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52章 再会阿酷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52章 再会阿酷

    作品:《官路弯弯

        康小情等人的男朋友也跟了出来,他们有的人是政府部门的,有的不是。但他们一见到对方的阵势,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站在旁边不远处,看着热闹,若不是他们的女朋友一定要掺合这事情,他们才懒得管呢!此刻跟出来,也就看着热闹罢了。

        莫厅长昂首而视,不搭理李毅。

        那小伙子道:“莫厅长,这人谁啊,要不要我叫人来收拾他?”莫厅长莫测高深地道:“等等吧。”

        康小情道:“你们到底玩什么把戏?我们还有事呢!谁陪你们在这里耗着啊!”

        莫厅长道:“你要走,便走。啰嗦什么!”

        李毅便道:“那我们就走吧。无聊!”

        莫厅长道:“你跟关小姐不能走。”

        李毅道:“你还想扣人不成?你也没这个权力吧?”说着,率先往外面走去。

        那个小伙子喝道:“别走,听见没有!”伸手便向李毅抓来。

        李毅恍如未觉,被他一把按住肩膀。

        小伙子得意地道:“莫厅长的话,你没听见?停下来!”

        李毅跟着钱多练把式,虽然只是一些粗浅的拳脚功夫,对付高手自然不行,但对付这种坐办公室的小白脸,自信尚能轻松应付。当即冷哼一声,左肩一沉,肘部用力往后一撞。

        那小伙子哪想到李毅力道如此之大,被撞中胸部,顿时只觉得气血翻涌,喉头一甜,便欲呕吐,却只渗出几丝血水。手上便没了劲道,软绵绵的松了手。

        莫厅长可不知道他吃了哑巴亏,兀自大叫道:“抓住他,小石,你怎么放了他?快抓住他啊!”

        小石却苦笑了一下,想开口说话,却腿下一软,竟跪倒在地。

        李毅也没有想到钱多教给自己的招式如此管用,刚才只是随便使了一招,击中了那家伙的膻中要穴,就一击凑效,李毅那个跪在地上的小石笑道:“不须如此礼送!”言罢,便往外走。

        沈歆瑶等人皆掩口葫芦而笑。

        刚走到大门处,外面风风火火涌进来一批人,一进来就大叫:“王姐,王姐!”王团长见了,却是大喜,迎了上来,大叫道:“哎呀,你们可来了,你们再不来,他就要跑了!”

        李毅对几个女的说道:“他们找了道上的人来,你们先去外面等我,不管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要进来。快走。”

        沈歆瑶急道:“李毅,他们人多,我们快跑吧!”

        李毅道:“跑不了。你们先走。”

        康小情道:“我去报警!”

        李毅摇头道:“报警?等警察来了,黄花菜都凉了。”

        关心砚关心地望着他,目光中满含担忧。

        李毅只是点点头,道:“出去。”

        苏茜道:“李书记,这样不行,我们还是报警,看样子,那些人可是西州地方上的混混,他们可不讲理的。”

        李毅道:“你们听我的,先出去。”这句话说得颇有威势,几个女的不由一愣,但还是没有动身,都站在李毅身边不动。

        李毅摇头道:“女人啊,真是麻烦!”转过身子,冷冷地注视那群人。

        一人高声道:“在这西州,他便插上了翅膀,也飞不出我的五指山去,王姐,你就放心吧!是哪个不长眼的,惹怒了王姐呢?”

        李毅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不禁有些莞尔,说话的人,居然是阿酷!

        阿酷这小子,怎么又跑回西州了?胆子还真够肥啊!

        王团长便一指门边的李毅:“就是那个小子!他正准备开溜呢!快去抓住他!这小子,竟敢打老娘的耳光子!看我不整死他。”

        阿酷看到李毅,也愣了一下,转过身问王团长:“你说的就是他?”

        王团长道:“就是他,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教训他!”

        李毅嘿嘿笑道:“真是冤家路窄啊!阿酷!没想到你还敢回西州,还敢替人强出头!”

        阿酷眼珠子一转,立时便打起退堂鼓,道:“李毅,上次那事,已经过去了。说起来我还帮了你的忙呢!若不是我,你能那么轻易的抓到郑春山?”

        李毅好奇地问道:“你说那事情已经过去了?什么意思?你可别忘了,你现在还是被警方通缉的疑犯!”

        阿酷嘿嘿笑道:“蛇有蛇道,鼠有鼠洞。在道上混,吃的是一口刀尖上的饭,我能不给自己留一手吗?”

        “哦?你给自己留的那一手,是什么?”李毅见到是阿酷,反而放松了。讲理的流氓并不可怕,不讲理的官才可怕!

        沈歆瑶和康小情等人,听到面前这个人居然就是西州道上鼎鼎有名的阿酷,都是吃惊不小,再见到李毅居然跟这个阿酷有说有笑,更是惊讶。

        阿酷走近两步,并不说话,只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和小指,在李毅面前晃了晃,嘿嘿一笑。

        李毅恍然道:“那笔钱真的被你拿了?”

        六百万的巨款啊!居然是被阿酷这小子藏了起来!

        李毅道:“阿酷,你有那么多钱,为什么还在回来西州?还不远走高飞呢?这笔钱够你逍遥一世了。”

        阿酷掏出烟来,散了一根给李毅,李毅并不接他的烟。

        阿酷耸耸肩膀,说道:“钱这玩意,虽然是越多越好,但也要有命赚有命花才行。这些年来,我阿酷在西州打下了地盘,闯下好大的万儿,也挣下了偌大一份家产,现在正是享福的时候,若这样不明不白挂了,岂不是亏大了?亡命天涯的滋味,那可不好受啊!所以,我就用那笔钱,再加上我所有的家当,买下了我自己这条命。”

        “这么简单?”李毅心想,你以前可是犯下不少罪行的,用钱能摆得平?能销案底?

        “嘿嘿,暂时就这么简单,至于以后会怎么变,谁也无法预料了。”阿酷无所谓的笑笑,说道:“起码,我暂时还能在世上体面的做人吧!所以我我的烟,还是很少有人敢接。呵呵。”

        王团长听了,又惊又气,没想到阿酷竟会握手言和,本来还以为有一场恶战呢!说道:“阿酷,这事,你不帮我了?”

        阿酷便有些犯难。他发迹以前,受过王团长不少好处,便是现在,他有几个女人,还是王团长在团里介绍给他的,要不然,凭他现在的身份,根本不会因为她一个电话便召了来。当下思量了一番,问道:“王姐,你跟李毅之间,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王团长便有些嗫嚅。

        李毅嗤之以鼻,冷笑道:“王团长,敢做不敢说了?”

        阿酷便明白,无非那些龌龊见不得光的事,便道:“王姐,这事,依我看,还是就这样算了,李毅不是外人,跟我有点交情,我就做个中间人,双方罢手言和,如何?”

        李毅便郁闷地想,谁跟你有交情?谁跟你不是外人?但见阿酷主动息事宁人,他也乐见其成,不便此时翻脸。

        王团长有些为难的望着莫厅长。

        这事若是她个人的事,她多半也忍下了,阿酷的本事,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连他那般桀骜不驯的人,在李毅面前都低下了头,她虽然挨了一巴掌,也不敢再说什么,要恨,也只能包在心里去恨,要报复,也只能日后慢慢去找机会。可是这事关系着莫厅长的脸面呢,谁知道莫厅长是怎么想的?

        莫厅长见她望着自己,便明白她的意思,冷峻的脸容,没一丝血色,只是板着脸,并不开腔。他心里也在做着斗争,在衡量,孰轻孰重。

        多年的官场经验,让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遇事之前,他总会在心里先衡量一下利害轻重,最后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

        他刚才盛气凌人,是因为他认定,吃定了李毅这小子,而一个小小的关心砚,更不在话下,这样的小人物,玩弄也玩弄了,翻不起多大的风浪,大不了,事后许点好处,给点甜头,为了名声着想,她们也不敢出去张扬。

        可是,现在,他掂不清李毅的份量,所以他在思索,这事该怎么做。别人却只看到他铁青的脸,只道他很生气,却不知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王团长见他不吭声,便向杜局长使眼色,希望他帮着说几句话。

        杜局长惟有苦笑,缓缓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他一个局长,哪敢在厅长面前,替他拿主意啊!

        阿酷却不管这么多了,叫道:“王姐,这事,是我对不住你了,日后有事,只管招呼,我阿酷上刀山下油锅,皱一下眉头的,都不算好汉。”

        王团长心里冷笑:“说得比唱得还好听,碰到硬茬,还不是一样夹起尾巴做人?”嘴上只道:“阿酷,你都不帮我,就没人肯帮我了。”

        阿酷道:“王姐,不是我不帮你,而实在是无能为力。王姐,那就这样了,下次我请你吃饭。李毅,咱们青山不改,绿水流,后会有期!”说着,一挥手,这帮人来得快,去得也急。犹如一阵风来,一阵风去。

        李毅苦笑莫名,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要受那个阿酷的恩惠!人生际遇无常,谁又能比谁强多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看着阿酷头也不回的离去,李毅淡然笑道:“王团长,你还有什么招数,一并耍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