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1章 一句笑谈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1章 一句笑谈

    作品:《官路弯弯

        唐春强的秘书名叫康亮,听了罗茂林这话,连声道:“罗市长,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实在是刚才老板十五钟的休息时间里,来了一个参事,有紧要事情向老板汇报,插了个队,说好十分钟就出来呢,谁知道到现在还没有动静。罗市长,你先坐,我去看看。”

        罗茂林一听是参事,又是重要事情,他也没有办法,只得在外面坐着等。

        康亮再次轻轻推开房门,向里面张望,却见唐春强还在低头看东西,而那个年轻人,则轻松的坐在唐春强的对面,微微含笑,看着唐春强。

        康亮向李毅做了个看手表的手势,提醒李毅时间到了。但李毅根本就没有留意他这边,而是看着唐春强,忽尔眉毛微蹙,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康亮只得转过身,对罗茂林道:“罗市长,请稍等吧。里面正忙呢。”

        罗茂林看了看手表,说道:“那我就等等吧。”

        康亮给罗茂林泡了杯茶,这才想起还没有给李毅去泡茶。因为李毅只有十分钟时间,而且官又不大,所以他在潜意识里就把这道程序给省略了。此刻端茶给罗茂林时,心想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进去看一看,随便给那姓李的提个醒,有什么事快说,说完了,后面还有很多厅级大佬们等着晋见呢!

        “罗市长,您稍坐。”康亮微笑着说了一声,倒了一杯水,轻轻推门走了进去,放在李毅面前,这一次成功吸引了李毅的注意力。

        李毅对他微微点头一笑,说了声:“谢谢。”

        康亮趁机指了指自己的手表,又指了指外面房间。

        李毅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指了指唐春强。表示不是自己想拖时间,而是唐省长不配合啊,这么短一份文件,几分钟就可以看完的,他愣了看了十几分钟了,这能怪谁呢?

        李毅也知道,并不是唐春强看得慢,做官做到这种级别的,看文件没有一个慢的,长年累月的锻炼下来,早就练成了一目十行的过硬本领。今天唐春强之所以看得如此认真仔细,不外乎他对这份文稿十分重视。

        康亮该做的都已经做到了,总不能明着去提醒老板吧?那可是做秘书的大忌讳,老板正专心致志的做一件事情,秘书却跑过去打扰他,会引起他极大的反感。他正准备离开时,唐春强抬起头,淡淡地说道:“康亮,你叫茂林同志先等等,我这里有重要事情要处理。等这边事情完成之后,你再请他进来。”

        康亮知道自己刚才的小动作,没能瞒过老板的慧眼,如今得到了老板的圣旨,便可以出去交差了,笑着答应了一声,缓缓往外面走去。听到后面唐春强沉声说道:“李毅同志,这份文件真是国务院参事室让你转达给我的?这个事件非同小可啊!国务院……”

        后面的虽然随着关门声嘎然而止,但康亮还是十分震撼,国务院啊!那个地方对地方上的官吏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个李毅,究竟是何许人也?

        “康处?怎么样?”罗茂林笑问。

        “罗市长,老板叫你稍等,里面正在谈紧急公务。”

        ……唐春强说道:“国务院相关领导人是否看过这份文件?还是只是你们参事室的一份分析和建议书?”

        李毅干脆竹筒倒豆子,一脑儿把真相说了出来,完后说道:“唐省长,我也是没有办法,这才出此下策,不然,我只怕几天之内都休想见到你的尊面。”

        唐春强听李毅说这个东西只是李毅鼓捣出来的,立马变脸道:“李毅同志,你这是想做什么?你当我唐春强没事做,专门陪小孩子玩过家家吗?现在外面等着见我的是宁城市市长!他要跟我谈的,是事关宁城发展大局的政事!却被你这般胡闹给耽搁了!”

        李毅虽然想到唐春强会反对自己的意见,但没有想到他反响这么大,当即说道:“唐省长,请容许我把话说完,好吗?”

        唐春强严肃的道:“李毅同志,我给你五分钟时钟,你若不能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我会追究你今天之责任!”

        李毅心想唐春强好大的官威啊!不过,能当到这种封疆大吏的份上,这种官威也是在日常工作和交际中自然而然就养成了的。要当一个大省的家,没有几把刷子,那可是干不来的。

        “唐省长,泰国1992~1996年的‘七五’计划期间,用于研究开发的年度预算仅2亿美元,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14%。1996年在曼谷工业区内设厂的外国投资者已很难雇到合格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制造业中连一般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甚至连熟练工人和服务部门的专业人员也非高薪征聘不可。泰国的劳动成本比邻国要高出2~3倍,泰国的平均工资上升到每小时1.41美元时,我国、越南的平均工资却低于每小时0.5美元。去年8月15日《远东经济评论》文章认为,80%以上的泰国劳动力没有受过小学以上教育,教育滞后已成为其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基础设施方面的矛盾更为突出,泰国投资委员会官员称,交通阻塞每天给泰国经济造成330万美元的损失,去年曼谷地区的劳动生产率因此损失1/3,估计两年后将损失1/2。

        据统计,泰国91家金融公司资产的30%都作为贷款提供给了房地产开发商,金融类股票已占泰国股票市场的1/3,大量资金投资于房地产,结果造成房地产严重过剩,无人问津。房地产商无力偿还贷款,则造成了金融机构坏账、呆账激增,上述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中大约有50%以上变成了不良债权。至1996年底,泰国空置住宅达85万套之多,银行呆账为155亿美元。这个情况还会剧烈演变,越变越严重。

        泰国七五期间,曼谷新建成的76万套住宅就有30万套既卖不出去,又租不出去。受房地产业不景气的影响,股市也由繁荣走入萧条,。房地产和股市“泡沫”的破灭,各类金融机构坏账、呆账猛增的现实,严重地动摇了人们对泰国经济发展前景与金融体系可靠性的信心,致使挤兑风潮频发,仅今年2月底的一周内,储户挤提的款项就达200亿泰铢,泰国金融开始陷入动荡之中。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同样也存在着类似的严重问题……”

        李毅口若悬河,不间歇的罗举了大数的数据和事例,来说明泰国经济的危险,和即将到来的东南亚经济危机,以为这场危机对我国可能造成的危害。

        唐春强听得很认真,他微微有些惊讶,这个年轻人是什么脑瓜子啊,居然把这些枯燥的数字,记得如此清楚!难怪这小子居然能说动国务院的老总啊!

        李毅堪堪在五分钟左右结束讲话,说道:“唐省长,我并不是在危言耸听,这个事情很快就能得到印证。”

        唐春强沉哦道:“你想我怎么做?为你摇旗呐喊?为你这篇文章大肆宣扬?告诉南方省的人民,经济危机就要来了,你们快快囤粮积货?”

        李毅一滞,心想唐春强好犀利的语气啊!

        “唐省长,我说这份论文的目的,只是想提醒政府高层,提早预防,做好迎接金融风波的准备。在这场大风暴中,我们并不能拯救谁,我们能做的,只有自救。今年七月,东方之珠就要回归祖国怀抱,这可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西方资本家选择在这个时候,对东南亚下手,并不是没有目的的,泰国只是他们的切入口,是这场风暴的第一站。”

        李毅顿了顿,见唐春强忘记了时间的限制,知道他听得入神,继续说道:“当然,他们想用这种手段来打击咱们国家,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国家的钱币现在还不能自由兑换,跟美元的兑换率也一直很稳定,维持在8.3左右,所以,就算金融风暴来临,对我们国内的人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我们要做的,是保住东方之珠的经济稳定!还有就是集中精力,动用一切力量,狙击西方资本!”

        李毅最后说道:“这是一场危机,同时也是一场机遇!我国有足够的外汇储备,而且我国正处于高度发展时期,绝对不能出现货币贬值,也要保证回归后的东方之珠货币不贬值!那会导致物价飞涨,那样一来,社会动乱的情况将比泰国严重几十倍,一旦发生货币贬值,中国的经济将倒退二十年以上,回到改革开放初期的水平。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唐春强久久未语,他盯着李毅看了一阵,忽然笑道:“李毅同志,你说得很好,我差一点就被你给说动了。”

        差一点?那就是还没有说动啰?

        李毅轻轻蹙了一下眉头。

        唐春强轻笑道:“李毅同志,我还是相信经济学家的观点,相信泰国能挺过这一关!泰国都能够挺过去,那么你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不就是一句笑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