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25章 官路不止 斗争不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25章 官路不止 斗争不息

    作品:《官路弯弯

        秦思媚道:“我知道那个女孩有些来历,能住在那个地方的,肯定都是省委高官的家属,不过,李先生,我奉劝你一句,那些抓她的人,来历也不简单哦。你最好考虑清楚……”

        “说吧。”李毅淡淡地说道。

        “抓她去的人,是另一个帮派的,他们是个小帮,都是北方省的人组成,因此有个外号,叫做北方帮。他们也是受人钱财,替人消灾。”秦思媚道:“这个帮派在我们南方省势力并不大,经过这场事情之后,估计全部逃跑了。你现在就是想去抓他们,也抓不到了。”

        李毅道:“你耍我?”

        秦思媚道:“李先生,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啊!”

        李毅冷笑道:“依你之见,我们是找不到证据了?”

        秦思媚道:“或许你们的公安部门更加厉害,能抓出那个幕后人来,也不一定。”

        李毅知道她是在说讽刺话,冷哼一声道:“你能帮忙找到这些人吗?”

        秦思媚娇笑道:“如果你那位朋友真的能投资的话,我想我会有办法的。”

        李毅点点头,语气十分冷厉的说道:“秦老板,我希望你能言而有信,我这个人虽然爱交朋友,但对那些不拿我当朋友看待的人,我的手段会很残忍。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力。吴知秋能保住你和满园,那是因为他没有碰到像我这样的硬茬子。”

        秦思媚李毅的硬气话呛得不轻,说道:“李先生,你放心,只要我能感觉到你的诚意了,我自然会帮你办事情。”

        李毅再不废话,缓缓起身,说道:“会有人跟你联系的。”

        在这里一耽搁,已经到了午饭时间。

        欧阳谨萱的电话打了过来:“李毅,过来吃饭吧,阿姨做了很多好吃的。”

        李毅左右无事,便来到了欧阳家。在这里出入得多了,李毅跟门口的卫兵也混熟了,卫兵一见到李毅从车子里探出头来,就挥手放行。

        正准备开饭的时候,欧阳吉回来了,他以前中午很少回家,但今天女儿出事在家,他十分担心,开完会议就跑了回来,一进门,就闻到一股久违的菜香味,他十分讶异,问道:“萱萱,你怎么起床做饭菜了?你的手艺怎么这么好了?比你妈做的饭菜还要香呢!”

        欧阳谨萱上前迎着他,说道:“爸,你弄错了,今天这饭菜,是阿姨做的。”

        这时,方芳端着一碗鸡汤从厨房里走出来,抬头看到欧阳吉,问道:“这位就是萱萱的爸爸吧?你好,我是李毅的妈妈,你叫我方芳吧。”

        欧阳吉乍见方芳的面,微微讶了一下,他知道李毅是农村人,原以为李毅的寡母,一定是个农村老大妈呢,没想到居然是这么时尚俏丽的一个妇人。

        这几年来,方芳不用操劳,养尊处优,吃得好,穿得好,时不时还要去美容一下,她原来就是一个美人胚子,不然李毅那个死鬼老爸,也不会对她一见钟情,为了她,连京城的太子生活都能放弃。经过这番养活,一点也不像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皮白发黑,身形苗条,气质高雅,穿着打扮,更胜城里人一筹,跟电视里那些贵夫人有得一拼。

        欧阳吉嘿嘿一笑,点点头,说道:“你好,大妹子。”

        这声大妹子叫出来,方芳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尤其是李毅跟她提起过一嘴,说要给她介绍一下对象,今天来到欧阳吉,知道这家里没有主人,心想李毅这孩子,多半存了这个心思,想叫我来看看人才呢!

        思虑及此,她便打量了欧阳吉两眼,欧阳吉长得高大清瘦,很有领导范儿。跟死去的李毅老爸倒有几分神似。

        两个人四只眼,这么一交错,相互之间便有了一些情愫。

        李毅在旁边看了,嘿嘿一笑,暗道自己做媒的本事真是一流啊!随便拉郎配,多半就能成功呢!

        欧阳谨萱喊道:“开饭啰,开饭啰!阿姨,你端着汤碗,不烫吗?”

        欧阳吉伸手出来道:“我来端吧。”

        欧阳谨萱倏地睁大了眼睛,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老爸居然会主动端菜?以前他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啊!

        方芳道:“不用了,你快去坐吧,马上就吃饭了。”两个人四只手,在汤碗底下相碰,方芳埋藏已久的情弦,忽然被拨动了一下,幸亏她做事情一向很老稳,才没有将汤散了。

        欧阳吉也有触电一般的感觉,急忙缩回手。

        吃饭的时候,欧阳吉可劲儿夸这饭菜可口,多年没有尝过这么好的家常菜了,说得欧阳谨萱老是拿眼瞥来瞥去,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悄声问李毅:“李毅,他们两个怎么了?”

        李毅嘿嘿一笑:“对上眼了呗!”

        欧阳谨萱道:“不会吧,你还真想撮合他们两个啊?”

        李毅道:“不好吗?他俩挺般配的啊。郎才女貌,我妈也有伴了,你爸也有人帮他做饭菜了,你也解放了。”

        欧阳谨萱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这个呆头鹅啊,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思呢?不过,听温可妮说,这家伙早就订婚了,看来我是没有机会了,做人家第三者?不行,再喜欢都不行!

        于是,她也开心的笑了笑。

        李毅问道:“欧阳部长,抓萱萱的那些人有消息了吗?”

        欧阳吉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说道:“没有,我下班之前才打电话问过省公安厅,已经进行悬赏抓捕,但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

        李毅道:“我倒是得到一个消息,听说抓萱萱的那些人,是省城一个叫做北方帮里面的人干的,他们也是受人钱财,替人消灾,案发后,全面四散逃窜了,公安机关可以从这方面着手查找抓捕。”

        欧阳吉哦了一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毅笑道:“我也是听朋友说的,我朋友很杂,有些是在道上混的,听到了一些消息,我向他们打听之时,他们告诉我的。”然后看了欧阳谨萱一眼,示意她不要乱说话。欧阳谨萱正要开口呢,接到李毅的暗示后,便闭上了嘴。

        欧阳吉沉吟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抓走萱萱?抓走之后,也没有对她怎么样,这个事情透着十分的诡异。”

        李毅道:“我和萱萱聊了一下,我们都猜测,是有人针对你。”

        欧阳吉眉毛一扬,说道:“针对我?”随即陷入沉思。

        李毅点到即止,接下来就要看欧阳吉自己的相法了,如果他想到什么可疑之处,又信任自己的话,自然会跟自己说起。

        欧阳吉道:“李毅同志,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说,这个帮派的人,受了某人指使,想利用萱萱来对付我?但因为萱萱被人救了回来,所以他们的计划也就落空了。”

        李毅道:“可能是这样吧。”

        欧阳吉冷笑道:“今天上午,我们省委组织部在讨论一项重要的人事任免,牵扯到很多人的神经,看来,就是这些人中的某个人在整蛊作怪呢!跳梁小丑,竟敢对我下这种卑鄙手段!”

        他伸出拳头,重重击打在桌面上,把汤碗里的汤激得跳了出来,洒在桌面上。

        方芳道:“李毅,官场里面,有这么可怕吗?为了升官,什么手段都敢使出来?”

        李毅怕母亲担心,说道:“这也是极其个别的,妈,你不用担心。”

        方芳道:“李毅,要不跟你爷爷说说,叫你别当这个官了?”

        李毅笑道:“妈,你别这样听风就是雨好不好?我现在官这么小,谁会来对付我啊?也只有像欧阳部长这样的高官,别人有利有图,这才甘于冒险。”

        欧阳吉道:“大妹子,让你受惊了。这件事情,我大致知道是谁下的黑手了,哼,想用这种手段对付我欧阳吉,他打错如意算盘了!”

        欧阳谨萱道:“爸,是哪个坏蛋啊?”

        欧阳吉淡淡地道:“这种事情,你们小孩子不用操心,交给爸处理就行了。萱萱,你放心,那些有胆子害你的人,,我不会饶过他们的。”

        李毅心想,看来欧阳吉心里已经有底了,这件事情总算告一段落,自己这几天的忙活,总算没有白费。

        当天下午,李毅就坐上了返回临沂的车子。

        谁说官小斗争就小?

        李毅那番话,不过是说出来安慰母亲的,现在的临沂,就有一场斗争等着他回去应付,官路不止,斗争不息!

        “毅少,你放心吧,我跟省军区的人联系过了,暗中安排了一个人保护郭小姐。”钱多笑道。

        “嗯。”李毅点点头:“钱多,辛苦你了。”

        钱多道:“毅少,这几天我跟着郭小姐,发现一件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你说说看。我们兄弟之间,没什么不可讲的。”

        钱多道:“毅少,我看到有个富家公子,总是等在晚报门口,每天都会送鲜花给郭小姐。还有一件事,我侧面打听过,晚报的一位主编也对郭小姐很有意思,工作和生活中,诸多追求。”

        “钱多,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八卦了!”李毅笑着骂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