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0章 不按常理出牌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0章 不按常理出牌

    作品:《官路弯弯

        戚荣华的双眼马上就亮了起来,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商机呢!

        书画这玩意,平民百姓消费的少,政府部门购买量很大,现在流行的送礼行为,烟酒茶和书画这五样东西占据了大比例。如果开设一个这样的书画馆,倒也是一项不错的创收来源。

        看到其中的商机后,戚荣华马上就要李毅跟他详细谈谈具体的气操作事宜。李毅也不过是临时起意,想到了这个好点子,现在被戚荣华当成了救命稻草,也只得硬着头皮,冥思苦想一番,讲了一条可行的开馆之策,戚荣华办事风风火火,当即召来两个事主任和各处室负责人,一起商量此事的可行性,大家听了都觉得可行,戚荣华拍板立项,指定项目负责人,进行参事室书画展览馆的筹建工作。

        “哎呀,李毅同志,你应该早一点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嘛!看来顾老推荐的人才,真是没得错啊!小同志,你搞经济的确有一手呢!”戚荣华笑呵呵的说道。

        李毅接过话头道:“戚主任,说到经济,我这里有一篇国际经济分析文章,是我利用业余时间写就的涂鸦之作,今天带过来,给您斧正。”

        戚荣华轻轻哦了一声,说道:“国际经济分析?这个题目好大啊!”

        李毅从公文包里拿出文稿,双手恭敬的递给戚荣华。

        顾衡举荐戚荣华到南方省出任参事室主任后,曾经打过电话给李毅,叫李毅有疑难之事时,可以咨询于戚荣华。李毅对顾衡是极重尊重的,相信他举荐的人自然也错不了。

        戚荣华认真通读了一遍李毅写的文稿,抬头说道:“李毅同志,你的这个观点有些独特啊。你凭什么这般肯定,泰国经济将会发生重大危机?并且将会波及到东南亚各国?”

        李毅道:“这个问题,我在文中已经说过了。泰国在近十年来,虽然平均经济增长率为8.5%,但是这样高的经济增长率是建立在高达40%以上的年平均投资增长率基础上的。80年代泰国充分利用本国廉价的动力资源和农业等自然资源,发展外向型经济,促进了经济腾飞,成为亚洲五小虎之一,创造了经济奇迹。

        90年代中期,周边国家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竞争加剧,泰国劳动密集型产品竞争力却在下降,产业优势逐渐丧失。泰国政府却未能及时提升产业结构,有效地进行产业导向,把投资引向国民经济发展需要的先进技术产业和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产业部门。

        因此,导致投资结构存在着严重的不合理现象:大量资金被投向房地产、证券及服务等第三产业部门,而对研究开发、基础设施及能源等重要领域和产业的投资却严重不足。资本投向的不合理,一方面导致了经济发展后劲不足。另一方面促成了国民经济的泡沫化……”

        李毅侃侃而谈,把泰国当前的经济形势分折得十分透彻。

        不会赚钱的人,不代表不懂经济,戚荣华听了李毅的长篇大论之后,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多了。”

        李毅好不郁闷,是不是自己写的文章晦涩难懂,还是文笔欠佳?还是自己真是口才出众,舌灿莲花?

        戚荣华手指不停的在桌面上敲击着,说道:“李毅同志,我基本上同意你的观点,同时,我也觉得有必要提醒上层领导人关注此事。”

        李毅道:“戚主任,不瞒你说,我今天来找你,就是存了这个心,想借您的手,把这篇文字发诸报端,先在南方省内投石问路,看看各方的反应。”

        戚荣华摇头道:“不行。”

        李毅讶然道:“为什么不行?你不也觉得我的观点写得很赞吗?”

        戚荣华笑道:“我说不行,是说你的方法不太好。依我之见,你干脆直接找顾老,由顾老出面,向国务院方面建议,在这场危机爆发之前,先做准备。”

        李毅道:“这个会不会太过激进?如果当今和总理不信这一套的话,或者说他们另有谋划的话,我岂不是没有一点回旋余地?”

        戚荣华道:“你考虑得也是啊。但是,你登诸报端的目的,也是为了让领导人看到啊!与其让他们去摸索猜测,还不如直接登门,跟他们解释清楚?这样吧,你可以先找唐省长或者温书记谈谈这个问题,不过,温书记这阵子不在省内,到京城开会去了。你可以去找唐省长谈谈。唐省长也是一个比较开明的人,相信他能听得进去你的意见。”

        李毅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便告辞戚荣华,来到省政府。

        省长可不是这么好见的,像李毅这样的县委书记,如果要通过正规程序来见唐春强,非得排上十天半月不可,能不能见到,还得两说。

        李毅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他径直找到唐春强办公室,跟唐春强的秘书说,国务院参事室有紧张文件送达,必须马上面见唐省长。

        唐春强的秘书惊疑不定,瞅瞅李毅,问道:“你是哪里的同志?”

        李毅对这种问询司空见惯,十分严肃的掏出一个工作证,在秘书面前亮了亮。秘书并不受忽悠,伸手接过去,仔细看了看,确认这是参事室的工作证,上面的相片和面前这个年轻人一模一样,照片上清晰的钢印,证明这个工作证件的真实性。

        “你是李毅同志?”秘书还是推了推眼镜,问了一句。

        “要不要看看我的身份证件?”李毅笑问。

        “不用了。”秘书道:“请稍等,我通报一声。

        李毅来的时间很巧,正好是唐春强的休息间隙,听到秘书说参事室的李毅同志在外面求见,唐春强愕然抬头:“李毅?参事室有这号人物吗?”

        秘书小心地道:“我检查过他的证件,是真的。”

        “他有预约吗?”

        “没有。”

        “那就推了吧。”唐春强淡淡的道。

        “老板,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喔,说是国务院参事院有重要事情要找你。”秘书赶紧把李毅的话转述一遍,生怕老板推了国管院的要事。

        “哦?”唐春强猛然想起一个人来,说道:“李毅?是不是一个年轻后生?”

        “很年轻的一个后生。”秘书道:“比我还要小十来岁呢。”

        “那就没错了,就是李毅同志,快请他进来吧。”唐春强这下确定就是那个李毅了。

        秘书看到老板神情的转换,心里犯了嘀咕,心想这个李毅还挺有名啊,连老板都知道他的大名呢!转身出来,走到李毅面前,说道:“李毅同志,请进去吧,十分钟后,唐省长有一个重要的谈话。”

        李毅点点头:“十分钟足够了。”

        推门进去,喊道:“唐省长,您好。”

        唐春强并没有拿捏架子,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请李毅坐下。

        李毅上次的华丽逆转,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份水利报告,在南方省的省委常委会议上被否决了,但李毅居然奇迹般的在国务院参事会议上实现了华丽的转身,说服了总理,从上至下通过了这份水利报告。

        国务院每年批复的报告不计其数,但大多数并没有得到真正的重视,而李毅的这份报告,却得到了足够的重视,国家拨付了足额资金,对全国水利设施进行了一**整修!

        这就叫能耐啊!

        一个有能耐的年轻人,而且是能通天的年轻人,还是值得唐春强另眼相看的。

        而李毅正是抓住了这一点,知道唐春强一定还记得国务院的那一次事情,所以就假借这个由头,忽悠进来再说。

        “李毅同志,听说国务院参事室有重要事情要你传达给我?”唐春强温和的问道。

        “唐省长,请您先看看这篇文章。”李毅恭敬的把自己的大作递了上去。

        唐春强自然以为这就是国务院下达的“重要文件”,接了过去,很用心的看着。

        李毅写的这篇文章虽然不太长,但唐春强足足看了十几分钟。

        外面的秘书一直在留意时间,做秘书工作的,对时间十分敏感,领导的每项工作和议程,每天下来都是安排得满满的,其中一项耽搁的话,就会影响到一天甚至数天的日程安排,特别是出席某些重要的会议或者会见重要人物时,时间的就更紧凑,也更重要,领导往往会一时兴起,忘记时间的流逝,这就需要秘书贴身提醒了。

        时间快到时,他就轻轻推开省长办公室的门,瞅了一眼里面,看到老板正认真的看着一份东西,也就没敢打扰。

        到了时间点,跟唐省长约会的人,踩着时间来了。此人是宁城市市长罗茂林,此来会见唐省长,是有重要工作要谈。

        罗茂林微笑着跟秘书打过招呼,就要往里面办公室里走。

        秘书慌忙上前挡住,说道:“罗市长,请稍等。里面还有人。”

        罗茂林讶道:“康处,这算怎么回事?我约的就是这个点啊。你不会把我的时间让给别人了吧?”