁达。我还以为,你是那种执着的人。”李毅道。

        “你很执着,但我不固执。”苏婉儿道:“不知道我的生命之路会有多长,到什么时候会停止,只是这一路走来也已经停了又停,因为在某一处又某一处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等在那里的人。或许遇到了一个人,他等在那看着我轻快的说‘嗨,等你呢!’然后漫天云霞中我们蹦蹦跳跳两只雏鸟一样欢快,什么都来不及想什么都来不及打算就那么边走边玩……”

        李毅微微闭上眼,听着她用那清纯的青春的声音,朗诵出这么优美伤感的文字:“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李毅睁开眼睛,静静的看着她。

        她也偏过头,用手撑着下巴,看着他,说道:“你说得对,那天,当你挑中我,并用你那忧郁多情的眼神注视我时,我似乎能听到你在对我说,‘嗨,等你呢!’……”

        李毅伸出手,去触摸她的手,两只手在夜风里紧紧相握。

        “李公子……”

        “叫我李毅吧。李公子这个称呼太过风尘。”

        “但你就是我的公子啊。”苏婉儿笑道:“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唔,还好吧。”

        “你以后如果还需要我帮你演戏,你随时可以喊我去。”苏婉儿道。

        “我想,以后都用不着了。”李毅道:“猎物并没有上钩。我的计划失败了。”

        “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苏婉儿道:“对我也要保密吗?”

        “我是一个中央纪委的一名工作人员,来西川省调查一桩**案子。”李毅笑道:“现在我的身份已经没有保密的必要了,明天,我们就会展开行动,对几个相关的官员进行双规。”

        “中央纪委?是不是很大官?”苏婉儿扑闪着眼睛问。

        “官不大,但职权很大。跟古代的八府巡按一般。”李毅笑道。

        “那你能不能去查查巴黎夜语休闲会所?”苏婉儿急切的问道。

        “巴黎夜语休闲会所?”

        “就是你我相遇的那个会所啊!”苏婉儿道。

        “呃!那个会所怎么了?”李毅知道那个会所的老板,上可通神。

        “我认识的个同校女生,也曾经在那里面工作过……我也是听了她们的介绍,说那里面可以赚到大钱,这才到里面去工作的。不过,我幸运,去的第一天,就碰到了你。但那些女生就没这么好运了。”苏婉儿轻轻咬着嘴唇说。

        咬嘴唇是她的一个习惯动作,小小洁白的贝齿,咬在红樱樱的嘴唇上,说不出来的性感迷人。

        “那她们怎么样了?”李毅问道,心想这种事情,还不是你情我愿的,你们若是自爱,不去那地方,谁还能逼你们去不成?

        “她们,她们过得都很凄惨!”苏婉儿想了想,用了这么一个词语。

        “这不可能吧,那里面的消费可不低,那里的小姐,每天的收入,就够普通人一个月的收入了。”李毅笑道。

        “你这是看不起我吗?”苏婉儿寒了脸,挣脱了李毅的手,低下头去。

        “没有的事,你说吧,我听听看。”李毅连忙说道,心想且听听她能说出什么凄惨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