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八章 买你三天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八章 买你三天

    作品:《官路弯弯

        沈城拍着李毅的肩膀笑道:“出来玩,就要放开嘛!”不由分说,叫进侍者,在楼上开了两个房间,拉着李毅往上面走,边走边说:“李毅,在这里,我可是地主,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要是不招待好了你,我爸爸会宰了我的。”

        李毅摇头笑道:“沈姥爷要是知道你是怎么招待我的,估计也会宰了你。”

        沈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不说,我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李毅道:“要玩你玩,我真的还有工作。”

        沈城凑近李毅耳朵,低声道:“其实嘛,是我爸管得紧,我已经很久没进来玩过了,今天若不是搭帮你,我也不敢进这门呢。你就当帮我的忙,好不好?你待会跟小姐做什么都好——呵呵,谢谢了!”

        李毅轻叹着摇摇头。刚出电梯,看到三个男人一前两后的往电梯口走了过来,沈城嘻嘻一笑,扬了扬手,算是打过招呼。走在前面那个男人,五十多岁,头顶谢了一小半,他有些尴尬的扬扬下巴,两个人都不说话,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毅察言观色,又看那个男人的气质风度,心想这个人是谁?聂长征?

        李毅脑海里飞快的转动,忽然伸手搂住了婉儿的腰,感觉到她的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来扳李毅的手,李毅用力一拉她,将她拉近自己,低声道:“别说话,别动!轻轻靠在我怀里。”

        这个男人的声音仿佛有一股魔力,婉儿情不自禁的将身子轻轻靠在李毅的身上。

        李毅也对着那个男人笑了笑。

        那个男人看了李毅一眼,脚步并不停留,一直往前走,走了几步,他倏然回身,蹙额问道:“刚才跟沈家小子在一起的那个人,有些面熟啊?”

        身后一个平头男子恭敬的答道:“好像就是那个叫李毅的!我今天早上看过他的资料,里面有他的相片。”

        “哦,是吗?”谢顶男人道:“他跟沈家是姻亲,看来跟沈家小子一样,也一个酒色之徒,这种人也被派来西川?中纪委没人了吗?哼!”

        三个人复又前行走进了电梯。

        李毅佯装跟婉儿说话,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这一切。跟钱多学唇语久了,多少也能猜测个五六成了,加上联想,基本上能够猜出他说话的意思来。

        沈城拍拍李毅的肩膀,笑道:“看到没有,那就是我们刚刚调侃的那位。”

        李毅心想果然不错!说道:“真看不出来啊,他好这个调调,居然也能一直身居高位。”

        沈城哈哈笑道:“一个人能不能坐上高位,跟他的本性和爱好没有多大的联系。我还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呢!历史上,哪个皇帝不风流?人不风流枉少年!风流并不只是一种发泄,更大的是一种征服的满足和快乐!”

        李毅道:“你的风流理论,留着将来教你儿子吧!”

        走到了房间门口,沈城嘿嘿一笑,挥了挥手,搂住两个小姐进去。

        李毅搂着婉儿进了房间后,就松开了她,问道:“你真是头一次出来卖?我手摸在你的腰间,感觉到你整个人都在颤抖。”

        婉儿绯红着脸,略含怒意的点点头,显然对李毅说的那个“卖”字十分恼火,但又无可奈何。

        李毅问了个一般男人在这个时候都会问的问题:“为什么出来做这个?”

        “我有我的难处,你就别问了。公子,我这是真正的第一次,所以,我的要价也是很高的。”婉儿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终于说出这句话来。

        李毅在房间里的椅子上坐下来,点着了烟,他本就没想过要和她发生一点什么,听到这话,倒来了兴趣,问道:“哦?要多少?”

        “三万!”婉儿轻轻咬着嘴唇,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少于这个数,我不……做。”

        李毅笑道:“正常来讲,一次也就三百吧?就算你们这里的女人很高级,八千算不算顶了天?嗯,真是处的话,能卖个一万,也就错不多了。”

        “我一定要三万。”婉儿双手护在胸前,说道:“少了我不做。”

        “你错了。”李毅道:“依你的条件,不只这个数。”

        婉儿却听成了“不值这个数”,她脸上闪现一丝失望神色,站在李毅面前,沉默着不说话,良久才开口说道:“我一定要三万的——但我可以多陪你一天。”

        李毅愕然,继而笑道:“你是不是需要办一件事情,急需三万块钱?”

        婉儿轻轻点了点头。

        李毅拉开自己的皮包,看了看,笑道:“这样吧,我给你五万块钱,包你三天,怎么样?在这三天里,你都要听我的话,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真有五万块钱?”婉儿有些急切地问。

        “真有啊。”李毅呵呵一笑。

        “嗯!”婉儿只是低声应了一声,便动手脱衣服。

        李毅叫道:“慢着!”

        “公子,你不是要……”婉儿生怕李毅反悔,她也知道,这么慷慨的金主,可不是常常能碰见的。

        “我说过,你要听我的话。我有叫你脱衣服吗?坐下来,我问你答。”李毅指了指旁边的座椅。

        “公子,你想先聊聊天啊?”婉儿微笑着在李毅身边坐下来。

        李毅问她:“是本地人吗?”

        “是。”

        “你们那里有没有水库或者堤坝?”

        “公子,你喜欢旅游啊,喜欢看山清水秀的地方?我们家乡有很多水,大水库倒是没有,但小溪啊,江河啊,都有。”

        “这么说,长江也流经你们那里?”

        “当然啊,我们家就住在长江边边上呢!”

        “你们那里的堤坝牢固吗?渗水吗?”

        “不涨大水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你们那里涨过大水没有?”

        “年年都涨水,家里年年都要被水淹一次。”

        “如果是涨特大洪水的话,那你们那里岂不是就危险了?”

        “每年汛期涨的那个水还不算大水啊?”

        “你们家是哪个地方?”

        “洞江县。”

        “洞江县?”李毅猛然怔住,在他前世的记忆里,对即将到来的洪水,能记住的几个地名里,就有这个洞江县!“你们洞江县,是不是位于锦城的南边?”

        “是啊,公子,你去过我们那里啊?”婉儿见李毅并不是那种急色的人,也慢慢的放松下来,跟李毅聊起家常。

        “我没去过,但我听说过。”李毅蹙紧双眉,看着婉儿的脸,说道:“如果有可能,把你家里人都迁走吧!”

        “迁走?为什么?我们祖祖辈辈都住在那里呢。就算我们家里每年都会被淹一次,但我家人还是不愿意离开家乡。再说了,背井离乡,我们去哪里啊?”

        李毅无奈的掸了掸烟灰,说道:“我再想想办法吧,希望能够解决你们那边的问题。”

        婉儿睁大双眼,看着这个一脸忧色的公子,听不懂他话里的含义。

        李毅半躺在椅子上,回想着这两天到西川来的所见所闻,心绪飘渺。心想总理派自己下来,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要说红色背景,中纪委里有的是人,要说高官,比自己级别高的多了去,要说办案的手法和方式,自己完全是个新人,中纪委里多的是经验老到的老纪检同志。

        究竟是为什么?偏偏把自己从临沂调开,给自己这么一项任务?

        而且,爷爷似乎是知道的,并且同意了!

        西川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自己来处理?李毅还没有自恋到以为总理真的如此看重自己,天朝这么大,比自己聪明的人海了去了!

        “公子,公子。”婉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李毅拉回思绪,看看时间,说道:“差不多了,走吧。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我,这三天,你是我的,你要随叫随到。”

        “我只有一个宿舍的电话。”婉儿怯怯的道:“公子,你今天不用我吗?”

        “用这个手机吧!”李毅从兜里翻出一个以前用的老款式手机,递给她:“这三天,不管你是在上课,还是跟男朋友在约会,我的电话一响,你就要到我要求的地点来。”

        “公子!”婉儿还想说什么,被李毅打断了:“好啦,我要走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的处,要为我保留!这可是我花钱买下来的。”

        婉儿羞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结账的时候,总台告知,他俩的单子,已经有人替他们买了。

        沈城嘿嘿一笑:“哪个哥们这么够义气,做好事都不留名呢!”

        李毅摸了摸下巴,饶有深味的笑了笑,。

        从会所里出来,李毅拍了沈城肩膀一把,说道:“脚软了没有?”

        “小看我不是?这样的妞,别说两个,便是四个,我也能纵横千万里!你呢?雏的滋味不好受吧?呵呵,我就搞不懂,怎么这么多男人有处子情结?女人的第一次,都是又痛又无爱,那样有什么趣味可言啊?我就不喜欢青涩未开的妹子,李毅,你知道吗,其实最好的女人,是那种良家……”

        沈城还在喋喋不休,李毅甩甩头,快速的离开他,招了一辆的士,钻进车子,挥手道:“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