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6章 不知秋思落谁家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6章 不知秋思落谁家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我猜测得不错,泰国中央银行第一步便是与新加坡组成联军,动用约120亿美元的巨资吸纳泰铢;第二步,用行政命令严禁本地银行拆借泰铢给索罗斯大军;第三步则大幅调高利率,隔夜拆息由原来的10厘左右,升至1000至1500厘。三管齐下,新锐武器,反击有力,可以帮助泰国取得暂时性的胜利。”

        欧阳吉微微动容了,如果说李毅刚才还有哗众取宠的嫌疑,但这番专业的术语和详尽的材料说明,彻底打消了他的这种顾虑。

        一个人如果装逼装到了这种程度,也绝对是一种境界了!其中很多的术语和名词,欧阳吉都只能算是一知半解。但他是一个学习型的领导,上个月索罗斯开始对泰国发动试探性攻击后,他就敏锐的感知到,其中肯定大有文章,最近对这些方面颇为关注,还专门请了南方大学的专家学者前来讨论。他对时下的东南亚金融格局和各国的经融体系多少有些了解,此刻听了李毅的长篇大论后,直觉李毅的分析不是空穴来风!

        “开饭啰!”一股浓浓的菜香传了过来,欧阳谨萱端着菜走了出来。

        欧阳吉道:“萱萱,去把爸爸珍藏的那瓶茅台酒拿出来,我要跟李毅喝两杯。”

        欧阳谨萱喜上眉梢道:“爸,今天怎么舍得拿那瓶好酒出来喝?我带回来的这个人才不错吧?值当你舍出这瓶好酒吗?”

        欧阳吉笑道:“贫嘴!快去。”

        欧阳谨萱摆好碗筷,这才转身去拿了一瓶酒出来,瓶盖一揭,马上就酒香四溢。这种香味是浓郁而芳香的,令人一闻便有了一分醉意。

        李毅也是在酒坛子里泡大的主,对酒的好孬分得清楚,鼻子一吸,赞道:“好酒!”

        欧阳谨萱笑着给两人满上酒,笑道:“那是当然啦,这酒可是我爸的珍藏,不轻易开盖的,每次开盖,也只能喝两杯。”

        李毅道:“呵呵,这么好的酒,两杯那可不够。”

        欧阳谨萱道:“这好酒你要是一次性喝够了,那就显不出珍贵了,必须留个念想,让你天天想着它,一回味起不就觉得意犹未尽,那才是好酒。”

        李毅竖了竖大拇指,同意她的话,心想欧阳谨萱今天是妙语连珠啊,以前很少发现她有这个特长啊!看来,这小丫头也长大了懂事了。

        欧阳吉拿起筷子,说道:“喝酒之前,要先吃点菜,垫垫肚子,这样才不伤胃。李毅,不要客气,就当在自己家里一般。”

        李毅问道:“欧阳部长,您夫人呢?是不是等她回来一起用餐?”

        欧阳吉的脸色忽然大变,欧阳谨萱脸上的笑容也凝结成霜,扭过头去,轻轻擦着眼睛。

        李毅尴尬的道:“对不起,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欧阳吉很快就镇定下来,平静地道:“没什么,萱萱她妈因病故去了。”

        李毅讶道:“对不起,欧阳部长,我不是有意的,伤动你们的伤心之处了。”

        欧阳谨萱抹了抹眼泪,说道:“没事。我妈生下我不久后,就因病去世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跟我爸爸两个相依为命,对我妈的样子,我都只能从照片上获知记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欧阳吉轻轻叹道:“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

        欧阳谨萱二十出头了吧?欧阳吉这么久以来,居然一直没有续弦?

        李毅肃然起敬,端起酒杯,举起来说道:“欧阳部长,我敬你一杯酒。我平生最敬重的,就是那些对感情十分执着的人。”

        欧阳谨萱搂着欧阳吉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道:“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呢!我爸爸带着我便足够了,是吧,亲爱的老爸?”

        欧阳吉宽慰的拍拍欧阳谨萱的肩膀,说道:“好啦,不用这般伤感了。”

        李毅想到自己的母亲方芳,跟欧阳吉居然有着惊人相似的经历!

        他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欧阳吉和自己母亲两个人年龄相仿,都是早年丧偶,再未续婚,这两个人,都是对感情十分坚贞之人,他们两人,已经度过了十分苦难的青春年华,如果能够梅开二度,结为夫妻,那就是一桩美谈了。

        少年夫妻老来伴,每次看到方芳孤寂无助的样子,李毅就觉得应该给她找个伴侣,一同度过余生。

        李毅是那种想到什么就要去做的人,心里一产生这个想法,就无法抑制的想要说出来,但这个事情毕竟跟别的事情不同,这关系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而这两个人的感情,曾经都很丰富,但又封闭了数十年之久,忽然之间要叫他们打开这道闸门,只怕不是那么容易。

        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人要能来电!彼此要能看得上对方!

        李毅眼珠一转,轻轻叹息一声,黯然说道:“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听到你们谈论故去的亲人,我也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欧阳吉果然来了好奇心,问道:“李毅,你父亲怎么了?”

        李毅伤感地道:“我父亲在我出生没多久就离开了人世。我苦命的母亲带着我,拉扯我长大成人,一直寡居未婚。我每次想到她数十年来的孤苦寂寞,就心痛如绞。逝者已矣,生者却受数十年的煎熬,虽说情感可贵,但我父亡灵若在天国有知,看到我娘如此苦寂,想必也于心不忍吧?”

        欧阳吉讶道:“想不到令堂居然是这样一个奇女子啊!这样的女人,现今这世上可难找得很呢!”

        李毅道:“像欧阳部长这样的男人,我倒觉得更加难能可贵啊!”

        欧阳吉摆手道:“我倒是动过几次念头,但都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年轻的时候还好,谈过几个女人,但她们都不能接受小萱萱的存在,我那个时候尚未发迹,她们也就看不上我,这事情就一拖再拖,等到我在官路上顺风顺水一路高升之后,同意嫁给我的女人倒是多了不少,其中也不乏漂亮的人,但是我此时年岁渐大,萱萱也大了,我对这方面反倒没什么想法了。而且这些人总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试过几次心后,我更是冷了这份心思。”

        欧阳谨萱妙眸一眨,笑道:“我知道省城有个夕阳红婚介所,要不,我帮你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合适的伴侣呢!”

        欧阳吉笑道:“不找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怕剩下来的几十年老人时光不成?”

        李毅道:“我倒觉得吧,人年轻时,要做事业,精力和心思都有个寄托,找不找另一半,关系倒不大,但是人一老,尤其是退休之后,镇日无事镇日闲,那就极其需要一个老来伴侣,两人只是说说话,都能慰解寂寞无聊的时光。”

        欧阳谨萱道:“是啊,爸,依我看,你还是找一个吧!不然,我嫁人后,谁来做饭给你?你自己又不会做。”

        欧阳吉沉吟不语。

        李毅笑道:“我倒有个想法,欧阳部长,你要是有这方法的想法,我想介绍我母亲和你认识,你们两个可以谈谈看。”

        欧阳吉眼神忽然一厉,看向李毅,心想这个年轻人到底想做什么?真的只是临时起意?还是别有用心?如果李毅一个为了接近讨好权贵,不惜出卖自己母亲的人,那欧阳吉再也不会理他,而且不准自己女儿跟他来往!

        李毅却是坦然相对,心里无鬼,何所惧哉。

        李毅之所以产生这个想法,纯粹出于对母亲和欧阳吉两个人终生幸福着想,绝不捎带丝毫的个人功利。

        再说了,方芳是京城李家的儿媳妇,凭着这层身份,配欧阳吉那是绰绰有余的,这件事情一定要从功利方面来探讨的话,谁高攀谁不好说呢!欧阳吉虽然身居高位,但毕竟没有强大的背景和家族势力,若是能和方芳结为百年之好,也等于跟李家搭上了线。多了这层关系,对他今后的发展也是极为有利的!

        欧阳谨萱却是吓了一跳,叫道:“你妈妈跟我爸爸?他们要是结合到一起,那我和你算什么关系?”

        李毅笑道:“自然是兄妹关系啊。”

        欧阳谨萱郁闷不已。

        李毅会成为自己的哥哥?虽然不是亲的,但也是哥哥啊!欧阳吉若是跟李毅妈妈结婚,两家的户口关系上,欧阳谨萱可不就是李毅的妹妹?

        “不行,我反对。”欧阳谨萱断然说道。

        欧阳吉道:“你刚才不是挺热心的吗?怎么又反对了?”

        欧阳谨萱绞着手指头道:“这个,我就是反对嘛!你可以另外找一个人嘛!”

        欧阳吉也看出女儿的那点心思,呵呵笑道:“这事情——再说吧!我们还是谈谈你这篇文章的事情。”

        李毅也就是先提出来,试探一下而已。欧阳吉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但欧阳谨萱的态度却超乎了他的想象。于是他也撇开这个话题,言归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