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6章 权力磁场的两极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6章 权力磁场的两极

    作品:《官路弯弯

        县政府办主任何恒远也在现场,马上给候正英打电话过去,电话通了很久,也没有人接,再打过去,倒是有人接了,但电话里却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何恒远愣住了,一时不敢胡乱开口,只说道:“请找一下候县长。”

        “候县长醉酒未醒。”对方回答。

        酒醉未醒还能玩女人?

        “怎么样?”罗正浩问道。

        “还没有醒。”何恒远只得如实回答。

        “没醒还能接电话?还是候正英的家属跟过来了吗?”罗正浩瞪眼问。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是谁。”何恒远搔了搔头,不知如何回答。

        李毅伸出两根手指,向薛雪做了个走路的姿势。

        薛雪冷笑道:“要不,我们去看看这位新任的候县长到底在做什么吧?”

        何恒远和孔荣和都吓了一跳,心想这个女市长还真会出鬼主意啊!

        罗正浩道:“这个,不好吧?”

        葛贺民刚才也看到了李毅的手势,他虽然不知道李毅要做什么,但这个忙他还是愿意帮的,说道:“我倒觉得嘛,去看看也可以啊,呵呵。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嘛!正英同志醉成这样子,也是为革命工作累的,这种一到任就肯为工作如此付出的同志,我们做上级领导的,也是应该去看望一下人家嘛!”

        罗正浩见葛贺民和薛雪都同意要去看看,便说道:“葛市长和薛市长,你们两个真是爱才惜才啊,对手下如此厚爱!既然你们如此爱惜手下,我也不好阻拦了,那就去看看吧。”

        既然几个市领导都同意了,其它人更无异议。

        一行人来到候正英的住处,何恒远抢上前,敲了敲门。

        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美女,打开房门,看到这么多人在外面,吓了一跳,等她看到李毅时,这才笑道:“李书记,你们怎么来了?”

        罗正浩问道:“你是哪位?候正英同志呢?”

        李毅上前给双方做了介绍,当介绍到夏菲时,李毅用了一个词语:“罗书记,这位是候正英同志的专职护士夏菲小姐。”

        “专职护士?”罗正浩等人都愣住了。

        薛雪笑道:“京城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啊,连罗书记和葛市长都没有配专职护士呢,他一个县处级就配了专职医护,看来是在大地方待久了,见多了国部级高官的待遇,来到咱们西州后,也学会了这一套。”

        罗正浩有些不相信似的看向夏菲,问道:“夏小姐,你真的是候正英同志的专职护士?”

        夏菲眨着美丽的双眼,有些怯怯的回答:“是啊,候县长有一次到我们县人民医院来,指定我做他的专职医护人员。”

        “候正英同志呢?”

        “候县长一直在睡觉,他中午喝得很醉。”

        罗正浩皱紧了眉头,领着众人进入房间。

        一股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罗正浩挥了挥手,想赶走这股酒气,但气味却变得更加浓郁。他也是个常喝酒的人,也曾醉过,心想这要喝多少酒,才能醉成这个样子啊?

        这一幕给市委领导留下了什么印象?

        候正英过的是纸醉金迷的生活,享受的是中央首长的待遇!

        这样的同志,还是刚刚到临沂任上呢!这叫市委领导们怎么看他?

        孔荣和站在人群后面,蹙着眉头,一双冷眼,扫向李毅,他忽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如果把中午拼酒的那一幕联系起来看,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圈套,一个专为候正英和他孔荣和设计好的圈套!还好自己中午时分没有贸然上去跟李毅拼酒,不然,自己的待遇,只怕会跟候正英一模一样了。

        这么好的心计,这么好的算计!

        真的是李毅事先安排好的吗?

        不管是不是,哪怕只是李毅的运气这么好,也好得太过离谱了吧?候正英刚刚喝醉,市委领导就下来了?可是,市委领导这次下来,真的是没有一丝风声透露出来啊!不然,候正英和自己不可能不知道吧?

        “把他弄醒来吧,夏护士。”薛雪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打着呼噜的候正英,这才明白李毅为什么一定要叫他们过来看看了,这么精彩的一幕,是反击候正英的最好机会啊。

        同在官场,薛雪当然想象得到,候正英来到临沂,跟李毅肯定会合不来,权力的磁场里,书记和县长,从来就是两个正极,相互之间,很少有合得来的,大部分时候,都是相互排斥的,这对矛盾很少有统一的时候。

        她看向李毅,暗暗点头,心想李毅这小子,政治手段越来越成熟和高超了,杀人不见血啊!

        “我已经试过很多方法了,都弄不醒他,除非他自己睡醒了。”夏菲说道。

        “候正英同志平常身体不好吗?”罗正浩问她。

        夏菲笑道:“候县长身体很好呢,不然能喝这么多酒吗?没事,等他睡醒之后,自然就过了酒劲。各位领导不用担心候县长的身体。”

        罗正浩冷笑道:“那就由着他继续睡吧。我们走!夏护士,从明天开始,不,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必再当他的专职医护人员了!如果他问起来,你就回答他说,这是我罗正浩说的!一个经常喝醉酒的县长,还用得着专门的医护人员?真拿国家的钱不当钱了!”

        孔荣和听了这话,知道罗正浩很生气了,也是啊,换成自己是市委书记,看到自己手下的县长如此醉生梦死,估计也要气得半死。

        罗正浩厌恶的挥挥手,像赶走一个苍蝇似的,快步走出了房间。

        夏菲一时倒有些理解不过来,求助似的看向李毅。李毅笑道:“夏护士,罗书记的话,你还没听明白吗?快回去吧。从今以后,你不再是候县长的专职护士了。”

        夏菲笑道:“真的啊?我也不想当他的专职护士呢!身上臭死了!”

        李毅嘿嘿一笑,对她点点头,心想自己何尝不是在利用她呢?李毅的本意,还想用夏菲这着棋,好好摆候正英一道的,殊不料,这个候正英如此的命运不济啊,自己还没出招呢,他倒抢着往枪口上撞过来了。

        罗正浩的好心情荡然无存,板着脸孔,吩咐下去,到东沟子乡去检查工作。

        李毅正要上自己的车,忽然见到罗正浩向自己招手,他便挥挥手,叫钱多开车,自己小跑到罗正浩面前。

        “李毅同志,坐我的车吧,我有话跟你聊聊。”罗正浩说完,钻进了小车。

        李毅也跟着上了车。

        车队缓缓往东沟子乡开过去。

        东沟子乡这条路,李毅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回了,哪个地方有什么,有几幢房子,心里都一清二楚,若是哪家新盖了房屋,他也能看得出来。

        “李毅同志,候正英同志到临沂县后,表现得怎么样?你这个做班长的,心里应该有把尺子吧?”罗正浩沉声问道。

        李毅知道,这是一个制候正英于死地的绝佳机会,只要自己说出一堆候正英的坏话来,估计罗正浩就要判候正英的“死刑”了!

        然而,李毅不再是官场愣头青了,他沉思一会,沉声回答道:“罗市长,我作为临沂县县委书记,我没有管好属下,没有做好临沂县委相关同志的党风建设工作,我有错。”

        欲扬先抑,先开展自我指评,这比直陈候正英的过错更有效果。

        “李毅同志,你就不用自谦了,候正英上任之前,临沂县在你的管理之下,井井有条,各项工作开展得很有序,这一点,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你是一个有能力有想法的年轻干部,我相信你能当好这个书记。现在,我只是想问问你,候正英同志,适不适合担任临沂县长一职?我要你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罗正浩十分严肃的说道。

        坐在前排的司机和秘书都有些吃惊,他们跟着罗正浩有一段时间了,知道老板这么问话,那就意味着,老板对候正英已经非常不满意了,有了辙换他的心思,现在征询李毅的意见,不过是想坚定自己的想法罢了。

        李毅沉吟道:“罗书记,候正英同志上任之时,我正好休假,在省城有事。我只知道,候正英同志趁着这个空档,把我以前任命的乡企改制领导人全部辙换了,说老实话吧,我心里对他这种做法,是不太满意的。但是呢,我身为临沂县委的班长,有责任也有义务维持县委班子的维定和团结,也本着不伸手管政府事务的原则,所以由着候正英同志实施他的政策。心想只要工作做好了,谁上谁下,都一个样嘛!这几天时间,我又忙着处理积累下来的县委事务,跟候正英同志接触较少,所以,我不好置评。”

        罗正浩道:“以前的乡镇改制小组就很好嘛,候正英刚刚上任,为什么就要撤换人马?他又哪来的人马给换上去?”

        李毅道:“这个,我就不晓得了。”

        罗正浩道:“李毅同志啊,你是县委书记,是西州市委委派你在临沂县主管当地党委的一切事务!县政府虽然是做具体事务的,但县长也是你的副书记嘛!他们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这个书记就应该管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