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十六章 临危受命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十六章 临危受命

    作品:《官路弯弯

        总理和蔼的笑道:“李毅,我刚才还跟你爷爷聊到你。”

        李毅道:“是不是我某些工作没有做好?让首长操心了。”

        总理轻轻摆了摆手,笑道:“你做得很好。内参转载你的那几篇文章,我都详细的读过了,写得很用心啊!”

        李毅心想,首长并没有评论那些文章写得好或者坏,而是说写得很用心,这有着什么特殊的含义?

        就在他还在为这件事情思索之时,总理的话又跳跃了:“你上次那个水利工作的报告,还记得吧?”

        “记得。”李毅连忙专注心神,听总理说话。

        “你在基层,得知的信息比我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要看得清楚,你能不能跟我谈谈,你在下面看到的水利工作的实际情况?”总理温和的问道。

        李毅应道:“首长,基层的水利工作,整体上还是很好的。”

        总理摇手道:“李毅,今天我来这里,是以私人身份前来看望老首长,跟你偶遇,也算是一种缘分,今天我们就是家常聊天,不兴那些虚套。你有一说一,不要怕说出什么难堪的实情,怕我这个总理难为情。”

        李毅还真存了这份心思,被总理一语道破,便笑道:“首长……”

        “你叫我首长,就还是存了向领导汇报的心思,我怕你会藏着掖着啊!这样吧,现在是私人聚会场合,你就叫我爷爷吧,我比你爷爷虽然小一些,但论年纪,还是可以当你爷爷的。”总理笑道:“我孙子比你也小不了几岁呢!”

        李毅不敢放肆,目询爷爷,李老爷子微微颔首。

        李毅恭敬的喊了一声:“总理爷爷。”

        总理呵呵笑道:“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啊!”

        李毅也笑了,想起上次去水督办,欧阳谨萱和邵国平跟自己说过的情况,心想这些情况必须反映给总理知道,不然,明年大洪水一到,就会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便是就把自己了解的情况说了一下。

        总理听得很认真,说道:“李毅啊,你还是怕我生气,没有说出最实在的话来啊!”

        李毅不敢接口,只是垂首聆听。

        总理左手放在腿上,轻轻的按动,说道:“我了解到的情况,比你说得更加严重。”

        李毅微微抬头,心想原来总理什么都知道了,汗一个!想了想,然后小心地说道:“人都是有惰性的。还有一句话,叫做上行下效。中央严抓狠打,下面的官员就会努力一会,中央一松懈,下面的人也就放松了。洪水和险情,毕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为了一个可能有的东西,却要投入那么大笔资金和人力物力,大部门主官们都会觉得不值,宁可把这笔钱挪作它用。”

        总理道:“李毅,你说得对。人都是有惰性的,普通人的惰性,只会危害到他个人或者家庭,但我们身为官员,如果也有这种惰性,就会害倒一大片人!”总理说着,伸手用力一挥。

        李毅看到他脸上严肃的表情,心想不知道他了解多少情况,又了解到什么程度?据邵国平映,许多水利建设维修的专项资金,都被下面的官员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挪用,有的地方甚至是全额挪用,没有花一分钱在相应的水利设施上。

        这些官员目光短浅,把专项资金挪用做其它短期建设,他们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却顾不上那隐藏的祸根!

        “总理爷爷,百年一遇的大洪水,甚至是千年难遇的大洪水,并不是危言耸听的造谣,我国历史上,大面积的灾难性洪水,每隔一段时期,就会爆发一次。水利工程本就是以预防为主,如果临到口渴再去掘井,那就迟之晚矣!”李毅说道。

        总理道:“总有许多人,不顾国家政策,不管人民死活!这些人,不下重手惩治,他们是不会感觉到疼痛的!”

        李毅沉吟着说道:“总理爷爷,吏治的艰难,自古皆然。要想达成更加有效的办事效率,加快法治和法制的进程,迫在眉睫。而我国是一个地域广袤、民族众多、情况复杂的发展中国家,法治的进展又不能操之过急,急则生乱,乱则生变。我们只能循序渐进的,有步骤的进行……”

        难得有这样一个好机会,李毅自然不会放过,把自己平日里所思所想的一些心得体会,结合前世的记忆和今生的经验,形成一些观点,说给总理听。

        总理听得很认真,跟李毅商谈相关的事情,探讨相关的论点。他给人的感觉,完全没有一点架子,总是面带着慈祥的微笑,用一种清楚而舒缓的语调说话,使人觉得如沐春风。

        林馨泡好茶后,就一直安静的坐在李毅身边,保持微笑,很少说话。看着未婚夫神采飞扬,谈笑风生,在首长面前侃侃而谈,言之有物,她觉得比自己出风头更开心。

        总理在离开前,对李老爷子说道:“老首长,你有一个好孙子啊!我想借他用用,不知道老首长肯不肯?”

        这正是李老爷子急着喊李毅回来的用意,就是为了让总理相中李毅,委以重任。但他只是哈哈一笑,说道:“我对他下一步的去向,早就有了计划,你现在问我要人,岂不是打断了我的计划吗?我就不信了,国家那么大,人才那么多,还能找不出几个合你意的人来?”

        总理道:“老首长啊,人才虽多,但合用的却少啊!”

        李老爷子道:“哈哈,你果真要用他,也不是不可以。那就要看你给他安排一个什么职位了,如果是重用,我当然没有话说,如果拿去糟蹋了,那我就不答应了。”

        总理笑道:“我这件事情,非得李毅出马不可!”

        李老爷子哦了一声:“什么事情?你不会是想叫他去整治那些蠹虫吧?”

        总理道:“正有此意啊!英雄所见略同。水利大修,本就是李毅提出来的意见,他对这事十分熟悉,也会用心一些。另外,涉及到此案的人员,大都是高官显贵,一般人出马,根本镇不住场子,李毅身份特殊啊,有老首长和林老在背后撑腰,一般人的面子都可以不卖,手执尚方宝剑,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李毅听到这里,跟林馨对视一眼,林馨笑着点头,叫他应承下来。李毅的本愿,是想党校结业之后,仍回临沂去工作,把临沂打造成一个中部强县。但听到总理的话后,他又有些意动,比起经营一县之地来说,现阶段的水利工作的确要重要百倍!自己是过来人,知道这事情的重要性,也大致知晓洪水的汛期和汛情,真要去管这件事情的话,实在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却听见爷爷摇头说道:“不行!这事情太过危险,干的全是得罪人的活,费力不讨好,还不如随便放到哪个部委里去锻炼两年呢!”

        总理道:“老首长,你听我说,这个事情,也不是我临时起意,实则酝酿已久啊!我今天来,第一是看望老首长,向您讨要治国之策,另一方面,就是想跟您谈这件事情。谁料到,李毅这么巧正好赶了回来,这不是天意吗?”

        李老爷子只是摆手:“我就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孙子,你千万别把他架到火上去烤,你另择贤能吧!”

        见到李毅这般强势的反对,李毅纳闷了,心想爷爷安排自己这个时候回来,不就是为了在总理面前好好表现,以期获得总理的青睐吗?这个时候怎么反而推辞起来了?

        李老爷子越是推辞,总理越是紧逼,最后说道:“这样吧,我们两个争也是白争。李毅是当事人,我们问问他的意见,如果他要是同意,那就这么定了,他要是不同意,我也没有话说。如何?”

        李老爷子点头道:“这主意好!我的孙子,肯定听我的!”

        总理道:“李毅还是我的兵呢,岂不是要听我的?”

        李毅和林馨面面相觑,两个人都没有想到,总理和李老爷子,都还有这么老顽童的一面。

        总理笑着向李毅道:“李毅,你说吧,同不同意我的意见?接不接受我的安排?”

        李毅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主要是摸不准爷爷的本心和真意。这要是驳了他老人家的面子,那就是大不孝了。

        “这个嘛,我觉得总理爷爷的意见很好,而我爷爷的担心也是正常的。”李毅嘿嘿笑道。

        “滑头!”李老爷子骂道:“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别这么耍嘴皮子!我不吃这一套!”

        李毅听了,马上就明白过来,爷爷这是用的欲拒还迎呢,其实,爷爷也是同意总理提议的,故意反对,只是想跟总理还一点价,帮李毅讨一个好前程罢了。

        “咳,爷爷,你真要我选的话,我同意总理爷爷的意见,愿意接受命令。”李毅收起笑容,认真的说道。

        总理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我一定会赢!”

        李老爷子道:“好,算你赢,那你打算怎么安排李毅?名不正则言不顺,你想给他一个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