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21章 女儿的猜忌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21章 女儿的猜忌

    作品:《官路弯弯

        陈翔的口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显得更多恭敬,他听了李毅的问询,大咧咧的说道:“李兄弟,这小子犯过的罪很多,大大小小的加起来,足够他喝上一壶了!你放心,这家伙落在我手里,绝对饶不了他!一定会收集足够的证据,向法院公诉,判决他一个死刑!敢得罪我的兄弟,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李毅十分的无语,这个陈翔,真的听风就是雨,自己是那种蛮不讲理,动不动就要置人于死地的人吗?但是人家能对你如此用心,也就证明你对他来说,值得尊重,有相交的价值。所以,李毅也不能寒了人家的心,并没有对他数落或是怎么样,而是笑道:“陈哥,这家伙死不足惜,但是,我们法制的目的,还是要治病救人嘛。只要他罪不至死,那就依法轻判吧。”

        陈翔是个会听话的人,虽然李毅说得二分婉转,介他还是理解透了李毅的用意,呵呵笑道:“既然李兄弟有仁慈之心,那就放他一条生路好了,你放心,该惩戒的,我们一定不会手软!管叫他以后见了你,绕着走!”

        李毅心想跟聪明人沟通,就是这么简单,你提头,他知尾。

        来到欧阳吉家里时,欧阳谨萱刚从医院回来,温可妮请了半天假,陪她去了一趟医院。欧阳吉也没有心情去上班,待在家里。

        李毅悄悄问温可妮:“检查结果怎么样?”

        温可妮道:“没事啊。一切正常。”

        李毅有些话不好问出口,而温可妮又是一个小女孩,肯定也想不到那些方面,便看向欧阳吉,欧阳吉的脸色铁青,显见十分生气。

        “欧阳部长,谨萱是怎么回来的?”

        欧阳吉皱眉道:“什么意思?”

        他们并不知道欧阳谨萱的回来,是李毅的功劳。

        李毅道:“没什么,我随便问问。”

        欧阳吉道:“我们发现她时,她已经到了门口。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到现在也一直不肯说。整个人就跟受了惊吓的小鸟一般,不说话,也不动,唉!”

        欧阳吉是省委组织部部长,工作十分繁忙,电话响个不停,如果是一般的电话,他会三言两语打发掉,但碰上重要事情,就要讲上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他本就心情不好,被这些电话骚扰得更是烦闷。

        欧阳谨萱失踪和回归的消息,虽然动静闹得挺大,但被严格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晓这回事情,只有少数高层官员和才清楚,就算是很多干警参与了搜寻工作,也只是按图索骥,只知道是是大人物家的女子,并不清楚这个女的到底是什么身份。

        就算是知道消息的人,也都不约而同的没有前来探视,这件事情,成了欧阳吉心头的一块心病,其它人自然不会轻易的前来碰触。

        欧阳吉接完一个电话后,有些烦躁的在房间里走动,不时的看看欧阳谨萱。医生说欧阳谨萱一切正常,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包括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只不过是受了一点刺激,建议家属带回家里静养,三五几天后,就能恢复正常。

        但欧阳吉并不相信医生的结论,他总疑心女儿受到了某种伤害,但欧阳谨萱一直不开口说话,欧阳吉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警方那帮吃干饭的,至今为止查找不出任何线索,他们想要来对欧阳谨萱进行问询和采证,但被欧阳吉拒绝了,他不想女儿再次受到伤害。

        此刻,他被工作和生活双重烦恼所缠绕,加上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整个人面临一种崩溃的边缘。

        李毅说道:“欧阳部长,你去上班吧,小妮,你也去上学。你们留在这里,对欧阳的病情并没有帮助。”

        欧阳吉道:“我们都走了,萱萱谁来照顾?”

        李毅笑道:“我妈妈正好在省城,我请她来照顾欧阳,另外,我也会在这里照顾他的。欧阳部长,你就放心去吧。”

        欧阳吉正想婉拒,但电话再次响起。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他是必须参加的,这个电话是省委组织部办公室打过来询问他行程的,实际上就是提醒他,那个会议时间快到了。欧阳吉摆手道:“李毅同志,那就拜托你了。”吩咐秘书和司机,准备去省委。

        温可妮不想去上学,被李毅推搡着出去了。李毅打电话给方芳,告诉她地址,叫她过来。

        李毅倒了杯白开水,端给欧阳谨萱,说道:“现在没有外人了,你可以告诉我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谨萱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才是外人呢!”

        李毅笑道:“你终于肯开口说话了!我还以为你被人下了哑药呢!你既然不信任我这个外人,那好吧,我还是叫你爸爸回来。”

        “别!”欧阳谨萱拉住李毅的手,生怕他真的打电话给欧阳吉。

        李毅反手握住她的手,轻轻摩挲,缓解她内心的紧张情绪,说道:“你知道抓你的是什么人吗?”

        欧阳谨萱摇摇头。

        李毅道:“那你知道救你回来的是什么人吗?”

        欧阳谨萱摇摇头,又点点头:“他们跟我说了,是受李先生所托。他们所说的李先生,是不是你?”

        李毅点点头:“是我。所以,你应该信任我才对。给我说说经过可以吗?”

        欧阳谨萱低首不语。李毅道:“嗯,那就说说你是怎么出来的?可以吗?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救你出来的,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关系到我欠人家一个多大的人情呢!”

        欧阳谨萱想了想,说道:“你的那些朋友……”

        李毅笑道:“他们不是我朋友,我跟他们只是一种利益的交换。”

        欧阳谨萱道:“嗯,他们来了很多人,跟抓我的那批人打了起来,打得很激烈。”她用力握紧李毅的手掌,眼神里闪过十分惊惧的神色,说道:“李毅,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打架,还是群架呢!他们都拿着这么长的砍刀……”她比划给李毅看。

        李毅笑道:“是不是菜市场水果摊主用来切西果的那种刀?”

        欧阳谨萱猛然点头:“就是那种刀!好恐怖啊!就这样追着人砍,有的人被砍得浑身是血,有的人连手指头都被削掉了,还有的身上被划拉开长长的血口子,血肉模糊,那血哗啦的流,那肉就这么掉在身上,垂在空中……”

        李毅伸出手,抹抹她的额头,很显然,她是在这场打斗当中,受到了特别大的刺激!

        欧阳谨萱本来是躺在床上的,而李毅是坐在床边,她抬起身子,将头枕在李毅的腿上,伸手抱紧了李毅的腰,说道:“李毅,我好怕,我好怕我就那样死了,我不想死……”

        李毅轻轻抚摸她的额头,笑道:“你不是好端端的在我怀里撒娇吗?什么危险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呢,你不必害怕了。”

        欧阳谨萱道:“李毅,你怎么知道我是被那些人抓走的?”

        李毅道:“那些人是什么人?”

        欧阳谨萱道:“你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李毅道:“我不知道。我只是跟天龙帮的人做了一笔交易,叫他们必须找出你来,然后,我可以饶过他们的一个手下。”

        欧阳谨萱道:“天龙帮的人?听起来怎么这么恐怖啊,难怪他们都拿刀子砍人呢!”

        李毅严肃的说道:“你也知道这件事情非比寻常,如果你不愿意说出来,那就没有人去抓那些坏蛋,他们也就得不到应有的惩罚。你不想他们逍遥法外吧?”

        欧阳谨萱道:“其实,他们把我抓过去,也没做什么,对我也是好吃好喝的款待着。”

        李毅讶道:“真的?那他们没有伤害你?”

        欧阳谨萱伸手拧了他的大腿一下:“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都是大色狼呢!”

        李毅笑道:“天地良心,我这个大色狼几时吃过你的豆腐了?”

        欧阳谨萱道:“你现在还不算在吃我的豆腐?”

        李毅嘿嘿笑道:“貌似,是你先抱住我的。”

        欧阳谨萱再次伸手要拧李毅,被李毅抓住了小手。

        李毅道:“那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为什么要抓你?”

        欧阳谨萱沉默良久,说道:“李毅,这件事情很奇怪呢!我现在心里很纠结,要不要说出来。”

        李毅道:“他们是绑匪啊,你有什么怕的?”

        欧阳谨萱道:“他们不是绑匪,他们抓了我去,也不是要对我怎么样。他们的目的……”

        李毅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对付你爸爸!”

        欧阳谨萱道:“我也是这么猜测的。他们抓我去后,一没审,二没问,三没……碰,就是把我给软禁起来,我一直在想,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我还问过那两个看守我的人,但他们却什么都不肯说。”

        李毅思索道:“如果他们针对的人是欧阳部长,目的又何在呢?”

        欧阳谨萱忽然坐了起来,说道:“李毅,你说会不会是我爸、我爸、他是个大贪官,有人想对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