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23章 想要你身上一个零件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23章 想要你身上一个零件

    作品:《官路弯弯

        这两个小美女,李毅也认识!

        记得自己重活以后,为了赚取第一桶金,跑到钢铁峰会上去卖画,结果被柳钢的袁国平和金铭带到了这家满园,然后,跟这两个柔情似水的小妞,发生了一段记忆并不太真切的暧昧关系。那天的记忆虽然很模糊了,但那种极致的快乐感觉,还残留在李毅的脑细胞里。

        这对双胞胎姐妹,无论是外表还是肌肤、技巧,在女人中都可以算是上乘之选。

        今天秦思媚又把这两个尤物召来,还故意摆出这么一幅深度诱惑的资态,看来是想摆胭脂阵了!

        “你当然会过来,因为对方是什么人,这个消息对我并不值钱,但对你却很重要。所以我才不急于告诉你,就是想你李先生亲自过来问我。”

        “哦?秦老板这是有意指教我呢?”

        “不敢,我只是想跟李先生谈笔买卖。”

        秦思媚伸手白嫩的手指,轻轻抚摸雨燕的背部,雨燕虽然穿着薄薄的裙子,但感受到秦思媚的触摸,她还是发出一阵咯咯的娇笑。

        “秦老板是做酒楼生意的,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我们两人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买卖可谈吧?”李毅说。

        “天下事情,无不可以做买卖啊,只要我们想,总能找到买卖来做。”秦思媚微笑着,屈起一条修长的美腿,那娇柔的曲线,莹白的肌肤,令人眼花。

        李毅并不受她们的诱惑,四下一望,这是一间办公室兼休息室,进门口处是办公室,里面则摆了一张床,办公桌与床之间,本来有屏风相隔,此刻那扇屏风被收了起来,放在一边。

        里面除了床,就只有办公桌旁边有一张椅子了。

        李毅走到办公桌边,拉到那张椅子,径直坐了下去,翘起二郎腿,嘿嘿笑道:“秦老板,你很会享受啊,现在可是上班时间,你居然在办公室里如此张扬享受,就不怕折福吗?”

        秦思媚没想到李毅定力如此之强,向他抛了个媚眼,说道:“李先生,你要是想,也可以躺上来,我们三个一起为你服务啊。这种齐人之福,一般男人可无从消受。”

        李毅摇头道:“这种事情,对好色之徒来说,是一种福气,但对我们官员而言,却跟毒药和钢刀一样。秦老板,你还是留着自己享受吧。”

        秦思媚微微一讶,三个大美女,身材肤皮都很好,其中两个还是为他服务过的双胞胎姐妹花呢,这种诱惑,对男人来说,没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住吧?尤其是李毅这种初涉人世未深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想法呢?

        她不甘心的摆出一个妩媚的姿势,用手勾起玉燕的小巴,发出一声轻轻的娇哼,像一只发春的野猫在哼唱。

        李毅的意志力十分坚强,但身体却年轻得过份,根本不听他的指挥和控制,他之所以坐到办公椅上来,就是因为办公桌挡住了身体,不至于显得太过尴尬。

        看到秦思媚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挑逗自己,既感奇怪又觉无奈。奇怪的是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花这么大的心思,下这么大的本钱,无奈的是,她的这种方法十分有效,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她成功的挑逗起来了!

        他将右手放在办公桌上,轻轻敲击,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说道:“我要的东西,就是对方的身份,那秦老板,你要的东西,又是什么?”

        秦思媚道:“李先生,我要的东西,就在你身上。”

        李毅笑道:“我身上的东西?你不会想要我身上某个零件吧?”

        秦思媚道:“正是。我就是想要你身上的一个零件,现在就要。就看李先生给不给了。”

        李毅眼神一厉,说道:“秦老板,这个玩笑,既不好玩,也不好笑。”

        秦思媚推开雨燕和玉燕,款款起身,扭着娇躯,来到李毅身边,坐在办公桌上,身子前倾,一只手伸下去,想去摸李毅的下体,同时笑道:“李先生,我要的,就是这根东西,今天只要你陪我一次,我就告诉你对方的身份。”

        李毅推开她的手,冷笑道:“秦老板,你不是一个缺少男人的女人,这笔买卖,你亏了。”

        “我愿意。亏与赚,只存在我一心之间。”秦思媚用手抵在李毅的胸口,娇声道:“李先生,难道我还不敢吸引你吗?再加上那两个姐妹花,怎么样?三个人伺候你一个,总如你意了吧?”

        “秦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吴知秋的女人,却想勾引我,是不是想要吴知秋来对付我?”

        秦思媚笑道:“我是吴知秋的情人不错,但我不是他的老婆。我也是自由之身啊,我愿意把身子送给谁骑,谁就能骑上来。李先生,我说得对不对?”

        李毅皱眉道:“秦老板,美人计这一套,对我是不管用的。我身边美女如云,说句不中听的,别人骑过的货,我李毅不屑骑之!”

        秦思媚脸色一变,俏脸闪现愠色,说道:“李先生,你说话太伤人了!”

        李毅淡淡地道:“我只说实话。”

        他摸出那半块玉来,扔在桌面上,冷笑道:“你们不是跟我说,只要凭这块残玉,不管我有什么要求,你们都同意吗?我的要求很简单,把对方身份告诉我!”

        秦思媚的美人计落空,非但不恼,反而咯咯一笑,拍拍手,说道:“雨燕,玉燕,你们先出去。”

        雨燕和玉燕应了一声,走过李毅身边时,大胆的向李毅告别,这才离开。

        秦思媚脱下睡衣,套上长裙。

        李毅点燃一支烟,欣赏着她的娇媚身姿。

        秦思媚穿好衣服后,双手向后,把头发从裙子里面拿出来,笑道:“李先生,现在,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生意了。”

        李毅嘿嘿笑道:“秦老板,合着你刚才都是在逗我玩呢。”

        秦思媚道:“我只是想,在找一个合作伙伴之前,必须先了解他这个人。你还太年轻,年轻人一般都受不住美色的诱惑,所以我才要慎之又慎。我可不想好不容易找了合作伙伴,却被别人用一个美妞就给收买了过去。”

        李毅道:“你这么说,是不是代表我很荣幸的通过了你的考验?”

        秦思媚道:“是啊。李先生,你的定力的忍耐力,是我见过的男人当中最为出色的。”

        李毅摇头道:“可是我并不想跟你做什么买卖,我也不想成为你的合作伙伴。”

        秦思媚笑道:“你会有兴趣的。比方说,我们做的第一笔交易,就是那些绑匪的身份。”

        李毅指了指半块残玉:“我不是来找你做交易的,我只是用这个东西,换回一次酬劳。”

        秦思媚拿起那半块玉,又塞回李毅的衬衣口袋,笑道:“这么珍贵的东西,别这么浪费了。将来,你可以用它做一次轰天动地的大事情。李先生,何不先听听我的买卖?”

        李毅道:“麻烦你最好快点,我的时间很宝贵。”

        秦思媚道:“李先生,你是官,而吴知秋是贼,你们当官的,一定都想抓贼了。对吧?”

        李毅道:“莫非,你想背叛吴知秋?”

        秦思媚笑道:“背叛?不。我从来就没有将心交给他过,又何来的背叛呢?我一个弱女子,要想在这复杂的社会上求一块生存之地,还能不被那些我讨厌的臭男人所欺负,你觉得我容易吗?我如果不找吴知秋当我的后台老板,那我就必须去找一个肥头大耳的官老爷来罩我,不然,我的生意能长久的做下去吗?”

        李毅讥笑道:“你是弱女子?那这世上岂不是没有女强人了?秦老板,言归正传吧!”

        秦思媚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只是一个商人,这座满园酒店,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遗产。我父亲一生风流,娶过四个老婆,却只有我妈妈这个原配为他生下了我这个女儿,也是他唯一的孩子。他在去世前,就把这份财产留给了我。我父亲死得很风流,他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在九泉之下风不风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留给我的这份财产,我却一定要守住!因为,我和我那个瘫痪在病床上的亲娘,要靠它来维持生计。”

        李毅耸耸肩,说道:“不管你说的故事是不是真的,我都相信了。”

        秦思媚道:“我原本也跟你的小女朋友一样,是一个纯洁的女大学生。刚刚毕业不久,对生活和爱情,充满了无限美好的向往,我也曾经以为,会有一个像你这般帅气的白马王子,会在某一个舞会上认识我,然后向我求婚。”

        李毅看到她眼角湿润的泪珠,脸上的讥笑便消失了,莫非,这个女人还真有什么悲惨的往事?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未尝没有可怜之处!

        秦思媚说道:“李先生,这么大一个店,要想在省城谋生,其中的艰难,不晓得你知不知道?尤其是当那些前来消费或是检查工作的官老爷们,看到老板娘是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后,他们那副狼一般的表情!我想起来都能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