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1章 不在一个重量级别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1章 不在一个重量级别

    作品:《官路弯弯

        正是基于这种想法,今天的常委会议上,候正英才能表现得如此镇定。任由李毅冷嘲热讽,他并没有反驳。这些事情,已经发生在他身上了,此刻再狡辩,也于事无补,只会越描越黑,于是干脆闭口不言。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确实是应对这类事件的最佳手段,大家见当事人反应不敏,很快就都兴趣缺缺了。

        李毅说道:“在这里,我要说明几点,第一,咱们党员干部,不允许搞特权,也不能搞例外!像专职医护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在咱们临沂县的干部身上!无论是谁都不行,发现一个处理一个,绝不手软。”

        李毅表情很严肃,眼睛一瞪,说道:“第二点,任何企图破坏当前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的人和事,必须坚决杜绝!省级经开区和乡企改制,这两项工程不仅仅是咱们临沂县的发展大计,也是西州市的重点工程,任何破坏这些工程的行为,临沂人民不会答应,市州市委更加不会答应!”

        “我先讲这两点。下面,我们进行本次常委会议的议题。第一件事情,是县财政局报上来的一件事情,说县政府方面,向县财政局下了批条,要拨款三千万,对县纺织厂进行技改!我在这里要请问政府方面的负责人同志,据我所知,县纺织厂总资金不过五百万,你们却要投入三千万进去进行技改,这个预算合理吗?”李毅说着,扭头看着候正英。

        姚鹏程笑道:“我虽然不懂经济,也从来没有做过经济工作,但是一个五百万的厂子,要投进去三千万,,这里面是不是存在太大的问题啊?显而易见嘛!就算重新买一个厂,也只要五百万嘛!这笔账,连小学生都会算吧?”

        候正英颇觉牙痛,这个预算报表,是下面的人递上来的,他看了之后,觉得还行,就同意了。他以前根本就没有搞过经济工作,对资产核算,技术改造方面的东西,完全是外行,此刻听到李毅的责问,他才猛然怔住,心里一阵打鼓,暗道不错啊,为什么五百万总资产的小企业改制,却要投进去三千万?岂不是可以重建六个这样的小企业了?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这样的问题。

        “候正英同志,这份报告是你批复的,上面有你签的大名,你能给常委会一个说法吗?”李毅点名道姓的说道。

        “这个……”候正英右手遮在额头上,不停的敲打着自己的头,半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毅的手指重重在桌面上敲响:“候正英同志,你要胡闹,可以!但是,我拜托你有一点专业水准好不好?”

        洪伟明说道:“这个事情吧,我知道一点情况,是这样子的,这三千万资金,包括进口设备的购置费,还有新厂房的土地转让费和建筑费,另外还包括离退休老职工们的一次性买断费。数项费用加起来,就有这么多钱了。其中,进口设备的购置费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候正英也刚刚想起来似的,说道:“对啊,现在的县纺织厂,之所以无以为继,就是因为设备陈旧,技术落后,赚不到钱啊,既然要进行技改,当然要进口最好的设备了。费用贵一点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嘛!”

        解明珍道:“我虽然在组织部门工作,但以前也主管过经济工作。听刚才伟明同志的意思,是要重建一个纺织厂?买土地,建厂房,购设备,这还是对县纺织厂的技改吗?”

        洪伟明道:“这也是改造嘛!”

        李毅支持解明珍的意见,说道:“正英同志,伟明同志,依托现有企业,从市场需求出发,围绕提高经济效益、改进产品质量、增加花色品种、促进产品升级换代、扩大出口、降低成本、节约能耗、加强资源综合利用和三废治理、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等目的,采用国内外先进的、适用的新技术、新设备、新工艺、新材料,对现有设施、生产工艺条件及辅助设施进行的改造,都称为技改。你们这般做法,不是技术改造,而是改头换脸了!把整个的纺织厂都给换了!”

        姚鹏程道:“是啊,三千万,岂不是可以建造六座现在这样的纺织厂了?问题是,投入这么多的钱进去,真的就能赚到钱?再说了,我们县里真有这么多钱,拿出来做点别的工作不好吗?可以解决多少实际问题了,犯得着在纺织厂这棵树上吊死?我听说省城很多资产上千万的大型纺织企业都倒闭了!

        我一个表姐就在省城的织织四厂上班,这个大厂子,资产将近两千万,职工有两千人,这几年省财政陆陆续续的拨款进行技改,想挽救这个厂子,投进了一千多万,购进了外国的先进生产线,结果怎么样?还是没有救活这厂子啊!拖到今年,三月份的时看书,宣布破产了!这样一个厂子,居然欠着银行几个亿的资金!亏的都是国家的钱啊!”

        姚鹏程作为李毅阵线的排头兵,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有理有据,瞬间就打了候正英一个措手不及。

        李毅道:“临沂县纺织厂,我曾经进行过调研,这个厂子,不只是技术和设备落后,厂子的经营理念和管理方法,都存在重大问题,根据我的调研结果,我以为这个厂子没有技改和盘活的必要,最好的方式就是走政策性破产的道路。”

        候正英道:“我保留我个人意见。县纺织厂,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厂子,这是临沂的一笔财富啊!如果破产的话,数百名职工及其家属,怎么办?他们的生活出路在哪里?这么多的失业人口,会给社会增添太多的不稳定因素,他们要是上访,要是闹事,我们政府怎么办?”

        李毅道:“关于下岗职工和离退休职工的安排,我们会进行具体的分析解决。这样吧,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就把纺织厂的事情定下来,定下来后,就可以成立破产清算小组,对纺织厂进行破产清算,进入相应的破产程序。另外,再成立一个纺织厂破产工作领导小组,具体负责职工的安置事宜和相关工作。”

        候正英沉声道:“我不赞成破产。这是对纺织工人们极不负责任的一种做法!会导致不稳定因素的出现。”

        孔荣和道:“我也不赞成破产。一个企业跟一个人一样,总不能因为他生病了,就不治了吧?就要把他淘汰掉吧?红军长征时期,对伤残同志都不会抛弃,还要抬着他们到达目的地。现在,纺织厂只不过暂时出了一些小毛病,就要破产?里面的职工怎么安排?他们的家属还指望着他们拿工资回去养家糊口呢!”

        洪伟明道:“我同意候县长的意见。这种有损阴德的事情,我可不愿意做!会被人骂祖宗十八代的!”

        李毅脸色沉静的听着他们一个个表态,心想这猥琐三人组,还真的是同心同德啊!他缓缓扫视其它常委,说道:“如果一定要拿企业跟人体来比较的话,我也赞同,临沂县纺织厂,已经走过了他的少年时期,中青年时期,现在已经是耄耋老人!这样一个病入膏盲的迟暮企业,我们该不该救?该怎么救?是继续投入大量的资金,做无谓的挣扎,加速他的死亡,还是另谋出路,及早的解脱?市场经济是残酷无情的,一个企业,当他不再适应市场的生存法则之时,只有破产!我们的精力和财力是有限的,我们应该把这有限的精力和财力,投入到更有价值的企业和产业当中去!”

        姚鹏程嘿嘿一笑:“既然烂了,就应该割掉!我赞成李书记的破产提议。”

        宣传部长席如松笑道:“长痛不如短痛,我赞成李书记的提议,尽早对纺织厂进行破产清算。”

        解明珍道:“我赞同李书记的意见,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出出暂时的阵痛,也是在所难免的,我们不能因为怕痛,就不敢下手!”

        人武部长边建军道:“如果是战场上的同志,我就算拼了命,也要背他回来,但这是市场经济,我虽然不懂,但也觉得李书记说得有理,我们只有甩掉包袱,才能走得更远。”

        城关镇党委书记匡融说道:“纺织厂的问题?李书记上次不是说得很明白了吗?我一直是支持李书记的。在这个问题上,根本就没有讨论的必要嘛!明摆着的啊,不破产,谁来养他们?县财政负担不起吧?三千万投入技改?笑话,三千万可以做多少事情了?”

        至此,李毅的胜局已定。

        纪委书记吴开林和统战部长吕智鹏两个人,虽然说吃人的嘴短,但在原则问题上,他们还是拎得十分清楚的,也相继表态,支持李毅,虽然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简短的“同意李书记的意见”几个字,就如锋利的匕首,刺进了候正英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