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10章 无事生非?找错对象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10章 无事生非?找错对象

    作品:《官路弯弯

        【周末第六更爆发!求大家一张月票和一张推荐票。】

        李毅轻轻关上房门,问道:“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郭小玲娇嗔的道:“怎么才回来啊?”

        李毅道:“办事的时候,费了些周折。”

        何静殊瞥了他一眼,冷哼道:“依我看,肯定是跑到哪里泡妞去了吧?小玲,你可要看紧了!猪八戒啊,最喜欢背媳妇了!”

        李毅头皮一麻,心想我没招惹你吧?你怎么老是跟我过不去呢?嘿嘿笑道:“我泡妞还用得着出去泡?家里就有现成的大美女等着我去泡呢!”

        何静殊顶不住了,扭捏着起身,说道:“我睡了,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爱在哪里玩就在哪里玩呗!”

        李毅哈哈一笑,走到餐厅,倒了一杯水来喝,何静殊正好也进来喝水,瞪了他一眼,轻声说道:“李毅,你再敢调戏我,我就把真相告诉小玲!”

        李毅愕然道:“求真相!”

        何静殊道:“你别装傻充愣啊!今天我看到猪八戒背媳妇了!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告诉小玲?”

        李毅吓了一跳,心想不就背着欧阳谨萱走了一段路吗?怎么闹得人尽皆知了?

        “何记者,别,千万别,我以后一定注意口德,再不敢胡说八道了。”李毅连连作揖。

        何静殊嘿嘿笑道:“倒杯茶给我喝,我看心情好不好,好的话就放你一马啰!”

        李毅道:“小美人,你有些得寸进尺哦!”

        何静殊佯装要喊郭小玲,李毅连忙伸手去掩她的嘴巴,说道:“别说!怕你了!”

        何静殊的嘴巴被李毅捂住,唔唔两声,说道:“李毅,快拿开你的手。”

        她说话的时候,嘴唇在李毅的手心一动一动的,跟李毅的手心进行着亲密的接触。

        李毅手心痒痒的,连带着心也痒痒的了,闻着她身上散发出迷人的香味,李毅忽发邪想,一手揽住她的腰肢,往胸前一带,啵的一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轻声道:“我还抱过你的身子,摸过你的身体呢!小玲都没有介意哦。所以,我才不受你威胁!”喝完茶,笑嘻嘻的走了出去。

        何静殊握住半边脸,脸上火辣辣的一阵发烧,叫道:“你!”但李毅却耸耸肩,不理她,径直走了。气得何静殊很想立即找郭小玲理论,可是,转念一想,找郭小玲有用吗?前两次被李毅欺负更厉害,郭小玲那小妮子,还不是护着她的李毅?连一句重话都没有?

        都不知道郭小玲这小妮子怎么想的呢!居然可以放任李毅这般胡来!

        李毅来到沙发旁边,搂着郭小玲的脖子,笑道:“娘子,夜深了,该上床了。”

        郭小玲轻轻推他道:“啐!一见面就知道想那事。”

        李毅笑道:“食色,性也。圣人都这般教诲我们啊,我们怎么能不遵从圣人的教诲呢!”

        “哎呀,静殊还没有睡呢,我们好好坐着,聊会天。你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很顺利啊。明天应该可以在日报上看到我的文章了。”

        “对不起啊,我没能帮到你的忙。”

        “你啊,就知道埋头做事。现在知道当官的重要性了吧?你老当记者也不是个事情啊,活动活动,看能不能提升,当行政管理吧。”李毅沉吟着说道。

        郭小玲道:“李毅,我就是知道官场的复杂,所以就不想进入管理层。这段时间虽然只是当记者,但我也见过了许多的官场中事情,我真的不想进入这种旋涡里。”

        李毅笑道:“好吧。”在她耳边轻轻咬着她的耳垂。

        郭小玲痒痒地道:“别弄,好痒。”

        李毅低声道:“在这里还是进房?”

        郭小玲妩媚一笑:“你想在这里还是进房?你觉得哪里刺激一些呢?”

        李毅呵呵一笑,手已经不老实的从她睡裙底下伸了进去,喜道:“真空的啊?”

        郭小玲咯咭笑道:“知道你要来,洗澡后就懒得穿内衣裤了。”

        李毅呵呵一笑,抱起她的身子,往房里走去。

        第二天早上,李毅吃过早餐,就往楼下走,想去买份报纸来看看。

        他一边走一边想,不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风波呢!

        正要出小区大门时,呯的一声响,撞人身上了,李毅下意识地退了两步,说了一句对不起,就想继续赶路。

        不想对方见他好欺负,又仗着人多,横身站在他面前,愣是不让路。

        李毅皱了皱眉,冷冷地道:“请让开,我有急事出去。”

        对方有七八个人,李毅撞的是一个戴眼镜的瘦高个,此人一副精明相,像是商人或会计。另外几个人,都是些二三十来岁的年轻人,一齐看着李毅笑。眼镜故意跳着脚,嘴里喊着哎唷。李毅明明没踩他脚,他偏要赖着李毅:“新买的皮鞋,三千八百块一双,快快赔来!”

        李毅看了一眼他的鞋子,不过是双D版的鳄鱼鞋,几十块钱的东西,心想这省城之地,小区里面,也敢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敲诈?当下冷笑道:“无事生非,你找错对象了!”

        眼镜就笑了:“你踩了我的脚,赔双鞋子很合理吧?这也叫无事生非?小子,今天你不赔钱,就休想出这小区的门!”

        眼镜显然知道,能在这个小区买房子的人,肯定都是有钱的主,好不容易敲诈上一个,哪里肯轻易放手?

        李毅冷笑一声,伸手拨开眼镜,就要走过去。

        眼镜哎哟一声,倒在地上,抱着腿叫唤起来:“我的腿,断了骨头了,大伙可都看见了,是他推的我!你们可要为我作证!”

        李毅厌恶的瞪了他一眼,快步往前走,对方的人上来拦住,将他困在中间,一个披着皮马夹,露着胸膛的小流氓,伸手来扭李毅的手臂,李毅轻轻一挣,挣脱他的手,扫视众人一眼,大声喝道:“你们再要无理取闹,休怪我不客气!”

        眼镜大叫道:“你撞人在先,打人在后,你还想怎么样?我现在腿痛得厉害,怀疑是骨折,我要求上医院,做伤情鉴定!”

        李毅听他说话,倒是读过几年书,最怕的就是这种懂法的流氓,李毅不想纠缠,但也不是怕事的人,冷笑着说:“随你的便,你们既然要玩,那等我到路边报刊亭去买份报纸,回来再陪你们慢慢玩!”

        眼镜见他要走,急忙叫人堵住大门:“别放他跑了,兄弟们,不榨他个一干二净,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李毅动了真火,强自忍着,淡淡地道:“好,我报警,叫民警来处理。”

        “你报警我就怕你?理亏在你,我走到哪里都不怕!连鞋带伤,至少要赔五千块!”

        李毅不怒反笑:“你想钱想疯了吧?你怎么不去抢?”

        眼镜邪邪地笑:“你觉得抢劫有我现在这般舒坦吗?即占了理,又不犯罪,一样得钱!”

        李毅脸色一沉:“你们这是摆明吃定我呢?我告诉你们,我的钱,可没那么好赚!”

        这时,争吵声惊动了小区里的保安,几名保安走了上来,其中一个上来询问,他见到躺在地上的眼镜,马上变了脸色:“啊哎,这不是四爷吗?你这是怎么了?快请起来啊!”

        眼镜嘴巴一撇:“我被人打了!吴队长,你来得正好,今天这事,你不给处理好了,你们小区物业管理公司,以后休想在这一带混下去!”

        李毅眉毛一跳,看来碰到地头蛇了!

        小区物业管理,在南方省城的发展时间并不久,自1994年开始成立第一家小区物业管理企业,到现在经历了三年的发展,迅速的长到了数百家物业管理企业。

        小区物业管理,最重要的就是保洁和保安两项工作。物业公司除了保洁员,就是保安。

        这个时候的小区保安,良莠不齐,还没有实行市场规范化管理。

        物业管理协会要等到2002年才会成立,物业管理协会的成立,为促进物业管理企业的自律和市场化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而现在的物业管理企业,却正是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这些保安只怕也是混子出身呢!

        吴队长转过身,打量着李毅,见是一个年轻后生,还以为是学生呢,他拉了李毅,走到一边,低声道:“他们问你要多少钱?”

        李毅不晓得他的用意,简短地答道:“五千。”

        吴队长轻啊一声,吃惊地道:“这么多,你拿得出来吗?”

        李毅冷笑:“我又没撞坏他哪里,再说了,两人相撞,双方都有责任,他要赖我,我就算有,也不可能给!”

        吴队长苦笑道:“同志啊,听你口音,就知道你是外地人,不晓得这些人的厉害,我劝你啊,还是破财免灾的好,免受皮肉之苦!”

        李毅料不到他会如此协调,对他毫无好感,说话也就不留分寸:“要给你给,我先走了!”

        吴队长急忙伸手拉住李毅手臂,笑道:“小兄弟,我知道要你拿出这么多钱,你也为难,这么着,我做主,你在咱们小区出事,我们也有责任,这样吧,我们物业公司出一千,你只要出四千,这事,我帮你了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