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五章 官权社会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五章 官权社会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误会?怎么可能啊?如果你一家部门跑进来说要抓人,我还能相信你们走错了店,进错了门。但是,你们现在是公安、工商、税务、卫生、消防五部门联合执勤,这么多人,难道也能找错地方进错房门?那就未免太过儿戏了吧?刚才你们聚在一起商量,说要把这店铺封了,把人拉走,限期整改啊!”

        赵志伟冷冷的注视着这几个部门的负责人,这些家伙,真是不长眼睛啊,别说李毅跟沈省长的这层关系,便是没有这层关系,单凭李毅的身份和职务,他往哪里一站,各地官员避之唯恐不及,这帮小兔崽子倒好,扎成堆的往李毅跟前凑热闹,唯恐李毅看不到锦城市的阴暗面!

        沈泽霖得知李毅率人来到锦城的消息后,还是有些担心的,因为他摸不准李毅这次下来,是要查什么。按理说,李家和沈家现在是姻亲,李毅既然是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又要来锦城,于公于私,怎么说也要跟自己打声招呼吧?但李毅居然悄悄的带队来到了锦城!这其中的意味就非常深刻了!难道有什么事情,是要瞒着自己动作的?这么一想,他就坐不住了,马上安排自己的秘书前来找李毅。

        一切不稳定因素,只有放在自己的视野里,才能让人觉得安心!

        赵志伟沉声道:“你们这许多人,到底在搞什么鬼?跑到这里来开大会吗?”

        几个人都不敢出声。

        李毅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十分蹊跷,如果说市场管理处代收费是合理的,那么,你们工商税务为什么还要跑来收费?现在你们既然跑过来收费,又说这个店子以前从来没交过相关费用,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市场管理处代收费用,根本就是不合法的?这个市场存在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你们工商税务难道直到今天才知道这个不合法的存在?这么大的市场,一年要少收多少工商管理费和税收?这么大的行政漏洞,你们就没有发现?”

        赵志伟道:“去把市场管理处的负责人叫过来!”

        同时,赵志伟要求各个部门的局级负责人赶过来。

        市场的一位刘姓经理人过来后,做出如下解释:“市场刚成立时,为了吸引商户驻扎市场,商户的税都由市场自己掏钱交给税务机关。但自从94年12月份开始,市场不再承担商户的税费。受锦城国税局的委托,由市场代收商户的税费上交。工商管理费用也是如此。”

        随即,工商管理部门和税务部门相关负责人来到后,都证实了这一点。

        李毅道:“既然如此,那么,商户都是交了税费的啰?你们今天跑过来查税查费,又是什么个意思?”

        那些部门的局级负责人说,从来没有派人来这里查过税费,这家市场本就是市里重点关照的对象,在税费方面给予了诸多优惠,为了繁荣市场经济,给商户们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相关的执法检查队从未到过这边来,就算有事情,也是直接跟市场管理处沟通。

        当李毅提及按半月收费的事情时,几个负责人更是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口否认,绝无此事。

        赵志伟严肃的说道:“我不管你们哪个环节出了差错,都必须尽快进行整改清查!多收上来的钱,必须如数退还给商户们!这件事情,我会向沈省长做一个口头汇报,并会持续关注这件事情的进展情况。”

        市场管理处的刘经理狠狠剜了皮哥一眼,皮哥心里一咯噔,暗想今天这事情办砸了!

        几个部门的负责人都相继应承,愿意整治各自部门的手下和不正之风。

        最先赶来的那些执法队员,不过是受了皮哥的好处,赶过来作威作福,想以势压人,此刻一个个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低着头,垂着脸,大气不敢出了。

        李毅道:“还有一件事情值得你们注意,市场代收税费,却没有开具相应的税票,这也是管理上的一个漏洞。”

        锦城国税局驻市场的工作人员解释道:“由于市场商户众多,税务工作人员有限,锦城国税局委托市场收取相关税费统一上交。由于委托收税工作任务繁重,没有专门的人前来经办此事。如果商户需要税票,可以直接向驻场的税务工作人员索取。”

        李毅冷笑一声,心想你们半个月来收一次费用就有专门的经办人,送一张税票就没有人了?但他也明白一个道理,水至清则无鱼,这种事情,只要提醒了相关部门注意就行了,真要一管到底,那就不是自己的工作范围了。

        接下来,李毅扫视一下皮哥等人,说道:“这几个人,跑到店里来行凶,行凶之后,又纠集这么多执法部门前来骚扰,我怀疑其中存在官商勾结和黑色内幕,请你们有关部门严厉查处!”

        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连声答应,指挥人把皮哥等人带回局里审查。

        事情至此也算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事情,就只能交给锦城方面去处理了。李毅只是一个过路人,若不是因为身披中纪委的光环,哪里轮得到他来插手管这些事情啊?许多内幕,人人皆知,只是彼此心照不宣罢了。李毅现在碰到了这事情,就顺手管一下,不然,这种情况也就会持续下去,不知要到哪年哪月才会有人关注有人来管理。

        商人在权力面前,是何其的无助和弱势,由此可见一斑。难怪很多有钱的商人,都要挖空心思,花费大把金钱,想在政协和工会等政府部门担任一个职务,不如此难在这个官权社会上吃得开啊!

        此间事了,李毅叫钱多留下来,自己坐赵志伟的车子离开。钱多本想和李毅一起离开,但李毅说道:“这里的事情还没有完,你留在这里照看一下,小心那些地痞流氓还来扰事。”钱多心想李毅跟省长秘书在一起,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便点头答应了。

        沈泽霖哪里在忙什么啊,早就在锦城某星级大酒店里订好了座位,等待李毅的到来。

        李毅一进门,沈泽霖就从座位上起身,作势要迎过来。

        李毅虽然是中央来的人,但毕竟只是一个处级干部,而沈泽霖却是一个正省部级领导,比自己大着好几级呢!人家起身相迎,那是他做出来的姿态,但李毅不能不懂事,不可能如此自大,拿捏架子,那就落了下乘了。更何况,从小叔那一层关系来说,沈泽霖更是自己的长辈呢!在他面前,李毅是不能托大的。

        李毅紧走几步,在沈泽霖刚起身时,就走到了他面前,呵呵笑道:“沈姥爷,您好!”

        这声称呼也是有讲究的,自己身负使命,来锦城公干,现阶段来说,是必须要保密身份的。现在如果公开以工作身份跟沈泽霖见面,多少有违纪律。但以晚辈的身份跟长辈见面,就没有这个顾虑了。

        沈泽霖身材很高大,五十七八岁,但有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不知道有没有染过,整个人显得十分精神。

        他呵呵笑着,一手跟李毅相握,左手轻轻拍拍李毅的胳膊,说道:“李毅,久闻大名啊。奕岑常跟我提起你,说你是她见过的最有才华的年轻人!”

        李毅谦虚的道:“小婶子谬赞了。她那是爱屋及乌呢!”

        沈泽霖呵呵一笑,指着身边一个年轻人说道:“这是我儿子,沈城,奕岑的弟弟。沈城,快来见过李毅。”

        沈城年纪并不大,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长得五大三粗,跟他爸爸长得并不太像,比起他姐姐深奕岑来,长相就相差很远了。

        如果论辈份,沈城要算李毅的长辈。沈奕岑现在是李毅的长辈,也就是说,李毅跟沈奕岑的儿子应该是一个辈份的!也就是说,对沈家人的称呼,他要随小叔儿子来喊。他喊沈泽霖一声姥爷,倒也无所谓,毕竟沈泽霖年纪有那么大了,可是要喊沈城这小毛头一声“舅舅”,李毅就有些开不了这个口。

        沈泽霖仿佛看穿了李毅的心思,呵呵笑道:“你们年轻人,不要拘泥于辈份细节,就以姓名相称吧!”

        沈城微笑着伸出手:“李毅,你好。”

        李毅嘿嘿一笑,跟他握手:“沈城,你好。”

        三人落座,李毅笑道:“沈姥爷,恭喜你啊,小婶子已经怀上了,你很快就要当外公了。”

        沈泽霖笑道:“奕岑已经打电话告诉我们了,我正盼着她早日回国来呢!”

        李毅笑道:“我听小叔和小婶的意思,是打算在国外生下来。”

        沈泽霖道:“这怎么可以!难道他们还想让我的外孙入米国籍吗?”

        李毅道:“入不入米国籍,我就不知道,但他们说外国的医疗条件好,打算在那边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乱弹琴,生个小孩,用得着什么医疗条件?想当年,她妈生她时,还是在牛棚里接的生呢!也没见她缺胳膊少腿啊!”沈泽霖双眼一瞪,不怒自威。

        李毅心想,看来这位沈省长,骨子头里老派得很啊!他喊自己来,不会只是聊聊亲戚之谊这么简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