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15章 提帽子来见我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15章 提帽子来见我

    作品:《官路弯弯

        看着李毅温柔的为自己做事,温可妮水嫩的双眸里,似乎能漾出水来。

        接过李毅递过来的芒果,她咬了一口,满口都是香甜的果肉,点头笑道:“这法子好!李毅哥哥,你可是第一个为我切水果的男生哦!这份情,我会记住的。”

        李毅淡淡地道:“我是你哥哥嘛!”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陈慧。陈慧对自己的那点疑惑之心,李毅看得明明白白,所以用一句话打消她的猜忌。

        正聊着天,敲门声再次响起。

        温可妮一边吃芒果,一边起身去开门。

        陈慧看了看时间,嘀咕道:“这个时候了,谁会来?”

        李毅起身告辞:“温伯伯,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望您和阿姨。”

        温玉溪道:“这么晚了,你现在去也是住酒店,要不就住在这里吧?就睡可嘉的房子吧,一切都是现成的。”

        李毅可不敢说家里还有一个娇滴滴的美娇娘在等着自己回去抚慰,正想找个由头拒绝,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温小姐,你好,首长在家吗?我是保卫处的小周。有急事请示首长。”

        温可妮喊道:“爸,周处长找你。”

        李毅汗了一个,一个小区的保卫处的小周,居然就是一个处级干部!真是宰相门前七品官啊!

        “喔,小周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温玉溪向李毅做了个等会再谈的手势,温和的对外面说道。他在这些下面的人面前,一般很少拿捏架子。

        周处长领着两个武警走了进来,说道:“报告首长,出事了。”

        温玉溪见他们一个个情神紧张,这个周处长更是拿眼打量李毅,便沉声问道:“什么事?”

        周处长道:“首长,欧阳部长家的小姐失踪了。”

        “什么?”李毅不等他说完,急着问道:“你说的可是欧阳谨萱?她失踪了?什么意思?”

        温玉溪眉毛一紧,问道:“怎么回事?说清楚。”

        周处长道:“刚才我们保卫处接到欧阳部长的电话,说他家的欧阳小姐到现在还没有回家。我们接到电话后,马上到小区附近寻找,一直找到了欧阳小姐的单位,都没有发现可疑踪迹。”

        温可妮叫道:“欧阳姐姐丢了?这怎么可能?这么大个人呢!会不会是跟人出去玩了?”

        李毅等人也都想问这个问题,但这些保卫处的人可不是半吊子的保安可比拟的,他们都是省武警部队里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负责南方省整个高层领导的安全,能是等闲人物吗?这么简单的问题,他们肯定早就调查并且排除过了吧?

        周处长道:“我们早就调查过了,欧阳部长也询问过欧阳小姐所在的单位,据欧阳小姐的同志证实,欧阳小姐当天下班后,和他们一起走出了大门。也就是说,欧阳小姐是在下班途中失踪的。另外,据欧阳部长说,欧阳小姐以往回家都很准时,不管有多么重要的应酬,再晚也会在九点半之前到家。今天已经过了安全时间,欧阳部长这才着了急。欧阳小姐可能去的朋友家和同事家里,我们都去了电话询问,没有她的消息。所以,我们才确定,欧阳小姐失踪了。”

        温玉溪蹙眉道:“有这等事情?你们初步判断是怎么回事?”

        周处长道:“我们调查过下午五点到晚上十点之间的交通事故,没有发现欧阳小姐的消息,市里各大医院我们也打电话询问过,没有相似体貌的女性病人。现在,我们可以初步肯定的是,欧阳小姐是在回家的途中被绑架了!”

        “绑架?”陈慧叫道:“这么严重?”

        周处长道:“夫人,这是我们的初步推测,极有可能就是如此。我特意过来,就是想加强首长身边的警卫。另外,这段时间,温小姐要是外出,请多小心,必要的话,我们保卫处会安排专门的保镖护卫。”

        温玉溪摆手道:“不需要,没这么严重。小周,这个事情,你们务必尽快破案,通知公安部门了吗?”

        周处长道:“邵书记已经知晓此事,指示相关部门配合我们进行侦破。”

        温玉溪沉声道:“长奎同志知道了便行,你们回去做事吧!”

        李毅心想,省委组织部长的女儿失踪,这在南方省内,可是头等新闻啊!邵长奎身为省委政法委书记,多半急得不轻,杜鹃市公安局那些同志们,多半要挨一顿好骂了。

        正想着,邵长奎那粗亮的嗓门在门口响起:“温书记,在家吧?”

        温玉溪应道:“长奎同志,请进。”

        邵长奎垮着一张长脸,走了进来,一见周处长等人在这里,便道:“温书记,看来情况你已经知道了,唉,你看这个事情,叫我怎么向欧阳部长交待啊!欧阳部长刚才把我好一顿埋怨,说我们政法委都是吃干饭的,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了!国家每年花那么多钱粮养着我们这么多的公安干警,还不如喂几条狗,那狗见到了坏了还要吠几句,我们这么公安同志呢?连吠都不会吠,根本连坏人的长相都没看到!唉!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就找借口跑到你这里来避避难。”

        温可妮可没有忌讳,觉得好笑,就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温玉溪瞪了女儿一眼,说道:“欧阳部长也是气极了,说的话有些重,长奎同志不要往心里去。”

        邵长奎甩着头道:“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气话,不然,我还不跟他掐起来?”

        温玉溪沉吟着说道:“这个事情看来不简单,欧阳谨萱那孩子,我也了解,她个性十分温柔,不可能去得罪什么人,平素十分乖巧,也不会跟欧阳部长耍小心眼。长奎同志,你们政法部门,务必加强力度,一定要限时将欧阳谨萱完整的救出来!”

        邵长奎道:“是!我已经给那帮小兔崽子定下了三天的破案时间,限时破不了案,我叫他们提帽子来见我!”

        温可妮忧心忡忡地道:“欧阳伯伯早年丧妻,现在萱萱姐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叫他怎么活下去呢?”

        陈慧呸呸两声道:“不会的!坏的不灵好的灵!小妮,你别乱说。”

        温玉溪肃容道:“小妮的话,说得很在理。长奎同志,我在这里,代表省委给你们政法委的同志下一个死命令,二十四小时之内,必须破案!”

        邵长奎道:“请温书记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温玉溪道:“去看看欧阳部长吧。”

        几个人往外面走。

        李毅急得不行,一边跟着往外面走,一边摸出电话,打给邵国平和范丝雨,询问欧阳谨萱在上班时的情况和离开时的情况。

        据范丝雨说,欧阳谨萱跟她一齐出的大门,当时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没有听她说要去赴什么约会或者酒宴,一切都跟平时一般,很正常。欧阳谨萱情绪也十分稳定,有说有笑。

        “对了,”范丝雨说道:“这两天欧阳没有骑车了,都是挤公交车回去的。”

        李毅道:“她的自行车摔坏了,还没有买新车,所以就挤公交车回去了。”

        范丝雨道:“李书记,你知道得很清楚嘛!哎,李书记,欧阳到底出什么事了?今天晚上,起码有七八个电话打过来询问她的去向了。欧阳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李毅道:“欧阳失踪了!她家人正急着四处找她呢。唔,你再想想,今天她有没有说过什么特别的话?或者接过什么电话?有没有说要去见什么人?”

        范丝雨想了一会,回答说没有什么特别的。

        李毅道:“你再仔细想想,说不定一个不起眼的细节,就能成为找到欧阳的关键线索!想到了马上告诉我,不管是几点钟,我二十四小时开机等你的电话。”李毅知道,范丝雨平素跟欧阳谨萱接触得比较多,从她这里说不定能找到线索。

        来到欧阳吉家里,欧阳吉正跟人在通电话,李毅听到他说道:“查!全部给我查,欧阳谨萱同志参与调查过的所有案件,都给我调出来,对相关涉案人员进行彻查!尤其要留意,最近有没有什么人来过省城,或是与省水督办有过密切接触!”

        李毅心里一惊,欧阳吉怀疑的不是没有道理。

        督查案子,本就是一个得罪人的工作,而欧阳谨萱现在是水督办的科长,有很多案子,是由她带队下去督查的。依欧阳谨萱的性子,工作起来,十分公正认真,在办案过程中,难免有依法严办,不讲人情的情况。这就难免会得罪一些人,损坏到他们的利益。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人若是胆大包天,犯起浑来,对欧阳谨萱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完全有可能!

        邵长奎眉头一跳,心想,这倒是个破案的思路,也是一个好方向!

        温玉溪沉着脸,走了过去,跟欧阳吉握手,紧紧握住欧阳吉的手,说道:“欧阳部长,请放宽心,不管是什么人企图伤害令媛,我们省委都绝不手软!一经查到,一定严惩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