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七章 有趣的报复方式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七章 有趣的报复方式

    作品:《官路弯弯

        “呵,你在找我?”李毅有种受宠若惊的快乐感觉:“想我了咩?”

        “想你个大头鬼!我还要找你算账呢!”宋佳左手叉腰,右手指着李毅,大声质问。

        李毅嘿嘿笑道:“宋佳,我没欠你什么吧?你欠我的,也已经还了。”他说的是她欠他一个吻的事情。

        “你还说!我就是要找你算这笔账!那天你为什么强吻我?……”

        宋佳的话刚刚说到这里,整个饭店里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大笑声:“哦,他吻过你了啊?”

        方飞和邹翠都看怪物似的看李毅和宋佳。

        这个时代的学生,一个吻还是很珍贵的,不像后世那般,什么摸乳门,电梯门,乱搞一气,完全没了学生的廉耻与羞涩。

        邹翠瞪圆了眼睛,悄悄问道:“宋佳,你真的被他夺走了初吻啊?”

        宋佳一时说漏了嘴,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刚才那股找李毅拼命的气势顿时就没有了,手放了下来,声音也变细了:“我,我是被他强吻的!”

        方飞咬牙切齿的道:“我跟邹翠拍拖好几年了,连只牵过她的小手呢,吻是什么滋味,我还只能在梦里尝到!哼哼,干吻还是湿吻?”

        宋佳横了他一眼,方飞呵呵笑着举手:“算我没问。”

        邹翠却很好奇,问道:“什么是干吻?什么是湿吻?”

        宋佳道:“邹翠,你别问,那是脏话!”

        旁边一个帅哥叫道:“吻两瓣嘴唇,就叫做干吻,把舌头伸进对方嘴里,互相吸口水,那就是湿吻了。”

        邹翠做了个恶心的样子,说道:“恶心!方飞,你小子能耐啊,居然知道干吻和湿吻?你是不是跟别的女生干过这种事情啊?”

        方飞连忙辩解道:“天地良心,我怎么会干过那种事情啊……要做也要和你一起做嘛!”

        邹翠十分好奇的问道:“宋佳,那你跟他,是干吻还是湿吻?”

        宋佳跺脚道:“都说是被他强吻的!邹翠,你还算不算我好朋友?”

        邹翠道:“当然算啊。”

        宋佳道:“你帮我报复他!好不容易逮到这小子,一定要叫他还债!”

        邹翠道:“怎么报复?他强吻了你,总不能叫我强吻回他吧?”

        李毅听了,暴寒!

        方飞嚷道:“千万别,宋佳,要报复你去报复好了,你怎么吻的你,你再吻回去就行了,千万别拉上我们家邹翠。”

        宋佳又急又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方飞嘿嘿一笑,耸了耸肩。

        宋佳对李毅道:“喂,李毅,你到底是哪个年级哪个班级的?我怎么都找不到你啊?”

        李毅摸了摸鼻子,笑道:“我没过这种话吧?我几时跟你说我是你们学校的了?”

        “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宋佳差点要发疯了:“你不是我们学校的?那你老是跑到这里来吃饭?”

        李毅眼珠子一转,说道:“我在附近工地上担灰浆。喜欢这里的口味,就来这里吃饭啰,这里也没有规定,不准农民工进来吃饭吧?”

        “你是农民工?天啊,宋佳,你的初吻,居然被一个农民工给夺走了啊!你亏大了。你可是咱们学校的校花呢,想找什么样的高帅富找不到啊!”邹翠夸张的大叫出声,仿佛被农民工强吻的人不是宋佳,而是她受到了些等难以忍受的污辱。

        李毅冷声道:“怎么?你还看不起农民工吗?农民工怎么了?没有农民工的辛苦劳作,你们能住在这么好的学校里上课?这座美丽的城市能竖立在南海之滨?”

        邹翠吸吸鼻子道:“我并不是看不起你们农民工,我只是为宋佳鸣不平啊!宋佳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将来是要嫁给当官的!怎么能找你这种人呢,太次了吧!”

        “哦?宋佳,原来你的理想情人,是当官的吗?”李毅清澈的眸子,看向宋佳。

        前世的擦肩而过,李毅对宋佳以后的生活并不了解,她有没有出嫁?嫁给了什么人?他都无从知晓。

        宋佳不悦的看了邹翠一眼,说道:“我才不在乎对方的身份地位呢!孙少平还是一个挖窑的呢,田晓霞还不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爱情是灵魂摩擦产生出的火花,怎么能用世俗的眼光去衡量呢?如果找不到合适的灵魂伴侣,我宁愿一生不嫁!”

        她这话虽然是对着邹翠说的,但也是说给李毅听的,她向李毅表明了自己对待爱情和婚姻的态度。

        李毅乐了,心想自己真的没有看错人啊,这个宋佳,是个值得自己花功夫出来寻找的人。

        “你笑什么啊?”邹翠道:“我们宋佳也没说要嫁给你啊!”

        李毅嘿嘿笑道:“嫁?这个字还太遥远啊。我现在的要求是,拉拉她的小手,偶尔干吻湿吻啥的,就很满足了。”

        “你!小流氓!”宋佳扬起手掌,作势欲打李毅,李毅嘿嘿一笑,伸手抓住了她的小手,触手之处,柔滑细嫩的甚是舒服。

        宋佳脸上飞起两朵红云,方飞欲上前来帮忙,宋佳瞪他一眼:“没你的事!”

        李毅哈哈一笑,松开了手,笑道:“打男人的女人,那就不可爱了。”

        宋佳轻啐道:“你不像个民工,倒像是个无赖,民工都很老实,哪有你这么皮的?”

        李毅道:“我就是民工中最皮的那个。坐下来,吃饭吧。”

        方飞道:“你的点菜,我们才不吃呢!我们自己有钱,自己会点。”

        宋佳却道:“为什么不吃啊?就是要吃他的,把他吃穷!”

        李毅笑道:“想把我吃穷啊?你就像化身猪八戒,天天敞开了肚皮吃,三百世也吃不穷我啊。我倒很愿意养你三百世,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方飞不屑的道:“现在民工的工资很高吗?你累死累活,一个月下来,有五百块钱没有?居然敢这般大言不惭,宋佳可是名牌大学生,将来毕业了,一个月随随便便也能有一千多块钱呢!”

        李毅点点头:“这倒是实情,方飞,看来你还不仅仅只是闭门读书,对外面的世道行情还很清楚啊。现在的世道的确如此,越是干苦力的,越不赚钱。正所谓赚钱不辛苦,辛苦不赚钱啊。”

        邹翠和方飞在李毅对面坐下来,宋佳便在李毅的侧面坐下,闻言说道:“看你的样子,也像是读过书出来的啊,怎么去干民工了呢?”

        李毅笑道:“民工也分很多种啊,民工干好了,赚大钱的大有人在。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是不是到了毕业分配阶段?”

        方飞道:“是啊,有门路的早就出去实习了。”

        宋佳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快要分配了?”

        李毅笑道:“你们学校有好多人就在我们工地上实习,我听他们说的。”

        方飞和邹翠面面相觑,宋佳道:“你唬谁呢?我们大学毕业生,怎么可能去你们工地上实习啊?”

        李毅道:“我刚才说的话你还是没理解透,民工也分很多种啊。工地上需要担运工,也需要各种工程师和绘图师啊。工程大老板,还需要请几个小秘书呢!我看你倒正好合适,要不要我帮忙介绍一下,去当个小秘书啥的?工作又轻松又赚钱呢!”

        宋佳道:“你哄我吧?”

        邹翠道:“一个工地老板的小秘书,每个月能挣多少钱啊?”

        李毅道:“我知道有一个秘书,每年可以赚几十万呢!多的时候,还能赚上百万。”

        方飞冷笑道:“别信他胡说,一个女秘书,拿的是死工资,怎么可能赚这么多钱?肯定是那种老板的小蜜,陪老板睡觉换来的辛苦钱!现在就流行这玩意儿呢,你们可千万别轻信他,到时上当受骗了。”

        李毅呵呵笑道:“老板也用男秘书啊,方飞,你也可以去试试?总不能怕这个老板是个断背山吧?搞完女秘书搞男秘书?”

        方飞绯红了脸道:“我才不去当什么秘书呢!”

        李毅道:“你分配一份工作,就算是外企的白领,顶多才一两千块钱的工资,一年下来不用三万块,可是,你要是去当一年秘书,马上就能赚上几十万!做得好,都够你们一辈子的工资了!一年下来,就可以买车买房,这样的诱惑,你们都不动心?”

        邹翠被李毅说得有些心动,说道:“李毅,真的有那么好的工作?”

        李毅道:“有啊,不过也要看你们的能力,能不能被老板相中。想做秘书工作,光有学历可不行,机变智慧、行为方式、礼仪相貌、待人接物、执行能力、人品心性,等等各个方面都要过得了关才行。我觉得你们三人之中,也就宋佳可以去试一试。”

        宋佳一直埋头吃饭,听到这里,抬头笑道:“你一个担灰浆的,还知道这么多门路呢?”

        李毅傲然道:“那是当然,就算是李嘉诚,他发迹之前,也只是一家钟表店的修理工呢!男儿立志,鲲鹏展翅。腹有诗书,胸有韬略;文章传世,官场建功。”

        宋佳略微一讶,偏过头来,看了李毅一眼,然后微微一笑,又低下头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